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室调教H/十月蛇胎肉全

        

十三州。

        

七十二郡。

        

六百六十五县,上万乡镇。

        

张恒想起来也是头疼,因为这么多地方,真是处处都要用人。

        

而且还不能是普通人,黄屠界是灵异世界,没点实力根本镇不住场子。

        

眼下,就是最尴尬的时候。

        

哪怕算上新加入进来的海外道门,满打满算,有修为的人也不到两千。

        

假设一州设一道主,一郡设一堂主,一县设一舵主,这就是七百多人。

        

也不能只设一个人,总不能有点啥事就要堂主和舵主出面吧,下面的传道士和道门护法也是必不可少。

        

人从哪来?

        

张恒有些发愁,道门的培养机制决定了,没有二三十年的功夫,根本不足以培养出一批中坚道人。

        

御鬼者和投降的鬼众倒是有不少。

        

但是这帮人,非我族类,张恒不是很信得过。

        

夜…

        

一圈下来,张恒接待了十几位聪明人。

        

对这些投诚之人,张恒也没有亏待,十三州下,类似四方郡,清水郡,这种鬼王暗地里投诚,沦为茅山护法鬼众的情况不在少数。

        

去这些地方传道,基本没什么危险性。

        

当然,除了肖亚光之外,张恒没有再册封郡一级的堂主之位,给的都是县乡一级的舵主。

        

甚至就是肖亚光,返虚初期的实力也够不上郡级的堂主之位,想要坐稳一郡之地,怎么也得有返虚境后期的实力,不然难以压服当地的御鬼者。

        

肖亚光,算是赶上千金买马骨的好时候了。

        

数日后。

        

“师兄,北方急电。”

        

“摇光鬼帝宣布摇光州戒严,并限令在七日内,撤走摇光州内的全部茅山商队与医师,并不再欢迎我们踏入。”

        

坏消息,总是在好消息之后。

        

张恒前几日还在为肖亚光的识时务欣喜,这才几天,摇光鬼帝就给了他泼了盆冷水。

        

“摇光!”

        

张恒脸上没了笑容。

        

摇光鬼帝,是第一个站出来,公开要跟他们打擂台的人。

        

其他州,其他散仙鬼帝,哪怕没有表现出善意,也顶多是私底下阻挠一二,更有甚至,直接当做无事发生,来个不闻不问。

        

公开声明,捅破这层窗户纸,摇光是第一个。

        

“好,真是好!”

        

“我之前还在叹息,天下兴亡,怎可缺少殉道之人。”

        

“看看,这不就来了吗!”

        

张恒将电报摔在桌子上:“摇光鬼帝,真是好大的胆!”

        

小月站在一旁,试探性的说道:“师兄,摇光鬼帝此时站出来,恐怕身后不只是他自己吧,如果没人支持,他哪来这么大的底气?”

        

张恒点头:“北方七州的各路鬼帝,一个个态度模糊两可,保不准就有南北对立,划州而治的想法,若真如此,摇光鬼帝背后,起码还有三五位鬼帝才对。”

        

三五位鬼帝基本就是极限,应该不会再多了。

        

毕竟,南方的一些鬼帝,已经有倒向他们的意思。

        

再加上一些见机行事,谁占上风就帮谁的墙头草,十三州,十三位鬼帝,真敢站出来反抗的并不多,更多的是得过且过。

        

“发报,联系倒向我们的各路鬼王,还有御鬼者联盟。”

        

“让他们找一找,谁在摇光鬼帝背后做推手,又打的什么主意!”

        

张恒直接向小月吩咐道。

        

小月点头应下,又问道:“要不要把我们的人撤离摇光州?”

        

“明面上的都撤回来吧,现在还不到决裂的时候。”

        

“摇光鬼帝只是驱离,不敢痛下杀手,显然也有顾虑,我们还是不要逼得太紧为好。”

        

张恒想了想,又道:“叫袁士贤来见我。”

        

片刻后。

        

袁士贤来到了张恒的阁楼。

        

“我这几天,给你的很多师兄弟们安排了职务,唯独你,我没做任何安排,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张恒坐在椅子上,看着进门的袁士贤。

        

沉默。

        

袁士贤没说话,目光中满是桀骜之色。

        

张恒见状露出微笑:“三英二杰,以你为首,正所谓好刚用在刀刃上,你这张王牌,自然不能轻动。”

        

说着,张恒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了黄屠界的地图前:“这里是摇光州,位于黄屠界东北方向,就在刚刚,摇光鬼帝向外声明,限我们茅山道在七日之内,将全部成员从摇光州内撤走。”

        

语气微顿,目光落在袁士贤身上:“我怀疑,这不只是摇光鬼帝一个人的想法,在他背后还隐藏着其他人,所以,我想派你去摇光鬼帝身边卧底,看看除了他以外,还有谁在暗中与我茅山作对,你敢不敢去?”

        

袁士贤眉头微皱:“我去的话,摇光鬼帝会相信吗?”

        

“为什么不信,谁规定道门弟子不能当叛徒,信与不信,就看你会不会演戏了。”

        

张恒猛地握拳,电光在手中汇聚,随后突然出拳,一拳打在了袁士贤的胸口上。

        

袁士贤还在想此行利弊,根本没有防范。

        

这一下,被一拳打在胸口,整个人直接就倒飞了出去,撞在石柱上,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你…”

        

袁士贤一脸的难以置信。

        

张恒不等他说下去,便打断道:“关于你的情报,想来在摇光鬼帝那边不是秘密,你重伤而去,言我嫉妒贤能,眼里容不下你,想来摇光鬼帝会信三分,剩下的就看你演技了。”

        

袁士贤怒目相视,恨不得扑上去咬张恒的耳朵。

        

但是他又死死的忍住了,因为他看到怀古长老,正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他,如果他胆敢出手,恐怕下一刻就会被当场格杀。

        

“你放心的去吧,等你走后,我会向外宣布你叛逃了,然后做戏做全套,将你的家人全部关入监牢。”

        

“你放心,他们在监牢中会舒舒服服的生活,没人会为难他们。”

        

“另外,你的好友周青如果来给你求情,我也会将他收押,对外做出一副要至你于死地的面孔。”

        

“如此一来,你去投靠摇光鬼帝便顺理成章,他也会再信两分。”

        

张恒一脸歉意的看向袁士贤:“士贤师弟,这次要委屈你了。”

        

袁士贤恨的牙疼,咬牙切齿的说道:“为道门效力,万死不辞,我不委屈!”

        

张恒点头:“那就去吧,回去的路上不要遮遮掩掩,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给别人安排职位,就是不给你安排,是想让你屈服,而你,不愿意屈服于我,为了职位的事来找我理论,几句话后,我这个嫉妒贤能的小人恼羞成怒,将你打伤。”

        

“你受伤后依然不肯屈服,又苦于状告无门,所以,一气之下决定去投奔瑶光鬼帝。”

        

说完,张恒向袁士贤反问道:“这个剧本如何?”

        

袁士贤双手握拳,青筋暴露:“妙啊!”

        

张恒嘴角上翘,双手再握电光:“去吧!”

        

轰!!

        

闪电奔雷拳,拳出如电。

        

袁士贤抬手招架,依然被电光弹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院落内。

        

噗!

        

牵动内伤,袁士贤又一口血吐了出来。

        

他挣扎着爬起来,抬头看了眼张恒的阁楼,犹如受伤的孤狼一般,捂着胸口踉跄而去。

        

“小袁子心高气傲,这一去,恐怕会怀恨在心!”

        

怀古长老小声说道。

        

“然后呢?”

        

张恒反问。

        

怀古长老语塞,无法作答。

        

袁士贤此去,只有三个结果。

        

第一,被摇光鬼帝看破,囚禁在寒冰狱下。

        

第二,投降鬼众,成为鬼众的走狗。

        

第三,骗过摇光鬼帝,得到他的信任,真传递些有价值的情报回来。

        

这三种可能,不管是哪一种,张恒都乐见其成。

        

袁士贤即使怀恨在心又能怎么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话可不兴说。

        

“可惜了。”

        

怀古长老叹了口气。

        

当了鬼众的卧底,再回来,谁心中没有几分隔阂。

        

可以预见的是,哪怕袁士贤以后立下大功,也不可能再成为茅山的核心弟子。

        

因为当卧底,不是请客吃饭。

        

摇光鬼帝不傻子,为考验袁士贤的忠诚,肯定会让他做一些自绝于道门的事。

        

这些事,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都会记在袁士贤头上。

        

古往今来,做卧底的,没几个有好下场。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张恒看着窗外:“想要人前嫌贵,必须要人后受罪,我是在帮他磨砺心志,信不信,如果有一天他能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来谢我。”

        

语气微顿:“不过我不期待那一天,那一天会很没意思。”

        

怀古长老看了眼张恒。

        

虽然从实力上来说,他一根手指就能将张恒戳死,但是不知为何,对上张恒的目光,他却下意识的闪躲了过去。

        

此子,恐怖如斯!!

0

更多精彩

玉势调教H/跪着前后动h

2021年10月13日 小羽 0

“先生,如今本国主,已经集结了整个高句丽的军力,到时候真要攻破了辽东,那项氏可要依照承诺,把辽东之地给本国主!”    &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