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俏婢h文/书生与寡妇小h

        

一名少年匆匆赶过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呼吸也颇为急促,脚步刚刚停住。

        

这少年正是如今在参谋司风头正盛,颇有第二个谢玄架势的张玄之。

        

而那中年男子则是张家家主张元,张玄之之父。

        

“我儿今日不是正当值?”

        

张元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接到了张玄之派人传信,今日有要事,不能出城迎接,而顾家顾会则会和张家仆从一起迎接他,因此张元对张玄之又赶了过来还是颇为诧异的。

        

张玄之气喘吁吁的说道:

        

“今日的确有重事商议,所以劳烦兄长迎接。”

        

说着,他对着跟在张元后面的顾会拱了拱手。

        

顾会含笑示意: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更何况辜负也是我顾家亲眷,迎接自是情理之中的。”

        

张元则皱眉说道: 

        

“我儿当以公家之事为重,不可擅离职守。为父又不是小孩子,入城来,还能丢了不成?”

        

张玄之讪讪一笑:

        

“公事暂完,因此匆匆而来,阿爹请入内歇息?”

        

张元点头,打量着眼前的院落。

        

“院子小了一些,如今长安城中屋舍也颇为紧缺,不少人都想要搬到内城之中······”张玄之解释道。

        

“其实内城外城,又有什么区别,刚刚路过外城,余看那外城也是一般无二的繁华嘛,很多新建起来的屋舍,比这内城的老房子还要光鲜亮丽。”张元笑道,“既来之,则安之,院子大小有何关系,只要能遮风挡雨就好。”

        

张玄之对阿爹这个态度倒也见怪不怪。

        

毕竟张元并不是什么达官显贵,而是清谈隐士。

        

所以他还真的不在乎居住的屋舍之类的好不好。

        

这也让张玄之很无奈,明显,自家老爹跑到长安来,也不是为了谋求富贵,估计只是换个地方继续悠游林下。

        

所以他随口说道:

        

“都督府也是这般想的,所以现在城中不分内外,也有一些都督府官员选择定居在外城。

        

只不过孩儿考虑到阿爹还是喜欢素净安静一些,所以才选在了内城。”

        

张元顿时也又被噎了一下,城本不分内外,选在此地,其实反倒是为了照顾他的爱好。

        

接着,张玄之便看到从后面的马车上跳下来的小姑娘。

        

十四五岁正是豆蔻梢头的年纪,扎着两个小辫子一晃一晃的,圆嘟嘟的小脸若是褪去了婴儿肥,大概是白皙圆润的鹅蛋脸形,好生一个美人胚子。

        

张玄之不由得露出笑容:

        

“小云,坐车不累了,还蹦蹦跳跳的。”

        

这小姑娘正是张玄之的妹妹张彤云。

        

她打量着张玄之,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阿兄也没有比我大多少,但是摆着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叔舅一辈的呢。”

        

“小云!”张元不满的说道,“不能拿阿兄和长辈开玩笑。”

        

张彤云乖乖的“哦”了一声,不再吭声。

        

张元不由得摇了摇头,指了指她,对张玄之说道:

        

“你这妹妹啊,都是让家里妇人给宠坏了,这一路上走来,跑到哪里都要走走看看,哪里还有半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人人怕是要说余教女无方,养了一个野丫头!”

        

张彤云顿时小脸儿低下,玩着自己的手指,不承认也不反对。

        

张玄之赶忙摆手打圆场:

        

“关中之变,日新月异,小妹从未出过远门,好奇也在情理之中。”

        

有张玄之撑腰,张彤云顿时又来了勇气,嘟囔道:

        

“谢家的阿元姊姊,在关中已担任要职,如今阿爹阿兄所见到的关中种种,也有我们女儿家的功劳,所以大家闺秀怎么了?大家闺秀一样能够做出成就来!”

        

“谢······”张元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

        

张家是顾家的附庸,和吴郡各家同气连枝,自然是不怕陈郡谢氏的,但是架不住人家谢道韫是杜都督的正妻,这关中就是人家的地盘,所以张元初来乍到,也不敢作狂士之态。

        

这也是因为杜英的施政方法,在江左已经引起很多争议,人们既批判着杜英的违背祖制,并且认为他这个出身世家的人站出来打压和推翻世家简直就是舍本逐末,但却也不得不承认,杜英的每一个举动,真的都能给这时代带来一些新鲜和变化,以至于大家现在也越来越好奇,他还能整出来什么花样?

        

正是因为关中的政策,几乎完全不在世家们的预料之中,所以张元也不敢保证,自己在这里大放厥词,明天这些话会不会就传到都督的耳朵中,后天自己的脑袋就没了。

        

毕竟在江左世家们的口中,这位杜都督的名声可不怎么样。

        

吴郡世家一贯是喜欢和南渡各家唱反调的,但也难免受到影响。

        

“无妨,都督气量还是很大的。”张玄之微笑道,“当时都能容得下大司马府和琅琊王氏,现在自然也能容得下我们小小张家。

        

更何况张家举家北上,是带着吴郡世家的诚意而来的,都督自然也很是欢迎。”

        

“唉······”说到这个话题,张元的心态显然就不怎么好了,长叹一口气。

        

他也不是真心愿意来的,在江左悠游林下,和三五好友饮酒作乐,并且听一听佛言道法、探究一下羽化登仙之术,岂不美哉?

        

奈何张家并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总归还是要服从顾家的调遣。顾家举家北上不现实,所以作为顾家外戚的张家,举家北上,自然是向关中表达诚意的最好办法。

        

“阿爹刚刚还说,既来之,则安之。”张玄之笑道,“来,进去看看,这家中孩儿已经令人收拾干净了。”

        

一路舟车,张元其实也累了,径直向内走去。

        

“城南市集中还有事要处理,余先告辞,晚上设宴招待姑父。”顾会微笑道,“不如就设在城南,也让姑父看一看长安繁华?”

        

“但凭兄长决断。”张玄之一拱手。

        

顾会离去,张彤云则快步跟上张玄之,两人落后张元几步,小姑娘好奇的问道:

        

“兄长,听说在关中,女子可以当政,而且还有专门的女子书院,是不是真?”

        

张玄之怔了怔,无奈解释道:

        

“还没有那么夸张,谢夫人的确主持一个府衙,专门负责关中妇孺之事,所有女子都在此中,至于女子书院,那是招收纺织女工的,难道你还打算入学?”

0

更多精彩

古代h文翁熄/跪下来含着h

2021年10月11日 小羽 0

  老者的眼皮动了动,渐渐的睁开了有些浑浊的双眼,目光中也全然没有任何身材,好似双目失明了一般,苍老的声音响起:“杨家的人来此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