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的浪妇_教室又被C尿了

阮苏听到那带着几分熟悉的声音一转头,结果就看到了凌二太太和凌清然母女俩。

        

还真是冤家路窄。

        

她淡然的眸子瞟过母女二人,只见母女俩穿得一个比一个华丽,一个比一个花枝招展,好像不是在参加文博会,而是去参加选美一样。

        

阮苏震惊了,不过想一想母女俩平时的作风她又觉得非常符合她俩的性格。

        

她收敛了神情,静静的看着朝着她款款走过来的母女二人。

        

“有事吗?”

        

她声音冷淡至极,仿佛这俩女人是陌生人。

        

凌清然笑得十分妖娆,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阮苏,好一会儿才说,“阮小姐,你这是来参加文博会的?这……也太随意了吧?是不是有损你设计师的大名啊?”

        

“衣服嘛,穿着舒服就好,不一定非要礼服加身,大牌妆点。外在之物罢了。”阮苏讲得云淡风轻,她长得好看,其实穿什么都好看。

        

哪怕是基础款的白衬衣和牛仔裤在她身上也显得与众不同,别有一番气质。

        

凌二太太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阮苏,“阮小姐说的不错,你说得我都想脱掉身上这RL的高定礼服,换上普通的衣服了呢!” 

        

她故意在说RL这个品牌的时候咬字重了一些,重点突出品牌。

        

好像故意在炫耀一般。

        

阮苏懒得跟她们再做什么口舌之争,淡淡一瞥。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两位这礼服好像是去年RL品牌的高定,是不是今年拿出来

        

穿有点过时了呢?”

        

凌二太太顿时脸色涨得通红,“你……”

        

“毕竟我可是设计师,很懂行情。”阮苏说完就又看向了身边的商凌霄,“哥,我们走吧。”

        

凌清然听到阮苏的话立刻朝着商凌霄看过去,她眼底闪过惊艳,好俊美的男人!

        

为什么这么俊美的男人却陪在阮苏身边?

        

她心底一阵小鹿乱撞,匆忙的拦到商凌霄面前,“这位先生……等下有书法比赛,我可以邀请你一起……”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商凌霄冷硬的打断,“不好意思,不可以。”

        

说完,他迈开修长的双腿就往前走,阮苏朝着凌清然笑了笑,“这是我哥,人家有老婆有孩子,你死心吧。”

        

“你!你得意什么?”凌清然气得直跺脚,只有不努力的小三儿,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她气得直翻白眼。

        

这么帅的男人,她一定要得到。

        

她这么有钱,还是白富美,哪怕拿钱砸,她也要砸得这个男人愿意。

        

她心里暗自下了决心,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商凌霄的照片,就发给了相熟的一个私人侦探。

        

“帮我查一下这男人是谁。”

        

那侦探直接就回了她,“我的妈啊!你是不是疯了?你不认识他?”

        

“他很有名吗?”凌清然愣住了。

        

“商氏集团的总裁商凌霄啊,时尚王国的国王,你不知道?玛呀,我的大小姐,你消息太闭塞了吧!”

        

“商凌霄……”凌清然握着手机久久回不过神

        

,盯着商凌霄的背影整个人都在发蒙。“

        

妈,这男人这么帅,竟然是商凌霄……”

        

凌二太太那张花了重金保养的脸顿时一愣,“你说啥?商凌霄?你要是能够成为他的太太……”

        

“可是……阮苏说他有老婆有孩子,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如果真有的话,会不上新闻?肯定是阮苏故意骗我的。”凌清然气呼呼的说,“我不管,我要得到他。”

        

“回家再说,我们先去参加书法比赛。”凌二太太压低声音拉了拉凌清然的手臂,“这里人多眼杂,不益多说。”

        

说罢,母女俩就朝着书法比赛的会场走过去。

        

凌清然自信满满的踩着高跟鞋,她从小就学习书法,自认为自己书法已有大成,所以几乎每届的文博会她都会参加,她在书法界也小有名气。

        

她的师傅戴受也十分器重她,以她为荣。

        

此时的戴受正坐在台上接受一些小辈们的恭维,他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远远的就看到自己的爱徒走了过来,他伸出手来冲凌清然招手,“清然,快过来。坐到师傅旁边。”

        

凌清然微笑着点了点头,朝着他走过去,“师傅,最近身体如何?”

        

戴受笑着喝了口茶,“哎呀,还是老样子。”

        

凌清然母女坐定以后,戴受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小声的附到凌清然耳边说,“今天文老的徒弟也会出现,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表现,把文老的徒弟给比下去。”

        

        

受和文老一向不对付,两人身为M国的书画界的大佬,被外界拿出来对比多年,总是文老略胜一筹。

        

戴受早就不爽压抑多年,后来他收了凌清然这个徒弟,可是让他风光无限了好一阵子。

        

毕竟凌家的小姐还极有书法天赋,让他在这些书画界大佬里面觉得脸上极有面子,毕竟并不是每一个徒弟都家世好,又有天赋。

        

凌清然极有自信的扫视了一下会场上面的人头攒动,不以为然的说,“师傅,你放心,我肯定是最好的那一个。”

        

戴受看到她这么有信心的样子,心里舒服了许多,之前他一直很忐忑。

        

毕竟名师出高徒。

        

“听说是文老的关门弟子,代表文老来参加文博会。”

        

“关门弟子?搞笑哦,谁有个优秀的弟子不是想要拿出来炫耀一下,给弟子未来铺铺路,文老还藏着掖着现在才拿出来,肯定是因为这个弟子拿不出手。”凌清然越发的不以为然,认为这个关门弟子肯定是个垃圾。

        

凌二太太也是一脸骄傲,“戴老,你放心,清然可是最优秀的。往年这书法比赛,清然都是名列前矛,这今年啊,你放心肯定第一名还是咱们清然。”

        

戴受微笑着喝了一口龙井,“说得不错,是我太高看那个关门弟子了,肯定没有清然的水平高。”

        

“这不还都是因为你这名师指导得好嘛。”凌二太太赶紧又拍了一下戴受的马屁。

        

她深知戴受这人就爱听

        

这一套好听话。

        

果然,戴受非常的高兴,“清然,等下比赛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发挥。”

        

不光是他们三人在好奇文老所谓的关门弟子,其他人也在好奇。

        

毕竟书法大家现场可是来自全国各地,几乎都带了自己的弟子过来。

        

他们已经成名所以不会下场比赛,一般都是弟子们进行比赛。

        

文老的其他徒弟都没有来,所以他们想要问都不知道问谁去。

        

只能强忍着好奇心耐心的等待。

        

所以在他们看到商凌霄和阮苏一起走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惊讶。

        

他们在等所谓的文老的关门弟子。

        

可是左等右等,人都到齐了,主办方邀请的主持人都已经上台宣布开始,“请各位参赛选手入场,请观察自己手里的号码牌,上面对照的是座位号,请对号入座。”

        

阮苏看了看自己领到的号码牌,15号。

        

她对商凌霄说,“我去比赛场地了,你在这里等我就好。”

        

商凌霄点头,“旗开得胜。”

        

“无所谓,重在参与,给老师一个交代罢了。”对于拿不拿名次,阮苏根本不在乎。

        

她的书法练习了许多年,不过这几年她很忙碌,也不怎么会练字。

        

凌清然的号码牌刚好是16号,她就坐到了阮苏的旁边。

        

眼睁睁的看到阮苏坐到了15号的位置上。

        

她一脸震惊的瞪着阮苏,“有没有搞错?你来这里搞笑的吗?你还要参加比赛?”

        

阮苏冷淡的扫了她一眼,“你能来

        

参加,我为什么不能来?”

        

看一眼凌清然身上华贵的礼服,阮苏唇角勾勒出一丝坏坏的笑意,“你穿得这么美,这么华丽,等下小心墨汁沾到礼服上,你这礼服就变成一次性的了。”

        

“你这乌鸦嘴,你少诅咒我!”凌清然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第一绝对是我的,你啊,就是来凑数的。”

        

“恩,你说得对,我是来凑数的。”阮苏不想和她争吵,而是直接扫向了面前的宣纸和毛笔。

        

主持人开始介绍每一位参赛选手的个人简介。

        

介绍到阮苏的时候,主持人明显一愣,“15号参赛选手竟然是文老先生的关门弟子,阮苏!”

        

主持人的神情有些震惊,“阮小姐身为叶家的千金,竟然还是文老的弟子?这太令人惊讶了,希望她今天能够发挥出优异的水平。”

        

主持人的话落,一阵哗然。

        

大家都震惊的看着阮苏,“我的妈啊!叶家的千金?”

        

“她怎么可能是文老的徒弟?”

        

“文老那个关门弟子听说非常的神秘……”

        

“凌家的那个小姐可是非常厉害的,年年是第一。”

        

“我觉得凌家小姐今年还是第一。”

        

凌清然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你是文老的弟子?太可笑了!阮小姐,我好像都不认识你了呢!”

        

阮苏这女的会设计衣服,但是书法她就不行了吧?

        

一个人怎么可能行行都是状元?

        

凌清然顿时有些膨胀,越发的瞧不起阮苏。

        

阮苏不置可否,

        

“我好像也不认识你了呢!凌二小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