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周雯/握着它h

        

夜深人静时,长明山上的风都透着一股凉意。

        

喧闹了一晚上的轩辕山庄总算沉静了下来,但本该在房间里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三个男人却在后花园的池塘边不期而遇。

        

三人面面相觑半晌,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脸上的神色皆是极快地闪过一抹尴尬。

        

大概是这样的沉默气氛太过微妙了,祁渊故作轻松地朝另外两个沉默的男人打招呼道:“哟,你俩也睡不着啊?”

        

东方祁默默地看着他,觉得他嘴里的那句‘睡不着’就跟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

        

什么睡不着!

        

都是暗戳戳给媳妇儿的聊天账号改过名字的人,在这里跟谁装大尾巴狼呢?

        

比起沉默的东方祁,另一边的皇明月却没他那么憋得住了,当即阴阳怪气地冷哼了一声:“你们是不是真的睡不着爷是不知道,反正爷是真的睡不着。”说完还不忘愤愤地补充了一句:“爷是被气得睡不着!”

        

祁渊:“……”

        

东方祁:“……”

        

也对,他俩是暗戳戳地改了媳妇儿聊天账号的名字,但这一位却是被媳妇儿给改了账号名字。 

        

所以他俩是不敢回去睡,怕被媳妇儿算账,而这一位……

        

祁渊和东方祁看向皇明月的目光中就充满了羡艳——-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然而二人不知道的却是,正被他俩一起羡艳的某人不回房间陪媳妇儿睡觉根本就不是他俩想的那样,而是有苦说不出……

        

当然,这个苦,皇明月是绝对不会当着这两人的面说出来的。

        

心里苦哈哈的明月大爷故作姿态地扬了扬下巴,冲着不远处的露天餐吧提议道:“既然来都来了,那就一起过去坐会儿?”

        

东方祁和祁渊闻言同时心里松了口气,都有种‘终于找到台阶可以下’的轻松感,皇明月的这个提议第一次受到了二人万分的配合。

        

可当三人终于坐到了一起后,那微妙的气氛又冒了出来,因为这三人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和谐的话题。

        

强行找话题也不是不行,然而强行找话题的结果就是——-皇明月一开口就给另外两人来了一个暴击。

        

“你俩不是睡不着,而是不敢回去睡吧?”

        

“怕被捶还是怕被罚?”

        

“你们说说你俩,做什么不好,非要作死!”

        

暴击三连!!!

        

东方祁和祁渊同时面无表情。

        

而暴击了两人却不自知的皇明月还露出了一副幸灾乐祸的神色盯着二人,就他这幅看人出殡不嫌事儿大的家伙,别说魔不能忍,就是曾经的佛也忍不了。

        

祁渊幽幽地盯着他看了片刻,凭空拎出了一坛酒,啪地一声拍在了桌上,慢吞吞地开口反怼了:“论作死,我俩谁比得过你?咱俩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是真的因为生气不回屋去,还是有屋回不去,咱们心知肚明。就被改了一个区区账号名而已,你哪里来的那么大的气性?”

        

皇明月闻言眼皮子一跳。

        

东方祁跟祁渊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笑眯眯地接过话,跟着道:“据说你在梵主殿的书房里已经连续跪烂了好几块玄铁打造的搓衣板,就这样了,你明天晚上都巴巴地抱着搓衣板要跑去寝殿门口跪呢。”

        

虽然东方祁没把后面的话说明,但意思却表达的很明显了——-你都那样了还巴巴望着能够回寝殿跟媳妇儿睡,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区区的账号名,现在就舍得丢下媳妇儿跑这里来跟他们喝西北风。

        

什么是风水轮流转?

        

这就是风水轮流转!

        

先前还一副幸灾乐祸地看笑话的明月大爷,这会儿他的一张脸拉得被东方祁和祁渊还要长。

        

皇明月驴着一张脸,抄手就抢过桌上的酒坛子,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后,方才咬牙切齿地道:“这怪谁?”说着就愤怒地瞪向祁渊:“还是怪你生的那个小王八崽子!!!”

        

祁渊一挑眉,虽没说什么,但脸上写满了‘关我家小崽子什么事儿?’的意味。

        

皇明月一脸郁气,仰头干完了杯中的酒,恨恨道:“你家那只孔雀崽子,爷从以前就觉得他不是个东西,没想到重生一场后,还特么不是个东西。”

        

他为什么有屋不能回?

        

还不是因为他媳妇儿巴巴地跑去看孔雀崽子去了!!!

        

看就看吧,结果轩辕天心那个死女人看过后就不回去了,居然也跟着在轩辕天歌的屋里睡下了。

        

皇明月气得肝疼,可视线一对上东方祁后就忍不住冷笑:“将央,你也别看爷的笑话,就算这会儿你回屋去,你也同样见不到你女人。”

        

正在看笑话的东方祁闻言脸色一僵,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把火居然烧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原本还打算再过一会儿等天音睡熟了之后,他再悄悄地摸回去的。

        

大概是自己不痛快了,也要拉着别人一起不痛快吧,皇明月似笑非笑地瞅着面色微僵的东方祁,嗤笑道:“如今你女人跟我女人都在他女人的屋里呢,人家姐妹三人亲亲热热的睡一起,别提多开心了。”说完又扭头对着祁渊喷道:“你更可怜,如今你们那屋里可热闹了,一点儿都没有你的位置。”

        

祁渊:“……”

        

祁渊默默地拿过端过酒杯,默默地一口喝尽杯中的酒水,目光在皇明月和东方祁两人脸上一一扫过,而后恹恹地道:“所以,咱们三人做什么要在这里互相伤害?”

        

同是被媳妇儿抛弃的男人,相煎何太急呢!?

        

一时间,刚刚还在互喷的三个男人都沉默了下来,三人脸上都露出了十分苦逼的神色。

        

祁渊一边苦逼,一边转着手里的空酒杯,一双桃花眼却不怎么安分,不断在另外两人身上打转,并将这两人脸上的神色尽收眼底。

        

片刻后,祁渊的双眸忽而一亮,若是轩辕天歌在这里,就能立刻发现这家伙肯定在心里憋着什么坏水了,但可惜的是…在这里的并不是轩辕天歌,而是一边想媳妇儿一边苦大仇深的东方祁和皇明月。

        

所以,这也导致二人没能第一时间发现祁渊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

        

祁渊不动声色地放下酒杯,右手食指指尖轻轻地叩击桌面,像是突然想起般,十分随意地问道:“对了,我亲近准备同凤凰大婚,你俩要不要一起?”

        

皇明月一脸‘你说什么疯话呢’的神色盯着他,“爷的大崽子都能跑能跳了,小崽子还在也媳妇儿肚子里,爷大什么婚呢???更何况你以为大婚是什么?还要不要一起?”

        

东方祁也是一脸拒绝地道:“我同天音早在魔族举行了大婚。”

        

见二人都是一口拒绝,祁渊也不着急,他看着东方祁慢悠悠地道:“当年神魔二族之主的大婚的确是盛大无比,可到底还是有着一些遗憾吧?那会儿天道消失,神主有家不能回,就连大婚之日都没有父母在场,最后听说是龙神送的她出嫁。”

        

东方祁闻言微微一愣。

        

祁渊慢悠悠地继续道:“大婚对于女人来说何等的重要,而这么重要的场合,却连亲生父母都没能到场,就算你将大婚典礼举行的再盛大,又有什么用?”

        

说完,他看着明显愣怔住的东方祁笑了笑,继而转头看向皇明月,冷笑:“你就更不对了,梵主这都怀二胎了,你却连个大婚都没有给她一个,知道的人会说你们不在意这些形式的东西,不知道的人就会觉得你太轻慢她了,甚至有心怀恶意者,只怕还会中伤她,说她不自爱。”

        

皇明月的一张脸瞬间变得青面獠牙,“谁敢!!!”

        

“别人自然不敢当着你的面说,可在你看不见听不见的地方呢?”祁渊幽幽一叹,一边叹一边摇头:“梵主也是好脾气,这要是换个姑娘,只怕早就被寒了心了。”

        

皇明月唰地一下站了起来,一双细长的凤眸都气红了,只要一想到真有人会在背后这么中伤他的女人,他恨得咬牙切齿。

        

“整个妖族和梵境,谁不知道那女人是爷的眼珠子,就凭区区一个大婚,就能……”

        

“就凭一个区区大婚,还真就能!”没等皇明月把话说完,祁渊直接打断道:“别说是现在,就算是洪荒初时,礼教还未开化那会儿,一对男女若要在一起也要先祭天问天,更何况还是现在?!”

        

皇明月一噎,好半晌都找不到一句反驳的话来。

        

祁渊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明显有些被他说动的东方祁,又看向一脸认真反思的皇明月,再慢悠悠地抛出了一个让他二人都无法拒绝的‘诱饵’。

        

祁渊:“你们知道人间界的婚礼是什么样的吗?人间界的婚礼有很多种形式,其中一种叫做旅游结婚。”

        

正在若有所思的东方祁和认真反思的皇明月同时看向他,二人脑袋上缓缓冒出一个‘?’。

        

旅游结婚?

        

那是什么东西?

        

祁渊稳坐钓鱼台,慢悠悠地道:“旅游结婚就是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把仪式走一遍,然后立刻就能够抛开所有人,只有一对新人开始出发去往各个想要去的任何地方过二人世界。期间没有任何人能够打扰,一对新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浪就怎么浪。”

        

嗯?????

        

东方祁的眸光微微一动。

        

皇明月的神色也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二人默契地对视一眼,同时开口问道:“真的没有任何人打扰?”

        

“当然。”祁渊一脸肯定地道:“就算是自家崽子都不行,因为之后的旅程就算是度蜜月了,那可是二人世界。”

        

东方祁微微眯起了双眸,皇明月一脸心动。

        

“你说的这个旅游结婚能结多久?”东方祁意味深长地问道。

        

祁渊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按照人间界的办法来结的话,去的地方越多,那么时间就越长。”说完,还不忘意有所指地提醒道:“人间界这些年虽然被破坏得不成样子,可如今天道回归后,人间界已经开始了自我修复,风光无限好的地方可多着呢,而且…我还有好几个私人海岛,可以作为行程的最后一站。”

        

“阳光、大海、沙滩……”祁渊笑眯眯的,“整个小岛除了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就只有你们俩,而且平时基本都瞧不见那些工作人员。”

        

东方祁眸光微动,轻轻地唔了一声,眼中的神色忽然变的悠远起来。

        

说起阳光、大海和沙滩,他忽然想起了天音的某一件小巧、豹纹的物什,只不过当年的那件被他给一掌毁了,或许…之后能用上呢?!!

        

皇明月也露出了一脸微妙的笑容,合掌一拍后,义正言辞地道:“爷觉得你先前说的那一番话很是不错,的确应该举行一场大婚,这样才算是对爷的妞的尊重,也算是能弥补她爹妈的一场遗憾。”

        

说完,性子较急的明月大爷就坐不住了,他抬脚就要走,兴冲冲地:“爷现在就找她去,必须要大婚,爷要名正言顺!!!”

        

皇明月一个闪身就消失在夜色中,头都不待回的。

        

比起兴冲冲的皇明月,东方祁就显得稳重多了,他施施然地起身,温文尔雅地道;“天音当年的确遗憾父母不能亲眼看见她与我的大婚,我也不想天音留下任何遗憾,我先失陪了。”

        

话音未落,稳重的魔神大人就消失不见了踪影,露台餐吧这里,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了祁渊一人。

        

祁渊瞧着幽幽的夜色,忽然无声地勾唇一笑。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大树上传来了清脆的巴掌声。

        

祁渊脸上的笑意微微一敛,半眯着眸子朝大树上看去。

        

只听哗啦啦一阵动静后,树上灵敏地跳下了一道人影,那人影刚一落地,就嗤嗤笑出了声儿,然而紧跟着,又是一道人影从树上翻了下来。

        

借着四周微弱昏暗的灯光,祁渊看清了这从树上一前一后跳下来的人,脸上顿时露出了讶异之色。

        

“你小子可以啊,好些年没见,你这小伙子可真是越大越蔫儿坏了。”

        

身着青衫的俊雅男人笑眯眯地走出了夜色,几步来到了露天餐吧的石阶下,正一脸兴叹地看着祁渊,而在这个俊雅男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同样英俊且高大的男人。

        

祁渊闻言微微一笑,起身朝二人拱手一礼,“见过盘古尊神、北冥神君。”

        

“哟,这么懂礼数呀?”俊雅男人也就是北冥之主鲲鹏笑眯眯地避过祁渊的这一礼,连连摆手道:“不过我可不敢受你这一礼,且不说你不久的将来将会继任鬼族之主的尊位,就你如今的修为可比我还高了呢。”

        

虽然鲲鹏避开了祁渊这一礼,但盘古倒是一脸微笑的受了。

        

祁渊一礼之后,笑道:“但辈分还在这里压着呢。”

        

鲲鹏瞅着他嘿嘿一笑,也没跟他见外,而是不客气地调侃道:“你小子可不像是个在意什么辈分的人呢,不过你这番话我倒是听得很舒心。”

        

祁渊笑了笑,对于鲲鹏的调侃不置可否,问道:“您二位什么时候来的?”

        

“在你诓骗那两位的时候就来了。”鲲鹏一点儿都掩饰他和盘古早就来了却悄悄躲在一旁听墙角的行为,笑眯眯地道:“幸亏来了,否则我们也听不见你诓骗妖神和魔神那一幕了。”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但有句说句,三个男人凑在一起后,也同样可以是一台十分精彩的戏呢。

        

别说鲲鹏一脸兴致勃勃,就连盘古都忍不住摸着下巴道:“我同将央认识了千万年了,这还是第一次瞧见他能被人这么诓骗的,实在是极为罕见的一幕了。”

        

对于这二位左一句诓骗、右一句诓骗的,祁渊却是不太认同,他淡淡一笑,道:“您二位真觉得那两个家伙能被我几句话就给诓骗了么?”

        

鲲鹏当然不这么觉得,不过他就喜欢跟人反着来,笑问:“为什么不能?”

        

祁渊一笑:“当然不能,他俩会顺着我的话去做,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自己想而已,堂堂魔神和妖神,哪里会这么容易就被我给牵着鼻子走的。”

        

“但也是你给他们抛出了一个他们不得不吃下去的饵啊。”鲲鹏笑眯眯地点出。

        

显然他方才躲在树上,是真将他同东方祁和皇明月的说的那些话是从头听到了尾的。

        

祁渊面色不动,依然一派淡定从容:“他们也可以选择不吃。”

        

鲲鹏眨眨眼,轻轻笑出了声儿。

        

盘古则轻轻啧了一声,摇头道:“让他们不吃,难!”

        

如今的神魔妖梵四族,是不知道魔神帝尊和妖神帝君是两个妻奴,为了媳妇儿,那两位可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的。

        

随着盘古这一句断定的话,祁渊也轻轻地笑了起来。

        

显然,他也是十分清楚这一点的,否则他也不会费这么一番力气了。

        

瞧着祁渊脸上的笑容,鲲鹏凑近他,眯眼问道:“你方才那么诱惑那俩,为的是什么?你可不像是会为那俩货着想的人啊。”

        

祁渊回答的坦坦荡荡:“因为我也想大婚啊,撺掇了他俩,我能大婚的几率就会更大一些。”

        

鲲鹏:“……”

        

盘古:“……”

        

这小子为了能大婚,也是挺拼的了。

0

更多精彩

浪荡欲妇/新翁熄粗大李茹

2021年10月13日 小羽 0

签了合约后,温惜跟陆卿寒回了一个电话,说了这个事情,那端沉默了一下,温惜的声音柔下来,“我知道我今天应该回去的,但是,这不是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个剧本也挺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