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甜宠道具h/翁熄合集500

很好,  不喜欢柔弱款是吧,那她改换贞烈款。她要做平安京贵女中不一样的花火,宁死不从!

        

源未来道:“读取存档01!”

        

不是说无趣吗?

        

那她就反抗给两面宿傩那个家伙看!

        

[存档01读取成功]

        

源未来拖着沉重的衣物从软垫上缓缓站起来,  开始在房间里四处寻找能自裁的器物。

        

宁死不从戏码的前提是,她得表达出宁死的想法。

        

她翻遍了这间屋子的每个角落,  连多宝格下面的缝隙和镜台都没放过,  愣是没找到任何锋利的物品。她倒是找到不少奢侈漂亮的发簪,  但指望这么钝的簪子能把自己戳死,她还不如直接去撞墙。

        

这时她看到了头顶的横梁。

        

……上、上吊!

        

两面宿傩到来时,  看到的便是这样一番景象——

        

身穿十二单衣的少女跪坐在房间里,正垂目将和服的束带系在一起,乌黑鬓发垂落,  衬得那张如画的脸庞更加白皙。

        

少女听到脚步声,抬眼看到站在庭院中的自己,  于是站起来,将手中刚系好的衣带开始往头顶上方甩。

        

嗯?这是在做什么?

        

两面宿傩饶有兴趣地踏上长廊,  迈进房间。当他见到源未来头顶的横梁时,脸上表情愣了一瞬,随即放声开怀大笑。

        

他杀人无数,  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类要在他面前上吊,  太有意思了。

        

源未来刚把束带穿过横梁,  就听见两面宿傩一连串的笑声,仿佛看到了什么惹人发笑的事情。

        

她想,  一定是自己的神奇操作引起了两面宿傩的注意,所以他笑了。

        

再接再厉,两面宿傩绝对会被她的表现折服!

        

“有趣,有趣!”两面宿傩笑着拍手为她叫好,  甚至还找了个地方大马金刀地坐下,单手托腮,看样子是准备欣赏她寻死。

        

源未来满意极了。

        

两面宿傩现在对她的印象是有趣,看来她活下去的希望很大。

        

走这个路线是正确的!

        

源未来开始往横梁下的小桌上爬,她想尽力动作优雅,可她的衣服实在太过厚重,导致动作笨拙得宛如蹒跚学步的孩童。

        

于是两面宿傩又是一阵笑声。

        

源未来继续努力,终于爬到小桌上,将横梁上的束带打结。

        

她双手握着束带,低头看向用拳头撑着下巴的两面宿傩,朗声将想好的台词说出来:“我宁可死,也不会跟你走的!”

        

说完,她将头伸进束带,踹了好几次小桌才踹开。

        

源未来心想,她表现得如此刚烈坚毅,与其他的贵女是多么的与众不同,两面宿傩肯定会被她吸引,毕竟刚才都说有趣了!而且这次是她跟两面宿傩见面后,活得最久的一次了。

        

没想到两面宿傩喜欢这款的。

        

嘶,虽然游戏内死亡没有痛感,但是这种慢慢窒息的感觉好难受,两面宿傩怎么还不救她?

        

只见两面宿傩伸手——

        

将放在她房间的糕点碟端过来,拿起一块椿餅丢进嘴里,津津有味地看着她。

        

源未来:“?!”

        

等等,她和两面宿傩是不是有一个人拿错了剧本?

        

现在不应该是两面宿傩被她表现出来的宁死不从的品质所迷倒,于是将她救下来,然后两个人开启虐恋情深路线吗?

        

边吃边看她上吊是什么情况啊?

        

“真不错,你愉悦了我。”两面宿傩赞叹道。

        

[好感度+1]

        

源未来:喵喵喵?废那么大劲才1点好感度?

        

她最后看到的是两面宿傩欠揍的笑脸。

        

[dead  end]

        

源未来回到初始空间后片刻不停,直接道:“读取存档01!”

        

她真的气成傻子,两面宿傩这家伙到底喜欢什么类型她已经不想管了,她只想立刻回去揍他!

        

[存档01读取成功]

        

现在距离两面宿傩到来还有一阵子,源未来满含怒气地等待,顺便在房间里寻找趁手的武器,找着找着,她的愤怒逐渐平息了下去。

        

她开始正经思考,要怎么从两面宿傩的手里活下来。

        

刚才的贞烈路线还算可以,问题在于她要换个方式,不能搞宁死不从的戏码了,因为那家伙是打心底不在意她的死活。

        

既要与众不同引起他的兴趣,又不能过火自己把自己搞死,最好还能让她出口恶气。

        

就决定是你了!刁蛮公主剧本!

        

逢魔时刻,夕照满园。两面宿傩悠哉地穿过庭院走进房间,来到源未来的身前。

        

源未来澄澈的黑眸看着他,没有任何的慌乱。

        

“源氏朝臣?”两面宿傩俯身掐着源未来的下颚,像摆弄不在意的玩物般左右打量了她几眼,宣布道,“从现在起,你是我的了。”

        

源未来抬起左手,抓住两面宿傩捏着她下颚的那只手,语气不屑道:“我可是源氏贵女,你配吗?”

        

“嗤,嘴巴很厉害嘛。”两面宿傩挑起眉,凑近了源未来的脸庞,“真敢说啊。”

        

就在这时,源未来扬起右手飞速扇向两面宿傩的脸。

        

她的手腕被两面宿傩轻易地握住。

        

——没打到。

        

源未来心底有点可惜,不过这也在她的预料之内。要是这么轻易就被她扇巴掌,还叫什么诅咒之王。

        

两面宿傩猩红的眼眸偏转,瞥向源未来被禁锢在他脸侧的手。他毫无情绪的目光沿着她的手腕,一寸寸地移到她表情坚贞的脸,最后停留在她紧抿的嫩红唇瓣。

        

源未来:很好,引起注意了!

        

啧啧,两面宿傩这是什么古早口味,竟然喜欢这个调调?

        

两面宿傩掐着源未来下巴的那只手向下抚去,摸到她纤细的脖颈,略有点粗糙的指腹在她颈侧的肌肤摩挲。

        

这个举动有点……说不出的暧昧。

        

源未来:哦豁!

        

干脆利落的骨骼断裂声。

        

[dead  end]

        

“……”

        

游戏初始空间,被拧断脖子的源未来陷入沉思。

        

源未来没有再读档。

        

她机智的小脑瓜终于想起被她忽略的一点,那就是她还不知道,两面宿傩为什么要带她走。

        

啊啊啊,之前被气昏了头,竟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设定。

        

四周目的存档不能用了,因为她存档的时候,侍女已经离开房间。

        

[游戏开始]

        

源未来迎来了游戏的五周目。

        

还是那扇被拉开的门,还是那个神色匆忙的侍女。

        

“未来大人!朝臣大人已经——”

        

“停!”源未来懒得在即将便当的侍女面前演戏,直接开口问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两面宿傩为什么要带我走?”

        

侍女茫然不解:“未来大人,您忘了吗?”

        

源未来道:“忘了,你再给我讲讲。”

        

“您是传说中的净灵琉璃体,血肉中溢满灵力,食用您的血肉可以增强力量。”

        

侍女的第一句话就把源未来打蒙了。

        

靠啊,那她的存在岂不是相当于《西游记》的唐僧肉、《犬夜叉》的四魂之玉?游戏身份介绍怎么不写清楚点,早这么写,傻子会选综合战力只有半星的贵女啊!

        

那所谓的此世妖魔鬼怪的挚爱,这个“挚爱”是不是也要打个引号?

        

“就在刚才不久,我们得知妖怪间有传言,说两面宿傩要在今日的逢魔时将您带走……食用。”

        

侍女小心翼翼地看着源未来。

        

源未来已经麻木了。

        

经历三次四周目,她觉得这个“带走”也是有水分的,说不定她前几次死后,那个两面宿傩直接就在她房间开饭了。

        

呜呜呜,狗比恋爱游戏,她绝不认输。

        

她可是平平无奇的恋爱小天才,没有她攻略不了的游戏角色!

        

诅咒之王与唐僧啊不贵族大小姐也能有爱情!

        

源未来深吸口气,挤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她想自己安静一会儿,然后思考怎么在两面宿傩手里存活。

        

侍女不但没走,还顽强地续上了她的初始台词:“未来大人,朝臣大人已经带着阴阳师在路上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要留在这!”源未来赶紧打断她。

        

然而没有用。

        

“未来大人不要放弃……”

        

源未来没想到这游戏剧情还挺执着。

        

两个人又重复了四周目的对话,最终侍女跑出去,请守在宅邸的武士们进来保护源未来。

        

源未来在两面宿傩来之前仔细思考过,对方来是为了她的净灵琉璃体,那么让她活下来的原因也可以是净灵琉璃体。

        

于是两面宿傩到来时,见到的便是镇定地等在房间里的贵族少女。

        

她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还主动开口道:“两面宿傩,我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来,我有一个主意。”

        

两面宿傩对她扬了扬下巴:“给你个机会,讲吧。”

        

他的态度,就像是遇到路边的小狗,因为心情好,所以愿意花时间逗弄它一下。

        

“你吃掉我,虽然可以增长力量,但世间没有第二个净灵琉璃体了。”源未来说话时留意着两面宿傩脸上的表情,见对方没有反驳的意思,这才放心地继续说下去,“不如你养着我,我可以源源不断地为你提供血液。”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

        

两面宿傩一步步走到源未来的身前,魁梧的身躯占据了她的全部视线。

        

这算是答应了吗?

        

源未来想从他平淡的神情中找到答案,但无果。

        

两面宿傩低头俯视着源未来,低哑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我要看看,你的血是否能让我满意。”

        

源未来也爽快道:“好啊,如果——”

        

血液高高地溅射出来。

        

源未来下意识捂住被割开的喉咙,呆呆地看着他。

        

太突然了。

        

明明她才刚放松下来。

        

“你的血也很不错嘛。”两面宿傩扯起嘴角,露出邪性的笑容。

        

[dead  end]

        

源未来:我靠?

        

两面宿傩不讲武德!来,骗!来,偷袭!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但她可是平平无奇的恋爱小天才,没有她攻略不了的游戏角色!既然不能从她身上找办法,那就从对方身上找办法。

        

源未来觉得,游戏里没有绝对的死局,肯定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设定或者信息。

        

[游戏开始]

        

六周目。

        

侍女扑进来:“未来大人!”

        

“停!”源未来抬手制止了侍女接下来的台词,“把你知道的,有关诅咒的事都给我讲一遍。”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想从对方身上找办法,她要先了解这个游戏的设定才行。

        

侍女似乎听到了陌生的词汇,脸上带着茫然:“诅咒?”

        

“嗯?”源未来看她表情不似作伪,也有点茫然了,“两面宿傩不是诅咒之王吗?”

        

她记得很清楚,游戏说明是这样的:

        

[这是个妖怪、诅咒与鬼共存的奇妙时代,少女哟,你将会在此展开什么样的恋爱故事呢?]

        

关于两面宿傩的说明是:

        

[诅咒之王,拥有强大的力量]

        

游戏说明可能有隐瞒,但绝不会出错。

        

侍女道:“未来大人,两面宿傩不是妖怪吗?”

        

源未来瞬间明白,这是“游戏内角色信息量不对等”的情况。比如她在《dokidoki~心跳猎人~》时,不是所有的npc都知道“念”的存在,只有特定的几个npc才能为她讲解这种能力。

        

很显然,面前的侍女是普通角色,无法为她讲解诅咒,更别说妖怪、诅咒与鬼的区别。

        

源未来换了个问题:“那你知道咒术师吗?”

        

“咒术师?”侍女摇摇头,恭敬道,“请未来大人恕罪……我只知道阴阳师。”

        

源未来又问:“朝臣大人是谁?”

        

“未来大人,您怎么了?”侍女满脸惊恐地看着她,“太政大臣源氏朝臣太郎淳光是您的父亲啊!”

        

源未来听懵了:“什么?你叫他什么?”

        

“太政大臣源氏朝臣太郎淳光。”

        

这名字可真够长的。源未来作为历史差生,在心里反应了好半天。

        

首先太政大臣是官名。

        

然后源氏朝臣是氏族和姓氏。

        

太郎应该是通称,淳光是名讳……等等,她爹没有苗字?

        

源未来问:“没有苗字吗?”

        

侍女怪异地看着她:“未来大人,您是本家,当然没有苗字啊。”

        

源未来:“哦,这样。”

        

呜呜,源氏朝臣还没有苗字,贵族中的贵族啊!如果当初她选择攻略麻仓叶王或者鬼舞辻无惨,就可以边享受贵族的奢侈生活边谈恋爱了。

        

所以她为什么鬼迷心窍选了两面宿傩?

        

既不符合她“黑发或白发美人”的审美观,真实形态又是两双眼睛四只手,还是个喜怒无常的混蛋。

        

想来想去,只能怪他游戏初始形象的纹身太性感了,刚好戳中她的喜好。

        

源未来内心郁闷。

        

但平平无奇的恋爱小天才绝不认输!

        

不就是两面宿傩。

        

她一定会让那个家伙抱着她喊心肝宝贝!

        

留给源未来的时间不多,她赶紧对侍女吩咐道:“将家中有关妖怪的书籍都拿过来,我要看。”

        

“未来大人,朝臣大人已经带着……”

        

啊啊又来!游戏对话就不能跳过吗!

        

耳朵都要磨出茧子的对话完毕,侍女跑去书房拿来了家中所有关于“妖怪”的书籍,放在源未来的面前。

        

书不算很多,但时间太短。

        

即使源未来已经拿出宅在家看小说补漫画的速度看书,在两面宿傩到来前,她也没看到关键信息。

        

她倒也没直接寻死,而是不停地尝试各种方法。

        

[攻略目标已出现]

        

首先抱两面宿傩大腿求不杀!

        

[dead  end]

        

哦,他可能不吃求饶这招。

        

七周目。

        

“未来大人!”还是那个侍女。

        

源未来急忙道:“停!将家中有关妖怪的书籍都拿过来!”

        

“朝臣大人已经带着——”

        

“带着阴阳师在路上了,很快就能赶回来,对吧?”源未来抢道。

        

侍女愣了:“是的,请先跟我……”

        

“不走,留在这,没放弃,就要留在这。”源未来提前把接下来的选项全说了一遍,催促道,“好了快点拿书过来,我要看。”

        

侍女呆呆地看了她一会儿。

        

“啊……是!”

        

这周目,源未来有所收获,她在一本名为《百鬼杂谈》的书上看到了有关诅咒的说明。

        

[诅咒诞生于人类的负面情绪,是人类之罪]

        

源未来表示这种理论就是狗屁。

        

人有生老病死,自然也会有喜悦和哀伤,有负面情绪怎么能说是人类自己的罪过呢?这不就是变相的受害者有罪论吗。

        

[诅咒非常人肉眼可见]

        

[成形的诅咒被称为咒灵,亦非常人可见]

        

源未来感觉这本书写得有问题。

        

两面宿傩可是谁都能看见的,除非他不是纯正的诅咒……咦,他不会其实是人类吧?

        

源未来飞速把关于诅咒的部分看完。

        

不行,信息量太少了,这本书只说了诅咒的诞生和民间几例有关诅咒的传言。

        

[攻略目标已出现]

        

两面宿傩又来了。

        

这次她尝试妖怪新娘的剧本,说了“我从小就知道,我是要嫁给诅咒之王的女人!”这样的话。

        

[dead  end]

        

哦,他可能不喜欢太热情的女人。

        

八周目。

        

侍女道:“未来大人!”

        

源未来抢她台词:“朝臣大人已经带着阴阳师在路上了,很快就能赶回来。”

        

“请——”

        

“不走,留在这,没放弃,就要留在这。”源未来语速飞快,“没问题了吧,快将家中有关妖怪的书籍都拿过来!”

        

“啊是!”

        

侍女跑出去的时候还小声嘀咕:“总觉得似曾相识呢……”

        

这周目源未来终于大概看完了侍女拿来的书籍,发现看来看去看了个寂寞,真正得到有效信息的还是上个周目的《百鬼杂谈》。

        

一定是她忽略了什么!

        

还能通过什么途径获取信息呢?

        

[攻略目标已出现]

        

这次源未来尝试诅咒之王的小逃妻剧本。

        

她当着两面宿傩的面逃跑。

        

[dead  end]

        

哦,他可能不喜欢欲擒故纵。

        

九周目。

        

上周目源未来将书籍都看完了,没找到能用来对付两面宿傩的方法。

        

她想起平安时期贵族们笃信阴阳道,连出门都要找阴阳师算一算今日是否宜出行,那么她在游戏中的父亲应当也是如此。

        

于是,她将目标转移到了父亲大人的书信。

        

听到源未来说要看父亲源氏朝臣太郎淳光与阴阳师的来往书信,侍女噗通就给她跪下了。

        

源未来好说歹说劝了半天,才让侍女拿来了她父亲与阴阳师们的信。

        

看到信的源未来傻眼了。

        

别人的信件论封,她父亲的信论斤!

        

源未来随便打开一封信。

        

[昨夜梦魇,恐家中有妖邪作祟。]

        

回信是这样的:

        

[朝臣大人无需多虑,如有妖邪作祟,令爱必先受其害。]

        

这个源氏朝臣太郎淳光也太惜命了吧,只是做个噩梦都会想到家里有妖怪。

        

源未来拿着信笑了半天,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信里这个“令爱”不就是指她吗?于是她笑不出来了。

        

她又打开一封信。

        

这次是说他丢了东西,请阴阳师占卜失物方位。

        

源未来:“……”就无语。

        

她接连看了几十封信,都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昨天梦到蛇,是有什么预兆吗?]

        

[昨晚一夜无梦,是不是神明大人不愿意给我传达信息了?]

        

[今日多次看到鲤鱼旗,是有什么寓意吗?]

        

源朝臣淳光与平安京许多有名的阴阳师都有书信往来,但主要还是那两三个。

        

源未来发现这些信件里,唯独没有与麻仓叶王的。

        

她想,也许是麻仓叶王太高冷不写信?

        

[攻略目标已出现]

        

[dead  end]

        

十周目。

        

……

        

n周目。

        

源未来这辈子没看过这么多信件,还为此浪费了多个周目的时间,就在她以为信里找不到有效信息时,她看到一封信。

        

信里提到了“束缚”这个词。

        

内容大概是说,他在出行时遇到了妖怪,这个妖怪用金钱和地位来引诱他与之定下“束缚”,他很心动,但左思右想还是拒绝了。妖怪没有伤害他,而是离开了,他在想这是否其实是个无害的妖怪,真的是想来帮助他的。

        

阴阳师的回信表示妖怪言语皆不可信,还解释了“束缚”的意思。

        

束缚可以理解为誓约,分为“给自己定下的”和“与他人的”两类。与他人定下束缚,如果不遵守就会受到未知的惩罚。

        

看完这封信,源未来想到了从两面宿傩手里活下来的办法,那就是——

        

跟对方定下束缚,束缚的内容是五周目她提出的主意。

        

只是这次要想办法让两面宿傩答应。

        

束缚的条件,无论对她来说多么吃亏都可以,因为她只要能活下来就行。

        

两面宿傩行走在黄昏时的余晖中,来到了源氏朝臣家女儿的庭院。

        

身穿银绣星叶草纹十二单衣的少女正站在庭院中的红枫树下,松烟般乌黑亮丽的长发垂在她身后,发尾随八幅褶裙拖曳于地面的延腰弯出柔软的弧度。

        

“两面宿傩,我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来。”她手持桧木金箔衵扇,声音轻柔而悦耳,“我有一个主意。”

        

竹制鹿威盈满了泉水,竹筒底部叩击在石面上,发出清脆的笃响。

        

夕阳的光辉从鲜红的叶片间渗透下来,落在少女清丽脱俗的脸庞,在那双黑夜似的眼眸里缀上星光。她站在火烧般艳丽的红枫树下,风雅的身姿犹如从优美和歌中走出的神女。

        

两面宿傩漫不经心地看着她,语气好似施舍:“给你个机会,讲吧。”

        

“你吃掉我,虽然可以增长力量,但世间没有第二个净灵琉璃体了。”源未来莲步轻移,主动走到两面宿傩的面前,“我们来定下束缚吧,半年内,你不伤我性命,我可以将自身血液在承受的范围内,源源不断地提供给你。”

        

两面宿傩嗤笑道:“你在跟我讲条件?”

        

伴随着这句话,迫人的压力仿佛带着血腥味,狠狠地碾着源未来的神经,令她感觉连呼吸都是困难。

        

两面宿傩又要杀掉她吗?

        

不对,如果他想动手,她现在已经dead  end了。

        

人物台词改变,意味着她有生存的希望。

        

“我只是想活下去。”源未来顶着压力艰难道,“这半年内,如果你有需要快速增强力量的时候,我会心甘情愿成为你的养料。但与之相对的,这半年内如果有其他妖物试图吞噬我,你要护我性命无虞。”

        

以源未来n个周目的经验,如果她太无条件付出,反而会引起两面宿傩的怀疑与杀心,获得死亡结局。

        

所以她要用这样的条件,让两面宿傩误以为她只是想寻求保护。

        

因净灵琉璃体而时常受到妖邪侵扰的贵族千金,献身向此世强大的诅咒之王寻求庇护,由此展开一段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