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攵高干攵女/浪妇猛男

欢乐赶海, 从早上七点一直玩到了中午。

        

潮水渐渐快要涨回来了,阿曼达立刻叫停了活动,让大家退回到海岸线的位置。

        

游客们玩了一上午, 现在正排队在水龙头便冲洗脚上的泥沙。

        

乔乔溜达着扫了眼各个家庭的收货情况。

        

这一带滩涂退潮之后,遗留的海洋资源相当丰富的,几乎每个家庭的小桶里都是满满当当, 有五颜六色的螺、壳类、竹蛏以及螃蟹等海货。

        

“今天是我们赶海路线的第一天, 大家觉得怎么样, 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吗。”乔乔拿出她的手账小本,认真地记录游客们的意见。

        

“这太好玩了!”有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对乔乔说道:“没想到能捡这么多好东西,今天的午饭晚饭, 都有着落了!”

        

“可以拿到我们的海边餐厅和大排档去加工哦。”

        

“啊, 海边餐厅价格…”

        

女孩看了眼身边的男友, 用手指头比了比:“有一丢丢小贵呢!一顿饭吃下来都快赶上房费了,如果没有三折优惠券, 我们可能不会再去吃了。”

        

她身边的男友连忙道:“其实还好…出来玩嘛, 没什么的。” 

        

他拉扯着她, 示意让她不要说了,摄像镜头还怼着拍呢!

        

乔乔看出了他们的心思,说道:“海边餐厅前一天的定价的确不合适, 因为我们是第一天营业,价格方面还需商榷,给你们造成不好的体验真是抱歉, 我们会重新修改菜单价格。这样吧, 今天晚上的来料加工, 所有价格都由酒店来承担。”

        

“真的吗?”

        

“嗯。”

        

这对小情侣明显开心了起来。

        

。这时候,又有中年男人上前问道:“那明天还有赶海活动吗?”

        

“不用担心, 欢乐赶海每天都能成团,即便一人也会发团。”林辛儿热情地向他们推销道:“如果大家喜欢这类活动,还可以去渔村部落参观,哪里有海钓的活动哦。”

        

“那我报一个海钓!”

        

“我也报一个。”

        

男人们都想要钓鱼,不过女人们觉得有些没劲,还是想带孩子去参观原始森林。

        

林辛儿见众人七嘴八舌,于是统一说道:“今天晚上决定好之后,直接去酒店前台报名就好了,酒店前台会告知你们详细的情况。”

        

……

        

晚上,客人拎着新鲜的海鲜,来到了方恺侨的餐厅。

        

他们根据自己对用餐环境的需求,有的选择了环境优雅的室内海边餐厅;而有的选择了沙滩大排档,吹着海风,还可以自助烧烤。

        

方恺侨按照乔乔的要求,重新修订了价目表。

        

然而当他得知乔乔说今天晚上免费加工海产品的时候,又被气得鼻子冒烟了,找到了沙滩大排档餐桌上的乔乔——

        

“乔琪!你要不要人活了!”

        

正在烤扇贝的贺燃皱了皱眉,不满道:“你大呼小叫什么?”

        

方恺侨无可奈何,压低了声音道:“你昨天已经给了三折优惠券,今天又搞什么免费加工,你是要搞死我吗?”

        

乔乔悠然道:“搞死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那你为什么总出这种主意来搞我!”

        

贺燃终于听不下去了:“能不能注意下直播文明用语,什么搞不搞的…”

        

乔乔一边给铁架子刷油,一边说道:“放心,我说了今天的来料加工费,由酒店承担,不会亏了你的。”

        

方恺侨闻言,脸色终于好转了些:“害,不早说。”

        

“是你上来不由分说一顿质问,给我机会说了吗。”

        

他讪讪道:“行,不打扰你们二位的烛光烤肉了。”

        

说完,他便溜达到其他桌位边去服务客人了。

        

乔乔回头,看到贺燃烤了满满一架子扇贝生蚝和竹蛏,她惊呼:“你怎么烤了这么这么多!”

        

贺燃有点无语地说:“因为你抓了这么多。”

        

乔乔看了看他身边的三个大桶,有些怀疑地问:“这些,不会都是我抓的吧?”

        

“难道是我?”

        

“……”

        

乔乔赶海的技术,简直开了挂,不仅抓竹蛏一洞一个准,甚至还能徒手抓螃蟹,巨大的蟹钳对于她来说就跟小孩玩具似的。

        

难怪可以徒手开椰子。

        

贺燃直到此刻,才真的相信这女人能从千百丧尸群中杀血路的末世女战士了。

        

这强大的生存能力,不愧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女人。

        

乔乔吃不了这么多贝类螃蟹,又不能过夜搁置,索性拿到员工餐厅,让厨师加工出来,做给员工们享用。

        

新员工们看着这一盘盘新鲜每位的海鲜大餐端出来,垂涎三尺。

        

旧员工则一脸淡定,似乎见怪不怪,拍着新员工的肩膀道:“我说过的,跟着乔老板有饭吃,是真的有-饭-吃。”

        

乔乔送完生鲜,重新回到沙滩边的小桌旁坐下来。

        

贺燃已经烤完了第一轮扇贝,将新鲜的贝肉切下来,放在她的餐盘中。

        

“谢谢燃哥。”

        

“不用谢,再叫一声,我给你做蟹黄拌饭。”

        

“我是那种会为美食折腰的人?”

        

贺燃抓起一只刚刚烤好的硕大海蟹,敲了敲它膏肥黄满的肚子。

        

乔乔:“全世界最好的燃哥。”

        

贺燃嘴角扬了起来,先掰下一个螃钳子,敲碎了将里面的蟹肉掏出来,赶在乔乔的餐盘中,然后又给她戳蟹腿肉。

        

他的手修长漂亮,骨节根根有力,分明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竟也能将充满烟火气的庖厨做饭,做的如此精致而优雅。

        

乔乔盯着他的手看了半晌,贺燃说道:“看什么,看得这么出神?”

        

乔乔看到餐盘里美味的蟹黄,近在咫尺:“贺燃,我想吃。”

        

贺燃拿起小勺子,给她舀了一小勺,喂到她面前。

        

乔乔伸出舌尖舔了舔。

        

“我、我就知道,这个季节的螃蟹绝对好吃。”乔乔眼里都冒了光:“快剥快剥!”

        

“……”

        

贺燃看着女孩温软的舌尖,就跟触了电似的,脊梁骨一阵阵的激灵钻上头顶!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继疼痛之后,另一种全新的感受,他有了所有男人都会有、而以前从来没有的反应。

        

这种反应,来势汹汹,无法平复!

        

乔乔见他停止了剥蟹,说道:“继续呀,等着呢。”

        

贺燃深呼吸,按捺着身体里的波澜狂潮,继续低头用小勺子赶蟹黄。

        

食色、性也。

        

莫名其妙地脑子里便冒出了这句话。

        

贺燃更加无法平静了,放下了螃蟹,深深看了她一眼。

        

乔乔:“ 看什么呀?”

        

“晚上我能来你的房间看书?”

        

“你又要来看书?”

        

“嗯,宿舍区吵。”

        

【《看书》重点圈一下】

        

【燃哥你连借口都不换一个吗!每次都是看书?】

        

【要不下次换成写作业?】

        

【懂得都懂。】

        

【我恨摄像小哥不能跟着进房间!】

        

乔乔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敲了敲盘子:“先剥螃蟹。”

        

贺燃嘴角扬了扬,加快了剥螃蟹的速度。

        

便在这时,餐厅里有服务生走出来,对乔乔说道:“乔乔姐,店里有位客人想见您。”

        

乔乔目不转睛地盯着贺燃手上的螃蟹,漫不经心道:“餐厅的事,让他找方恺侨。”

        

“不是,不是餐厅的事,是关于酒店的事。”

        

“酒店的事,有任何需要,让他去跟前台说。”

        

“不是…他指明想见您,说想邀请您喝一杯。”

        

乔乔猜测可能是粉丝,但不管是客人还是粉丝,在她吃饭的时候打扰,都是不礼貌的事情。

        

“他一定要见我?”

        

“嗯。”服务生脸色有些为难,低声对乔乔道:“他态度很坚决。”

        

“对方是一家人还是一个人?”

        

“一个人。”服务生说道:“穿着西装,看起来像个商务人士。”

        

“商务人士?”乔乔心里想着,难不成是谈合作?

        

合作事宜有专门的商务联系方式,不许要亲自登岛见面吧。

        

乔乔心里升起了几分好奇,贺燃却说道:“不会是前男友吧?”

        

乔乔面无表情道:“母胎solo至今,谢谢。”

        

“暧昧对象总有吧?”

        

“是有一个。”乔乔站了起来,附身凑近了他,一字一顿道:“不过他已经死了。”

        

贺燃笑了起来:“死了的那个,不会刚好就是未来的我本人吧。”

        

服务生听这俩人的虎狼对话,听得一愣一愣的。

        

乔乔临走时对贺燃说:“等我回来的时候,要看到一大碗热乎乎的蟹黄拌饭!”

        

“保证完成任务。”

        

……

        

乔乔跟着服务生来到了海边餐厅。

        

男人坐的是二楼的vip专区。

        

方恺侨倒是会赚钱,一楼大堂不加餐位费,二楼全落地窗,视野更好,360度的海景餐厅,则要收取额外20%餐位费。

        

二楼只有一桌,位于靠窗的位置,桌边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儒雅男人,约莫四十来岁,一看这气场,便是成功人士。

        

桌上摆放着丰盛的海鲜佳肴,他似乎还没有开动。

        

乔乔走过去,对他说道:“你好,请问你有什么需要?”

        

她当然是带着服务的态度,向他打招呼。

        

“乔小姐请坐。”男人望了乔乔一眼,说道:“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徐杭,嘉杭集团的总裁。”

        

“我知道。”乔乔对这次订房的客人信息了如指掌,当然知道二十户家庭中唯一独身前来商务人士,便是徐杭。

        

这个人给乔乔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

        

因为他登岛之后,并没有像其他家庭一样,参加赶海活动,或者下海游泳。

        

听负责一期酒店的安保队长霍尔说,这个男人一整天都在海边营地瞎转悠,甚至还提出想坐公交车去林栖部落。

        

但霍尔没有答应。

        

因为目前,除了渔村部落的小清新村庄对外营业,林栖部落和高山部落,甚至包括原始森林中的绝大部分区域,都不会对游客开放。

        

乔乔有些好奇,问道:“所以徐总一定要在我和朋友用餐的时候来找我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徐杭立刻听出了乔乔语调里的不满,望了望海边大排档独自剥蟹的贺燃,笑说道:“真是抱歉,打扰了你跟贺二公子的用餐。”

        

乔乔皱眉:“徐总直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住的下沉式海洋套房,一晚8000,是你们这里最贵的套房了。”徐杭从包里摸出了一张印着暗纹的黑色银|行|卡,递到了乔乔面前,开门见山道:“卡里是一千万,我先订三年的房。”

        

0

更多精彩

短篇小说集大全/巨荡乳妇小说

2021年10月12日 小羽 0

她之所以不杀满月宗的人,一来是因为夺取禁地秘宝更加重要,不想在满月宗众人身上无谓的浪费时间,二来陈飞宇和满月宗关系不错,尤其是俞雪真和钟雨心二女,如果杀了她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