bl高肉电车&女主放荡h乱

汪佳茵被罗浩以散心的名义,带到了蓝市。

        

又以“看看我工作的地方”为借口,带着小姨子到职校点卯、石化机查岗、电机厂考勤、机修厂算绩效……

        

这一溜忙活下来,把汪佳茵唬够呛。

        

在南陈村的办公室里,汪佳茵终于忍不住问罗浩:“耗子哥,这些都归你管啊?”

        

罗浩找了条毛巾擦着汗,然后向小姨子露出一幅你不要大惊小怪的表情,说道:“这算啥,一会儿带你去看炼钢厂,那场面才震撼。”

        

下午,从炼钢厂绕了一圈出来,汪佳茵满脸都是小星星:“耗子哥,你们公司好大、好厉害,你可是找了个好单位。”

        

罗浩还是一幅欠揍的样子,对小姨子说道:“茵茵啊,我们的产业不止这些啦。国外还有好几摊子呢。过来,我跟你讲讲啊。”

        

“你就说呗,要我过去干啥?”汪佳茵莫名其妙地问道。

        

“呵呵,我们的产业布局要在地图上才能跟你讲清楚。

        

跟前儿点,先看这张华夏行政区划图,知道这是哪儿吧?”

        

汪佳茵看着罗浩手指的地方,说道:“燕京啊,嗯……这儿是人大、这儿理工大学,你们在这儿也有产业?”

        

“这儿是钟冠村,我们在这儿有个兴海科技,主营工业半导体、工控软件。

        

这儿,蓟市的湳開区,还有一家兴海科技,养了50多位技术员和程序员,专门搞机电线路设计和开发工控软件;同时这家公司还负责公司的专利申请、法律诉讼等事务。

        

这里,是蓟南县,我们刚收购了一家金属橱柜厂,准备发展集装箱业务;

        

我们还在着手组建海运公司,采购了总计8万吨的货轮,明年就可以开通外贸航线。”

        

说到这儿,罗浩把手里的华夏行政区划图卷起来。

        

汪佳茵问道:“没啦?”

        

罗浩,“切”了一声,“这是国内的,再让你看看国外的。

        

这是毛熊远东区划图,这个地方叫共青城。

        

在这里我们还有一座钢铁厂,面积不比东华小,员工有3000多人,生产的钢板被中船公司用来造大船。

        

这儿是熊岛,我们租了40年,已经建了一座拆车厂,刚过去300多人启动生产。

        

这里,海参崴,我们参股了港口公司、铁路公司。

        

哦……老板好像说过,共青城的柴油机厂、造船厂也有股份。

        

怎么样?你姐夫我也是跨国公司的HumanResource,牛吧?”

        

汪佳茵作出一幅崇拜的样子,顺着罗浩说道:“跨国公司啊,真厉害。唉,你们需不需做广告宣传宣传?”

        

罗浩作出一幅思考状,想了想说道:“做广告?我们的产品好像不愁卖。

        

我跟你说啊,国内、国外两家钢厂,炼出的钢材不用进仓库,直接拉走。

        

机械厂在研制轧钢设备,给客户量身订做,这类设备搁以前都得进口,现在没老外的事儿了。

        

石油机械厂在东平区,是你表姐抓的典型,做抽油机,专门出口,上半年做了5000台,上个月又接了3000台,产值1.5个亿,注意,是美元。

        

电机厂产能饱和了,普通款都不想做了,正在攻关电力机车用的马达。

        

所以啊……我们好像不用打广告。”

        

“这样子啊……”汪佳茵郁闷了,跟着罗浩这两天,她已

        

经萌发了给这家公司做广告的想法。

        

可罗浩说得也有道理,人家产品不愁卖,甚至算得上供不应求,似乎真的不用花钱宣传。

        

这可如何是好?产品畅销的企业就不用做广告吗?

        

这时,罗浩开口了:“茵茵,我们老板在市里,你要是有好的建议和想法,不如跟他聊聊?”

        

“他人怎么样?”汪佳茵追问道。

        

“哦……比你好像小几岁,个子跟我一般高,没我这么胖。

        

人挺随和,就是学历有点低。”

        

罗浩想了想又嘱咐道:“还有啊,人家有女朋友的,你别花痴啊!”

        

“你才花痴呢,你们男人都花痴!”

        

————————————-

        

罗浩忽悠汪佳茵这几天,温晓宇也在带着陈立东参观考察。

        

省里在关停一批落后企业,区里几家小陶瓷厂已经关停,温晓宇需要给这些关停的厂子找到出路。

        

蓝市有北方瓷都的称号,全市大小陶瓷企业多达50多家,东平区有8家。

        

其中3家大中型企业划给了蓝市陶瓷集团,蓝陶在进一步整合技术、产能和人力资源,调整产品结构。

        

剩下的5家,4家国企、1家集体企业,属于中小型。

        

俩人看了一圈,越看越不想看。这几家企业问题太多。

        

总体上看普遍的问题就是产品品种单一、款式陈旧、质量低劣、竞争力不强。

        

走访调研中陈立东还发现:在这些企业,干部职工都在消极怠工、不思进取,守着烂摊子、没人琢磨出路。有的企业管理松散、散乱污问题突出。

        

回到办公室,温晓宇问陈立东:“怎么样?”

        

“不怎么样,这堆烂摊子,收拾不起来啊。”陈立东看着裤腿上的灰,沮丧地说道。

        

“别啊,我就指望你来帮我出主意了。‘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这点小事儿,能难得住你?”

        

陈立东没言语,心说:我在谋夺一家永磁材料企业,属于精细陶瓷门类,要是拿到手,倒是可以在这边也搞搞稀土产业,可一天不到手,就不能说。

        

而且,要让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先看看温区长能拿出啥东西来吧。

        

温晓宇亲自倒了一杯白开水,递了过来。

        

陈立东接过来,看着杯子里的水,说道:“我知道你想让我接手,可是我接过来能干啥?

        

白养这些人吗?公司的分配原则不允许啊。”

        

温晓宇挪动了一下座椅,坐直了身子,郑重地说道:

        

“当然不是白养,我们政府不会挤兑企业干这样的事情。

        

这几家企业员工总计不到400人,我是这样打算的:

        

40多名50岁以上的,安排到市政单位,热力、自来水、绿化处、环卫处,再干几年就退休。

        

有特长、有能力、准备自谋职业的,发给工龄补贴、办辞职手续,这样的经过摸底大概有五六十号。

        

剩下的300来人,我想给他们找个出路,比如利用陶瓷厂转产其他适合的产品。

        

立东,你听说过陶瓷刀具吗?

        

我前几天回京,找了家里的老爷子,老爷子推荐我去找鲁大的沈兴沈教授。

        

沈教授是华夏切削加工领域的奠基人,如果你对这个行业有想法的话,我准备带你一起去见沈老。”

        

陈立东还真听说过,利民机械厂

        

需要定期、不定期更换切削刀具,有一些就是陶瓷的。

        

采购刀具是陈立春负责的,以前用的是国内产品。

        

后来陈立春联系了住友商社,现在机械厂需要的刀具是住友在供货。

        

所以,陈立东对陶瓷刀有耳闻,对投身这个行业有兴趣。

        

因为,他听陈立春念叨过:太阳国的刀具好用,就是价格太高了,而且买就是成套,浪费了很多钱。

        

他也见过一组陶瓷刀,长的短的,放在精美的盒子里,高端大气上档次,但这一套就是几百!美元!

        

要是自家能生产,嘿嘿,比做瓷砖强到天上去!

        

陈立东想到这儿,脸上浮现了笑意:“哎呀姐,您可真是站得高、看得远,弟弟拜服。

        

做陶瓷刀我可非常期盼,要是能解决了技术问题,转产切削工具应该可以。

        

几家陶瓷厂的员工只要想干、能干,工资待遇您放心,不会让区政府擦脸。”

        

温晓宇脸一绷,嗔怒道:“你小子,不见兔子不撒鹰,唯利是图啊。

        

我先联系沈老那边,他虽然上了年纪,但还在几家院校任课,想见他得提前安排。

        

这周已经约不上了,周末你等我的消息吧。”

        

“好嘞姐,我等您的命令。”

        

————————————-

        

在蓝市钢协,陈立东接待了汪佳茵。

        

对于眼前这位小姐姐,陈立东很满意:要学历有学历、要形象有形象,要气质……还有点学生气,年纪也小了点。

        

不过,担纲公司品牌战略应该没问题,慢慢培养呗,先把系统任务完成。

        

至于以后……他见过另一世那么多品牌策划创意,拿出几招就够了。

        

罗浩这小子,果然靠谱,回家一趟,就把人给找了来。

        

这叫啥?一见钟情!

        

只见陈立东又倒茶、又切水果,问完人家的学习经历,又问家里的情况,弄得汪佳茵很不好意思。

        

罗浩没有跟着汪佳茵一起来,他要去蓟市招录海运公司人员。

        

之前在电话里他向陈立东说:“你要的人我找来了,但是能不能跟着咱们干还不一定,你自己想办法把人留下来吧。”

        

陈立东一番客套之后,终于进入正题,说道:“汪小姐,您对我们公司怎么看?”

        

汪佳茵这两天绞尽了脑汁,目的是拿到广告业务。

        

根据走访考察的情况,她发现这些企业连个平面广告都没有。

        

这得多大商机?她计划接到这家的广告业务后,在燕京注册一家公司,把几个同学招过来,一起奋斗发展。

        

至于回沪市?去华东师范当助教?哪有自己创业来的激情澎湃?就让汪佳讯那个家伙等着去吧!

        

汪佳茵昨晚已经备过课,还电话里跟自己的导师田杰青汇报过,导师对这家的情况也很有兴趣,支持她开拓自己的业务。

        

听陈立东问到了正题,汪佳茵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道:

        

“陈总,我对您和您的一家非常敬佩。你们白手起家,短短三年就创造出这么一片产业,付出的心血可想而知。不过,我发现你们的品牌意识还有待加强。”

        

陈立东一听,这事有戏啊,蓝市人常说:褒损的是买主,看上的才挑三拣四,这小姐姐先夸再挑,绝对四动心啦。

        

罗浩那小子还说能不能留住人,听对方的话,似乎没问题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