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h/禁伦h

        

在江本将史说完大致的情况后,唐泽开始和众人分析起了本次的绑架案的情况。

        

主要是这起绑架案,实在有很多让人想不通的地方了,比如犯人明明都这么大费周章的进行了准备,还顺利从家中带走了浩太,那为什么确对房间中的其它财务分文不取呢。

        

既然是图财的话,这样做才是利益最大化的方法吧。

        

而且想要绑走浩太的话,明明上次将浩太带往家中吃蛋糕那次便可以了,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而且当时浩太还听到了江本将史的声音,这一点其实是很要命的。

        

毕竟当时放浩太回来的话,肯定会有暴露的嫌疑,会让江本将史知道带走浩太的人是他的朋友之一。

        

可对方为什么还是放了浩太?

        

“会不会跟邮件有关系?”

        

高木听完唐泽的分析后,不由说道:“浩太不是说,那个男人不是对于邮件的摆放位置很在意。

        

那么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物品或者文件?你们两位再好好仔细的想一想。”

        

“没有啊…” 

        

江本彩的回答依旧如常,哪怕她焦急不已却依旧想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会不会是新年的明信片卡?”佐藤美和子猜测道:“我记得新年的明信片卡头等奖是夏威夷旅行,价值不少钱呢。”

        

“这不可能啦,那三人发来的明信片我们已经看过了,并没有中奖。”

        

江本将史说着从门口挂着的杂物袋中拿出了明信片笑道:“毕竟我老姐可是最爱赠品抽奖跟中奖这类东西的。”

        

“哈?你才是,明明老大不小了,却还是收集那些卡片,像个小孩子一样。”江本彩没好气的反驳道。

        

“我也跟浩太一样啊,从小就收集假面超人的卡片了,等到长大了也停不下来…”

        

江本将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倒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会知道那个男人给浩太的卡片很稀有的原因了。

        

“江本先生,你确定你那边没有收到什么有价值的邮件吗?”

        

唐泽对于两次回答了问题的江本彩倒是没什么疑问,可对于一开始就有些袒护朋友的江本将史,倒是有些狐疑,担心对方心软而隐瞒了什么。

        

“这…真的没有…”江本将史面色变化了一下,旋即还是摇了摇头。

        

“江本先生,这事关你弟弟的性命,别为了所谓的义气或者友情,而浩太陷入险境。”

        

唐泽一直注意着江本姐弟两人的神色,刚刚在高木提到邮件的事情的时候,便发现对方神色有些不对,那种纠结显然是隐瞒了什么。

        

而在高木问话的时候,也没有出声,反倒是江本彩神色和态度除了焦急外很是利落。

        

唐泽毕竟见过那么多人,又精通心理学,就知道江本将史是处于什么心境了。

        

所以他才会特意找上江本将史进行一番“逼问”,让他不得不面对他这不愿意面对现实,强迫他这个“鸵鸟”从沙地里把头拔出来。

        

当然,这也只是唐泽看对方神色不对劲,所以试探一番罢了,要是对方确实没什么有用消息,唐泽也没什么损失。

        

“将史,你如果真的有什么知道的情况,就快点告诉各位刑事!”

        

江本彩在听到唐泽的话后急切的看向了弟弟:“万一浩太出什么事,我要怎么跟小姨他们交代啊!!”

        

在唐泽的质问与江本将史的哀求下,江本将史语气有些艰难道:“六田寄给我的彩券,有一张中奖了…”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一惊,对视一眼后立刻道:“六田家在哪里?快带我们去!”

        

“等等啊,虽然他寄给我的彩券确实中奖了,但是我寄还给他了啊!!”

        

江本将史急忙解释道:“既然他都已经收到彩券了,不是应该更没有嫌疑吗!?”

        

“确实,而且也不能完全排除别的两个人的嫌疑。”

        

唐泽点了点头道:“那不知道其他两人有什么爱好吗?或者寄给了你什么。”

        

虽然目前有了头号嫌疑人,但是唐泽依旧保持着冷静,客观的分析着所有的可能性。

        

“引屋的话,他喜欢二次元,动漫的手办啦,假面超人的卡片什么的他都有收集,他知道我也喜欢假面超人的卡片,偶尔会寄给我几包卡片。”

        

江本将史看唐泽没有急急忙忙的去抓人,而是依旧冷静的分析,心下稍安的同时继续说道:“至于佐冢则是喜欢收集特殊编号的钞票,他没有给我寄给东西。”

        

“嗯,可以确定了,犯人应该就是六田了。”

        

唐泽在听完两人的情报后点了点头,接着的话语却是让江本将史大惊,旋即连忙开口道:“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会突然就这么确定六田是犯人了?”

        

“很简答的道理。”唐泽看向江本将史解释道:“假面超人的卡片,一般来说都是装在密封袋之中,看不见内容的吧?

        

那既然如此,你的学弟引屋就不知道其中的卡片内容,自然不会为此而铤而走险了。

        

而如果他是把拆过包的卡片给你,就说明他看过卡片了,哪怕有珍贵卡片寄给你,也说明是他的选择。

        

而佐冢先生就更简单了,一般来说钞票本身就是金钱,没谁会随便送人的。

        

就算他不小心把珍贵的连号钞票发给了你,也不会潜入到房间之中的。

        

毕竟哪怕你不知道这连号钞票的珍贵之处,但钞票本身的价值也会让你选择带在身上,而不是放在家中。

        

所以如果他寄错了,那肯定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而不是花费这么时间谋划绑架案。

        

因为他并不能保证你知不知道钞票的价值,还将钞票保留在身上。”

        

“对啊,所以只有彩票才会值得他花费那么长的时间谋划啊。”佐藤美和子等人恍然大悟道。

        

彩票这种东西在没有揭奖之前,谁也不知道能不能中奖,而如果六田再送彩票的时候记得彩票的号码,那么在开奖之后,自然会知道自己送给江本将史的彩票中了奖。

        

而且因为彩票兑换的周期性,所以他也可以从容的这样进行谋划。

        

而向浩太打听家中邮件摆放的位置,也是为了方便自己能够快速找到彩票。

        

“怎么会…”

        

听到唐泽的推理后,江本将史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痛苦的抱着头:“可我明明将彩票寄还给他了啊,为什么…”

        

“或许是没看到吧。”唐泽提出了一个合理的猜测:“有些人是不喜欢看信箱的,说不定他根本就没有看到你寄回去了邮件。”

        

“现在还是找到浩太重要,麻烦你立刻带我们去六田家吧!”佐藤美和子催促道。

        

“可我还是不相信是他!”江本将史痛苦道:“那家伙不像是那样的坏人。”

        

“那好吧,我给他一个机会。”

        

听到江本将史的话,唐泽看向对方道:“在这之前你可以先给他发个电话,把邮件的事告诉他,让他知道你已经将邮件寄回去了。

        

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是个好人的话,那说不定会将浩太放回来。

        

这也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他把握不住的话,等到我们抓到他以后可不会留情。”

        

唐泽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毕竟江本将史一直说六田不是坏人,两人既然是发小唐泽也愿意相信一下对方的判断。

        

除此之外,这对于唐泽等人的行动也是有好处的。

        

如果对方真的是绑架者,那好友寄回来的彩票就相当于“以德报怨”,也能增加对方的内疚感,让对方乱了阵脚的同时增加浩太的安全。

        

“我知道了…”江本将史在众人的注视下发送了短信,接着站起身带着众人前往六田家。

        

但还没等两辆出租车抵达六田家所在的公寓,路上的江本彩却是立刻大叫了起来:“是浩太!停车,快停车!!”

        

等到车辆停止,江本彩便立刻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对面的浩太。

        

“你去哪了!担心死我了!!”

        

江本彩抱着浩太担心道:“没有受伤吧!?”

        

“没事啦,我在上次那个叔叔家玩了会,他就说时间太晚了,让我回家了。”

        

浩太看到姐姐那么担心,不由得有些怯生生道:“对不起…”

        

“看来是你的短信起了作用。”唐泽拍了拍一旁面色复杂的江本将史,同时心中也松了口气。

        

他也没有想到这次的“宽容”居然换来了这么大的成果,他原本的目的是让对方心神大乱,为他们争取时间就够了。

        

至于期望对方将浩太这个人质给放回来,这在唐泽的预计中只有很小的几率变成这种最好的结果。

        

但没想到,还真的成了,对方真的将浩太放了回来。

        

“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唐泽拍了拍江本将史的肩膀,便打算带着高木与佐藤美和子两人去六田家逮捕对方。

        

“等等。”

        

江本将史听到唐泽的话后连忙拦在了三人面前,“浩太都已经回来了,这件事就算了吧,而且也不能证明六田是犯人吧!!”

        

这话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毕竟浩太来时的路可是正好通向六田家。

        

“说什么呢!绑架可是不亚于杀人犯的恶劣罪行!怎么能够放过他!”佐藤美和子厉声道:“更何况动机还是为了金钱。”

        

“也是啊…那家伙实在是太笨了…”江本将史仿佛了被抽走了力气一般踉跄靠在了墙边缓缓下坠。

        

他想到大学时候组建乐队的他们,最终被现实击败各自离去。

        

只有六田一人坚持着他们的梦想,带着他们的梦想不断坚持。

        

可这份梦想最终也败给了现实,穷困潦倒的他最终却因为金钱走上不归路…

        

想到这,江本将史的内心就一阵的酸楚。

        

那是对梦想的缅怀与告别,那是对好友走上歧路的痛惜、悔恨与无力。

        

最后,他只能看着好友走向自己的结局,自己去什么都做不了。

        

可没过多久,公寓那边却是传来了杂乱的呼声,江本将史闻声看去便看到高木抱着六田从楼上匆匆跑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江本将史连忙爬了起来,看着昏迷过去的六田焦急问道。

        

“他在浴室割腕自杀了!”唐泽看着惊慌的江本将史安慰道:“放心吧,因为我们发现的早,目前情况并不算太危机。

        

我已经给他做了紧急处理,现在要去医院进行输血治疗。”

        

说话的时候,佐藤美和子已经拦了一辆出租车,高木连忙抱着昏迷的六田向着车内走去,唐泽见状连忙带着江本将史过去帮忙。

        

一阵手忙脚乱后,昏迷的六田终于被早已在医院门口等待的医生带走,而唐泽等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那家伙居然会自杀…”江本将史狠狠的锤了下墙:“那个大笨蛋!!”

        

“放心吧,没事的。”唐泽拍了拍江本将史的肩膀安慰道:“我们进去的时候,他还有些意识,医生说他没有特别大的危险,输输血就好了。”

        

不过,就连唐泽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在这之后而选择自杀,他们敲门没人应的时候还以为对方逃跑了呢,但在破门之后却发现了浴室中意识不清醒的六田。

        

好在他们过来的比较早,阻止的比较及时,对方失血还不算多。

        

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唐泽也是一阵唏嘘。

        

或许,原本的他只是因为走投无路,所以想要拿回彩票才和浩太接触的吧。

        

但是没想到江本将史确实将彩票券寄还给了他,导致他并没有在江本家找到彩票,跳完舞之后想着下车带走了浩太。

        

而之后,六田得到了江本将史的提醒,查看了自己的邮箱才发现了那张中奖的彩票。

        

而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明明自己的好友一直关心着自己,可他却带走了浩太想要勒索自己的好友。

        

巨大的愧疚心蚕食了他本就煎熬的内心,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他在放浩太回家后,便选择在浴室割腕自杀,以此来结束自己的人生。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方,也只是一位因为困苦没有守住底线的可怜人罢了。

0

更多精彩

np尿进好烫/囚by逐烟

2021年10月13日 小羽 0

    “听说一共三场,全都是来自各地的青年高手,都是七品上境,中间只隔一个小时,连战三胜才可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