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又粗又硬&伦之荡艳岳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 一晃,一个月的时间便过去了。

        

陶萄开始担心默默变强的任务完不成,于是她白天在z市的小巷子里到处拍, 搜集素材。

        

随着时间的推移,巷子里的也逐渐熟悉了陶萄这个陌生面孔。尤其是那些老板,陶萄几乎和他们都打过交道。

        

天气回暖, 陶萄穿的衣服也薄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 徐记胭脂正式注册了商标。

        

陶萄掏的腰包, 出了几百万,办了一个小型的工厂,招了二十几号学徒。

        

徐记胭脂铺正式暂停营业了。

        

徐老板开始忙着培训这些学徒, 以及和专业人员学习各个机器的作用和操作方法。

        

手工制作虽然饱含情怀和匠心,但如果要把品牌做大,大规模销售, 绝对不能只靠手工艺。

        

一来制作时间太长,二来手工制作这种涂抹在脸上的东西,质量难免会让人不放心。

        

于是陶萄便又去研究院,聘请了技术顾问, 和徐福韦两人把胭脂铺里的各种口脂面脂眼粉的制作配方和过程都机器化了。 

        

当然最重要的成分的配比,还是由徐福韦来亲手调配。

        

古代的方子加上机器的精良工艺, 做出来的胭脂等质地居然让人惊喜的质地更加细腻了。

        

机器搅拌和打磨确实比起人工来,质量和效率还是要高上不少。

        

这令两人都感到十分惊喜。

        

只是这办一个小工厂, 处处都需要花钱。

        

一开始陶萄觉得自己卡里的钱一辈子都用不完,没有房车需求, 也没有太多的物质欲望, 衣服和化妆品只要她想,有大把的品牌商愿意给她赞助。

        

那些高档的产品, 陶萄没有太大的兴趣。

        

高定什么的,她压根都没想过要碰。

        

可是这一个多月来,从工厂、机器,到聘请技术顾问,以及设计和订做产品的外包装、请商业顾问,聘请新的技工和学徒,这每一个环节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周虹公司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她已经提前回去了。陶萄退了酒店,自己租了一个房子,原本为了方便,她是想就在巷子里找一个房子租的,但是徐福韦说这巷子人流量大,房子基本上都是老式的楼梯房,她一个人不方便,于是让陶萄住他们家去。

        

陶萄当然是拒绝了。

        

最后很巧地,徐家旁边那户人家举家搬迁去了邻省,于是在徐福韦的介绍下,她就住进了徐家旁边的那栋房子。

        

离开了熟悉的z省,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陶萄心里并没有那种大多数人离家的忧愁。

        

因为时间被安排得很紧,她本可以不现在就做工厂的事,等到纪录片拍完了,再过来做。但是在逛巷子的时候,她的灵感忽然来了。

        

而且默默变强的任务,现在还不到百分之三十,时间很紧迫。

        

她白天在外面忙活,在各种事项之间周旋,有空就拿起相机拍,晚上还要剪片子,看片子,学习编导方面的专业书。

        

她没有时间去悲春伤秋,更没时间去想关于夏家了。

        

徐平今天回来得比较晚,他站在门口,朝陶萄所在的院子看了一眼,二楼房间的窗户里还亮着昏黄的灯,她的桌子就在床边,仔细看,能看到晃动的阴影。

        

陶萄屋子里的灯,每天一两点钟才会熄灭。

        

第二天早上,陶萄一大早出门在门口等出租车,正好碰到徐平从家里出来上班。

        

天气暖和了起来,徐平身上穿了一件衬衫,一件灰褐色的毛衣,外面是灰色的工装。

        

他走过来问:“你又去忙店里的事情么?”

        

陶萄脸上带着口罩和眼镜,朝徐平点点头:“是的,我还要去拍点素材。”

        

最近徐福韦也忙,只不过回家的时候,在饭桌上,徐福韦的笑容比以往多了太多。

        

“等车吗?顺路的话我送你?”

        

“谢谢许老师,不用了,我叫了出租车。”

        

女孩的声音绵软好听,这种绵软的不带刺的音色,恰好和她极富有主见的个性相反。

        

如果不是亲眼见过陶萄上次在他们家的表现,徐平不会知道她有这么大的反差。

        

而且陶萄叫他也不叫叔叔,不叫书记,而是叫老师。

        

既不身分,也不可以想拉近距离。对此徐平对陶萄蛮有好感。

        

她手搭在相机包的肩带上,身上穿的是黑色的冲锋衣,很低调的着装。

        

只不过手腕白腻,摸着相机带子,指甲和指尖都是粉色的,预示着女孩掩藏在口罩和眼镜之下的天生好颜色。

        

没见过陶萄之前的样子的人,便会觉得她天生丽质。

        

她的确好看得很自然。

        

系统对于外貌的改造是完全看不出痕迹的。

        

上次的事件,陶萄的某音和微博粉丝都上涨了一大片,她将那些新增加的粉丝数,又统统转化成了美貌值。

        

粉丝一天比一天多,她也会一天比一天好看。

        

只不过最近陶萄对于自己的脸,没有以前那么上心了,一忙起来,她也没时间关注自己的脸。

        

做生意、做产品、拍纪录片。

        

在这些要紧的大事上,带不带口罩都不会让她“干活”的过程更轻松。她心里有一面擦得蹭亮的明镜,她在忙碌的过程中,她忽然感觉到脸是挺重要的,但也没那么重要。

        

脸带给她的是小的关注和虚荣心的满足,而能力的提升才能让她有大的影响力,才能事事顺遂。

        

“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随时找我。”

        

他还有事情要忙,朝陶萄挥了挥手,便上了车,走了。

        

陶萄看着他的车子,便继续在原地等出租车,没一会儿,车来了,陶萄也上车走了。

        

在院子里面或者院子门口碰到徐平这种事情,自她搬到这边来之后,便发生过好多次了,两人打照面是很平常的事。

        

一来二去也就渐渐熟络了起来。

        

偶尔打打招呼什么的不算什么,徐平并没有那种政府高官的架子,反而随和得很。

        

只是陶萄的第六感告诉她,徐平本性不是这样的。

        

一个普通家庭出来的年轻人,仅仅凭借着自己的手段和能力,便一路披荆斩棘,杀出重围,要说真是“人淡如菊”,鬼都不信。

        

她心里那种警惕和局促虽然随着时间推移在变淡,但并未消失。

        

陶萄看了看时间,正好手机震动了一下,陶萄点开来看。

        

七言:【你好了吗?我已经在路上了】

        

七言:【好紧张哈哈哈,我是你的粉丝】

        

是的,今天陶萄要和一个特别的网友面基。

        

这个人就是陶萄在还没有火之前,便经常看的一个b站美妆区up主,名叫七言。

        

陶萄一个月前,看七言发的动态定位在h市,便起了心思,和七言私聊了一下。

        

七言当初被陶萄戳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反复确认了好几遍,她才确认这个给自己发消息问她“你也在h市是吗,好巧,我是你粉丝”的人是粉丝好几百万的陶萄。

        

当场七言就激动了。

        

后来两人便顺理成章地加了微信,随着微信上的聊天的深入,陶萄和七言也逐渐熟悉了起来。

        

陶萄昨天给七言发了条消息:【见面聊聊吗?】

        

七言以为只是简单的面基,可是当带着口罩的女生坐在她对面,摘下口罩和眼镜,朝她笑了一下,然后推给她一个花纹漂亮的礼盒的时候,七言脑袋好像被什么软的东西重重砸了一下,结结实实愣住了。

        

“七言,你好,我是葡萄。”

        

七言脸上的口罩还没摘。

        

餐厅里环境嘈杂,可背景喧闹。

        

陶萄朝她伸出一只手,“很高兴见到你。”

        

七言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握上那只手的,随后发生的一切,七言都觉得脑子晕乎乎的。

        

直到她来到陶萄所住的地方,坐在沙发上,打开了包装漂亮的礼盒。

        

一股淡淡的清香飘进鼻尖,陶萄站在她后面,语气软糯好听:“这是我未来公司的产品。”

        

“我想请你帮帮我。”

        

“七言,你可以用这些东西,给我画一个妆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