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翁熄媛媛_啊,,啊,,皇上h

所以她花了三千一百万,就买了个……尿壶?

        

为什么刚刚主持人介绍的时候,并没有提及这个?!

        

万芷琪差点没气吐血,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江羡坑了。

        

难怪她刚刚输了的时候,并没有生气,反而还笑意盈盈的看自己。

        

现在想起来,那笑容就像是在看傻逼一样吧。

        

万芷琪被江羡这么一顿整,顿时偃旗息鼓了。

        

那群富家子弟的群里,还在热切的讨论着这件事呢,当然也提到了万芷琪刚刚和江羡的小摩擦。

        

万芷琪觉得自己很丢脸,都不敢在群里冒泡了,默默潜水看他们聊天。

        

“对了,曲少,你不打算报个仇的吗?”不知是谁提了一句,艾特了群里的曲子饶。

        

曲子饶就是刚才那个说自己也在拍卖会现场的人。

        

原京这群富家子弟基本都知道,曲子饶跟乔忘栖之间有过过节。

        

当初年轻气盛的曲子饶,在乔忘栖面前可是栽了个大跟头。

        

也因为这件事,让曲子饶好多年都抬不起头来。

        

特别是乔忘栖风头正盛那几年,曲子饶都只能悄悄出国避风头。

        

直至乔家分崩离析,乔忘栖退出乔家,曲子饶才回了原京,才开始在圈子里活跃。

        

但他当年栽的那个跟头,却一直是曲子饶心里的一根刺。

        

哪怕别人碍于曲家的地位没有明说,可私底下却不知嘲笑过他好多回了。

        

所以那人艾特曲子饶的时候,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完全是在曲子饶伤口上撒盐啊。

        

“当然,要报了。”曲子饶慢悠悠的打出这行字发送到了群里。

        

众人又开始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更有八卦的人问曲子饶,“曲少打算用什么方式扫乔忘栖的颜面呢?”

        

“对啊我也好好奇。”

        

“好想去看现场啊!可惜没有这个眼福了。”

        

大家你一眼我一语的,在热烈讨论着这事儿。

        

曲子饶灭了手机,叫来了服务自己的工作人员,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万芷琪安分了后,江羡也能开心的买买买了。

        

毕竟这是国内最顶级的拍卖行啊,所出的拍品都非常稀有,买到就是赚到,能赚钱的事,她怎么会错过呢。

        

江羡正买得上头呢,来了四个工作人员。

        

走在前面的,应该是个小领导,后面跟着三个工作人员,每个人手里都端着非常精致的托盘。

        

托盘带着盖子,叫人看不清端着的是什么东西。

        

四人来到了江羡和乔忘栖的面前,站成了一排。

        

江羡有些疑惑。

        

那个小队长态度很恭敬的道,“请问是乔忘栖乔先生吗?”

        

“是。”乔忘栖淡然的应道,表情平静到毫无波澜。

        

小队长微微的颔首说,“这是二楼的贵客曲线上送给乔先生的,请乔先生笑纳。”

        

闻言,乔忘栖并没什么表情。

        

只有江羡往二楼看了一眼,想知道是哪位曲先生。

        

但她不知道具体位置,所以并没有第一眼就找到人。

        

一旁的乔忘栖却非常淡漠的回答道,“不用了,送回去吧。”

        

“乔先生,曲先生吩咐过,一定要亲自送给你的。”小队长有些为难的样子。

        

也就江羡好奇的问了一句,“这些都是什么?”

        

小队长立马回答道,“这是举办方给二楼贵客们供应的甜品和小吃。”

        

顿了顿,小队长又才说道,“曲先生说乔先生在这里可能会有些委屈,想着大家相识一场,理应照顾着你一点,所以特别吩咐我们给你送这些东西过来的。”

        

端着托盘的服务生揭开了托盘上的盖子,的确是一些雅座才会有的精致小吃。

        

但让人转达的话,江羡听着怎么就那么不舒服呢?

        

乔忘栖那么了解她,自然知道她听到这些话之后,肯定会不开心,就默默的握住了她的手,像是在无声的安抚一样。

        

就很奇妙,她的火气一下就下来了。

        

乔忘栖见她眸色温柔下来,这才对那个还在等着的小队长说道,“我说不用了。”

        

男人的眸光冷冽,语气平静却似有杀气,让人心生畏惧。

        

小队长只觉得后背发凉,短暂的权衡了一秒后,还是带着人离开了。

        

很快,这人就去给曲子饶答复了。

        

听到转述之后,曲子饶很窝火。

        

他就不明白了,他乔忘栖早已没有了以前的地位,还有什么好骄傲的?

        

心里那股怒火一下子就被挑了起来,曲子饶再让这人去做事。

        

可这人一想到乔忘栖刚才的气场,就怯弱了,怎么也不肯去。

        

“废物!”曲子饶愤愤的骂了一句。

        

被骂的服务员怯怯的退下了。

        

万芷琪不知何时过来的,大概是瞧见了曲子饶骂人的样子,待服务员走之后,笑盈盈的走过来道,“曲少消消火气。”

        

她还给曲子饶倒了杯茶递过去,眼睛若有似无的勾了勾。

        

曲子饶挑了挑眉,接过了万芷琪递过来的杯子。

        

两人这眉来眼去的,有那么点意思了。

        

等曲子饶喝完茶,万芷琪才问他,“曲少消气了吗?”

        

曲子饶往沙发上一坐,拍了拍自己的腿,“还差点。”

        

暗示着什么已经很明显了。

        

万芷琪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再说了,他们这个圈子里什么没玩过啊,哪能不知道曲子饶在暗示什么?

        

她也没矜持,走过去直接坐在了曲子饶的腿上,还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曲子饶的手放在了万芷琪的腿上,若有似无的抚摸着,嘴里却在说着其他的事,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

        

“万小姐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刚刚见你让人给乔忘栖送东西去被拒绝了,就过来看看的。”

        

曲子饶眸子冷了冷,有些不悦。

        

万芷琪娇笑的道,“曲少别生气嘛,你何必为难一个笑服务生呢,他们肯定是不敢得罪任何人的,哪怕是现在没有任何地位的乔忘栖。”

        

“听你这意思,是有什么想法?”曲子饶果然感兴趣了。

        

“你说羞辱人,当然是要当面羞辱才有意思对不对?曲少不妨想一想当年你是怎么被乔忘栖羞辱的。”

        

曲子饶抿了抿唇,似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果然有些上头了。

        

“今天可是来了不少原京名流,而且曲少刚刚也在群里放狠话了,这万一叫人看了笑话,那不是更抬不起头了?”

        

“你说得对。”曲子饶果然被激将了。

        

毕竟自己已经放狠话出去了,如若没做出点动作来,以后必然还会被人瞧不起的。

        

他扶着万芷琪起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美人儿等我一下,看我去耍耍威风。”

        

“好的。”万芷琪巧笑倩兮的回应。

        

等曲子饶出了雅间,万芷琪才嫌恶的擦了擦被曲子饶亲的地方,只觉得有些恶心。

        

她到了栏杆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下的情况,想知道曲子饶要怎么羞辱乔忘栖。

        

曲子饶排场还挺大的,带了四个人过去,耀武扬威的,直接走到了江羡和乔忘栖面前。

        

江羡刚刚被乔忘栖安抚之后,本来已经不在意这种事情了,结果又有人上门找茬了。

        

她就不明白了,这不是拍卖会吗?大家到这里来不是来买东西的吗?

        

怎么就有人这么闲呢!

        

“哟,这不是小九爷吗?好久不见啊。”曲子饶嘲弄的开口,随后又一副恍然的样子说道,“啊忘了,你已经不是乔家的人了,叫你小九爷也不合适了。”

        

“你又是哪根葱?”江羡就听不惯这人说话的语气,直接回怼道。

        

曲子饶脸一黑,冷笑的道,“江小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

        

“总比有的人说话很臭好吧。”江羡冷笑的道。

        

曲子饶忍了忍,觉得自己没必要跟江羡计较,毕竟他是来找乔忘栖茬的,就没再回应,而是对乔忘栖说道,“乔忘栖,当年你那样羞辱我,这个仇我可是一直记得呢,只因你是乔家的人,我只能忍着让着,但现在不一样了,你什么也不是了,那这笔账,是不是该算一算了?”

        

他说了半天,乔忘栖总算给了他一个正眼,看了看他后,问了一句让曲子饶吐血的话,“你又是哪根葱?”

        

夫妻俩的语气还真是如出一辙,气得曲子饶差点吐血三升。

        

“别跟我装不认识,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地位,只要我跟主办方随便打一声招呼,你就会被赶出去的你信不信?”

        

闻言,江羡挑了挑眉。

        

曲子饶以为他们是怕了,又得意起来,“当然,如果你现在肯为当年的事跟我道歉,我可以放过你。”

        

说罢还挺了挺胸,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要么跟我道歉,要么,直接滚出拍卖会。”曲子饶叫嚣起来。

        

江羡觉得良好的教养都快控制不住她了。

        

她这人,心态其实挺好的,网络上多少黑子骂她,她都可以无视。

        

但唯独容忍不了有人骂乔忘栖。

        

乔忘栖于她而言,就像是不能碰触的逆鳞,不能触及的底线一样。

        

一碰,她准炸。

        

只可惜这个曲子饶对江羡这人不太了解。

        

其实她只需要稍稍去江海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江海名流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句话叫,惹天惹地也别去招惹江羡。

        

“如果你现在肯为刚才说的话道歉,我也可以放过你。”江羡慢条斯理的开口,明明是在笑,可那笑,却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迫人气势。

        

乔忘栖知道,江羡要发飙了。

        

不过这次他没有阻拦江羡,总有人上赶着送死,他何必要阻止呢?

        

所以他饶有兴致的站在江羡的身后,微微挑眉看向曲子饶。

        

这看在曲子饶眼里,觉得乔忘栖不像个男人,躲在一个女人背后算什么事儿啊?

        

“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要找的人是他。”顿了顿,曲子饶还道,“这只是我和乔忘栖之间的恩怨,乔忘栖,你现在都已经混成这个样子了吗?需要靠一个女人来给你撑腰?”

        

这话听得江羡差点笑出声。

        

“说话别那么大声,我怕狗。”

        

“什,什么?”曲子饶一下没反应过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