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yín荡女小叶&翁止熄痒

武汉,复苏公司分公司,生产中心。

        

“所有人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董事长今天会亲自来我们武汉生产中心视察工作,这是董事长第一次来到我们这里视察,大家务必要做好……”生产中心的负责人站在高台上,给生产中心的所有职员进行着动员大会。

        

坦白说,他也是懵逼的。

        

今天一大早才收到总部的消息,说董事长要亲自过来视察,现在已经上飞机了。

        

这件事还是在董事长上飞机后,秘书办发布的通知,想提前知道都难。

        

武汉生产中心成立至今,这是董事长第一次来视察工作,全体上下都很紧张。

        

林烨对于复苏公司而言,就像是一位皇帝。有这绝对权力的皇帝。

        

复苏公司就是他的一言堂。

        

一个为了保证自己拥有绝对话语权而抵挡住上市诱惑的狠人,绝不是什么容易敷衍的角色。

        

公司上下对这位董事长的评价好坏参半,但如果只是中底层干部,那对董事长完全是尊敬的。 

        

复苏公司的福利制度非常之完善,虽然比不上公职人员,但相较于同行业的其他公司,绝对称得上行业第一。

        

但对于高层而言,这样一位中央集权的董事长,却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意味着他们除了分红和福利外,拿不到其他的收入。

        

复苏公司对高层的待遇很高,行业内也是第一。但相较于同行高层领导动不动这那的额外收入,他们就显得有些单薄了。

        

但想要效仿的话,那也是不可能的。

        

有林烨这尊大佛看着他们,他们也不敢动弹。

        

这也使得高层对于林烨的感官很复杂。

        

说是恨,那不至于。能在复苏公司做到高层,进入核心领导层的都是跟着林烨从零开始的。

        

有的人想要更多的钱无可厚非,但贪婪是无止境的,林烨不会亏待功臣,但也不会随意的维护功臣。

        

功是功,过是过,不能混为一谈。

        

因而,复苏的高层其实还是很尊敬这个年轻董事长的。

        

将心比心,他们在这个年龄还在想着怎么谈恋爱,怎么哄女朋友。而林烨,已经是一家百亿公司的绝对掌舵人。

        

复苏公司没有上市,但它依然在发展,虽然在进入百亿俱乐部后便陷入到了瓶颈。

        

但即使从此不再进步,也是很高的成就了。

        

嗡嗡嗡。

        

负责人的讲话被振动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拿出手机接通。

        

“喂。”

        

“什么?林董已经到了?”

        

“好好,我这就来。”

        

负责人面色有些沉重。

        

来的太快了!

        

……

        

小雨淅淅沥沥,阴云密布的天气倒是让气氛掩盖上了一份压抑。

        

毛道仁撑着一把黑伞,站在车门外。

        

车门打开,林烨从车内走了出来。

        

负责人看着从车内下来的林烨,心里回忆着有见过林烨的朋友的讲述。

        

“林董很喜欢风衣,他的身材很挺拔,穿上风衣后很有气势。而且,虽然是个年轻人,但身上的威势却是我见过最盛的一位。”

        

棕色的大风衣,穿在林烨的身上,这种气质,如果不说,没人会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是一位二十五岁的研究生在读。

        

“林董!”短暂的思绪后,负责人低声喊道。

        

毛道仁撑伞站在林烨身侧,宽大的黑伞即使毛道仁已经尽可能的将伞面倾向林烨,剩余的伞面依然可以帮他遮挡雨水。

        

“走吧,去流水线看看。”林烨没有废话,直接说道。

        

“是!”负责人心头一秉。

        

还真是和传闻一样的雷厉风行。

        

……

        

与此同时的首尔。

        

与下着小雨的武汉形成鲜明对比,滂沱的大雨倾盆而下,一滴滴硕大的水珠落在地面上,爆开洒向地面,积少成多,汇聚成了一处处水洼。

        

s.m公司,red  velvet练习室。

        

刚刚拿到一首新歌的red  velvet正在进行着练习,为年底的回归坐着准备。

        

原本19年只有下半年的回归计划,但因为林烨给到的《psycho》打乱了这一计划。

        

不过,问题倒是不大。

        

裴珠泫坐在窗边,愣愣的看着窗外的大雨发呆。

        

&其他几人各做各自的事情。

        

她们在练习室里也不是无时无刻都在练习。现在也已经过了需要从早练习到晚的时期。

        

即使拿到新歌依然会认真练习,但劲头上是不可能再像出道前那样。

        

“哎呀,又死了!”金艺琳苦恼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突然玩游戏了?”和人聊天的朴秀荣闻言,疑惑的问道。

        

“智秀欧尼拉着我要玩。”金艺琳解释道。

        

“智秀……金智秀xi?”正在看中文教材的孙胜完出声问道。

        

“对啊,除了blak的智秀还能是谁。”金艺琳说道。

        

孙胜完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低头继续看教材。

        

“wendy,你怎么突然想学中文了?”姜涩琪蹲在孙胜完身边,好奇的问道。

        

“你不觉得中文很美吗,而且作为世界上最难的语言,如果能够掌握中文,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吧。”

        

“允儿前辈有中文证书,你可以和她交流一下。”姜涩琪说道。

        

“我知道,允儿前辈太厉害了,我也要努力。”孙胜完笑着说道。

        

姜涩琪点了点头。

        

这时,裴珠泫走了过来。

        

“wendy,我有事和你说。”

        

孙胜完愣了一下,随即对上了裴珠泫的眼睛,立刻会意。

        

“好嘞!”把手里的教材合上,麻溜的站了起来,跟着裴珠泫走了出去。

        

“这两个欧尼最近神神秘秘的。”金艺琳盯着两人的背影,嘀咕着。

        

“有什么可猜的,无非就是理事的事情呗。”朴秀荣不在意的说道。

        

“你说话好硬气哦,有男朋友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金艺琳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没有男亲。”朴秀荣无奈的说道。

        

“不是男亲胜似男亲。”金艺琳更改了一下措辞。

        

“我和crush只是朋友,朋友聊聊天怎么就成男女朋友了?”朴秀荣试图解释。

        

“我可没说crush。”金艺琳笑眯眯的说道。

        

朴秀荣感受着姜涩琪投来的古怪眼神,有些抓狂。

        

金艺琳!

        

阿西!!!

        

练习室外。

        

“怎么了欧尼。”孙胜完见裴珠泫在落地窗前站定,出声问道。

        

“我在思考,还有谁能够帮我。”裴珠泫轻声开口。

        

孙胜完愣了一下。

        

帮忙?

        

“帮什么?”孙胜完疑惑的问道。

        

“你说呢?”裴珠泫白了孙胜完一眼,自己单独找她能有什么事?

        

孙胜完这会反应过来了。

        

原来说的是她和西卡前辈、iu前辈的那个事情。

        

“欧尼是觉得只靠勇锡欧巴不行吗?”

        

“嗯。”裴珠泫点了点头,“裴勇锡毕竟是检事长,他不能像崔成元和文元勋那样提供很多帮助,我还需要帮手。”

        

听了裴珠泫的话,孙胜完第一反应就是金智秀。

        

她有着整个yg作为后盾,如果能拉拢到她,那绝对是一大超级助力。

        

只是……

        

孙胜完怕金智秀被拉过来,反手就把裴珠泫给灭了。

        

这个不行。

        

“欧尼有人选吗?”

        

裴珠泫摇了摇头。

        

“我就是因为想不到人选,才来找你商量的。”

        

“好吧。”

        

外力啊……

        

这上哪里去找呢。

        

孙胜完沉思着。

        

裴珠泫没有打扰她,目光投向窗外。

        

心底一片宁静,莫名的,所有杂乱的心思全部消散,只剩下一片宁静。

        

……

        

武汉。

        

已经将整个生产中心视察一遍的林烨一行人,回到了会议室。

        

林烨坐在主位上,其他人坐在下方的椅子上,等待着林烨讲话。

        

“人都齐了吧。”林烨扫视了一圈,问道。

        

“人都到齐了,林董。”负责人站起来说道。

        

“坐。”林烨点头说道。

        

负责人坐了下来,林烨开口。

        

“两个问题。”林烨伸出两根手指,“第一,防疫措施有隐患。在流水线生产的工位间,需要有防疫距离,这一点,你们没有做好。”

        

林烨早就安排过防疫措施,但很显然,生产中心没有达标。

        

“第二点,库存量太少了,总部发来的清单,你们并没有完成。”

        

“解释一下吧。”

        

面对林烨平静的目光,负责人一边组织着语言,一边站了起来。

        

“因为没有遇到过疫情,所以防疫措施上有些疏忽,这是我的问题。”对于第一点,负责人没有辩解的意思。

        

总部有明文规定,每一个生产中心都必须有足够的防疫措施,以备不时之需。

        

这一点他没做好。

        

中国国泰民安的时间太长了,很多类似的医疗领域公司都有相关规定,但大都是这样的,阳奉阴违。

        

毕竟,没有疫情,搞这种东西不是浪费钱吗?

        

别说他们这些公司了,就算是医院,也有很多防疫措施不到位的。

        

不过,董事长亲自发话,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有没有疫情,都不是防疫措施不完善的理由。没有人可以预言未来,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最大限度上保证防范未然。”

        

“你的防疫措施严格到位,也是对职工生命安全的最大保障!一个生产医疗器械的公司都做不到保证职工的安全,还做什么生意?”林烨敲了敲桌面,语气中带有火意说道。

        

“是!”负责人低头应道。

        

“继续。”

        

“第二点……我们上周紧急出售给医院一批库存,所以库存量上没有达到总部要求的标准。”负责人解释道。

        

林烨心头一紧,紧急出售?

        

“怎么回事?”

        

“xx医院接到了几名具有烈传染性的患者,急需大量口罩,但整个武汉能在短时间内提供整个医院口罩的只有我们,所以我就把这批库存卖给他们了。”负责人解释道。

        

烈传染性!

        

林烨心头一跳,不安的感觉更盛了。

        

“确定病因了吗?”

        

“确定了,是一种流感,那几个患者也是国外回来的,判断是从国外带回来的流感。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

        

林烨松了口气。

        

还好,如果提前的话,那问题可就大了。

        

“确定是流感吗?”林烨再次重复道。

        

“是的,我们已经派人了解过了,无论是医院内部人员还是患者都说是流感,样本我们也拿到确认过了。”负责人不知道董事长为什么对这件事那么上心,但还是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

        

林烨松了口气。

        

还好,有些神经过于紧绷了。

        

还有半年时间,如果提前半年的话,林烨的很多计划都会被打断。

        

“继续生产,务必让库存时刻保持在总部下达的文件数额。”

        

“是!”负责人见林烨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登时松了一口气。

        

林烨手指轻点桌面。

        

烈性传染病……

        

一种流感……

        

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还有半年时间,林烨的布局从14年就已经开始了。全国各地,保证了每个省份至少都有一家复苏公司的分公司。

        

复苏的行为在同行看来完全是脑子有问题的行为。

        

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你开这么多家分公司有毛用?

        

公司内部也有很多人表示不理解,但即使都不理解,林烨也还是去做了。

        

这是一次持久战,布局越深入,在即将到来的灾难面前,越能够发挥出更大的力量。

        

这是一次席卷全人类的灾难,有能力的总要去做点什么。

        

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什么英雄,有的只是在面对灾难时全力以赴的有志之士。

        

上天让他从四魂那里提前得知了这一次灾难的发生,这或许就是一次警示。

        

尽人事,听天命。

        

尽我所能之后,剩下的,就交给老天爷吧。

        

林烨其实蛮希望自己这四年多的布局成为一场空谈的。

        

用自己投入的这些钱换来这么多人的生命,来几次林烨换几次。

        

钱没了可以再赚。

        

人没了,那就真的没了。

        

微微摇头,将脑海中的思绪全部压了下去,回过神来,看向下方。

        

生产中心的这些领导们都在看着他,即使林烨在发呆,也没有人窃窃私语。

        

“今天就到这吧。”林烨开口说道。

        

所有人闻言,站了起来。

        

林烨也站了起来,挥了挥手,转身走开。

        

生产中心的人目送林烨离开会议室。

        

直到林烨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这才松了口气。

0

更多精彩

阴暗的他po/浪荡欲妇

2021年10月11日 小羽 0

叶秋重生过来,不想和这样的家人虚与委蛇下去,更不想再继续负担这对没有良心的弟妹,所以果断的选择躺平,在家里混吃混喝。    &nb […]

货车上的公憩&妇欲欢公爽婷婷

2021年10月11日 小羽 0

冉红军的声音很大,虎平涛几乎是条件反射般从椅子上站起,带着内心的澎湃和惊喜,以及外表的镇定与严肃,转身走向前台,与其他几位被叫到名字的人站成一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