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趴好紧h/乳妾(H)

      

赵浪是农家之首,秦始皇当然知道。

        

而六国之王之间的争斗,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毕竟是赵王赵浪亲自和他说的,再加上赵高没事儿还能从技院得到一些消息。

        

所以,他知道赵浪现在和项氏可不对付。

        

但农家现在却依附了项氏?

        

秦始皇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是赵浪在给项氏下套,那也统一不了六国。

        

“哼,这小子,倒是机敏。”

        

秦始皇笑着说道。

        

只要想想,两军交战的时候,自己这边突然有人倒戈相向,那可真就要命了!

        

一旁的赵高听得一愣,说道, 

        

“陛下是说这是公子浪故意安排的?”

        

秦始皇的头微微扬起,带着几分笑意说道,

        

“如今没了赵浪他爹给浪儿钱财,农家的日子可不好过。”

        

“浪儿又是个良善的性子,就是如今,也还在帮助普通的农人。”

        

“只靠他的那点收益,怎么可能养的起农家?”

        

“所以,他这是用项氏的钱财帮助农人度过难关。”

        

赵高这时候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惊叹道,

        

“原来如此!公子浪真是大才!”

        

身为中车府令,他当然也想的到这些事情,只是做奴才,就要有做奴才的觉悟。

        

有些风头,该让的就要让。

        

再夸夸公子浪,比夸陛下还要强!

        

看看,陛下的心情不就一下就好了么?

        

当然,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

        

“陛下,可是老奴还听闻墨家似乎也依附了项氏,这会不会有些麻烦?”

        

赵高带着几分担忧说道。

        

秦始皇这时候却摇摇头,很快说道,

        

“诸子百家不会完全的依附一个势力,应该只是派了一些弟子,用工匠的身份前去而已。”

        

“别忘了,就是朕的匠作监也有不少墨家弟子。”

        

“不过,墨家不是一般的诸子百家,听闻他们近些时日展示的新墨家秘术极为神妙,墨家声势高涨了一些。”

        

“你也要留心。”

        

墨家的实力还是极为雄厚的,哪怕是秦始皇也要多留心几分。

        

一旁的赵高听得连连点头,然后笑着回道,

        

“公子浪还有儒家的支持,现在辽东的事宜,都是儒家弟子在操办。”

        

“这么想来,倒是也不怕墨家。”

        

现在的大秦,诸子百家里面,还是儒墨两家当道。

        

赵浪有儒家撑腰,倒是不怕墨家。

        

听到这话,秦始皇再次露出一个笑容。

        

就在这时候,一名黑冰卫匆匆走了进来,说道,

        

“陛下,公子浪来信。”

        

听到这话,秦始皇的眼睛一睁,接过了信件。

        

才打开,里面就掉出来一个玉佩。

        

秦始皇看完了信件之后,拿着手里的玉佩,神色略有些古怪的说道,

        

“这小子居然又收服了韩王室。”

        

一旁的赵高这次是真的震惊了一下,说道,

        

“怎么会如此之快?”

        

现在离六国之王起事才过去多久?

        

赵浪居然就已经拿下了五国!

        

这也太不真实了。

        

谁知道秦始皇这次却没有太多的意外,把玉佩放到了一边,冷然道,

        

“这倒是不奇怪。”

        

“如今项氏用楚伪王的名义,发出了入关中者称王的号令。”

        

“无数六国贵族,自带军士,粮草,准备跟着项氏入关称王。”

        

“六国王室当然坐不住了,哼,恐怕就连楚伪王也是如此。”

        

项氏的做法就是在挖六国之王的根基,他们直接恐怕早就是离心离德了。

        

所以秦始皇现在反而是不奇怪了。

        

只是现在却又有新的问题了。

        

“那,陛下…要放了公子浪的爹吗?”

        

赵高这时候神色有些古怪的问道。

        

按照之前的约定,赵浪只要能掌控几家王室,再给秦军通风报信,不得和秦军直接起冲突。

        

那么,以王室玉佩为凭证,秦始皇就要放了赵浪的老爹。

        

现在赵浪的这些事情基本上都已经做到了。

        

那要不要…或者说,怎么放了赵浪的老爹?

        

毕竟,这世上可只有一个始皇帝。

        

秦始皇这时候也罕见的露出一丝犹豫,最后还是说道,

        

“这事倒是不急,彻底扫除六国余孽,就在明年的开春一战,朕分心不得。”

        

“嗯,告诉浪儿,就说冬日不便行动,等明年开春再说。”

        

“对了,记得找浪儿拿到项氏的具体动向,他有农人在项氏大营,这些信息还是很容易的。”

        

这次的称王之战,几乎聚集了所有有野心的六国余孽。

        

留在原地的,都是愿意顺从的。

        

歼灭了这些野心贵族,大秦安稳的基础就算是打下了。

        

但是,这次对方声势浩大,就连他也不得不打起精神。

        

赵高连连点头,不过露出一丝迟疑说道,

        

“陛下,如今大势已成,不如表明身份,和公子浪一起夹击项氏…”

        

秦始皇这时候笑了一声,说道,

        

“告诉浪儿,大秦始皇帝是他爹?你如何和他明说。”

        

“就算是你自己前去分说,他明面上答应的好好,其实早以为你投敌了。”

        

“等真上了战场,你以为他会和朕一起夹击秦军,信不信,他转身就看我等和项氏争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把两家一起收拾了。”

        

赵高听得瞠目结舌,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不至于吧…”

        

秦始皇笑着摇摇头,

        

“罢了,此事你按朕的吩咐去做就是。”

        

“再通知辽东的边军,长城合龙,关闭去往草原的通道。”

        

“遇到如此境地,浪儿到底会如何抉择,明年开春也就知道了。”

        

“对了,记得用浪儿老爹的名义回信,让他好好为朕提供情报。”

        

“你再去一趟技院,看看浪儿有没有什么信息要私下说的。“

        

赵高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他现在都成了技院的常客了。

        

技院的人都知道,咸阳如今有个出手大方,但洁身自好的贵人。

        

只是他也没得选,不再迟疑,赵高很快退下。

        

宫殿内,秦始皇却没有立刻继续处理政务,而是带着几分笑意,走到了门口。

        

看着白茫茫的一片,这肃杀的景色,在他眼里也变得有了生机。

        

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他却知道,赵浪的这些做法,已然是帝心初成!

        

一颗帝王之心的最基本,就是心怀天下!

        

“浪儿的帝心初成,就看你敢不敢踏出那一步了!”

        

心怀天下的人不少,但最终还是要看,敢不敢真正的踏出那一步!

        

秦始皇看向赵浪的方向,一时间,神色莫名。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