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猛男/乱世翁熄

先一步跃迁出现进入狮穴星系的上百艘战舰,确实都是中小型船只,以轻型的高速巡洋舰为主,搭配了十艘强袭母舰和十艘武库舰……嗯,按照掠夺者们的“术语”,应该叫喷火舰。

        

和大多数位于银心之外的悬臂列国不同,掠夺者的银心之内的星河之海中,并没有什么保护商路,打击犯罪,维护治安之类的要求,在加上那鬼地方的生活状况确实是有点恶劣,他们的舰队编制中基本上是不存在突击舰和驱逐舰这样的小型舰支的。另外,他们的舰队其实也没有列国那样标准的舰船型号划分。

        

为了抢劫方便,他们几乎每一艘船,包括最轻型的巡洋舰上都装载强袭登陆艇的机库,以及运载冲锋队员的水兵室。

        

另外,他们的大型战斗船只也只有两种,用于装更多抢劫暴徒和战利品的母舰,和用于装更多喷子的喷火舰。

        

当然,更大型的战舰也还是有的。掠夺者们,尤其得到了埃罗帝国遗民和技术遗产之后,他们也掌握了无畏舰的制造技术,但型号依然还是只有以上的两种,有些甚至还承载了定居点的功能。

        

毕竟是“游牧民”嘛,这种简约而不简单的舰型搭配,大约才更适合他们的战法吧。

        

再大一点,便是移民船和各种功能船了。譬如说,谢博士曾经所在农业船,便是功能船的一种了。

        

根据目前列国的情报所掌握,银心的这一大片星域,几乎找不到可以好好休养生息繁衍后代的类地星球,于是便只能像那些古代游牧民族一样,朝着相对状况没那么激烈的星系,一边迁徙一边挣扎求生了。

        

塞勒留上将从地方的先头部队中,倒是没有发现无畏舰等级的巨舰。不过,如果掠夺者真的试图要进攻狮穴要塞,这点兵力也绝对不可能的。

        

果然,正如塞勒留上将所预料的那样,当这支先头舰队完全进入本星系之后,要塞雷达便再次传来了信号,显示波长的战舰个体为1,总质量已经超过了500万吨。

        

是无畏舰! 

        

通往银心方面的3号重力井虽然还在扩大,但和银河星系的核心地域,那些动辄可以承载数亿吨质量同时跃迁的交通要道还是不能比的。

        

实际上,在过往历史中,所有发生在偏远星区的舰队决战,双方舰队都是需要波次跃迁进入战场的。

        

这个时候,按照帝国的战术操典,便需要乘敌人立足未稳,率先攻击。只要把敌人逼成添油战术,那就胜利一半了。

        

当然,也有更有信心也更狠的手法,放任敌方舰队全部进入本星系,聚而歼之。反正重力井通道比较窄,全放进来了,也就很难跑掉了。

        

如果勇进号和要塞驻防舰队的主力正在这里,塞勒留上将应该会选择后一种做法的。可他现在手里的舰队有限,而且还得分出一部分去保护远乡星,这便有些捉襟见肘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掠夺者舰队表现比很聪明,并没有直接进入狮穴要塞的要塞炮范围。他们用高速巡洋舰组成两个集群,开始清理周边的无人机炮台。以二十艘大型战舰为主力的核心,则展开摆出了炮击阵型。

        

要塞的两支分舰队在无人机炮塔集群的掩护下,和掠夺者开始了交战,但战况只能勉强说得上是不胜不败。

        

将近两个小时交战,精锐的帝国舰队确实击沉了比己方更多的掠夺者战舰,却也始终没办法将对方驱走。而当一艘巍峨宛若城寨的无畏舰跃迁进入了本星系的时候,他们也只能且战且退了。

        

帝国舰队的动作很及时。要知道,那艘无畏明显是“喷火”类型,刚稳定住船体就展开了几百个炮孔,噼里啪啦地砸出来了一大排密集导弹和鱼雷。帝国舰队但凡是慢上一步,怕是瞬间就要被干掉一半了。

        

可饶是如此,这次天崩地裂的骑脸输出,依然将艘断后的守护舰彻底撕成了太空垃圾。

        

塞勒留上将拒绝了分舰队提督重整再战的要求,下令返回要塞修整。他知道,当敌人的无畏舰已经跃迁进入本星系,并且展开炮门的时候,继续恋战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不过,作为帝国行伍一生的宿将,塞勒留虽然觉得可惜,却也并不太忧心。他所在的狮穴要塞毕竟也是帝国花费重金打造的擎天堡,无论是防护还是火力都毋庸置疑。就算是以泰坦舰为核心组建的千艘以上的大舰队,也不可能从外面突破自己的防御。

        

另外,远乡星也在要塞炮火的保护防卫之内,也不用太担心那边的居民被掠夺者戕害。

        

老将决定固守待援。当然,为了防止被敌方各个击破,他还命令正在勇进号泰坦舰上的奥摩蒂中将,将附近的巡逻舰队集合起来,再过来救援。

        

当然,向天域和鹿原星的救援情报也发过去了,并且很快就得到了回应。

        

帝国大佬们自然是很惊讶的,但对塞勒留上将固守待援的判断也非常认同,并且表示,集结在鹿原星的主力舰队,已经开始换做实弹了,很快就将扑过来将这些苍蝇剿灭。

        

真是见了鬼了!要知道,鹿原星及其周边可是集结了三千多艘大小战舰的——虽然有将近一半是属于帝国的盟友。就算是那群星际游牧暴徒全部从银心里窜出来,估计都拿出这等兵力来吧?

        

而且,极疆星系毕竟是边境星系,人口虽然不多,但承担着国防压力,各类军用工厂也是不会缺的。可再怎么说,这也是三千多艘战舰,超过300万吨的艨艟巨舰更是超过了两百艘。这么多战舰要完成实弹换装,可想而知需要多少时间了。

        

于是,在后来的十二个小时内,掠夺者舰队主力,以六艘无畏舰尺寸的丑陋战舰为核心,全部进入了狮穴星系之中。到了这个时候,狮穴要塞之内的掠夺者舰队数量已经超过了500艘。根据过往和掠夺者的战斗经验估算,对方的舰员和冲锋队士兵,应该已经超过了百万人。

        

十八年前,掠夺者对狮穴要塞发起难得的攻坚作战时,也就是这个兵力了。

        

……当然了,十八年前的结果,乃是掠夺者主力在要塞的防护面前撞得头破血流。于是乎,塞勒留上将依然非常镇定。他现在还是觉得,相比起掠夺者,那个在要塞之内的不明真相的“鬼”,才更有威胁。

        

等等,如果那个所谓的“鬼”,是掠夺者的阴谋,想要和他们玩个里应外合,那不就麻烦了吗?老将想到了这个盲点,随即又想到了前段时间过来的难民船,所有的逻辑问题顿时都串起来了。

        

“确实如此。所以相比起舰队,我们可能更需要超凡者的支援。”保安主任凯索雷准将点头。

        

“那么,离我们最近的,可以给我们提供增援的灵能者呢?”上将向现场的高级军官们询问。

        

过了几秒钟,一位负责外联调度的上校举手回答:“是隶属于星界骑士团的瑶光天使号。他们在演习中配属于埃斯泰元帅麾下的蓝方,一直在在红方控制星域内进行游击战。上一次确认的方位,是在离我们四次跃迁,350光年的天剑6号星系。全舰队包括了主天使级装甲航母一艘,晴空级巡洋舰三艘,圣盾级巡洋舰5艘,以及超过一百名的星界骑士,由沙梅恩准将统率。舰队指挥官则是白崖少将。”

        

既然是隶属于骑士团的支援舰队,那肯定是全员高机动战舰,赶到要塞应该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塞勒留上将稍微松了口气,可随即又意识到,现在的问题在于,要塞外面便是掠夺者舰队,总不能让宝贵的星界骑士们坐着船上冲塔吧?

        

所以,还是需要己方的舰队下一步赶到清场啊!

        

到了10月25日下午四点的时候,掠夺者的主力已经展开了自己的队列,向着狮穴要塞的方向浩浩荡荡地压了过来,似乎是准备对要塞发动总攻了。

        

这个时候,距离蒂芮罗人勇进号赶到狮穴星系,还需要18个小时。距离瑶光天使号以及星界骑士们抵达,如果能马上联系上的话,至少也需要40个小时。而距离鹿原星系的舰队抵达……那就实在不清楚了。

        

当然,狮穴要塞上的塞勒留上将不知道的是,除了他所在狮穴要塞上,极疆星区几乎所有和银心相连的星系,都发现了掠夺者舰队的踪迹。少的只有一艘巡洋舰,多的则有十几艘。很显然,这就是小股的疑兵舰队了。

        

此外,帝国看守银心的另外一个擎天堡要塞,荣耀之门之前,同样也出现了一支庞大的掠夺者集群,规模甚至比狮穴要塞之前还多一些。

        

到了这个地步,正常人都知道,向来是周期性间歇性抽搐的掠夺者们,又到了抽搐发癫的时刻了。

        

而此时此刻的鹿原星上,动员令自然迅速下达给了所有的演习舰队,甚至包括了帝国的“盟友”舰队们。是的,两位在场的帝国军大佬,埃斯泰元帅和同样有元帅军衔的索雷恩王,以近乎粗暴的方式接管了在场所有舰队的指挥权。至于那些“盟军”指挥官们,不管心里面如何,但表面上自然只能笑嘻嘻地表示,能当帝国的狗就是最大的幸福啊云云!

        

当然了,还有鹿原星上的列国代表团成员们。

        

这个时候,距离荣耀使命正式结束,以及巨像武器的亮相,已经过去五天时间了。大多数军事观察团的成员都已经收拾行李离开鹿原星了,谁能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大状况呢。

        

蓝星共同体的代表团还没有走,据说是因为麦克瑟尔上将和帝国方面还有些事务相谈,在瓦特··拉尔少将的陪同下开了四五场会议。

        

帝国和共同体毕竟还没有撕破脸,那自然就有达成交易和妥协的余地。而作为观察团的团长,老校长确实也会担负一些外交使命。

        

不过,从这个行动上来看,亲帝国的共荣党正在拉拢他老人家从政的传言,倒也不算是空穴来风。

        

联盟的代表团也没有走,据说是准备和切尔克王国那边联个欢。毕竟两国之间隔着不少国家,平时也难得有什么碰到一起的机会,这时候就应该纵情庆祝一二了。联盟这边长得像大胖头鱼的阿克巴上将,觉得长得像鳄龟的切尔克人非常投缘,不也是很合理的吗?

        

总之,有那么一次,余连就亲眼看到面前一米七的阿克巴上将和超过两米的乌斯季将军,勾肩搭背地提着酒瓶走在鹿原星的大街上,载歌载舞放声高歌,咋看就像是一只胖头鱼精和乌龟精欢蹦蹦跳跳地准备去吃唐僧肉了。

        

他们不远处跟着各自的保安,以及好几个帝国内务部的便衣探子,这一幕让余连相当有亲切感,便跑过去打了个招呼。

        

两位将军自然是认识余连这个“神选冠军”的,表示不管是是谁,只要还是打了帝国鬼子脸的,就是他们异父异母还异种族的亲兄弟,热情洋溢地邀请他加入了进来。

        

一个地球人,一个长得像大号胖头鱼的蒙马瑞人和一个长得像直立鳄龟的切尔克人,就这么找了个酒吧玩到了凌晨。在这个期间,阿克巴上将还从过来寻他的副官那里,听说了掠夺者入侵的消息,大嘴顿时差点就要咧到耳边了。

        

“过瘾啊过瘾啊!”他哈哈大笑,当着附近布控的帝国情报人员就是一阵小人得志般的幸灾乐祸:“这应该是帝国鬼……贵族老爷们向着银心轰的那一发,捅了马蜂窝了吧?”

        

联盟其实以前也没少和掠夺者干仗,或者说由于太过富庶本身还是联邦制,边境的国防布置并不平衡,受到掠夺者的戕害程度甚至更甚于帝国。

        

可还是那句话,只要打了帝国鬼子的脸,就是他阿克巴上将异父异母异种族的亲兄弟!

        

更小人得志的,是祖国还在战乱中的乌斯季中将。

        

他要了一盘帝国的名菜“黄金盛宴”。这道菜,说白了就是把用大肉熬得滚烫的金黄色汤汁,浇在已经煎成了金黄色的面饼上,倒是颇有点地球名菜“锅巴炒肉”的味道了。

        

滚烫的汤汁浇在面饼上,沁人心脾的香气,伴随着让人胃口大开的“滋滋”声,顿时扩散到了全场。

        

“这道菜,就叫做轰炸天……啊不,地域!”乌斯季中将哈哈大笑。

        

这倒是有点得意忘形了!余连分明能看到,缩在酒吧角落里的两个便衣探子的脸色都变了。可必须要承认的是,这里虽然是酒吧主营是酒以及别的各种让碳基哺乳类智慧生物嗨起来的饮料,但这道“轰炸天域”还是挺好吃的。

        

总之,随后的几天,阿克巴上将和乌斯季中将走路都似乎带着风。

        

余连带着菲菲和代表团的别的几个小伙伴,每天跑到船坞和军港附近观察舰队的战备过程,却也不得不从承认,虽然是面对突如其来的敌军侵略,但他们的战备工作确实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的,效率惊人,比共同体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其实,我们的战备规划和条令都是从帝国那里学来的,但可惜,所有完美的条令,要执行的都是人。”余连对菲菲道。

        

“那就试着改变人吧。”菲菲笑道。

        

“这不就是我正在努力的方向吗?”余连反握住菲菲的手。

        

一旁的“老学长”席尔瓦上校看了看,心想你们今天说的我啥都没听到。

        

旁观帝国备战状况的第三天,也即是10月28日的这一天,余连和菲菲从城郊的船坞返回酒店的时候,突发奇想,便想带着姑娘去酒馆尝尝那道滋味无比美味的“轰炸天域”。

        

可是,两人才出了门,却发现一辆挂着龙纹棋子的豪华轿车已经在门口停着了,而等候在车旁的,却又是吉娅菲尔女伯爵。

        

等等,我为什么要说又呢?余连想,嘴上则感慨了一声:“真是阴魂不散啊……”

        

菲菲笑吟吟地伸拐顶了余连一下,表示这样就实在是太不礼貌了。

        

这不,对面的女伯爵小姐也确实露出了尴尬的笑容:“感觉有受到冒犯……不过,上校,还有菲娜,殿下确实是邀请你们共进晚餐,而且有事相商。放心吧,绝对是好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