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h好大不要了/校园禁脔h

       

即使是曼波街,就算没有这场舞蹈瘟疫,平时的路况也好不了哪里去。

        

大街道上也可以躺着几个神智不清的流浪汉,或者堆着一堆垃圾,乱摆着几个垃圾桶,还被人点燃烧着起来而冒出滚滚的浓烟,也有被点燃的汽车。

        

眼下这些情况都有,并且是十倍糟糕。

        

“洛娜,小心啊!”顾禾正一声大叫,更多触手从车窗口窜出去拨开人群。

        

那些人不要命地疯狂冲来,高速的重装越野车几乎直接撞过去。

        

“你尽量拨,我能避开!”洛娜应道,“开着鹿车了!”

        

她打着方向盘,驾驶技巧确实高超,而且与他共感着,配合娴熟,车子看上去是在横冲直撞,却没撞着一人。

        

但怪舞着的路人们好像在有意地撞过来,这样下去总有躲不开的时候。

        

砰嘭,那边薇薇安的越野车撞到了一个垃圾桶,把垃圾桶撞得飞向上空。

        

顾禾眼见难以闪避了,干脆把一些触手合并,往远处街角拉扯而去,同时把整辆车扯紧,也把薇薇车她们的车辆扯住。

        

顿时之间,两辆越野车飞腾起来,掠过街道上拥挤如潮的疯舞人群。 

        

“哇,大禾,你力气真大啊!”妮妙高呼道。

        

“在飞牛在天这方面,他可是专业的!”薇薇安笑出声来。

        

与此同时,车子这么碰撞颠簸,后车厢内,之前被电晕过去的索菲娅转醒过来,她本能地挣动了几下,眼睛透过头盔和车窗,就愕然看到车子飞在空中。

        

索菲娅顿时有点懵,这不是还在做梦吧……

        

砰嘭,越野车重重地落在街道地面上,车内三人都猛地震了震,索菲娅震得更清醒了,不是,她不是在做梦!

        

混乱的街头,疯狂的人群,飞天的轿车,还有那些是……玩偶的血肉触手?

        

她往那边望了望,另一辆越野车车窗伸满触手,但隐约能看见,潘,潘就在那里!

        

这是什么超凡级别的触手?潘神的实力,好强……

        

索菲娅心头更跃,这奇怪吗,一点都不,她的潘神可是超速档啊,她的超速档。

        

“醒啦?”妮妙笑着回头望去,“要乖乖的哦,闭着嘴巴看戏就好了。”

        

“好……”索菲娅轻声应道,心绪转而十分复杂,既期盼他们会被警察什么的人拦下,她因此获救,又顾忌着颈边的微型遥控炸弹。

        

慢着,这里是巫毒区,这个地方好像没什么警力的吧……

        

“不用指望有警察来救你哦。”妮妙又说,接着就高呼起来让顾禾、洛娜他们也能听到,“巫毒区的警察都死啦!哪个巡街的、管交通的,能活超过三天!”

        

妮妙的笑声有点怪,“他们的警枪,都在帮派成员的手上呢。”

        

这边街道的人没有那么多了,之前估计都往好邦迪那边聚去,两辆车闪避着还能开,顾禾也就没有再飞车,叶斯格鲁的力量还在壮大,得省着些力气。

        

他瞧着满街的疯人,毒鬼,妓女,真是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大泥潭。

        

警察?他们进来巫毒区老半天了,连身着保安制服的老大爷都没有见着一个。

        

“二货,你给潘多拉也连上。”洛娜从后视镜注意到什么,“生命能量可以挡巫毒,我现在好了很多,别让她发疯了。”

        

潘多拉神智还清醒,但肌肉不是太够控制,都快要在车内摇头晃脑的了。

        

“能量不多了,你们都省着点。”顾禾当下释放出血丝线也连上潘多拉,经她允许通过而形成共感,她的人格滋味,很阴郁,像阴天忧伤的雨。

        

他把10%圣水传输给她,这下自己只剩15%。

        

但该给还是得给,现在他们是战友,潘多拉完了对他可一点好处都没有。

        

“这……”潘多拉为之讶然,还有这一回事?她感觉自己的程序都变得不同。

        

而且,容器与容器共感,速度慢的向上兼容速度快的,容量则可以共用。

        

让她惊讶的是,自己身为六速档,向上兼容了,他那边的容器容量非常巨大。

        

“呃,我呢是六速档极致,半步超速档。”顾禾在脑海里胡扯了起来,反正不是超速档,“所以我这房子还蛮大的。”

        

“爽吧,这是一辆好车。”洛娜也插话道,一边转动着方向盘。

        

“的确挺快……”潘多拉说。

        

与此同时,有几辆灵巧的摩托车从街上冲了过来,车上坐着一些发色与肤色都各异的人马。薇薇安一看,喊道:“是超舞帮自己人!”

        

“不止哦。”妮妙看着说。

        

而索菲娅被关在地牢里三个月,不管自己能不能得救,此刻都如饥似渴地看着车外的街景、车辆与人员。

        

巫毒区这种地方的街道,放在以前,她看上一眼都想呕,现在竟感觉是那么鲜活。

        

“这边走,那边被堵死了!”“巫毒烂佬猜到你们会往烂泥塘那边走!”

        

超舞帮人员要给他们带路,薇薇安向顾禾、洛娜那边喊,是信得过的人,跟着走。

        

其中一辆黑色机车车后扬着一面拳旗,与斗箕黑豹帮的不同,却也是个拳头。

        

车上开着车的是一个黑人青年,正激动地骂着:“巫毒帮那些渣滓!”

        

“里德,这是里德。”妮妙笑说,“里德个是理想主义者噢,充满愤怒的家伙。”

        

巫毒区的街狗不是只有一心想进去大房子的人,也有像里德这种人。

        

里德身上没有纹身,没戴大金链或其它装着像有钱佬的饰物,衬衫和牛仔裤很普通单调,最像街狗的一点只是那棕色的爆炸头。

        

“愤怒?我当然愤怒了!”

        

里德一边开着车,一边越喊越激动:

        

“看看我们这里都被银行和黑帮搞成什么样子了?爵士、蓝调源于伏都,但花园区抢了去,就成他们高贵的音乐了,我们就只剩下些说着毒品和抢劫的垃圾说唱。

        

“舞蹈呢?帮派呢?以前我们组帮派是为了团结互助,现在是卖毒品,控制女孩儿当妓女,什么玩意!薇薇安,妮妙,难道你们就没有受毒品残害的家人朋友吗?

        

“这区出问题了,我们这些人出问题了,我怎么就不能愤怒!”

        

这下子,薇薇安沉默了,眼神微变,“里德,可你对着我们发怒也没用啊。”

        

她很小的时候就告诉自己和妮妙,不管加入什么帮派,混到什么街道,哪怕完蛋到要去当妓女,也不能碰毒品,就算是一片安非他命也不能碰。

        

妮妙那时候太小,记不清楚一些事情,年长几岁的薇薇安却很清楚。

        

她们父母是怎么因为沾上毒瘾,一切的认知渐渐被毒品瓦解,超凡神经也被冲垮,开始分不清楚虚幻与现实,分不清楚她们是谁,好几次发起疯要把她们烧死。

        

她不想从道德层面去批判他们和其他人,道德在大房子区也是会害死人的东西。

        

她只是知道嗑药的后果是什么,精神病,神经损伤,死得屎一样,这些就是后果。

        

有些人不在乎,毕竟他们的人生除了完蛋也没什么可期盼的了。

        

但她不要这样,不要这种乐子,永远不要,多的是其它乐子可寻呢。

        

有人死得像火,也有人死得像屎,她起码也得像火,当然最好是不完蛋。

        

“薇薇安,愤怒也可以传染!”里德又喊道,“如果有人面对着这样的大房子区而不感觉愤怒,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那我们就用愤怒去感染他们!

        

“这里叫大房子,是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大房子不应该被亵渎成一个残暴刑房!”

        

顾禾在车上听着里德的这番话,真的是一个愤怒青年啊……

        

或许是因为里德说得很对,愤怒能传染,他后背在微微发痒,冷静点,冷静点……

        

“行了,你不就是想搞个伏都黑豹帮吗。”薇薇安应道,“现在没工夫跟你扯淡。”

        

里德就跟那些拉斯塔法里教派、低科族的人一样,拳区有斗箕黑豹帮,他就想搞一个伏都黑豹帮,团结大房子的街头,重建过去光荣岁月什么的,还真能想的。

        

“呵呵,里德,你知道这次祭坛在哪里吗?”妮妙还打着大闹一场的主意。

        

“我当然知道,我也是个领舞者啊!”里德顿时说,“我正准备过去那里!”

        

“你知道冲浪蠕虫吗?”洛娜闻言问道,冲浪蠕虫据说也是领舞者。

        

“冲浪蠕虫?不是很多人认识他,可我刚好认识。”里德笑了几声,“如果说有谁想这区变好的,那家伙算一个,他去搞巫毒帮被抓起来了,比我有种。”

        

“里德,你要去祭坛送吗?”薇薇安叫道,又问超舞帮众人:“你们不会也去吧?”

        

除了里德,其他人不是特别肯定,还在犹豫着,去祭坛就是直接面对叶斯格鲁……

        

“那是个鬼的叶斯格鲁,只不过是些鬼牌领舞者弄出来的劣质冒牌货!”

        

里德又大声地骂道,“芒博-拉巴斯教给我们的是爱,舞蹈教给我们的是生命的美和热切,就算是僵尸舞,实际表现出的也应该是喜乐,是让人着迷的活力,是死而复生的生命力,不是这些祛魅瓦解舞蹈的玩意。”

        

“你是领舞者,你说了算,你去送吧。”薇薇安这回真没信心,“我们走了。”

        

她这样都让顾禾感觉这不像薇薇安的作风了,这应该是他说的话吧……

        

薇薇安在别的地方都又作又闹,但在大房子区,在家门口,她好像有点心不在焉。

        

还没继续驶上多远的路,后面又有车辆窜过,却不是驶过来,而是放着高音喇叭,是疯鬼老巴的狂笑声:“你们不是想要冲浪蠕虫吗,那小子现在在祭坛!”

        

“真是操了。”洛娜眉头高皱,拍打了方向盘一下。

        

“妈耶。”顾禾让自己冷静,心念电转:“让我想想,先理一理……”

        

不用怎么理,共感三人都知道,这一跑,冲浪蠕虫可能得完蛋,一个密钥程序段可能就此永远消失,密钥程序就无法复原出来,只读盒子的位置就不可能找到……

        

但不管巫毒帮说真说假,冲浪蠕虫都成了一个诱饵,要引他们前往祭坛。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