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公憩H_浪荡欲妇

戈尔曼并不知道他对安德烈说的坏话已经传进了当事人耳朵里,尽管这是很常见的事,也只是他说的坏话里如芝麻小的一部分。

        

此时他正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两边是大气不敢喘的一众砖仓高层,刚与各国财政部官员开完一次重要会议,就又被秘书叫来了这里。

        

“从经济角度讲,南美目前的可疑地区一共有二十七个,其中以秘鲁中部的阿亚库乔省、阿根廷东北部的圣菲省、巴拉圭的卡萨帕省等九个地区的疑点最大。”经济波动部门的主任说着最新情况。

        

“可疑点主要有哪几个方面?”戈尔曼问道。

        

“主要是一些经济交易,还有就是重点筛查的土地问题,疑点最大的九个地区都有大规模的不正常土地变动交易。”经济调查科的主任回答说,“其中三宗早已发生的非法交易,资金来源正是布罗·威廉姆斯之前那家公司。”

        

戈尔曼发现了问题:“那时候布罗·威廉姆斯应该还不是光明王殿吧。”

        

经济调查科的主任点头:“确实,这很可能只是布罗·威廉姆斯当初用来发展公司的非法途径和交易,与光明王殿并无关系,却不排除如今姆尔羙吷会顺水推舟利用这非法所得的土地,这也是在网络上那闹得沸沸扬扬的希望屿传闻基础上,展开调查获取到的结果。曼斯轩主他们在接手掌管布罗的公司时,这些被藏得极深的秘密并没有被挖出来,也或许是为了保全公司的声誉,主动放弃了这些非法所得。”

        

戈尔曼思索了一会儿问:“这三宗交易都涉及到了什么土地?”

        

经济调查科的主任低头看着资料:“都是荒地,委内瑞拉的一片郊区,玻利维亚的一座山谷,还有秘鲁的沿海沙滩。”

        

戈尔曼笑着说:“如果说是从希望屿角度出发,那玻利维亚的山谷嫌疑最大了。”

        

听了这话,经济波动部门的主任等几人相视无奈一笑,就是经济调查科的主任也苦笑:“希望屿只是传闻,当不得真,我们这只是以这角度出发,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线索,调查中并不会拘泥于岛屿之类的赐予,那太迂腐了。” 

        

戈尔曼缓缓点头:“不呆板,灵活调查,做得很好,不过我觉得这涉及这三宗交易的地区反而嫌疑最小。布罗·威廉姆斯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就能做跨境非法交易,不仅不是傻子,还是个非常精明算计的人物,像姆尔羙吷这种不知道了活了多久的怪物,更不必说。他们若是想将希望之树藏起来,必然不会用这三块地皮,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不会放过一点线索,在我们这里没有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之类的说法。”

        

几位高层陆续点头,也认为姆尔羙吷不会做这般糊涂决断。

        

“不过调查还是要调查的,我只是说这三个地区的嫌疑要比其他地区小一点,但哪怕有一点嫌疑都不能放过,敌人都觉得我们不会放过一点线索,我们当然不允许灯下黑的情况发生。”戈尔曼喝了口水,在处理正事上,吝啬鬼的性子或许不变,但那种与安德烈斗嘴争吵的顽劣却不见丝毫。

        

“主管,那这些地区是直接交给令行部还是由我们先自行调查再筛选一遍交给令行部?”经济协同部门的主任问。

        

戈尔曼微微沉吟,说道:“先自行筛选一遍吧,安德烈那边已经够忙了,筛选一遍,确保值得实地调查,再交给令行部。”

        

几位高层不约而同点头,他们也明白,这个时候不宜给令行部添乱,若是提供的这些线索有帮助还好,可要是一点作用没有,令行部那边倒是不会责备,却也浪费了大量时间和人力物力。

        

这要不了令行部的命,却会要了砖仓和他们这些主任的命,主管这大名鼎鼎的吝啬鬼的好脾气那都是在不亏钱的情况下才有的。

        

戈尔曼自是不知道这些人背后的担心,问经济调查科的主任:“说一下近段时间的整体调查结果。”

        

戴无边框眼镜的中年人措辞一番后说道:“如今全球经济都不稳定,世界各地经济问题层出不穷,严格来讲,单是南美,考虑所有经济因素,可疑地区就不止二十七个。如果不是南美最近出的乱子实在太多,又有希望屿的传闻,这二十七个地区也不会引起我们的特备关注。”

        

停顿了一下,中年人继续说道:“从经济角度,现在全球可疑地区已经达到了二百八十四个,并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而南美和非洲的数量有六十二个。”

        

只从这几句话中,戈尔曼就意识到了问题:“调查科人手不够。”

        

终于被人理解到难处,中年人激动地一个劲儿点头:“调查科的机动小组已经全都派出去了,可是仍缺大量人手。”

        

戈尔曼看向经济波动部门等砖仓几大部门的主任:“将你们部门所有暂时没有任务的闲置人手全部调给调查科,平常不借人也就算了,现在整个俱乐部都缺人手,还藏着掖着,小心我砸你们饭碗!”

        

听着主管劈头盖脸地呵斥,经济协同部门主任等几人连忙点头,笑容有些尴尬。

        

戈尔曼只是说了几句,就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他也知道这些人有时候不是不想借人,每个部门有每个部门的难处,或许有时候处理完某件事部门里会有人闲下来,可一旦再有任务,仍是需要立马顶上去,小闲人有,可若是大闲人,他们也实在很难拿出来。

        

经济调查科的主任再看向经济波动部门主任等几人时,眼里有了幸灾乐祸的意味,大概是终于出了这口恶气,脸色好看了太多。

        

幕纱之阁。

        

匆匆吃过饭的西流尔特就又来到了紧邻舆论监控部门的暗网触手部门。

        

距离只要不远,就能感觉出这位黑手阁主管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长期处于一个高压环境中,即使是精力好的年轻人都会吃不消,何况是上了年纪的西流尔特。

        

液晶显示屏占据了房间三面墙的暗网触手部门是黑手阁规模最小的部门,却也是黑手阁不可或缺的重要部门。

        

许多无法从正规渠道进行的网络动作,几乎都是在暗网触手部门展开,这里有着特别的授权,只是要保证无时无刻不在检查组的监督之下。

        

西流尔特曾给过暗网触手部门这样的高评价:黑手阁最不能没有的就是暗格,其次就是暗网触手部门,格子是网络世界的流体,他们就是围猎网络的八爪鱼。

        

暗网触手部门的主任是个青年人,年纪轻轻就成为如此重要部门的主任,由此可见青年在网络和计算机领域的惊人天赋和成就。

        

就在半个小时前,暗网触手部门日夜努力下终于发现了希望屿和驭光者消息发布的一个隐藏网络节点,也正是这一发现,使得西流尔特顾不得休息,几口吃完饭就立刻赶了过来。

        

“具体什么情况?”西流尔特问道。

        

青年人一直紧皱的眉宇舒缓了许多:“是最新的矩阵织网形式,对方用了标的转换的方法,将网络节点投射到了全球一亿七千万个位置,这种问题想要破解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只需要将这些位置全部清除一遍即可,在清除中,一个隐藏的网络节点被发现。”

        

西流尔特自是能听出其中问题和关键所在:“没有格子,暗网触手部门清除这些位置需要多长时间?我说的是所有位置全部清除。”

        

青年人考量了一下,保守说道:“至少需要两周,这还是不出现其他意外的前提下,没有格子打头阵,这种磨人的方法只能靠时间,即使格子只起辅助作用,也能大大缩短时间。”

        

西流尔特摇了摇头:“不能让格子插手,所有红黑级别的文件事宜都需要屏蔽格子的,黑手阁目前能屏蔽格子的,已经达到暗网触手部门、消息交叠中心等五个部门,你应该懂这意味着什么。”

        

青年人缓解的眉宇又皱了起来,小声问道:“主管,真到了这种地步?”

        

西流尔特看了自己这得力下属一眼:“方主管不是与你谈过话?数据腕环的内网设计不是出自你和质门那几个老家伙之手?”

        

青年人苦笑:“我只是担心,方主管当时说的话把我吓了一跳,连方主管都不乐观,那问题十有八九是真的。数据腕环的内网设计,质门那几位前辈比我经验丰富,许多疑点难点都是他们攻克的。”

        

西流尔特盯着一块液晶屏不动声色说道:“不用妄自菲薄,那几位之前都是我们黑手阁的,不然你以为他们凭什么能在网络技术和计算机领域有那么深的造诣?只是因为数据腕环等一些特殊合作项目,被质门挖过去了而已。这件事当初弗恩斯主管可是与索亚主管闹到了命轩那里,可惜还是败了。”

        

青年嘴角抽搐,弗恩斯主管正是黑手阁上任执行主管,而索亚主管则是质门上任执行主管,这两位主管以及令行部上任执行主管鲁宾洛夫可是号称当年的铁三角。

        

只是可惜,这铁三角如今都已不在,弗恩斯主管与索亚主管都死在了病魔上,而鲁宾洛夫主管则以死救下了安德烈,才有了如今这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令行部现任主管。

        

至于七莲塔上任塔主奥德曼和砖仓上任执行主管乔伊芙,奥德曼塔主认可了迈克尔的能力,主动退位让贤,乔伊芙主管则为了栽培戈尔曼,选择隐于幕后,即便是如今的戈尔曼已经能轻松胜任砖仓主管这一职位,仍会向其虚心请教问题。

        

能让吝啬鬼折服,尤其还是一位女性,足以看出那位乔伊芙主管的厉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