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春桃h/贯穿求饶h

     

“爹爹,今日进城的时候,可看到了城里张贴的那些关于养老保险计划的告示?”薛家小姐望着薛万彻,问道。

        

薛万彻皱眉。

        

他进城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些书院的学生,在各处路口,城门要道,在张贴着告示。

        

甚至还在哪里跟百姓们解释着告示的内容。

        

当时薛万彻也是好奇。

        

毕竟书院的这些个学生,一个个的身份都不简单。

        

他们在这跟普通百姓解释告示的内容,那这东西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薛万彻当时便下去看了眼。

        

发现书院众人却是在宣传什么养老保险。

        

薛万彻听了一会,又自己把那很长一段告示的内容看了一眼。

        

从心里说,薛万彻就没有过这样的念头。

        

让大唐朝廷给天下老者养老!

        

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现在被自己女儿提起,薛万彻便是轻轻点头,道:“看到了。”

        

“这个养老保险计划,是皇帝提出这个概念,赵辰负责具体的细节。”

        

“它涵盖了我大唐疆域内所有的老人。”

        

“爹爹,你不是最见不得百姓老无所依,老无所养,之前还与女儿说过,希望大唐的老人都有所依靠。”

        

“如今……”

        

“丫头,爹爹承认这养老保险计划,是有可为之处,可这与你将赵辰带入你后院有什么联系?”薛万彻皱眉。

        

那养老保险计划,是个大胆的想法。

        

若真可以与计划的内容一致实行,大唐必定会是另一番景象。

        

可这东西,跟他们有多大的关系?

        

“爹爹,女儿不止让赵辰进了后院,还把齐王的一封信交给了赵辰……”

        

“混账,你!”薛万彻当时就火冒三丈。

        

把李元吉信给赵辰,那不是要陷他薛万彻与不忠不义吗?

        

薛万彻扬起巴掌,实在是下不了手。

        

“爹爹,若皇帝真是十恶不赦之人,又为何会想保证那些老人的生活。”

        

“说句难听的话,人老了,没有一点用处,反而会成为一个国家的拖累。”

        

“可即便如此,皇帝还是想着,保证那些老人的生活。”

        

“赵辰与女儿说,皇帝在田间遇到一个七十岁还在耕种的老者。”

        

“临走的时候,神色难看,自己都摔倒在水田里。”

        

“爹爹,皇帝既然如此仁德,我们为何要一直不承认他?”

        

“可齐王殿下,当年差点就死在了他的手里。”

        

“我们是齐王殿下的人。”薛万彻冷声打断自己女儿的话。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齐王殿下自己都从未说过报仇的事情,爹爹你怎么就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说不定,齐王殿下早就原谅了皇帝,只是爹爹你……”

        

“放肆!”薛万彻暴喝道。

        

薛家小姐被吓了一跳。

        

“你当真是被那赵辰迷住了心。”

        

“从今天起,不准你踏出房门一步。”薛万彻凝声喝道。

        

……

        

定州城门关了。

        

赵辰从客栈出来,走着走着就走到定州城门口。

        

一路上他都在想自己为什么要管那么多事情。

        

吃力不讨好。

        

皇帝以后胖死了还是怎么样,跟他有个屁的关系。

        

李世民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他赵辰一个外人操什么心。

        

当皇帝说出怀疑赵辰是在戏耍他的话的时候,赵辰突然就发现,自己做这些事情,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二月份的定州还是有些凉的。

        

被风一吹,身子也是抖的很。

        

定州城的城楼很高,守城的兵丁也不见踪影。

        

只有几个昏黄的灯笼挂在城楼上。

        

“哼哼——”身后的小树林里突然传来小声的啜泣声。

        

赵辰回头,往声音来源处望去,便见一身素衣装扮之人,靠在一棵小树干,脑袋埋在膝盖上。

        

这大半夜的,莫不是遇见狐妖了。

        

赵辰是有些犹豫的。

        

虽然不太相信这世上真有狐妖的存在,但自己此刻有可能碰到的话。

        

那是不是该一探究竟。

        

赵辰是好奇的。

        

悄咪咪的走到“狐妖”身后,猛地大喝一声:“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空。”

        

“妖孽,还不现行。”

        

“狐妖”给赵辰吓了一激灵,差点栽在地上。

        

……

        

赵辰有些尴尬。

        

他本是想开个玩笑的,放松一下自己不愉快的心情。

        

可让人料想不到的是,蹲在这的狐妖,竟然是薛家小姐。

        

难怪赵辰一开始就觉着,眼前这狐妖有些眼熟。

        

“薛小姐,没吓到你吧。”赵辰有些尴尬的望着满脸惨白的薛家小姐。

        

刚才自己那一阵交唤,把薛家小姐吓得抱着脑袋往地里扎。

        

好在没什么事,不然薛万彻还不得跟自己拼了。

        

“赵……赵……赵先生!”薛家小姐面色煞白,眼睛里的慌乱都没有散去。

        

这大晚上的,伸手不见五指,给赵辰这么一吓,胆差点没裂了。

        

“刚才很抱歉,我以为是只狐妖躲在这里,所以……”赵辰与薛家小姐道歉。

        

又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薛家小姐是被薛万彻给禁足了。

        

但是她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爹爹一直因为李元吉的事情,一辈子困在定州城这个地方。

        

薛家小姐看到,她爹爹薛万彻书房里,都是大唐边境的地图。

        

自己爹爹是怎么想的,她清清楚楚。

        

薛家小姐希望,自己爹爹薛万彻可以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一辈子因为李元吉的事情,而困死在定州城。

        

当薛万彻说要将她禁足的时候,薛家小姐第一时间跑了出来。

        

她知道,自己待在城里的话,很容易就被抓回去。

        

所以乘着城门未关之前,跑了出来。

        

结果这夜色落下,她都不知道去哪。

        

只能蹲在树下等待天亮。

        

想着自己如今的处境,薛家小姐心里委屈,不免小声啜泣。

        

结果,就被赵辰这家伙给吓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薛家小姐惊魂未定,此刻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没吃晚饭吧在,我这里有刚才从镇子上买来的干粮,你,要不要吃一个。”赵辰拿出自己在客栈里拿的干粮,与薛家小姐问道。

        

其实赵辰也是有些犹豫的。

        

他跟薛家小姐不怎么熟,这大晚上的,给人吃干粮,搞不好就要被人以为别有用心。

        

薛家小姐望了眼赵辰,也不说话,小心的拿过一块干粮,背过身去。

        

轻微的咀嚼声传来,赵辰靠着树干上,也不说话。

        

便是望着前方城楼的篝火。

        

“赵先生,还可以再吃一块吗?”薛家小姐的声音幽幽传来。

0

更多精彩

阳台h/禁伦h

2021年10月13日 小羽 0

         在江本将史说完大致的情况后,唐泽开始和众人分析起了本次的绑架案的情况。  &nb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