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h文翁熄/跪下来含着h

 

老者的眼皮动了动,渐渐的睁开了有些浑浊的双眼,目光中也全然没有任何身材,好似双目失明了一般,苍老的声音响起:“杨家的人来此做什么?”

        

“叔祖,是为了为您续命而来!”

        

“杨家一帮跟尸体打交道的家伙,如何与我续命?老夫现在没有咽气呢,就算咽了气,我的尸体也是入土埋葬,断然不能交给杨家人摆弄!”

        

老者说的有些激动,不过也怪不得他,杨家致所有偏安一隅,如此的孤僻,性格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就是,他们所从事的,乃是御尸一道,古人都讲究人死为大,入土为安,但杨家偏偏反其道而行,将本应该安息的尸体当做自己的兵器,就这一点,天下间所有的大势力,恐怕没有几个喜杨家之人,尤其是八大世家的人,他们本身就天赋异禀,其尸体,更是比普通的尸体要强大的很多,所以,把大世家的祖坟,都是严密把守,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防的,就是杨家人!

        

杨云妃就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动作,没有丝毫的表情,好像说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一般!

        

“叔祖,您听我说!”

        

“龙须草丢失,整个韩家为了为您续命,寻找其余可以代替的灵药,苍天有眼,终于寻到了另外一株可以代替的灵药,但是灵药路途遥远,等到了咱们韩家的手中,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您现在的身体状况,身体状况…”

        

“我的身体状况,撑不到那个时候的,对吧?”

        

老者淡淡的声音传来!

        

韩鼎没有说话,默认了老者的话语!

        

“老夫这一辈子,不负韩家,不负医道,就算故去,也能瞑目了!”

        

“叔祖!”

        

包括韩鼎在内,所有韩家人全部跪下,一脸悲戚:“叔祖,两百多年的禁锢啊,我们在这里被囚禁了两百多年啊!终于到了我们可以龙归大海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够失去您啊!”

        

“是啊,叔祖,您是韩家的支柱,您不能走啊!”

        

“呵呵…”老者十分淡然的笑了:“人固有一死,老夫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这生死,也早已经看淡了,若你们还认我这个叔祖,就让我死后,安葬在韩家祖地,闭眼之后,让我能够安然的去见韩家的列祖列宗!”

        

“叔祖爷爷!您…你不能死啊!”

        

韩云泽此刻也已经泪流满面,他跪着走向老者,伏在床前,看着他老态龙钟的样子,悲伤,止不住从心头升起!

        

从小,他与叔祖爷爷的感情就非常好,叔祖爷爷亲手教他如何行医,如何辩药,教他医者仁心,教他做人的道理,他不忍心,也不愿看到,最疼爱自己的叔祖爷爷,就这么在他眼前,故去啊…

        

“是云泽的声音吗?”

        

“叔祖爷爷,是我!是我!”

        

老者颤颤巍巍的伸出手,韩云泽连忙抓住,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老者虽然看不到韩云泽,但是感受到手中传来的温热,和煦的一笑:“云泽啊,记住叔祖爷爷告诉你的话,医者仁心,不为名,不为利,天下患者,我们就是他们生与死之中,最后的希望啊!”

        

“叔祖爷爷,云泽记住了!云泽永远都记着您说的话!”

        

“好孩子!百年封印已至,我们不用在蜷缩在这一方之地,但是,你要记住,韩家行医,救死扶伤为己任,功名利禄莫沾身啊!”

        

感受着老者的善意,连何思凝眼眸中,都有些模糊,她能感觉到,躺在病床上的老者,是一位真正的仁医,一位真正受人爱戴的大德之人!

        

“其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一声冰冷的声音响起,众人为之一怔,看向声音的来源,既然是杨云妃!

        

或许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盯着,杨云妃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不过很快的掩饰了过去,继续说道:“我杨家的续命之法,并不是将您变成不生不死的尸体,而是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激发人体中潜在的潜能,达到续命的效果!”

        

“而这个所谓的潜能,在人死后没多久,也一样能够有效,所有,活人和死人是可以共用的,这个办法,与你们医家业比较类似,只不过,杨家一直都是与尸体打交道,久而久之,都把他当成了尸体专用的了,其实,不是这样的!”

        

杨云妃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也解释了这么多,何思凝眨巴着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着她,就刚才说的这些话,比这一路上说的话都要多!

        

感受到众人的情绪,杨云妃整了整头上的黑袍,将脸部遮住:“话我都说完了,愿不愿意治疗,就全在你们了!”

        

“叔祖爷爷!您听到了吗?不是您想象中的那样,您就治疗吧!”

        

众人也来不及多想为何杨云妃会一口气说那么多,全都开始劝说老者,老者的目光中,也闪过一丝迟疑,微微测过头,看向杨云妃:“你说的,都是真的?”

        

杨云妃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可是就算如此,老者还是没有下定决心,何思凝这时候走了上来,甜甜的叫了一声:“叔祖爷爷,人家都说呢,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可是整个韩家的支柱啊,现在韩家正面临着乱世开启,这个时候,您怎么能倒下呢,韩家,还需要您支撑下去呢!”

        

听着这个甜甜的声音,老者眨了眨浑浊的眼睛,隐约间,看到一个十分甜美可人的女子,冲着他笑的十分灿烂!

        

“姑娘,你是?”

        

“哦,叔祖爷爷,我叫何思凝,是韩云泽的…”

        

“云泽!快扶叔祖爷爷起来!”

        

何思凝话没说完,不知道怎么回事,老者突然激动了起来,就连韩云泽都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老者发话了,韩云泽不敢怠慢,连忙小心翼翼的将他扶起,老者颤颤巍巍的坐在床沿上,努力睁大浑浊的双眼,看着何思凝,只把何思凝看的有些发毛,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开口道:“好啊!好标致的一个小丫头啊!”

        

“云泽这孩子,一直玩世不恭,韩家现在可就他一根独枝啊,本以为,老头子有生之年,看不到这一天,没想到啊,呵呵,没想到啊,就算现在死,老夫也能告慰泉下的列祖列宗了!”

        

不对不对!何思凝有些蒙圈了,这话的意思,怎么感觉像是见家长的赶脚啊!

        

韩云泽也听出老爷子话中的意味,有些尴尬的看了何思凝一眼,何思凝也正好对上他的目光,刚想解释,韩云泽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凑了过去,压低了声音:“婉晴姑娘,叔祖爷爷好不容易高兴了,你就当帮我这一次,老人家说的话,你先应着,到时候,我再去解释!”

        

何思凝头一阵大,这个玩笑,有点开大了,早知道当初,自己就不进来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