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养成h文1v1_贱奴rou便器h

      

“曹贼真是比泥捏的都不如,三刀砍不出一个屁来,蹲他们头上拉屎撒尿,都未必能流下来,说不定都被吸进去了。

        

诸葛尚书也太谨慎了,曹军二十多天不出,哪就挑我军工兵组装投石机的工夫、出来截杀了。”

        

黎明时分,黄忠亲自带着数百骑,在曹军防线前的壕沟作业区旁巡逻,早晨凉爽的朝露按说能让人提神,但黄忠只觉浑身筋骨提不起劲,内心骂骂咧咧碎碎念,这日子太憋屈了。

        

他算是此战当中,最早一批负责搦战骂阵的将领了。谁让他领的是骑兵呢,来去便利,得罪了敌人还能跑,用来激怒人最好使了。

        

等诸葛亮拿出切实可行的防线攻坚战术后,反而没黄忠什么事儿了,那都是高顺那种陷阵达人的舞台。

        

整整二十天!唯一做成的事情就是天天辱骂,这日子得多不爽。

        

而且这种事情容易形成习惯,日常用语也越来越粗鄙,素质呈断崖式下降,渐渐沦落为祖安人。

        

黄忠知道这样不行,所以只能是苦中作乐自己调节。

        

另外,人上了年纪就容易早困早起,黄忠就渐渐形成了每天凌晨亲自巡逻警戒的习惯、等彻底天亮炎热之后,再交给下属轮班。

        

……

        

黄忠在那儿溜达巡逻的同时,他不知道远处几个曹军骑兵将领正在暗中观察、指指点点。 

        

颇有名将底子的乐进,算是众人中观察最仔细的,他看完之后,总算松了口气:

        

“这老贼命中该死,军师果然说得一点不错,年纪越大越睡不好,两军才相持二十多天,他从辰时出来巡逻、未时回去,提早到五更天、甚至四更天出来,巳时就回去,这是越来越懈怠了。

        

听说这老贼前些年武艺还不错,立过击杀孙策的大功,我还有些担心,现在看来,终究是敌不过岁月,这又一转眼四年了吧?都年过五十五的老头了,哪还能保持住刚过五旬时的精力。”

        

乐进这番评语并不是瞎说,而是结合了郭嘉的审慎观察、全面统计的,所以非常有说服力。

        

事实上,这次汉军的巡逻骑兵看似渐渐松懈,之所以能勾引到敌人出击,黄忠表面衰老的假象,也可谓是功不可没。

        

毕竟曹军将领里没有穿越者,大家对黄忠的看法也就是一曾经勇武过的老头。

        

设身处地想想,现实生活中如果遇到一个老人,哪怕五十岁的时候体力还不错,但再过个五年,旁人也未必觉得他行。毕竟离退休年纪又近了一半了,绝大多数人都是有明显衰退的。

        

这五年里,黄忠的外貌变化也同样有点欺骗性,因为他的头发胡子都开始有花白了。

        

“杀吧,机不可失,现在是这老儿精力不济的时候,而且身边骑兵不多。再等一会儿万一天亮了敌军加强警戒或者换班,就没那么好机会了。”

        

乐进、史涣、许褚终于统一了思想,一时间悄咪咪各自带着一队骑兵,打开防线上数道营门,蜂拥杀出。

        

乐进在左,史涣在右,包抄围歼,许褚则正面突击,直扑黄忠本人。为了今天这一战,曹操再次动用了三千虎豹骑,还有数千其他骑兵部队。

        

一旦有需要的话,后面的步军主力也会杀出接应——当然前提是汉军反应迟钝,没有全军立刻反扑上来。否则曹军还是会果断捞一票就走,免得打成全面的野战。

        

双方各有二十万人对峙的战场,绵延近百里,地跨两个县,所以每一处局部战场上的士兵最多也就几万人,比如曹军在郾城防区总共就不到十万。

        

这种情况下,一方有心算无心、提前集结兵力在一个点上发起反击,确实是有可能形成局部兵力优势的。

        

而防守一方因为是沿着战线均匀布置、要留下预备队。所以突前警戒的部队确实不易立刻集结起兵力应战。

        

黄忠此刻面对的也是这种情况,在敌军刚冲出来的时候,他必须撑住一段时间。

        

不过他这人是越老越喜欢好勇斗狠,随着对面喊杀声忽然连绵而起,黄忠瞪大了眼睛一个激灵,随后只觉浑身发抖兴奋了足足十几秒,整个人精神力气都回来了似的。

        

他攥紧了大刀的手掌也是青筋暴起:“诸葛尚书让我军戒备,居然还真逮到了?下次诸葛尚书让咱怎么打咱就怎么打!”

        

黄忠一扫之前的郁闷和抱怨,直接忘了自己这些天是怎么抱怨诸葛亮的。

        

他立刻把身边的数百骑集结列阵、先摆出保护正在组装投石机的工兵部队的样子。同时让身边亲兵立刻吹起全部号角,招呼所有还在休息的骑兵全部上马出营决战。

        

一时间,战场上海螺呜鸣,后方营内的汉军骑兵大部队,本来就是人不解甲马不卸鞍的半戒备状态,此刻全部从小憩歇息中清醒过来,整备列队,试图以最快速度投入战斗。

        

“这黄忠还想叫手下支援?晚了!就眼前这五六百骑……嗯,最多七八百骑,还想撑到援军到来?就算都是器械精良的精兵又如何,那么点人撞都撞死你们了。”

        

乐进和许褚对于黄忠临时摇队友支援的行径,很是不屑,手头加力愈发孤注一掷。

        

“放箭!刘备的精锐骑兵多有胸甲,但是把他们的马射倒了就完了!现在天都没亮,他们的援军反应迟缓,这么点人咱淹都能淹死!杀完了之后屠光工兵立刻撤!”

        

因为许褚不是大将之材,只是蛮勇力士,所以战场指挥基本上靠乐进。

        

乐进的战术安排也不算错,对付有部分铁甲的敌军骑兵,先用弓箭射马、再仗着己方骑兵的速度惯性、长矛冲刺击杀,是最好的办法了。

        

长矛冲刺可以无视破甲,射马也能让重甲士兵直接摔残,事半功倍。

        

两军的先头部队很快进入了接触,骑枪虽然还没有短兵相接,箭矢已经交错破空,战场上开始不时传出曹军虎豹骑的惨叫和嘶鸣。

        

黄忠眼看敌军从三个方向围裹上来,要是他留在原地等待敌军攻来,无疑会失去速度优势,无法冲起来,而且会面临同时被更多敌人接敌的劣势。

        

只一瞬间,黄忠就判断出,他人少而兵精,这种时候最需要的是打出时间差,往复冲杀冲起来,确保每一时刻局部战场上人数劣势别太明显!

        

但这么做也是有代价的,就是他不能再守着挖沟组装投石机的工兵部队了,得运动防御起来。

        

就在黄忠焦躁的时候,幸好负责指挥今天工兵部队的陈到也很是给力,他这几年也颇得诸葛亮提点,知道工兵的灵活应用、如何拖时间。

        

此刻陈到看出了战场上的窘境,在箭矢已经越来越近的情况下,他越众而出大吼:

        

“请黄老将军速速冲杀左翼薄弱之敌!我自会率工兵入壕列阵躲避!诸葛尚书训练过我们如何以壕避骑,曹军骑兵仓促伤不到我!老将军越快击溃一侧之敌,我军才越安全!”

        

这段话显然太累赘了,以至于陈到根本没时间心平气和地说完,说到后半句的时候,他已经在抡着兵刃一边砍杀曹军骑兵一边喊话。

        

黄忠也瞬间福至心灵,意识到这是最好的选择,凭着战场本能,他直接把自己身边的六七百全铁甲骑兵朝着三方来敌中最弱的史涣那一侧冲去。

        

“黄忠老儿休走!”乐进和许褚一看黄忠居然没在预设阵地上挨打,而是运动起来拉扯出了一个口子、打出一个时间差,也是怒不可遏。

        

他们一边狂追,一边也在琢磨:是不是能趁机先屠杀汉军工兵?

        

毕竟黄忠让出了阵地,变成了运动战,汉军工兵可就失去了保护。

        

乐进心细,当下没有再追,而是杀到黄忠刚刚离开的壕沟阵地处,直接调转枪口试图屠杀陈到的工兵。

        

许褚没那么多脑子,就直愣愣追着黄忠而去。

        

但是,很快两人都发现了情况颇为棘手。

        

乐进的骑兵部队很快把陈到的工兵全部包抄围困在了堑壕网内,在他看来,步兵被骑兵彻底包围之后,就该是士气狂泻、军心崩溃,四散奔逃,然后想怎么杀就怎么杀。

        

可是,陈到带领的工兵部队的意志力和稳定度,出乎了乐进的预料。

        

这些工兵全部背靠壕沟的墙壁列阵,排成数排,或持长枪,或操弓弩,甚至还有预设阵地上装好的少数连弩。

        

因为堑壕本来挖的深度就深过士兵的身高,而且要深不少。所以工兵躲在沟里,再稍微放低姿势,骑兵从壕沿往下砍杀、刺杀,是很难够到工兵的。

        

除非乐进的骑兵直接从一丈多深的壕沿上策马往下跳,那倒是能大杀四方,但估计战马也会直接摔瘸甚至摔死,要不就是直接跳跃落在枪林上,捅成刺猬。

        

这种感觉,就好比近代战争,步兵即使被坦克从堑壕顶上开过去了,但除非坦克用机枪扫射大炮轰击,否则光靠碾是很难碾到躲在沟里的士兵的。

        

当然,考虑到射击死角的问题,为了防止挖出来的壕沟被敌人夺取后利用,汉军工兵之前挖壕时,倒是只把对敌的一侧挖成陡坡,而面朝己方的一侧则是缓坡。

        

所以乐进的骑兵如果兜个大圈子,绕到壕沟的后侧一方,然后重新整队加速,从后往前冲,还是可以冲杀到汉军工兵的。唯一要担心的只是杀穿汉军步阵后会不会撞墙。

        

但无论如何,汉军工兵背后一侧靠着陡峭壕壁,就不用担心背后的攻击了,几乎与背水一战一样专注死扛正面。

        

说到底,这是一场拼士气的厮杀。当乐进彻底包围了陈到后,陈到却没乱没跑时,乐进就已经不可能速胜歼敌了。

        

这一幕,和多年前的先登营面对白马义从时,是何其相似。当年先登营最难得的地方,就是面对“纵骑凌蹈”,被敌人混乱践踏到了面前时,依然冷静沉着、勇气不堕。

        

哪怕被虚张声势的敌人包围,只要我军自己有信心,知道敌人暂时杀不光我军,然后继续保持军纪,战斗就已经赢了一大半。

        

只不过陈到的输出和武艺远不如先登营,他能做的只是稳住,让己方别乱,拖时间待援。作为一支工兵部队,能不被敌人的骑兵快速杀光,拖住他们,本身已经是一种胜利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