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娇妻尝试三p_高H限纯肉

你向李金海告我状,我为啥不找你爷告状?

        

赵汉卿被挨了两脚,看样子从小就没少挨,这家伙不疼不痒的憨憨傻笑,李金翰不断在桌下踩韩谦的脚,示意这小兔崽子收敛点,虽然说不至于害怕这个赵老虎,可交好总比交恶的好。

        

今天让韩谦过来不就是想给这小兔崽子的增加一点后盾么?

        

可韩谦对此没什么想法,他在滨海就商场那些事儿,赵家帮不上忙,或是说人家也不屑与此,所有也没必要对他毕恭毕敬的献媚。

        

吃顿饭,以后还能不能联系还是个事儿呢!

        

赵老虎小口喝酒,韩谦斜视鄙夷道。

        

“养鱼呢?”

        

赵老虎挥手道。

        

“你懂个屁,老子岁数大了!兔崽子你说挨揍的伤疤不光荣?”

        

韩谦低着头小声道。

        

“学艺不精呗,我的意思是说我身上的伤是耻辱,您在战场上的伤是保家卫国,那是光荣,意义不一样的,我举个例子,你说你孙子给我眼睛打瞎了,你说我是光荣还是耻辱?” 

        

赵老虎看了一眼孙子,淡淡道。

        

“你这么说也有几分道理,看样子你受了不少的伤啊,我是部队出身,文化不高,就对这打打杀杀的好奇,杀过人没?”

        

桌上众人纷纷抬起头,韩谦伸出手抓着盘子里花生米,轻声道。

        

“没杀过,亲眼见过几次。”

        

赵老虎来兴致了,眯眼笑道。

        

“在哪儿看的?”

        

“缘聚凯隆的嫌疑犯大牛就死在了我的面前,杀掉勾大炮的那颗子弹擦着耳朵过去的,就两次,老爷子你肯定杀过人,我和你说啊,那时候真的很难控制自己,我身体里的血就好像是开水似的,倒是没有什么恶心的感觉。”

        

赵老虎淡淡笑道。

        

“因人而异,你对那个勾大炮没生出杀心?”

        

韩谦憨憨笑了笑,没有给出答案,这时候李金翰看到了韩谦的手还带着手套,轻声问手怎么了?韩谦轻声说遇到了两个匪徒要烧死他,手心抓火苗烫了,之后去海边感染了。

        

嘴上说的轻描淡写,李金翰知道没有韩谦说的这么简单,抬起头看向蔡青湖,后者硬着头皮开口。

        

“他··嗯···被人用手铐拷在了车门上,车上被淋了汽油。”

        

话落叹了口气无力道。

        

“他身上就没一块好地方,他脱了上衣的时候我都不敢看,这事儿他爸妈还不知道,过年回家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李金翰也叹了口气,赵老虎则是来了兴致,眯眼道。

        

“小子,哪儿受伤了?”

        

韩谦憨笑道。

        

“没,别听清湖瞎说,和平年代我咋能受伤啊,就手心被烫熟了,没多大事儿,掰个手腕您还不是对手。”

        

赵老虎略微有些失望,淡淡道。

        

“掰不了,我这肩膀中过枪,掰手腕又不是手掌的力量,你这生在和平年代没受过伤的小崽子哪知道疼痛啊,当时我中了枪一声闷哼都没有,继续上战场!”

        

韩谦笑着点头,这时候蔡青湖皱眉道。

        

“韩谦肩膀也受过枪伤啊,他也没哭没嚎的,他也没哭没嚎啊,像是没事发生一样等待晚会结束才去医院的啊。”

        

韩谦拿起花生豆砸向蔡青湖,赵老虎看了一眼蔡青湖,随后看向韩谦,老头儿子似乎是置气一样,沉声道。

        

“老夫我这双肩都中过枪!”

        

“老爷子牛逼啊!”

        

“韩谦也是双肩中枪。”

        

“蔡青湖!你闭嘴!”

        

韩谦低吼一声,蔡青湖面带不服气的瞪着赵老虎,这下老爷子对韩谦的伤来兴趣儿了,眯眼道。

        

“战场上,我被人用刀穿透了肋骨!”

        

“您厉害啊!不疼么?”

        

韩谦对着老爷子伸出大拇指,蔡青湖紧接小声道。

        

“西瓜刀都快把你肩膀刺穿了,疼不疼你不知道?”

        

韩谦被气得哆嗦了,赵老虎微微皱起眉头,解开扣子脱下衣服露出满身的伤,这次不等韩谦开口,李金翰已经开始让韩谦脱衣服了。

        

韩谦无奈的叹了口气,脱下情侣卫衣露出背脊,肩膀上的两个弹孔相互对应,右侧肩膀的弹孔上还带着四五厘米左右的刀刃贯穿伤。

        

胸口一道刀疤差不多有二十厘米,随后是胳膊上的四道,后背已经数不清了,这些伤是魏天成派来那两个人和勾大炮的匕首留下的。

        

赵老虎眯着眼淡淡道。

        

“小谦啊,你倒是让我挺意外的,在现在这个是社会能受这么多伤挺让我好奇的,尤其是这两道枪伤,加害人是谁?”

        

韩谦穿上衣服挠头尴尬道。

        

“咱聊这些干嘛啊?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让你说你就说。”

        

“右肩是冯伦,左肩是崔礼,刀伤就人就多了,哎呀!喝酒喝酒,老爷子我还真的谢谢你帮我研究林孟德和牛国栋。”

        

“你还年轻,我看过你学历,来部队生活几年?”

        

“不行啊,我离过婚。”

        

“小事一桩。”

        

“那我参军能让我多娶几个媳妇么?”

        

赵老虎不说话了,沉默足足有一分钟,随后告诉赵汉卿把韩谦扔出去,出门的时候韩谦对着赵老虎大喊。

        

“老爷子,帮我照顾照顾我小姨子啊。”

        

“滚!怎么聪明的脑袋长在了你这个滚蛋的身上,简直是浪费了人才!”

        

·······

        

离开赵家的时候天都快要黑了,韩谦不敢在开车,蔡青湖埋怨着为什么不对赵老虎尊敬一点,如果换来赵家的交好,对他以后的事情有很大的帮助。

        

闭着眼靠在副驾驶的韩谦叹了口气。

        

“没用,赵家都是当兵的,咱们都是经商的,两家没有任何利益挂钩,就算交好也只是嘴皮子上的好,我可不想让我以后多了一个老头儿来骂我,我知道大舅的意思,但我没意思。”

        

蔡青湖叹了口气,轻声道。

        

“你啊!就是太骄傲了,不愿意底下你那高贵的头颅。”

        

说话间到了酒店,下车后韩谦来到蔡青湖身边,蹲下她的身前,轻声道。

        

“不是不愿意低头,而是不想低头,赵老虎说的那叫人话?什么叫你眼光不好?我比赵汉卿差?眼高于顶的臭老头儿一个,走,相公背你上楼。”

        

上楼,洗澡,上床,睡觉。

        

蔡青湖躺在韩谦的怀里,抚摸着韩谦胸口的刀疤,轻声道。

        

“相公,你怪不怪我和燕青青她们做协议。”

        

韩谦低头看着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娘子,轻声道。

        

“怪!”

        

蔡青湖叹了口气,小声再道。

        

“怪也没办法,谁让我没自信害怕失去你呢,多挽留一秒我都是开心的。”

        

说话间小手伸进了被子里,韩谦身子一颤,颤声道。

        

“你别闹!我可能控制不住我自己。”

        

下一秒蔡青湖犹如一条美人鱼一样钻进被子里,柔声道。

        

“不用控制,一回生,两回熟!”

        

一枚果冻盒放在了韩谦的胸口。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