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求放过&销魂丫鬟h

       

在见到由美出现的这一刻,高木在心中疯狂祈求着,毕竟之前江本将史说过,是两位警政的美人。

        

那另一人是谁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可这世上有种“墨菲定律”,最简单的表达形式是“越怕出事,越会出事”。

        

“由美!你快点回来啦!!我自己没办法应付那么多人啦。”

        

突然间,背后传来了熟悉女声,却是让高木浑身一颤,他扭过头去果然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佐、佐藤刑事…你怎么在这里啊?”

        

“高木!?还有千叶刑事…”

        

佐藤美和子看到这的时候也是一慌,但旋即看向高木的神色中带上了“死亡凝视”。

        

“你们不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吗?”

        

另一边的餐桌上,小兰看着眼前的一幕连忙压低了身子小声道。

        

“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啊。”毛利小五郎一脸的玩味之色

        

“确实,很有趣啊。”看到眼前的一幕,唐泽也是一副吃瓜的表情,远远注视着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一对恋人背着对方在联谊偶然碰到。

        

这波啊,真是缘分妙不可言~

        

说起来真是有点胃疼作品中那种“相互出轨以示敬意”的胃疼那味了。

        

当然了,两人肯定是没做到那地步,只不过在气氛上肯定是有那种感觉的。

        

这唐泽跟毛利小五郎在吃瓜上倒是难得“共同战线”,看的一旁的柯南与小兰一脸无语的模样,留绫子在旁边偷笑。

        

当然了,唐泽看热闹归看热闹,但是看完了之后在佐藤美和子发现他们的时候,还是上前帮忙解释了一下的。

        

有他跟绫子在,佐藤美和子也相信了高木是被千叶拉来凑数的。

        

虽说这种事解释开了其实就可以了,而且两人有没有犯什么大错,只不过两人心中还是有些生气的。

        

主要是两人在有了唐泽和绫子这个“标准”后,两人心中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对比。

        

很明显,人家那两人就是“满分作业”,而自己这边就是“零分作业”了。

        

于是互相憋了一口气的两人,在联谊大会上开启了冷战模式。

        

于是佐藤美和子成了联谊会男同胞的中心,还实际演练着擒拿犯人的动作。

        

不过看千叶那一脸痛苦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是在偷偷出气了。

        

但偏偏周围的男人却是甘之如饴,现在想要上前体验一下被擒拿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现场“安全教学”。

        

当然受欢迎的还有唐泽与毛利小五郎,不过因为之前千叶有给江本将史提前交代过,再加上绫子这个正牌女友在场,所以在场的女士都是要过签名后去了毛利小五郎那边。

        

虽然毛利小五郎是个“花架子”,但不得不说,对方的性格确实很讨喜。

        

而且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对方也确实是一位“名侦探”,在种种的光环衬托之下,毛利小五郎那好色大叔的模样反而成了风趣幽默,逗得周围女士呵呵直笑。

        

当然了这次江本将史举办联谊会其实没那么正式,说白了也就是大家一起玩,交个朋友,能够看对眼了在一起自然是更好,没有也不强求。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间便来到了九点三十五,拉着佐藤美和子过来联谊的“元凶”宫野由美早就喝的烂醉,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差不多我也该走了。”

        

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坐在高木旁边的短发女人便打算起身起开了。

        

“喂喂,彩姐,你在说什么呢?”江本将史坐道江本彩的另一边劝阻道:“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不是吗?”

        

“但是我有些不太放心一个人在家的浩太。”江本彩有些担心道。

        

“是你弟弟吗?”小兰好奇道。

        

“不,是我5岁的表弟,他双亲因为在国外工作的缘故,所以这段时间就暂时借住在我家。”江本彩笑着解释道。

        

“没什么事了,你不是早就帮浩太准备好晚餐了吗?”

        

江本将史但是不希望自己老姐那么快回去,再度劝道:“难得出来一次就好好玩玩嘛。”

        

“但是我还有工作…”江本彩迟疑道。

        

“嘛嘛,今天就暂时先把工作扔到一边去吧。”高木拿了一个杯子挪到了江本彩面前开始倒酒:“偶尔也要放松一下透透气嘛,不然对身体也不大好。”

        

“嗨…”

        

面对高木警官的劝阻,江本彩的态度反而软化了下来,面上也能看到一闪而过的羞涩。

        

显然高木这老好人的性格似乎吸引到了对方。

        

不过就在这时,高木突然觉得背脊一凉,转头看去发现佐藤美和一副“死亡凝视”的表情勒着一个男人的脖子。

        

那杀气腾腾的模样让高木连瞬间都绿了。

        

等到那倒霉的“牺牲者”痛呼出声,才将佐藤美和子从愤怒中唤醒,连忙和对方道歉。

        

而高木在得到小兰的提醒后,才发现自己将啤酒都倒的洒到了桌面之上,也连连开口道歉。

        

‘真是有趣啊~’

        

一旁搂着绫子的唐泽看到这一幕“吃瓜”吃到爽,被绫子拍打着说他是看“看热闹不嫌事大”。

        

“真是抱歉!”

        

高木连忙拿出手帕去擦桌面,而江本彩则是摇了摇头,似乎从之前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连忙站起身来:“我看我还是回去好了,毕竟之前的时候才发生过那么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

        

唐泽闻言挑了挑眉,之前吃瓜看戏的心态瞬间认真了起来:“不知道方便说是什么事吗?”

        

他可没忘了地方可能发生的案件,毕竟这次可是有“经典三人组”在场,容不得他不小心。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啦,就是浩太的事。”

        

江本将史开口说道:“有一回,他带朋友来家玩的时候,炫耀给朋友看了一张超限量的假面超人战斗卡。

        

后来我问他说是从哪里得到的,他说是一位好心的叔叔送给他的。

        

他说那个人满脸络腮胡子,刘海也很长挡着眼睛看不太清脸。

        

他的钱包当时在浩泰面前掉了,浩太帮他捡起来后为了感谢他,便送了他那张限量版的卡片。”

        

“不但如此,那个人还带浩太去了他家做客请他吃蛋糕。”

        

江本彩说到这儿身上有些不安:“同时他还问了很多事情。

        

我问浩太对方都问了些什么,他告诉我说那个叔叔是算命师,为了我们房间内的布局是什么样的。

        

比如沙发、或者床摆放的位置,玄关放了些之类的。

        

除此之外,还有我和我弟弟的生日,还有寄来的邮件都放在什么地方等等。”

        

“感觉好像是别有用心的人呢。”

        

唐泽闻言分析道:“听起来“邮件”好像是对方的目标,月经一般风水师只会注重屋内的家具摆放,邮件这种零碎的东西反而不会去特意询问。”

        

“是啊,当时浩太告诉他我的邮件会放在柜子里,而将史的则会放在桌子上不管后,那个男人还叮嘱浩太,说这些都是很好的位置,不要随便改变。”

        

江本彩说到这神色有些不安。

        

“那你们有发现邮件里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东西吗?”高木摸着下巴询问道。

        

“不知道,我这边是没有收到。”江本彩摇了摇头。

        

“我也没有啊。”江本将史倒是没太多的紧张:“而且我觉得那个男的应该是我的朋友吧。

        

他应该是想在我生日的时候故意给我个惊喜什么的。”

        

“哦?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唐泽看向江本将史道:“一般来说,听到这种事第一反应肯定是警惕吧?

        

你为什么会觉得对方是你的朋友呢?”

        

“因为浩太在他家吃蛋糕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江本将史解释道:“那个男的正好去上厕所了,电话转到了答录机中,然后浩太就听到了我的声音。”

        

“那你猜得到是谁嘛?”小兰好奇道。

        

“这就不清楚了。”

        

江本将史无奈道:“我为了凑足这次联系的人,给不少朋友打了电话,肯定是这之中的某个人啦。

        

那个男人好像在听到留言后,就急急忙忙的送浩太回家了。

        

我估计他应该是怕我知道了,所以才会慌成那个样子吧。”

        

“那不知道那通留言说了什么?”柯南追问道。

        

“也没什么啦,就说了今天要和我姐姐一块来这里办联谊的事情而已。”江本将史没有丝毫紧张感的说道。

        

可话语落下,在场的众人却是神色一凛。

        

“这么说,那男人知道你们两人今天都不在家的事情了?”佐藤美和子面色凝重道。

        

“你这家伙实在是太不上心了。”严厉的呵斥了江本将史这个不把孩子安全放在心上的家伙后,唐泽脸色严肃的看向江本彩道:“快点打电话回去。”

        

“我之前就是打了几次都没有打通,所以才会急着想要回去的。”江本彩神色忧虑道,直到这一刻她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妙。

        

“走了,过去看看。”

        

唐泽立刻起身,千叶与佐藤美和子也想要喊千叶与由美,结果发现这两人包括毛利小五郎都是喝大的状态。

        

带着几个酒晕子也没有什么用,有唐泽在,柯南也不需要毛利小五郎当替身推理,唐泽干脆让绫子帮忙照看由美三个喝醉的家伙,而他们几个则跟着江本彩返回家中。

        

乘坐出租车,众人来到了江本彩的家中,结果却找遍了全屋却没有发现浩太的身影。

        

到了这一步,唐泽暗道糟糕。

        

结合之前那个可疑人物的行动,唐泽基本能够确定对方的目的是绑架了。

        

他本来看到毛利小五郎还有柯南等人的时候,就已经暗中提高警惕了,就是为了防备酒店之中可能发生的案件。

        

但谁曾想,今天晚上的案件居然不是命案,而是绑架案。

        

这波真是突然袭击,打了唐泽一个措手不及。

        

而下一刻仿佛是为了印证唐泽那不好的预感似的,卧室之中径直传来了江本姐弟焦急的呼喊。

        

等到众人赶到卧室,便发现电脑word打开,上面打了一行字。

        

「你表弟在我手中,准备100万等我联系,敢报警的话我就杀了他。」

        

“现在该怎么办…”江本彩神色惶惶,显然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冷静点。”

        

唐泽站了出来主持大局,“至少我们跟你一同回来了,这也避免了一些麻烦,总之案件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说到这,唐泽看向众人:“总之,我们先确定屋内有没有窃听器吧。”

        

听到唐泽的话,柯南等人纷纷点头,开始在房间之中搜查起来。

        

而唐泽也趁着查找的机会,打开了便携式反监听装置,确认房间内没有窃听装置后,看大家找的差不多了,便将众人召集起来开始整理当前的情况。

        

“现在最有嫌疑的,还是送浩太卡片的那个男人。”

        

客厅之中,唐泽结合现有的情况道:“结合江本先生之前所说的话,对方应该是你的朋友。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今天晚上你发出邀请,但却没有过来参加联谊的人?”

        

“有三个人。”

        

听到江本将史的话,唐泽嘴角微抽,内心在对方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任何波动。

        

毕竟“经典三选一”之所以能带“经典”两个字,实在是因为这套路用的太多了。

        

如果说情况没那么危急的话,唐泽还会吐槽两句,可现在他完全没心思,而是认真听起了对方所讲的情报。

        

首先是一个叫六田的,他是江本将史小时候的朋友。

        

第二个则是他高中的学弟,叫做引屋。

        

第三位则是他工作的健身房常客,叫做佐冢。

        

虽然江本将史说他们三个都是好人,不会做出绑架人这种人,但是对于这话,唐泽也就是听听而已,压根没当真。

        

毕竟如果对方真是好人的话,这会他们应该在联谊,而不是为了找浩太而焦头烂额。

        

可惜给他们三人打电话的时间,都是浩太外出的时候,并不能进一步排除某个人的嫌疑。

        

而这也并没有超出唐泽的预料之中,毕竟如果那么简单就能拍出其中之一的话,也就不是“经典三选一”的案件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