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睡侵犯h&小黄文h学长

左笑重新审视小奶娃。

        

他眼睛其实挺大的,这会眯起来,整个人就像是在笑,笑得很渗人。

        

“看来你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

        

他随手捏个诀,将恶狗驱赶开,缓步靠近小奶娃。

        

“那我就不急着杀你了,好玩的东西当然要留下来慢慢玩。”

        

小奶娃凶巴巴的吼回去。

        

“你才是东西!不,你不是个东西!乐乐才不好玩!”

        

符纸在掌心燃烧,又变成一个火球,小奶娃直接掷向左笑。

        

对方竟是没躲,任由火球将自己燃烧,没一会,熊熊大火就将他困住。

        

他在火中狂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跟个疯子一样。

        

小奶娃吓呆了,大眼睛瞪得溜圆,小手无措的挥舞了下。

        

“乐乐又没打算真的杀他,他为什么不跑呀?”

        

小奶娃根本没见过这种人,太疯狂了。

        

她不开心的捏了个诀,召水涌向左笑,帮他浇灭那些火。

        

火灭,左笑也跑了。

        

【神算系统:是障眼法,刚刚被烧的只是个幻影。】

        

小奶娃还保留着捏诀的手势,闻言,嗷呜了好几声。

        

“乐乐被骗了,白好心了!”

        

她又恨得骂骂咧咧跺脚脚。

        

“乐乐!”

        

听到苏和的声音,小奶娃才不骂了,转头扎入他怀里,偷偷握拳。

        

下次见到那个左笑,一定要将对方揍成猪头。

        

不,不仅仅是猪头,连他的身体都要揍肿,揍得和胖猪一样。

        

苏和担心的检查一遍,确定她没受伤后,才蹙着眉去看那些晕倒的人类。

        

这个数量,未免太多了,他们根本处理不过来。

        

苏和打了个电话,联系方式还是云老观主给的。师父这态度,大概是以后由他和这群人打交道了。

        

打完电话,他耐心等待,扭头一看,发现小师妹抱着手,气鼓鼓的坐在地上。

        

“你都不嫌弃脏吗?”

        

小奶娃噘着嘴蹬腿。

        

她还是没忍住,将左笑说的话做的事情说了。

        

“太行宫的人?”

        

苏和对太行宫的印象不算差,可按着左笑的意思,太行宫的人其实早就注意到小师妹,并且说她坏话?

        

他决定调查下。

        

“驭灵是禁术不假,可一般的大师想学也学不会,很不容易被反噬。”

        

一般人能控制几个就不错了,哪怕是控制,也随时随地有被反噬的风险。

        

“按你所说,他可以同时控制许多,甚至应该也收集了许多。此外,他还能够帮助那群家伙控制人类。此人的天赋怕是极高。”

        

极高,却没用到正道上。

        

小奶娃小声嘟囔:“再高的天赋能有乐乐高?能有乐乐善良可爱?”

        

最重要的是,那人造成如今这个祸端,却让她和师兄来收拾烂摊子,这笔账,她一定要算!

        

当天晚上,小奶娃就拿出纸笔,开始列账单。

        

还没到休息时间,小松鼠还可以留在房间里,见房门紧锁,它干脆口吐人言。

        

“乐乐,你在算什么?”

        

“算那个坏家伙要赔乐乐多少钱!”

        

小奶娃的脸颊鼓得老大,抓着毛笔愤愤的写下账单。

        

第一行就是赔偿大树的钱。

        

小松鼠凑过来看。

        

“大树?你推倒的那棵树?”

        

“不是乐乐主动推倒的,是他害乐乐推倒的,是他的责任!”

        

她再一次气得说话都标准了。

        

那棵大树是公共财产,官方部门收拾残局的时候,将这个列为赔偿行列,要小奶娃出钱。

        

苏和替她交了,可小奶娃不甘心,因为这件事是那个红发男人的责任!

        

“五千块!”

        

小奶娃列了一个数字,又继续往下列。

        

赔偿的名录包括那些人类的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

        

林林总总列下来,小奶娃干脆列了个二十万。

        

大眼睛转了几圈,她思考了会,又改成了四十万。

        

对上系统疑惑的眼睛,她理直气壮道,“因为乐乐太伤心了,所以赔偿要双倍的!”

        

涨价的速度就是这么任性!

        

名单列好,又写了一张欠条,在借款人后边写上自己的名字。她寻思着下次见到对方,就让对方签字按手印。

        

忙完这些,小奶娃才开心了一点,风风火火的去洗漱,又跑回来睡觉,睡觉时还要抱着那欠条,唇角微微弯起,似乎看到了财源滚滚的画面。

        

次日一清早,小奶娃就换了新裙子。

        

这是丹尼尔特意寄过来的新品,主题是‘森林里的精灵’,主色调是绿色,用的布料好,点缀品很多,有好些宝石,看上去价值不菲。

        

小奶娃不是很懂这些,她就觉得漂亮好看,配得上自己的可爱。

        

为此,她还给远在里国的丹尼尔发了语言,隔空么么啾了好几下。

        

收拾好小包包下楼,小奶娃跑去吃饭饭,好几次故意用力咬食物,仿佛将食物当做了左笑。

        

苏和也来了,端着杯牛奶在她对面坐下,见她看过来,便将牛奶递过去。

        

“我查出那个男人的身份了。”

        

小奶娃嘴里咬着肉包子,都忘记吃,直愣愣的看着他。

        

苏和失笑:“你别着急,我会告诉你的。”

        

苏和刻意问了老观主,又拜托了几个急得要上火的哥哥,轻松拿到左笑的资料。

        

双管齐下才能得到这份资料,可见平时太行宫的人将左笑藏得很好。

        

“他叫左笑,是太行宫崔斐的弟子。崔斐是太行宫观主的大师兄,实力很强,收了不少弟子,为人好强,因此他的弟子都是那种争强好斗,同时信奉弱肉强食的人。”

        

而左笑,今年其实才19岁,他出身不错,结果九岁那年父母遇害,亲戚争夺家产,他差点遇害,被崔斐救下,收为关门弟子。

        

小奶娃吃掉了那个肉包子,皱着一张脸。

        

“他家里出事了呀。”

        

苏和表情不变:“我打听过了,据说左笑最开始入门的时候天赋并不高,可崔斐要求严厉,他受了一些罪,终于成为门内最厉害的弟子,比太行宫观主还厉害。”

        

崔斐为此洋洋得意,认定自己的徒弟会成为天下第一。他还故意不让其他人传出左笑的名声,打算让左笑在十年一届的玄门大会上一鸣惊人。

        

然而出了一个秦乐乐。

        

前年,太行宫观主前往清水观拜访时,见到小奶娃,十分欣赏,回去后和崔斐提及了这件事。

        

之后,崔斐对左笑严厉到苛刻的地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