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奶好大h/乱h女np

“起来吧,我这人向来说话算话,既然收了你们的海图,就会给你们三个全部治好。”

        

叶不凡答应的很干脆,说到最后嘴角勾勒出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意。

        

“老夫谢过叶医仙!”

        

尤广摆出一幅感激涕零的样子,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能把自己的内伤治好,恢复渡劫期的修为其他的都好办。

        

至于这笔账,自己迟早都会算回来的。

        

张家兄弟也跟着拱手说道:“叶医仙果然宽宏大量。”

        

“这没什么,作为一个修士最重要的就是信用,说到就要做到。”

        

叶不凡说着让尤广坐下,然后伸手搭在他的脉搏上,开始把脉,神情看起来颇为严肃认真。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他这才把手收了回来,脸上依旧是一片凝重。

        

尤广咽了口唾沫,紧张的问道:“叶医仙,我的伤怎么样?”

        

“非常不好!”

        

叶不凡说道,“你之前受伤原本就是极重,伤到了两条主脉八条细小的经脉,甚至已经危及到了本源。

        

但偏偏后来治疗不得法,虽然让你恢复了一切修为,却增加了痊愈的难度。”

        

听他这样一说,尤广越发的紧张了,生怕自己的修为一生都无法恢复。

        

对于一个修真者来说,修为的下降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叶医仙,那还有没有办法医治?”

        

“当然有办法,在我这里就没有治不好的病症。”

        

叶不凡信心满满地说道,“要彻底治愈你的伤势,我这里一共有两个办法。

        

第一种,选择比较常规的治疗方式,先是用针灸之术帮你恢复经脉,然后再服用我配置的丹药。

        

快则三月,迟则一年,你的伤势就能尽数痊愈。”

        

尤广听完连连摇头,如果真要是一年痊愈,恐怕自己没等恢复就已经死在仇家的手里了,哪里等得了这么长的时间。

        

“这个不行,时间太长了,我想听听第二种办法。”

        

叶不凡说道:“第二个是我独家秘法,有些怪异但效果极好,只要按照我的方式,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能让你的内伤几乎痊愈。”

        

这话如果是出自别人之口在场众人是不会相信的,毕竟已经伤了一年,哪有可能好的那么快。

        

但有了张御景和张御观的例子摆在前面,如今众人对叶不凡的医术已经崇拜到了极点,完全就是当成神仙看,对他的说法没有任何怀疑。

        

尤广更是大喜过望,兴奋地叫道:“我要第二个办法。”

        

张御景也跟着说道:“是啊叶医仙,只要能够快速让三盟主伤势恢复,无论需要什么条件我们通海盟都会满足。”

        

“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叶不凡说道,“我这第二个办法虽然效果极好,但治疗的方式有些不好接受。”

        

“这个没关系,只要能帮我恢复修为,就算再苦再难老夫也能撑得下来。”

        

尤广将自己的胸脯拍得啪啪直响。

        

在他看来,无非就是治疗的时候疼一些,作为修真者这点儿痛楚还是能够忍耐的。

        

“三盟主果然好气魄,那我就开始为您配置药剂。”

        

叶不凡说着取出十几味药材,最终做成一瓶黑色的药粉。

        

尤广盯着药瓶,兴奋的说道:“叶医仙,把它服下去就行了吗?”

        

“这个还不行,还缺最后一味主药,我的手里没有。”

        

张御景连忙说道:“缺什么尽管说,我们通海盟马上想办法凑齐。”

        

“这味药还是比较好找的,就是青淋泔液。”

        

叶不凡说着,嘴角再次露出一抹不易觉察的怪笑。

        

“青淋泔液?”

        

在场的众人都有些诧异,张御景问道,“叶医仙,这是什么东西?我们之前都从未听过。”

        

“这是我们医者的叫法,其实说白了就是妖兽的尿液。”

        

叶不凡说道,“我这个药方颇为特殊,必须要用八阶妖兽以上的尿液,而且量要大,少了不管用。”

        

“呃……什么?”

        

他这番话说完,尤广的双眼瞬间瞪大,一双眼球差点没从眼眶里面突出来。

        

其他人也是如此,谁也没想到叶不凡竟然用妖兽的尿液来做药。

        

而且量要大是什么鬼?这不等于变相在喝妖兽的尿吗?

        

此刻他们才意识到,之前叶不凡说的不好接受,并不是因为这种治疗方式有多疼,而是因为这个。

        

沉默了片刻,尤广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这显然也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要不是叶不凡之前两次治疗手段都极为诡异,真以为对方是在故意整治自己。

        

“那个……叶医仙,这个妖兽的尿能不能换一换啊?有没有其他的药材能够顶替的?”

        

“这个真没有办法,我这也是偶然间得到的上古偏方,一旦换了八阶妖兽的尿液,药效什么样都不敢说,搞不准都能变成毒药。”

        

叶不凡说道,“我之前也说了,这种方法有些不太好接受,但药效是真的好。

        

既然三盟主如此介意那就算了,咱们还是按照常规治疗吧,这种事情不能勉强。”

        

“我……”

        

尤广一张老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作为通海盟的三当家,渡劫初期的强者,他也是要面子的。

        

如果偷偷地用妖兽的尿液做药也就算了,可是当着这么多人喝下去,以后还让他如何见人?

        

可是如果不喝,常规的治疗期限太长,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那么长的时间。

        

如今他重伤未愈的消息已经泄露出去,搞不准回去之后就会有仇家上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恢复自己的实力。

        

大家都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谁也不说话。

        

张御景和张御观叹了口气,这种事情是没法劝说的,只能让尤广自己抉择。

        

同时心中暗暗的庆幸,他们两个人的治疗方式虽然特别,但和这次相比简直就是万幸。

        

无论是看脱衣舞挨揍还是学狗叫,都要比服用妖兽尿液好上百倍。

        

尤广的神情不停的变换,这显然是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叶不凡笑了笑:“好了,三盟主既然这样为难那就算了,咱们还是按照第一个办法治疗吧。”

        

说完他直接将刚刚调制好的药粉收了起来。

        

“等一下!”

        

这一刻尤广将他叫住,一张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但还是做出了艰难的的决定。

        

“我选择第二种!”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