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变态H&皇后奶好大h

      

月光皎洁,一艘乌篷船停靠在一处峡谷的岩石边。

        

壁立千仞的峡谷遮挡了无边夜色,连水面都映不出丝毫波光,一眼望去,如同深不见底的黑潭。

        

轩辕麒独自坐在甲板上,手中握住从脖子上取下来的狼牙玉坠。

        

了尘自乌篷内走了出来,在父亲身边坐下,看了看父亲,说:“父亲还在想弑天的事?”

        

轩辕麒叹了口气:“我没料到,剑庐一行,居然会,碰见弑天。”

        

了尘说道:“我在盛都时曾经见过他,他叫龙一,是阿珩与娇娇的朋友。不过,我没和他交过手,也没和他说过话。他的武功还是和二十年前一样厉害吗?”

        

轩辕麒道:“比二十年前,厉害多了。”

        

了尘担忧地看向他:“父亲没受伤吧?”

        

轩辕麒挺直胸脯:“我也,很厉害的。”

        

了尘:“……”

        

“容月如何?”轩辕麒问。 

        

了尘道:“他命可真大,挨了龙一一掌,居然捡回了半条命。”

        

这次遇上龙一实属意外,龙一似乎是在追杀剑庐的人。

        

容月便是明月公子,他虽不曾与龙一见过,然而他身上揣着玄月剑,用的又是剑庐的招式。

        

他父亲及时出手,从龙一手中救下容月。

        

龙一被激怒,与他父亲激烈地交起手来,可就在打到一半时,龙一停手了。

        

“他为什么突然不打了?”了尘当时隔得远,没看清具体情况。

        

“因为这个。”轩辕麒亮出手中的狼牙玉坠说。

        

“这个?”了尘不解。

        

轩辕麒道:“二十一年前,他奉剑庐,之命追杀,暗影之主,当时他已经,占了上风,也是像今天,这样突然,停手。我曾经,不明白,眼下一想,怕也是因为,这个,狼牙玉坠。”

        

了尘道:“父亲说过,这个是暗影之主送给父亲的礼物。”

        

轩辕麒道:“没错,是我生辰,她送给我的。她先认识大哥,与大哥,四处征战,后来才,认识我,她与大哥的,关系更亲近。”

        

了尘:我怎么听您的语气有点酸溜溜的?

        

轩辕麒骄傲地说道:“但是,大哥,没有这个。”

        

了尘:您还炫耀起来了?

        

了尘言归正传:“可是龙一为何见了它就不杀父亲了?难道龙一认识它?认识第一任暗影之主?”

        

关于这一点,轩辕麒也不是很确定,偏偏龙一二话没说就走了,他唯有自己去剑庐岛寻找答案。

        

龙一抢走了玄月剑,不过进岛的机关也被龙一毁得七七八八了,倒是不担心上不去。

        

翌日,他们抵达了剑庐岛。

        

岛上横尸遍野,四处弥漫着腐臭与干涸的血腥气。

        

容月一眼看见了穿着掌门衣袍的尸体,扑过去叫了一声爹,才惊觉那不是自己爹。

        

了尘屏住气息:“这你也认得出来?”

        

容月道:“虽说容貌腐烂了,但是我爹没这么矮。”

        

了尘冷笑:“看来你爹金蝉脱壳了。”

        

轩辕麒的目的是寻找事件的真相,他翻遍了整座岛屿,最终在容月的帮助下寻到了一间位于掌门书房中的密室。

        

“这间密室我也没来过,父亲不允许我进他的书房。”容月说。

        

“进去看看。”了尘道。

        

密室中存放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丹药,以及大量容月不曾见过的玩意。

        

了尘打开箱子,拿出一个生了锈的兵器说:“是火铳。奇怪,火铳是暗影之主做出来的东西,剑庐岛为何也有?”

        

三人继续翻找。

        

除了火铳外,还发现了不少暗影部才有的东西。

        

了尘蹙眉:“这家伙是偷窃过暗影部吗?”

        

轩辕麒道:“有可能。”

        

当年暗影部的各大分舵被剑庐捣毁,里面的东西也没了。

        

了尘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开关,墙壁上弹出一个锦盒,了尘将盒子打开,拿出了一本泛黄的册子来:“咦?这里有一本手记。”

        

轩辕麒看完手记,恍然大悟:“弑天竟然来自暗夜岛,是第一任岛主的孩子。”

        

……

        

藏剑山庄的议事堂,龙一与容掌门交起了手来。

        

容掌门冷哼道:“你的武功是我教的,你以为有了玄月剑,就能是我的对手吗?”

        

玄月剑?

        

它在龙一的手中吗?

        

顾娇是进了议事堂才醒,因此没看见龙一手中拿着什么剑。

        

她心底闪过一个疑惑,玄月剑是与掌门的儿子一起失踪的,掌门既认出了此剑,居然没过问自己儿子的情况。

        

看来剑庐掌门对儿子也没什么感情。

        

想想也是,有感情的话就不会任由自己儿子遭到嫡母的迫害了。

        

龙一与他的战况十分激烈,议事堂内不时传来桌椅被劈碎的声音,容掌门既是有黎江平这个内应,那么应当没少从暗夜岛得到紫草果。

        

也不知龙一对上他,会不会吃亏。

        

容掌门斩出一道冰寒剑气,挡住了龙一的攻击,并一掌拍上龙一的肩膀。

        

龙一被他重重地震飞,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上,又跌落在桌椅上,碎了一地木片。

        

他用剑支撑住身体,朝容掌门袭来。

        

却不待到彻底出招,又被容掌门一掌震飞,这一回,就连手中的长剑也飞了出去。

        

龙一胸口一痛,嘴角溢出腥红的血丝。

        

容掌门打出第三掌,将龙一的丹田彻底震伤,龙一喷出一地鲜血,整个身子都轻轻痉挛了起来。

        

容掌门一步步朝龙一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傲地说道:“弑天,你说你为何想不开?非要与我作对?我对你不好么?还是说……你的记忆又复苏了?”

        

又复苏?

        

难道龙一不止失忆过一次?

        

而且听他的口气,龙一失忆似乎与他有关。

        

二十一年前,龙一去刺杀暗影之主轩辕麒,结果交手到一半时,龙一主动放弃了任务。

        

之后,龙一就离开了。

        

再之后,龙一便失忆乱入了公主府。

        

那一次的失忆……是容掌门干的!

        

容掌门为何要抹去龙一的记忆?

        

龙一究竟记起了什么?

        

顾娇的心中涌上无数疑惑,她想去帮龙一,但是体内的蒙汗药发作了。

        

这不是普通的蒙汗药,这个黑袍男子也不是普通的剑客。

        

容掌门讥讽地看向重伤吐血的龙一:“知道我为何让你去刺杀轩辕麒吗?我其实是想把第一任暗影之主引出来,我一直觉得,她与暗夜岛有脱不开的关系,我想要的东西如果不在暗夜岛上,那么一定是在她的手里。但目前看来,有个丫头得到了她的东西,我已经抓了那丫头,她出不出现也无所谓了。至于你,我原本不想对你赶尽杀绝,可你一而再、再而三坏我好事,别怪我不顾念师徒情分了!”

        

他举起手中长剑,猛地朝龙一的心口刺了下去!

        

咻!

        

龙一徒手抓住了他的长剑!

        

锋利的剑刃割破了龙一的手掌,温热的鲜血流了下来。

        

容掌门一惊,显然没料到已经奄奄一息的龙一居然还能有如此力气。

        

龙一的气息在暴涨!

        

他反手一动,嘭的折断了他的长剑,随后他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纵身而起,将断裂的剑刃毫不犹豫地刺进了容掌门的胸膛!

        

容掌门整个人都呆住了:“怎么会……”

        

龙一冷冷地看着他:“你不该……把我从他身边带走!”

        

说罢,他握住剑刃的手猛地往里一送,直直刺穿了容掌门的胸口!

        

容掌门脸上的面具嘭的一声裂开,神情龟裂地倒在了地上。

        

龙一大掌一拍,强大的内力震起地上的断剑,猛地插进了他的胸口!

        

一连中了两剑,饶是拿紫草果当饭吃也扛不住了。

        

容掌门鲜血狂吐。

        

高手与高手之间的对决,每一招都在生死之间,输得快没什么奇怪的,可输的人是他就不应该了。

        

他的武功在弑天之上,弑天又没有失控狂化,为何还能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功力?

        

龙一大掌一挥,被震飞的玄月剑回到了自己手中。

        

他毫不留情地刺了第三剑!

        

容掌门身子一僵,没了任何还手的余力。

        

龙一举起长剑,打算第四剑直接将他的心挖出来,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整个议事堂忽然抖动了起来,好似地震一般,龙一的身子晃了晃,木墙后,萧珩与顾娇的椅子齐齐朝前扑去。

        

顾娇咬牙,战胜了身体的无力感,一把抱住萧珩。

        

二人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堪堪停住。

        

而那名黑袍男子一个不稳,撞上了身后的木墙。

        

木墙倒塌了,他滚到了议事堂的地板上。

        

他看了眼倒在血泊中的容掌门,脸色一变,抓住他迅速离开了。

        

震动还在继续。

        

龙一看见了议事堂后方的萧珩与顾娇,他飞身而上。

        

两个人,他没办法拿剑了。

        

他扔掉手中的玄月剑,一手一个,带着萧珩与顾娇往门外冲去。

        

不料,地板忽然开裂,三人跌了下去。

        

……

        

一道黑漆漆的地道中,顾琰与顾承风被摇得东倒西歪,顾承风的脑袋都在墙壁上重重地磕了一下,而顾琰得益于对摔跤小团子净空的观摩,学了一手完美的“摔跤术”。

        

没摔痛。

        

“什么情况啊?地龙翻身了吗?”顾承风抓狂地问道。

        

顾琰没说话,抱头含胸,维持着自我保护的姿势。

        

终于,抖动停止了。

        

顾承风扶着墙壁站起身来,此时二人早已蓬头垢面,他比较惨,发冠都不知掉哪里去了。

        

“你没事吧?”他去扶顾琰。

        

“没事。”顾琰抓住他的手站起身来,四下看了看,问道,“我们这是到哪儿了?”

        

顾承风扶了扶眩晕的脑袋,摸着胸口喘息道:“不清楚,诶?你身上有火折子没?我的好像掉了。”

        

顾琰自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有。”

        

顾承风拿了过来,吹亮火折子后,借着燃烧的火光一步步走出了通道。

        

他们适才从小竹屋的院子掉落后,便进了一个奇怪的通道,他们顺着通道一直一直往前走,不知怎的忽然就发生了方才的事故。

        

他险些以为通道要塌方了。

        

“这里是哪里呀?地上好多血迹。”顾承风进了议事堂,他蹲下身,指尖摸了摸那些血迹,“新鲜的,这里发生过打斗。”

        

他四下看了看,在废墟中发现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孔雀翎宝剑。

        

他将剑拾起来仔细端详了一番,惊叹道:“哇,玄铁剑啊!是我的了!”

        

顾琰则是在一旁发现了一个面具。

        

顾琰捡起面具,闻了闻,说道:“有我姐身上的香气!我姐来过这里!”

        

……

        

伸手不见五指的密室中,龙一以身为盾,接住了顾娇与萧珩。

        

二人赶忙站起身。

        

顾娇摸上龙一的脉搏,萧珩吹亮了火折子。

        

“你们有没有事?”他问道。

        

顾娇道:“我没事,龙一他受了伤。”

        

萧珩看向面色苍白的龙一,问道:“很严重吗?”

        

顾娇抽回手:“严重是严重,不过他体质特殊,应该没性命之忧。”

        

她说着,去摸急救包。

        

“急救包掉了,面具也掉了。”

        

面具是上官庆找人做的,郑管事突然来府上说安国公出了事,她随手将面具塞进了急救包。

        

萧珩四下看了看:“前面有个通道,我们先离开这里。”

        

顾娇点点头,与萧珩一起将龙一扶了起来,随后感慨道:“一个小小的藏剑山庄,竟然也建造了密道,还真是不显山不露水。”

        

萧珩蹙眉看着四周冷冰冰的墙壁,总感觉这里十分危险:“走吧。”

        

顾娇忽然看向龙一帅气的脸庞,开口道:“对了,龙一,方才那个穿黑袍的男人是谁?”

        

“蛊师。”龙一说。

        

顾娇弯了弯唇角,眸子亮晶晶的:“你真的会说话了。”

        

龙一:“……”

        

另一条通道中,顾琰仔细地寻找着顾娇的踪迹,他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只是凭着龙凤胎的感应,觉得她应该就在附近。

        

“我们要不要叫一声?”

        

顾琰回头问顾承风,却被一个可怖的青铜獠牙面具吓了一大跳,“啊!你干嘛!”

        

顾承风顶着面具,笑嘻嘻地说道:“吓到了吧?”

        

顾琰惊魂未定地揉了揉狂跳的心口,怒目道:“幼稚!你不许走在我后面!”

        

顾承风哼哼道:“我又和你姐姐没有龙凤胎感应,我怎么知道往哪儿走啊?”

        

顾琰气呼呼地说道:“往前!”

        

顾承风扶了扶脸上的面具,又摸了摸腰间的孔雀翎玄铁宝剑,对顾琰道:“火折子给我。”

        

顾琰冷冷地给了他。

        

他昂首阔步地往前走。

        

“胆子这么小,早让你不要跟来了!”

        

“你说你和你姐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怎么性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啊,也对,她不是你……咳咳,我的意思是,她不是和你一起长大的。”

        

“哎,我说了这么多,你好歹吱一声啊。”

        

顾承风纳闷地转过身来,却哪里还有顾琰的身影?

        

“顾琰!”

        

他脸色一变往回走,刚转了个弯,一道黑影迎面贴上来,一掌将他打晕了过去。

        

……

        

“龙一,蛊师厉害吗?”通道内,顾娇继续适才的话题。

        

龙一想了想,严谨地说道:“打架不厉害,用蛊厉害。”

        

蛊师要养蛊,一般来说身体都很弱,他们擅长用蛊来增强功力,给人的感觉像是高手,实则都是蛊的作用。

        

这么说顾娇就明白了:“所以那家伙要是近身搏斗的话,没什么胜算。”

        

龙一顿了顿,垂眸说道:“但是蛊师,会操控人。”

        

顾娇问道:“你的记忆就是被那个蛊师抹去的吗?”

        

龙一:“嗯。”

        

不仅抹去了他的记忆,还将他变成了杀人的工具,杀害了不该去杀害的人,摧毁了他本该去保护的东西。

        

“有人!”萧珩道。

        

通道尽头,一扇石门缓缓打开,里头有微弱的光亮透了出来。

        

龙一走将二人护在身后,眸光冰冷地走向石门。

        

等来了门口才发现里头是一间宽敞的密室,密室中早有人等候多时——坐在椅子上的容掌门,他手中正把玩着一个青铜獠牙面具面具。

        

站在他身侧的黑袍蛊师,以及被蛊师抓在手中的顾琰与顾承风。

        

容掌门身上的兵器已被拿下,伤口看上去做过简单的处理,但依旧血流不止,他整个人虚弱不已,再不进行手术就要没命了。

        

顾娇与萧珩从龙一的身后走了出来,二人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顾承风、顾琰,又看向蛊师与容掌门。

        

“你到底想干什么?”萧珩问。

        

容掌门身体虚弱,气场却不弱,他看向萧珩道:“你是大燕的皇长孙?我见过你的画像,我知道你和上官庆的身世,也知道弑天失踪的这些年一直都在你的身边。我当年一时疏忽,倒叫你捡了个大便宜。”

        

萧珩正色道:“二十一年前,龙一放弃了刺杀轩辕麒的任务,之后龙一失忆了,是你干的?”

        

容掌门讥讽一笑:“他敢背叛我,当然要承受代价。可惜的是,明明都洗去他记忆了,他还是跑掉了。”

        

龙一一定是凭着一股执念逃离容掌门身边的,只是没想到会阴差阳错乱入了公主府。

        

萧珩看向容掌门:“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容掌门道:“我其实也是为了他好,做剑庐掌门的亲传弟子有什么不快活的?好了,已经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他说着,看了眼一旁的顾承风,淡淡笑道,“这两个人是你们的朋友吧,想救他的话,让这丫头把不死药交出来!”

        

萧珩蹙眉:“什么不死药?”

        

容掌门厉声道:“长生不老之药!”

        

顾娇一脸懵逼:“我有长生不老之药吗?我怎么不知道?”

        

容掌门快不行了,若是再不得到不死药,他就一命呜呼了。

        

他的脸色沉了下来:“我最后说一次,交出不死药!否则今日我让你们所有人给我陪葬!”

        

顾娇认真地说道:“我真的没有不死药,有的话我自己早吃了!”

        

容掌门气急:“你!”

        

萧珩小声问顾娇:“他是不是以为你的药箱里有不死药?”

        

顾娇说道:“可我药箱里没有。”

        

她看向容掌门,“谁告诉你药箱里有不死药的?”

        

容掌门以内力护住心脉,然而也无济于事了,他的生命在急剧流逝,他整个人都急躁了起来:“我亲眼所见!它一定就在你的箱子里!你给我拿出来!拿出来!”

        

这个人怕不是疯了。

        

与那些执着于炼丹以追求长生不老之术的帝王一样,可世上哪儿有长生不老?哪儿有不死药?

        

容掌门没了耐性,对蛊师道:“杀了他!”

        

顾娇伸出手:“好好好,我给你!”

        

萧珩一秒入戏,扣住她手腕,步子一转,用身子挡住她辣眼睛的演技:“你疯了!你只有一颗!给了他,你自己怎么办?”

        

他的演技炉火纯青,搁顾娇前世妥妥奥斯卡影帝。

        

没人怀疑他说的不是真话。

        

顾娇一脸痛心地感慨道:“可是我也不能让他杀了我弟弟和顾承风啊,我没了长生不老之药,至多是和你们一样,生老病死,也没什么不好的。”

        

萧珩沉声道:“娇娇!”

        

“不用说了。”顾娇抬起另一只手,比了个停的手势,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

        

萧珩将瓷瓶夺了过来,转身看向容掌门,眼底的不甘、愤怒、无奈、复杂交织得淋漓尽致:“一手交人,一手给药,我数一二三,你把人推过来,我把药给你抛过去。”

        

容掌门的眼底浮现起贪婪的目光:“好。”

        

“一、二、三!”

        

萧珩话音刚落,蛊师将人推了出去,萧珩也将丹药扔了出去。

        

龙一飞身而上接住了顾承风,顾娇也几步上前,接住了顾琰。

        

就在此刻,原本昏迷的顾琰忽然睁开眸子,反手摸出背后的孔雀翎长剑,他冷眸一闪,一剑刺进了某人心口!

        

蛊师低下头,看着从胸口穿透的玄月剑,不可置信地回过头:“你……”

        

顾琰擦掉飞溅到自己脸上的血迹,眼底一片清醒:“想让我伤害我姐姐,你做梦!”

        

蛊师倒在了血泊中。

        

容掌门大掌一吸,将药瓶抓在了手中。

        

顾琰脱力,一屁股跌在地上。

        

顾娇单膝跪地抱住他:“阿琰!”

        

顾琰抖抖索索地自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颤声道:“幸好……有师娘给的毒药……姐姐你离我远一点……我还是很想杀你……”

        

龙一拔出蛊师后背的长剑,一剑斩落他头颅。

        

顾琰两眼一黑晕在了顾娇怀中。

        

蛊师死了,蛊自然就解了,之所以晕倒是因为他先前为对抗蛊毒,服下了南师娘炼制的毒药。

        

顾娇将他紧紧地抱入怀中,脸颊贴着他冰凉的面庞,低声道:“傻弟弟。”

        

另一边,得到了丹药的容掌门癫狂地笑了:“我有长生不死药了……我不会死了……不会了……”

        

轰隆一声巨响,整间密室又地动山摇了起来,屋顶与墙壁的缝隙间有流沙簌簌滑落,密室中的尘土飞成一片。

        

萧珩四下望了望,凝眸说道:“好像是有什么人触动了地下的机关……这里要塌了……我们赶紧走!”

        

他牵住顾娇的手。

        

龙一一边夹一个,左手顾承风,右手顾琰,在二人身后断后。

        

就在此时,密室的石门落下了。

        

龙一见状不妙,先是将手中的顾承风与顾琰扔了出去,又两掌将顾娇和萧珩打了出去。

        

石门落得很快,做完这一切他已来不及冲出去了。

        

顾娇:“龙一!”

        

眼看着密室就要彻底关闭,咔的一声,小药箱出现在了千斤重的石门之下,将其死死顶住了。

        

顾娇与萧珩趴了下来,从石门的缝隙往里望。

        

萧珩道:“龙一!快过来!”

        

龙一往地上一滚,自不足一尺的缝隙中出了密室。

        

容掌门刚刚服下长生不死药,他能和第一任暗夜岛的岛主一样长生不老了,可他不能在这里荒度余生。

        

他要出去,重振剑庐!

        

他钻进了石门下的缝隙。

        

小药箱没动。

        

可就在容掌门爬到一半时,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了,小药箱突然不见了,千斤重的石门重重落下!

        

“不要——”

        

石门之下,容掌门被碾成了两段。

        

他睁眼,看见小药箱就在他的眼前。

        

他一边吐着血,一边伸出手:“有药……有了药……就能……活……给我……药……”

        

然而他到死,也没碰到触手可及的箱子。

        

……

        

八月,金秋时节。

        

顾娇与龙一在公主府养伤。

        

小九的翅膀上缠着纱布,雄赳赳地在院子里躲来躲去,向自己新收的小鸟弟们显摆自己的伤。

        

顾琰没大碍了,他已经和顾小顺去上学了。

        

萧珩从龙一的屋子里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空碗。

        

顾娇看着碗,唔了一声:“都喝了?这么乖。”

        

萧珩笑了笑,反手拿出一盒炭笔:“我说你答应他的。”

        

顾娇黑了脸。

        

八月底,轩辕麒回来了,与他一道来昭国的还有常坤与叶青。

        

顾娇以为常坤是来找常璟的,谁料并不是。

        

他是来见龙一的。

        

顾娇正在院子里苦逼地和龙一撅笔,常坤走了过来,他的情绪很激动,想靠近却又仿佛怕惊了龙一,他就那么站在不远处,一眨不眨地看着。

        

“他、他就是那个孩子吗?”他连眼眶都红了。

        

常璟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家老爹。

        

萧珩说道:“如果你说的是被剑庐掌门拐走的孩子,是的。”

        

龙一是五岁那年被剑庐掌门偷走的,剑庐掌门让蛊师抹去他的记忆,将他培育成了一个杀人的工具。

        

萧珩看了眼和瘸着胳膊,和顾娇玩得忘乎所以的龙一,对常坤道:“龙一走的时候还小,他只记得自己来自暗夜岛,父亲是岛主,别的什么不知情了。可是,我听常璟说,您没有生下龙一这么大的儿子。”

        

常坤苦笑道:“他说的岛主不是我,是第一任岛主。他是第一任岛主的孩子,不是岛主自己生的,应该是从外面带回来的。”

        

“什么叫应该是?”萧珩问。

        

常坤道:“第一任岛主是个奇人,他身上有许多常人无法理解的秘密,这个孩子就是其中之一,我总感觉他不是普通的孩子。”

        

龙一确实不是普通人。

        

常坤叹息一声道:“岛主临终前将这孩子托付给我,让我好生照顾他,我没料到剑庐的人会抓走他,给他喂食紫草毒,把他变成了死士。我愧对岛主。”

        

那孩子不见了之后,他也是仔细找过的,可没找到,他便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萧珩问道:“你们岛主是不是有个药箱?”

        

常坤惊讶:“有的,你怎么知道?”

        

顾娇完成今日份的撅笔,常坤去找龙一,他不确定龙一是否还记得自己。

        

顾娇则与轩辕麒去了书房。

        

轩辕麒将一个锦盒递给顾娇:“我先去了剑庐岛,发现龙一与暗夜岛有关,于是又去了一趟暗夜岛。这里头是剑庐掌门的手记。”

        

顾娇先看了容掌门的手记,原来,他八岁时随父亲出岛,他的师兄受了伤,多亏一个神医出手相救,神医的药箱里有奇奇怪怪的刀和药品。

        

他二十岁那年,又遇到了同一个神医,神医的容貌没有改变。

        

三十岁,亦然。

        

他觉得神医一定是服用了长生不老之药,而那个药就藏在他的药箱里。

        

他跟踪神医去了暗夜岛,发现他就是暗夜岛的岛主,随后他在神医的书房发现了一张画像。

        

“是第一任暗夜之主的画像。”轩辕麒说着,将那张画像自怀中拿出来,双手递给了顾娇。

        

这是一个极为尊重的手势,长辈给晚辈递东西不会如此。

        

顾娇心里想着事,没在意这个细节,可当她接过画像时,神色一下子顿住了。

        

这不是画像。

        

是照片。

        

她前世的照片。

        

……

        

顾娇去见了常坤,问常坤要了第一任岛主的画像。

        

常坤拿出了一张陈年画像:“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我怕我有一天会忘,早早地将它画了下来。”

        

顾娇看见了穿着军靴、披着大衣、身材高大、一脸冷漠的男子。

        

“教父……”

        

原来容掌门见到的那个人就是教父,他的容貌没有改变不是因为服用了长生不老药,而是一次次地穿越来这里。

        

顾娇捏紧了画像,“他人去哪里了?”

        

常坤难过地说道:“他死了。”

        

顾娇眸光一颤:“你说什么?”

        

常坤叹道:“他每一次来这里,都会种下一批紫草,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初的紫草就是种不活。后来,他去世了,临终前他让我把他埋在紫草下。你说奇不奇怪,第二年他埋骨的地方,就长出了大片大片的紫草。”

        

顾娇怔怔地看着画像,眼泪忽然落了下来。

        

……

        

夜里。

        

叶青来了一趟顾娇的屋子。

        

顾娇静静地坐在窗前。

        

叶青张了张嘴,轻声道:“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你?顾姑娘,小统帅,萧夫人,还是——”

        

顾娇道:“都可以。你师父……”

        

叶青来到她面前,垂眸,深吸一口气,压下喉头的哽咽,语气如常地说:“我师父他老人家去云游四海了,他走之前去暗夜岛见了我一面,他有个东西让我转交给你。”

        

顾娇接过盒子打开。

        

是那三个坐在桃树下的泥人,还有那幅曾经没有容貌的将军画像。

        

如今,容貌已被国师添上去。

        

是她的脸。

        

叶青转身抬手,不着痕迹地抹了眼眶里的泪,平静地说:“师父有个故事,让我一定转述于你。”

        

顾娇道:“你说。”

        

叶青斟酌了一下措辞,缓缓开口。

        

“从前,有个穷困潦倒的术士,因得罪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被毒打流落街头,濒死之际,一个神仙一般的女子救了他。女子说,‘你长得真像我的一个故人’。”

        

“因为一张相似的脸,女子医治他,收留他,对他倾囊相授,还带他结识了轩辕家的公子。”

        

“他想,那个故人一定对她很重要。他有想过去假扮那个人,但他最终没有这么做。”

        

“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了她,最后悔的事是卜了那一卦。”

        

“往后山高路远,不必再找他。”

        

……

        

萧珩来到房中时,叶青已经离开了。

        

顾娇正在烧纸钱。

        

两个火盆。

        

萧珩心疼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一个是烧给暗夜岛第一任岛主的,另一个是——”

        

顾娇低声道:“一位故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