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h高辣公/校园野战h

       

【班长[12]:花田,    我睡醒了,放我出来透透气。】

        

花田早春奈松开捂着头的手把旁边的背包拿起来,背包里面一只橘红色的仓鼠正用小爪子拍打着透明的蛋型内壁。

        

花田早春奈拉开拉链,    把仓鼠团子捧出来放到桌子上。

        

“班长!”江户川柯南看到桌上伸腰的仓鼠团子喊出了声,    “花田警官,    你居然把班长带出来了?!”

        

“班长?”一旁的冲矢昴好奇地问道。

        

“是这只仓鼠的名字,    班长它很聪明,会回应大家的招呼!”江户川柯南低头看着仓鼠团子,    “但是它不喜欢花田警官之外的人摸它,我觉得他和绫小路警官的松鼠一样很有灵性。”

        

不,    你这就是在侮辱班长了。花田早春奈移开视线。

        

居然把会回应招呼当做班长聪明的证明,    面前这只软萌的仓鼠团子可是搞出了你刚才嘴里的大案啊!

        

在花田早春奈家住的那两天,江户川柯南和这只聪明乖巧的仓鼠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

        

他说着就和仓鼠团子打了声招呼,仓鼠团子也很给面子地朝他挥了挥爪子。

        

“原来如此。”冲矢昴若有所思:“这只仓鼠看上去确实很聪明。”

        

这时候已经看腻了风景的少年侦探团转过头,吉田步美一眼就看到桌上的仓鼠团子。她睁眼睛惊喜地喊道:“是小仓鼠!”

        

坐在她旁边的灰原哀闻言转过头,刚好看到桌上的仓鼠团子转过头看她。

        

肥嘟嘟的仓鼠团子歪着头,    黑葡萄一样的水汪汪的小眼睛就这样盯着她看……怪可爱的。

        

“小哀!我们走近一点看吧!”吉田步美摇着灰原哀的手。

        

灰原哀并没有并没有拒绝,冲矢昴站起来:“那我换过去那边吧。”

        

“那我们也……”圆谷光彦和小岛元太的话没说完就被灰原哀打断。

        

“不行!”她叉着腰看着两人说道:“要是大家都聚在过道上会妨碍到工作人员的,    你们等我们看完再过来!”

        

“是……”圆谷光彦和小岛元太低下头。

        

吉田步美心满意足地拉着灰原哀坐到了冲矢昴之前的位置上,两个女孩子低头看着桌面上的仓鼠团子,    表情都有些开心。

        

“它真的好可爱好乖啊!”吉田步美把手搭在桌子上凑上去看着坐在那里的仓鼠,“他还穿着绿色的小斗篷耶!”

        

花田早春奈摸着下巴:“毕竟出来旅游嘛,当然要穿上旅游战衣。我们两个穿的可是亲友装哦!”

        

江户川柯南看了看花田早春奈牛油果色的裙子,又看了看仓鼠团子身上牛油果色的斗篷……好吧,这大概是养宠物的特有爱好。

        

“我可以摸摸它吗?”吉田步美小心翼翼地问道。

        

“抱歉,班长他不喜欢被人摸……??”花田早春奈话没说完就看到仓鼠团子滚过去用脑袋蹭了蹭吉田步美的手指。

        

吉田步美露出惊喜的表情,一旁的灰原哀看到也有点小心动。

        

【花田早春奈[1]:班长,    你的节操呢?!你这样我很难办,这打脸来得太快了!

        

班长[12]:哎呀小孩子嘛,算了算了。自从我的富婆被杀之后,我也很久没有被小姐姐摸过了,是时候重新感受一下女孩子的温柔了。

        

花田早春奈[1]:你说的是什么鬼话?我不是没少摸你吗!

        

班长[12]:你那叫摸吗?你那叫搓!我要不是长毛的仓鼠,早就被你盘出包浆了!】

        

花田早春奈暗啧了一声然后对吉田步美和灰原哀露出笑脸:“哎呀,看来班长他很喜欢你们两个。你们摸吧,只是要轻一点哦……要不然他就要被摸成秃·老·鼠·了。”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花田早春奈居高临下地看着班长,那个眼神可以说威胁力十足了。

        

“……”班长,花田这个小气鬼。

        

“哇啊!谢谢!”吉田步美小声欢呼一声。

        

她伸出手指轻轻摸着仓鼠团子的小脑袋,还拉着灰原哀一起摸。仓鼠团子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气得花田早春奈咬牙切齿。

        

她搓……啊呸!她摸他的时候也没见他露出这样不争气的表情!

        

旁边的圆谷光彦的小岛元太露出羡慕的眼神:“真好呀……”

        

花田早春奈沉默了两秒,突然她咧开嘴对两人笑道:“哎呀!光彦和元太怎么只在那边看呢?来来来,姐姐跟你们两个换个位置,你们也来摸摸小仓鼠吧!

        

难得班长他今天心情好愿意给大家摸,机会难得错过不再哦!”

        

说着她不管脑内频道班长气急败坏的喊声,毫不犹豫地坐到了对面的车座。

        

哼,活该!让你双标!也好好享受男孩子们爱的摸摸吧!臭班长!

        

花田早春奈得意地喝了一口果汁,坐在对面的冲矢昴看着她突然开口道:“花田警官,关于柯南刚才说的案子……”

        

冲矢昴话没说完,对面的花田早春奈立刻举起双臂做出x的动作十分警惕地说道:“休息期间不谈论任何和工作有关的事情!”

        

赤井秀一这家伙八成是想从她这里套取关于案子的情况吧?这可不行!先别说花田早春奈讨厌休息的时候讨论工作,她更不想把他们负责的案子情况告诉fbi。

        

“因为牧野先生……啊,就是那位连环杀手逃脱了。作为曾经被他盯上的对象,我有些担心才想咨询花田警官……抱歉,我不该在你休息的时候问你这些问题。“冲矢昴说道。

        

一个连环杀手的受害者预备役,在看到负责那起案子的警官的时候,出于自身安全的担忧而询问进度。简直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了。

        

如果是一般警察,遇到这招以退为进,大概就会把一切都告诉对方,好让这位受害者预备役安心吧?

        

但是花田早春奈不是普通人,而且她也清楚面前这位冲矢昴先生并不是会恐惧连环杀手的普通市民。

        

更何况花田早春奈还知道所谓的连环杀手的真面目,赤井秀一压根儿不是他们的目标,所以对方这招装可怜对她没有任何作用。

        

花田早春奈闻言露出安抚的笑容:“别担心冲矢先生,我们早就通报下去了。那位连环杀手一旦出现在米花町附近,我们会立刻实施抓捕,绝对不会让他有靠近你的机会。

        

请相信我们,我们搜查一课和美国那些光说不练、外强中干、正事不做的fbi不一样。我们超级给力的哦~”

        

“……”冲矢昴看着花田早春奈,虽然他眯着眼,但是她感受到对方打量的视线。

        

花田早春奈面带微笑,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变一下。

        

两人之间的氛围越来越紧张,直到背后传来一声轻笑声。

        

“??”等等,这笑声怎么有些熟悉?

        

花田早春奈愣住了,她站起来转身看向背后的卡座。

        

只见一名穿着蓝色衬衫的金发青年正用拳头压在自己嘴上压抑着笑意,但是从他颤抖的肩膀能看到他笑得有多开心。

        

在注意到被她发现后,金发青年抬起头露出灿烂的笑容,他紫色的眼眸闪过水光:“真巧啊,花田警官!”

        

“……”不是,你怎么也在啊?!

        

花田早春奈开始感到头疼,她感觉她和班长的治愈之旅要变成致郁之旅了!

        

===========================

        

“……综上述,因为科恩背叛了组织,作为搭档的基安蒂被琴酒带走进行审问。你们两个虽然暂时证明了清白,但是因为参与了涉及科恩背叛的加藤一郎案件,你们需要进行完成一项高难度的任务来证明自己对组织的衷心。”贝尔摩德摇了摇手上的文件说道。

        

而她对面站着的是一身黑的基尔,和穿着米色外套的索萨。

        

基尔皱起眉:“加藤一郎的案子,明明是科恩利用了我们,我们却要反过来为他买单。”

        

贝尔摩德妩媚一笑:“这也没办法,谁让你们运气不好呢。涉及卧底的事情,组织一向是有杀错没放过。你们两个现在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而不是像基安蒂一样被琴酒带走,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还以为是因为我能力很强,所以组织不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处理我呢。”黑发青年眨眨眼,一脸无辜地说道。

        

贝尔摩德眯起眼:“索萨,你是不是越来越自大了。还是朗姆给了你不该有的底气,让你开始飘了?”

        

黑发青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有那么一点,有时候上司给的爱过了火,确实让人会任性妄为呢……苦艾酒不也是吗?”

        

贝尔摩德被对方意有所指的话气笑了,她把手上的文件扔在索萨身上:“既然你那么自信的话,希望你的【强大的能力】能让你从这次的任务重活下来。

        

可别被那些喜欢活祭的疯子给撕成碎片了!”

        

接着她转头对基尔扯了扯嘴角:“我收回刚才的话,和他一起出任务,对基尔你来说可是不幸中的不幸!”

        

说着贝尔摩德踩着高跟鞋气冲冲地离开了,她连一秒钟都不想待在这里!

        

被牵连的基尔感到头疼:“索萨,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得罪苦艾酒对你有什么好处?以她在组织里的地位和手段,你小心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黑发青年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他低头翻看里面的任务资料,闻言抬起头疑惑地说道:“你在说什么啊基尔?我只是和苦艾酒搞好关系。大家不是都说打是亲骂是爱吗?我感觉贝尔摩德对我超热情的。”

        

“……”基尔被哽住,她觉得索萨脑子真的有问题。

        

“不说这个。”索萨露出笑容,他摇了摇手上的资料:“基尔,我们要去韩国了!来好好玩吧~”

        

作者有话要说:  基尔:开始感到绝望

        

卧槽我现在才看到!不行的不可以建群的啊小伙伴们!会遇到糟糕的事的啊!之前晋江就发生过有人以作者的名义开群,或者混进读者群骗读者钱的事我才坚决不开群的!

        

我之前就严肃申明过了,我不会创建任何读者群,也希望大家不要打着我或者我的文的名义建群!任何以我的名义建群的都是假的!我没有建过!也不会建!我绝对不会授权的!

        

我有微博,评论区和大家交流我觉得已经足够了!

        

另外再提醒一下除了微博【晋江未西归】和晋江评论区,其他所有打着我名义的任何账号都!是!假!的!是骗子!不要信啊!qaq之前发生过很糟糕的案例,有读者被骗了很多钱!小宝贝你们不要乱加群啊——!!啊啊啊我要急死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