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皇上小贵妃h&宝贝禁忌h

媒体日到来前,路易确认了大名单里的最后一个人。

        

马里奥·埃利,他也是1985届的球员,只不过,是个七轮秀。

        

选中他的老鹰居然连训练营的合同都没给他就放弃了他的所有权,埃利没灰心,继续寻求打NBA的机会。

        

起初,路易只是觉得他的名字耳熟,便给了他一份训练营合同。

        

接触的时间一长,为何他对埃利这个名字感到耳熟的秘密,或者说记忆,被唤醒了。

        

1995年,火箭队与太阳队的西部半决赛,埃利用一发绝命三分,和标志性的死亡之吻手势,无情地毁灭了那支太阳和巴克利最后的希望。

        

路易没看过那轮系列赛,也不了解那一年的火箭。

        

对这个名字耳熟,全都归功于《NBA最前线》。这个节目在某期里播出了95火箭的纪录片,其中就有一个片段是埃利的死亡之吻。

        

训练营接触下来,埃利的精力和活力让路易惊讶,他有一定的投篮功底,只要苦练,三分是可以练出来的,而且,身体素质很好。

        

这样的球员何至于落到第七轮呢?连训练营合同都没有呢? 

        

路易只能认为,联盟的球探们眼光不行。

        

签下埃利,尼克斯的12人大名单便满了。

        

路易劝退了训练营的其他几个边缘人,剩下的人都是正选,也就是说,接下来他们可以正式地打造新赛季的体系。

        

路易在媒体日前几天减少训练时间,正是为这事烦恼。

        

媒体日上,新一届的尼克斯队集体亮相。

        

尤因穿上新赛季的球衣,在多家媒体面前,他渐渐地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一面。

        

大学时期,他对媒体冷漠,大都被认为是约翰·汤普森的隔绝政策所导致的。

        

汤普森鼓励他的球员对抗世界,媒体是世界的一部分吗?当然是,而且还是很坏的那部分。

        

尤因的冷漠,不热情,对问题不耐烦,让许多记者不适应。

        

联盟中不乏这样对待媒体的球员,但尤因不该是这样。

        

他被看作是未来要统治NBA的人,纽约篮球的门面,就算不能像70年代的弗雷泽那么受欢迎,至少有个伯纳德·金做榜样。

        

金刚来纽约的时候没人喜欢他,媒体和球迷都觉得为他花了太多的钱。

        

更何况他还有吸读的黑历史,在篮网的时候,只要有机会就会在自己的酒店房间里开毒趴体。

        

后面他能控制毒瘾成为纽约之王被媒体接纳,是凭实力打出来的,他这个人虽然不好打交道,但绝对不会像尤因那样把厌恶媒体的情绪写在脸上。

        

路易注意到了尤因的问题,他的问题实在太多了,从打球到做公众人物的公关能力,真不知道约翰·汤普森给他的脑子里灌了什么毒药。

        

媒体日的第二天,《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关于尼克斯媒体日的长文,在文中,他们意有所指地写道:“或许,我们想象中的帕特里克·尤因只是一个幻梦,或许他和我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时报第一次看见了事情的本质,路易很欣慰。

        

可惜他们帮不上什么忙,次日,路易将训练时间减半,并且只有这一天的训练时间是减半的。

        

训练结束后,队里的所有人都要到尤因家的餐厅去吃饭。

        

这也算是变相帮尤因家的餐厅打广告了。

        

然而,尤因私下找到路易说:“我不希望你们大张旗鼓地来到我家餐厅吃饭。”

        

“那我们怎么去?偷偷摸摸像个小偷一样撬锁进去?”路易滑稽地问。

        

现在,路易才知道尤因对媒体的厌恶有多强烈:“只要别惊动媒体就可以。”

        

“你这么不喜欢被关注吗,为什么?”

        

“没为什么。”

        

“你可是全国最受瞩目的新秀。”

        

“受瞩目吗?我不觉得这是好事,他们把我当成斗兽场里最强的那个,只是像观赏野兽一样看待我,我难道要为此高兴吗?”

        

路易才意识到汤普森对尤因的影响有多严重:“迈克尔·乔丹去年让一家商标看起来很像吉巴的公司赚了一亿美元,你能找到第二只做到这件事的野兽吗?”

        

尤因没有接路易的话,这一天,蓝宫没有举行对抗赛,路易让他们不打折扣地完成基础训练,再陆续出发前往尤因家的餐厅。

        

不一起去,就是为了尤因所说得,别大张旗鼓。

        

尤因家的餐厅,叫“多萝西之家”,餐厅的位置不好也不坏,说明尤因只是想给家里人找个赚钱的活,而不想用自己的名声吸金。

        

多萝西是尤因的母亲,如果没有她,尤因不会从牙买加到美国来。多萝西和丈夫卡尔·尤因生了七个孩子。最初的时候,夫妻移民美国,由于经济问题,让尤因在牙买加待了四年。后来,尤因到美国,篮球天赋迅速被挖掘出来,高中毕业时有一百多所大学给他发奖学金。

        

其中不乏有大学愿意给尤因家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好处,但都被多萝西制止了。她教会尤因的一件事就是要拿得起放得下,他们选择了没有提供任何额外补助的乔治城,只因约翰·汤普森承诺会让尤因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并且不会落下他的学业。

        

1983年,尤因的母亲多萝西由于常年从事体力劳动,落下一身伤病,引起心脏病发作去世。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孩子都能在这个国家找到立足之地,尤因的运动天赋让他有成就伟大的可能,但他必须考到学位。

        

正是因为母亲的心愿,尤因才会读满大学四年,得到学位。

        

路易在得知此事以后,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他不应该怪尤因不听自己的话,“听妈妈的话”没有错,错的是乔治城,错的是约翰·汤普森。尤因当初应该去UCLA。

        

在多萝西之家,路易还见到了尤因的儿子小帕特里克·阿洛伊修斯·尤因。18年之后,这个孩子会以第二轮进入NBA。

        

路易和戴夫·安德森坐一桌,尤因特意过来招待:“吃点什么?”

        

“你有什么推荐吗?”路易反问他。

        

所以尤因走开了,自己决定给路易他们那一桌上什么菜。

        

“你和帕特里克的关系似乎很复杂。”安德森说。

        

路易听着这迷惑的问题,笑答道:“我和每个人的关系都挺复杂的。”

        

尤因来到后厨,特意指示父亲老卡尔说:“这两份都做辣一点,客人的口味比较重。”

        

他整路易情有可原,顺便整安德森只能说是对媒体的厌恶的具象体现。

        

“你胖友确定能承受我们那的辣度吗?”老卡尔带着严重的口音问尤因。

        

“绝对没问题。”尤因说,“做好了喊我。”

        

结果,路易和安德森看见了两盘炒饭,和一盘炸鸡块。

        

“这就是你们牙买加的特色美食?”路易问。

        

尤因脸上带着一种让路易不安的愉悦和期待:“这是我爸爸亲自为你们做的,试试看?”

        

当着尤因的面,路易和安德森都切了一片炸鸡块放嘴里。

        

瞬息之间,就像有人往路易的嘴里放了一整只小米辣一样,他的口腔着火了!

        

安德森被辣得脸色红润。

        

尤因问:“可口吗?”

        

“告诉你爸爸,这是我来到美国之后吃过的最美味的炸鸡块。”路易言不由衷地说。

        

尤因没想到路易居然忍住了,对他的耐力表示钦佩的同时,心里还有一丝愧疚。

        

“要饮料吗?”

        

“你知道我喜欢喝什么,再给戴夫随便拿点不含碳酸的冰饮吧。”

        

尤因去拿了,安德森摇头说:“我吃不了这个。”

        

路易竟然说:“我们第一次来,得给派翠克一点面子,多吃点吧。”

        

“不行,我吃不了这么辣的。”安德森已经被辣到失去涵养。

        

“这样吧,你的鸡块都给我,那个饭,你多吃一点。”

        

“我尽量吧。”

        

尤因带着饮料来到他们的餐桌上:“慢用。”

        

然后他就走到远处,默默看着路易他们那一桌。

        

“路教练,你这么喜欢吃辣吗?”安德森讶异地问。

        

“相信我,如果换一家餐厅,这几盘东西已经被我砸了。”路易一边吃着让他上火的鸡块一边说,“我痛恨辣椒。”

        

安德森看见路易的脸上控制不住的弥漫出汗液和止不住的泪水,就知道他也在受着折磨。

        

一个不喜欢吃辣的人会出于什么目的使自己吃下这么多巨辣的食物呢?

        

“如果你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吃?”安德森问。

        

“你不是说了吗,派翠克和我的关系很复杂,我想让它变得不那么复杂。”路易的脸色就喝醉酒一样,“我希望和他成为朋友,这对我们的将来至关重要。来到朋友家吃饭,首先要做的就是放开自己的肠胃,有什么吃什么,除非你对那个食物过敏,否则就吃吧,这是尊重。”

        

路易吃完了两人份的炸鸡块,一整盘辣度超出想象的炒饭,配了至少800毫升的可乐。

        

吃完这顿饭的时候,他已经感受不到舌头的存在。

        

离开前,尤因来打了声招呼,他看见路易的两个盘子都光了。

        

“你这么能吃吗?”

        

“给你个建议,如果你希望我成为你们家的回头客,或者希望我能多活几年,最好少放点辣。”路易可不希望回回来多萝西之家吃饭都是以变身喷射战士为代价。

        

“要结账吗?”

        

“不用。”尤因说,“这单我请。”

        

路易连控制微笑都做不到了,脸部神经已经被辣到不受控制:“我不会谢谢你的。”

0

更多精彩

阴暗的他po/浪荡欲妇

2021年10月11日 小羽 0

叶秋重生过来,不想和这样的家人虚与委蛇下去,更不想再继续负担这对没有良心的弟妹,所以果断的选择躺平,在家里混吃混喝。    &nb […]

货车上的公憩&妇欲欢公爽婷婷

2021年10月11日 小羽 0

冉红军的声音很大,虎平涛几乎是条件反射般从椅子上站起,带着内心的澎湃和惊喜,以及外表的镇定与严肃,转身走向前台,与其他几位被叫到名字的人站成一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