蹂躏凌虐惨h/跪含h

第二天上午,林塘照常起床,没找到理由找江灵兮说话,自己陪着俩猫一块吃早饭、看纪录片。

        

中午,他再次来到拉面馆,不过在门前犹豫了一下,从门口走了过去,来到了隔壁的沙县,吃了份盖浇饭。

        

回去之后,他终于安稳地睡了一觉,并且为了补足昨晚亏空的睡眠,在第一次醒来后,用不多的理智唤醒语音助手,让它再给自己半个小时的时间,随后连它的回应都没听完,就又沉沉睡去。

        

再次被闹钟叫醒之后,他终于觉得精神饱满,用睡意中似乎可以称之为“意志”具现的一丝理性控制着自己坐了起来,又迷糊了会儿,爬起来去卫生间。

        

在马桶上坐了会儿,洗了把脸,又漱了口,总算清醒了。

        

训练室里有队友大呼小叫的声音,悠米趴在猫爬架里面呼噜呼噜,提莫则仍在江灵兮的桌子上趴着。

        

林塘走过去摸了摸提莫,然后打开电脑,继续打排位。

        

不知道是否极泰来,还是他开始专心打游戏了,一波三连胜,稍微挽回了一点输掉的分,随后打了两场训练赛,没有复盘。

        

随后他简单吃了点东西,几个队友有的吃了,也有的没吃,接着收拾东西,前往比赛场馆。

        

这是夏季赛第三场比赛,打419。

        

“江总今天不来吗?”

        

到了楼下,仍没看到有江灵兮的身影,季兰亭有点奇怪地问道。

        

张佳宁刚好经过,在旁边接了句:“江总说她今晚有事不去。”

        

其他人也都没怎么在意,江灵兮毕竟是老板,虽然也没管什么事,但总会有些事的,不可能每天都把时间放在基地里面。

        

419是一个风格非常鲜明的战队,曾经有过一位堪称LPL顶级人气巨星的ADC选手,不过已经三年前退役,之后进入后天王重建时代。

        

这已经重建后的第二代419战队了,打法倒是又回到了过去,仍是保下。

        

不知道是通过几场比赛分析找到了打法,还是一如既往延续他们自己的打法,在赛场上呈现出来的,就是江潭和李农的下路组合在线上被打烂了。

        

12分钟,下路推线拔掉了一血塔。

        

林塘和伊尹前期打出了优势,但在随后与季兰亭一起的三人越塔中配合失误,打了波3换2,所有优势全部吐了出去。

        

进入中期,身在红色方的NT被步步蚕食,二十六分钟林塘拍板,行险偷大龙,大龙倒是拿到了,却被对方赶来一波团灭。

        

二十九分钟,游戏结束。

        

随后进入第二局,江潭拿出伊泽瑞尔,就是准备下路混线,让李农去游走配合伊尹带节奏,结果十五分钟中路四人越塔,再次被419反打。

        

二十七分钟,419第四条小龙,林塘决定要接这波团,又被打了一波团灭。

        

游戏结束,被2:0带走。

        

“感觉419教练组明显下了功夫啊,对小锋的限制做得非常好,而NT这边还是欠缺了经验,有几波都太着急了,反而给了419机会。”

        

“是的。”

        

“不过我们还是能够看到NT战队的成长,以及他们在劣势之中不断寻找机会,包括偷大龙这样的漂亮决策……”

        

“是的。”

        

“夏季赛才刚刚开始,我们还是可以期待一下这个战队能不能带给我们更多惊喜。”

        

“……嗯!”

        

隔音耳机都已经摘下,两个解说的声音都听得清楚,林塘转头看了眼旁边的伊尹,见他表情明显受挫,伸手拍了拍他肩膀,笑了一下。

        

伊尹勉强挤出一些笑容,也笑了一下,然后继续坐在椅子上,轻轻吐了口气。

        

随后季兰亭又拍了他一下,他转头看过来,才发现419的队员已经走过来了。

        

分别与对手握了手,拔下鼠标键盘,顺便拿了鼠标垫,五人一同往后台通道走过去。

        

无人喝彩,也无人在意。

        

“没事。”

        

刘云涛依旧等在后台通道,见伊尹明显受打击有点大,轻轻拍了拍他肩膀,笑着安慰道,“多输几把就习惯了。”

        

“这才输一局,我们春季赛都输麻了,没啥。”

        

江潭也出声安慰,又补充说道:“还早着呢,15场比赛,这才哪到哪。”

        

“要输你自己输,我可不想输。”

        

李农照例面对江潭的时候脾气最大,一点也不担心江潭会生气的怼完,自顾进了休息室。

        

林塘笑道:“没事,还早呢,下次打回来。”

        

他脑子里面基本都还是比赛的事情,等到上了大巴车,才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江灵兮会不会看比赛?”

        

“发现战队才赢两场,就又开始输了,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这个念头一闪,便盘踞在脑海里面不肯离去,不过实力不如人,输了就是输了,想这些没有意义了,好好训练,再打回来呗,不然还能干嘛?

        

发微博?

        

难受就难受,该自己忍着的继续忍着。

        

回到基地,点了外卖,边吃东西边开会,一直讨论到接近十二点,随后各自训练。

        

林塘想要早些睡,但大概中午睡得有点久,并没有什么睡意,因此一直打到凌晨三点多,又给俩猫添了水粮,这才去睡觉。

        

第二天上午醒来,才九点多,他强撑着爬起来,给俩猫铲了屎,然后刷了牙,吃了早饭,《中国通史》没看完就又回去睡觉。

        

迷糊沉睡之中,旁边手机像是响了一下,林塘梦醒似的一下醒过来,果然正见旁边手机屏幕亮着,拿起来看。

        

江灵兮:“快递到了。”

        

什么快递?

        

林塘懵了一下,刚刚启动的大脑已超负荷的效率运转起来,总算想到吵架前的27号中午,她说给自己买了衣服。

        

还好记起来了。

        

林塘:“人在楼下吗?”

        

江灵兮:“不知道,我这边显示签收了。”

        

林塘:“好,我去看看。”

        

他爬了起来,下楼去,果然看到有快递,一大箱,于是跟阿姨说了声,抱了上来,给江灵兮拍了张照片发过去。

        

俩猫照例见了箱子就兴奋,也跑过来抢镜,一同被拍了进去。

        

林塘:“拿到了。”

        

江灵兮:“哦。”

        

林塘有点犹豫,不知道她作为女朋友时给自己买的东西,要不要给她退回去,想了想,觉得纠结这个没意义,于是直接开箱。

        

里面有双跑鞋,两条裤子,两件衬衫,两件T恤,还有根腰带。

        

试穿了一下,挺合身,林塘看看手机,没有新的消息让自己退货,也就直接剪了标牌,丢进洗衣机里面清洗。

        

忙完之后,开了把排位,期间拿手机瞅了瞅,无意间瞥见桌面上的重要日倒计时的插件标签,上面显示着“0”。

        

6月30日,是女友七天体验卡的最后一天了。

        

当然,他们在27日就已经分手了,压根没等到这一天……当初还想过要不要到期续费,怎么续费……

        

输给419称得上在某种意义上给NT全体成员敲了个警钟,提醒他们依旧是一个弱队的事实,不过这警钟也并不是很响,因为在训练赛里面被虐也不是一两次了。

        

30日晚,NT夏季常规赛第四场比赛,打MP战队。

        

经过419做示范之后,其他战队的教练组和队员似乎都知道了该怎么打NT,限制上单,从下路和野区突破。

        

季兰亭的状态有所起伏,两把都被拴在中路,伊尹则明显没有经历过这种针对,第一把开局被打了个0-2,第二把好一些,但全程几乎隐身。

        

NT被整体水平在LPL处于下游的MP战队再次2:0横扫。

        

似乎是因为战队遭遇两连败,又可能是因为体验期结束了,两人在体验期内的分手自然也随之结束了,7月1日下午,江灵兮终于再次来到NT基地。

        

但不再是前几天那个每天准时出现在训练室里面,逗猫码字,清纯娇甜的江灵兮,她换上了白色小西装,长发盘起,看起来美丽、优雅而又清冷,又变成了江总的模样。

        

好似之前那个以某个队员女朋友的身份在这里的江灵兮从未出现过。

0

更多精彩

玉势调教H/跪着前后动h

2021年10月13日 小羽 0

“先生,如今本国主,已经集结了整个高句丽的军力,到时候真要攻破了辽东,那项氏可要依照承诺,把辽东之地给本国主!”    &nbsp […]

浪妇猛男/乱世翁熄

2021年10月13日 小羽 0

先一步跃迁出现进入狮穴星系的上百艘战舰,确实都是中小型船只,以轻型的高速巡洋舰为主,搭配了十艘强袭母舰和十艘武库舰……嗯,按照掠夺者们的“术语”,应该叫喷火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