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她的胸h_XXXX手自慰

伴娘并不是安若的朋友,只是临时在网上找的,对于安若与安家的纠葛,伴娘并不清楚。

        

安若听到安羽也今天结婚,并且选在同一家酒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安羽把深情建立在隔应她和李森之上,这让李森知道了,心里肯定是一个心结。

        

安若没打开礼物盒,交给伴娘,说:“你拿去还了。”

        

伴娘嗅出事情不对,也很有眼力见,说:“好的安小姐。”

        

伴娘出去后,安若脸色也不太好看:“安羽他到底要做什么。”

        

苏卿也觉得安羽的做法有点隔应人了。

        

帝京这么多酒楼礼堂,偏偏选在同一家,同一日子结婚。

        

安羽做事,一点都不干脆。

        

“今天是你结婚的大喜日子,别被不相干的人影响。”

        

苏卿宽慰道:“还有二十多分钟,婚礼就开始了,我给你补一下妆容。” 

        

“嗯。”安若心情不是很好。

        

伴娘将东西还回去,安羽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他问:“安小姐有没有什么话说?”

        

伴娘摇头:“没有。”

        

安羽眸光黯然,说:“谢谢了。”

        

伴娘离开,安羽失魂落魄的拿着礼物盒站在原地,新娘子徐莹莹穿着婚纱过来,冷嘲热讽:“心爱的人嫁给别人,还真是让人同情啊,我说安羽,你有本事就把人抢过来,在这愁眉苦脸,拉着我跟你结婚,算什么本事。”

        

“少废话。”安羽拉着徐莹莹进去:“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安羽的妻子。”

        

“谁稀罕啊。”徐莹莹大喊大叫:“我才不要做别人的替身。”

        

“那是你的荣幸。”安羽冷冽的看了徐莹莹一眼:“你最好给我闭嘴,惊动了其他人,我现在就将你就地正法。”

        

“你就是个变态。”徐莹莹不服气地骂:“安羽,你真让人可怜,搞什么深情,人家压根就不领情,换作我,我也不领情,你的行为就是在隔应人。”

        

安羽愣住了,他松开了徐莹莹,呆然的问:“她也会这么想吗?”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这么想。”徐莹莹整理着婚纱,说:“你连结婚地点都选在一块儿,还送礼物过去,这不是隔应人是什么。”

        

“她是我这辈子想要娶的女人,今天我这一退,就是一辈子。”安羽深深吸口气,眸光忧伤地看着徐莹莹说:“你不会明白心被活生生掏空的滋味。”

        

丢下这话,安羽进去了。

        

徐莹莹站在原地,看着安羽落寞的背影,扯了扯嘴角,小声说:“我怎么会不明白,你打着娶我的幌子,在心里与别的女孩举行婚礼,我的心也很痛的。”

        

只是这话,安羽听不见。

        

徐莹莹提着不合身的婚纱,看了眼楼上,她心知肚明,这套婚纱原本是给安若准备的。

        

她什么都知道,她却只能装傻。

        

婚礼吉时快到了。

        

苏卿陪着安若站在婚宴大厅外面等着,当司仪举着话筒高声喊道:“有请我们美丽的新娘子入场。”,大门缓缓推开,安若提着婚纱,扬起幸福的笑容走上红毯,走向她心爱的男人。

        

剩下的路,需要安若一个人走,苏卿只能陪她到这。

        

李森穿着剪裁得体的新郎服站在台上,带着傻笑看着走向他的安若,因为迫不及待,完全不按照流程,拿着手捧花就朝安若小跑着过去。

        

台下宾客都在笑,李森绝对是婚礼上第一个迫不及待不按流程去接新娘子的,大家笑话他猴急。

        

安若羞涩的低着头,李森牵着她的手,说:“我不舍得让你一个人走。”

        

这话让安若顿时鼻尖一酸,眼眶泛红。

        

别的新娘子都是由父亲牵着入场,安若没有,李森心疼,不忍心安若一个人孤零零的入场。

        

简单朴实的话让大家都动容,有些感性之人,甚至跟着红了眼眶,女宾客们都羡慕安若。

        

李森以前可是个浪子,浪子回头金不换,还能将细节做得如此到位,这婚姻不幸福都难。

        

李森牵着安若入场,走完每一个流程。

        

苏卿一行人坐在席上,楼萦掏出手机,说:“我把这一幕拍下来给飞飞看看。”

        

苏卿说:“我觉得你应该发给车成俊,让他受受刺激。”

        

这是变相的催婚。

        

大家可都等着喝两人的喜酒。

        

楼萦打个响指:“没毛病。”

        

楼萦拍下安若与李森婚礼仪式这一幕,立即发给车成俊,并附上一句:“我姐说,让你受受刺激。”

        

苏卿:“……”

        

现在的楼萦可聪明了,不好当枪使了。

        

陆容渊抱着闺女,一针见血的说:“白飞飞不点头,车成俊就算想结,也没辙。”

        

万扬附和:“唉,谁让咱们男人的地位低呢,这基础都没打好,后来的兄弟们也只能跟着吃苦。”

        

话里有话啊。

        

这是暗指陆容渊这个当老大的没起到带头作用。

        

苏卿澄清:“我老公的家庭地位绝对没问题。”

        

楼萦补刀:“在家里排行老七?”

        

五个孩子一个老婆,陆容渊可不就排老七了。

        

陆容渊喝了一口酒:“这酒不错。”

        

这话题转移的不要太明显。

        

正在南山别墅煎药的车成俊收到楼萦发来的视频,看完后,故意拿给白飞飞看:“飞飞,你看看。”

        

车成俊的目的是想让白飞飞看到楼萦发来的那句话。

        

白飞飞看完视频,仿佛没看到下面还有句话,评价道:“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见白飞飞不上套,车成俊说:“飞飞,我受刺激了。”

        

白飞飞认真地问:“哪里受刺激了?”

        

车成俊指了指心脏处:“这里。”

        

“喝口水,缓缓就好。”白飞飞给他倒杯水。

        

车成俊:“……”

        

躲在门口偷听的周亚都看不下去了,太磨磨唧唧了,走进去说:“车先生的意思是他想跟你结婚了,你同不同意,点个头。”

        

白飞飞:“……”

        

车成俊:“……”

        

周亚看着车成俊说:“对付女人,不能太委婉,就要直接点,听我的,没错。”

        

这话怎么听着好像很有经验似的?

        

车成俊瞅了眼白飞飞,将周亚拉出去:“回你房间养伤,少管闲事。”

        

说着,把门关上。

        

车成俊折回房间,白飞飞看着他说:“你选个日子吧。”

        

“选什么日子?”

        

车成俊一时没反应过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