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玩物h/孽欲

玉龙瑶并不肯承认方才一闪而过的怯弱挽留,    金羡鱼也看破不说破。

        

“药我给你了,你记得喝。”

        

玉龙瑶苦笑道:“有点儿苦。”

        

玉龙瑶非但性格像小孩子,这里指他占有欲强,    没责任心,表演型人格,需要人的注意,最好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才好。

        

就连口味也和孩子相差无几。

        

这人怕苦,每次喝完药都要吃颗蜜饯。

        

金羡鱼虽然不想承认,    但她拿药的时候,    还是下意识问客栈老板要了颗蜜饯。

        

看到她手里的蜜饯,玉龙瑶目光微微一亮,    他笑了笑,俯身就着她手吞了蜜饯。

        

又轻轻蹭了蹭她掌心。

        

“你果然记得。”

        

这动作过分亲昵和轻浮,    似乎是以游戏的态度,来掩饰刚刚的真情流露,    真真假假混杂在一起,便分不起是真是假了。

        

金羡鱼感觉有点儿诡异,尤其是玉龙瑶方才眼睛微微一亮。

        

虽然理智而言,    她很想让他误会什么,    但就情感来说,他真误会了她对他尚存旧情,金羡鱼又觉得郁闷。

        

她抽回手:“你好好休养,    我先回去了。”

        

金羡鱼本来以为玉龙瑶的病可能还要养上几天,但未曾想第二天玉龙瑶就全须全尾地站在了她面前。

        

“你醒了?”

        

他病初愈,起得竟然比她还早,天还没亮,就提着盏风灯站在她床边,    脸上笑盈盈的,一点儿没有擅闯人卧房的自觉。

        

“我带你去个地方。”

        

金羡鱼刚刚睡醒,大脑还一团浆糊,迷迷糊糊地问:“去哪儿?”

        

拳头大的光晕被寒风吹动得飐闪,灯影随风而转,团团落在玉龙瑶有些稚气的,如玉的面容。

        

“你听说过钩山秘境吗?”

        

金羡鱼一怔,原本还有些迷糊的大脑,在电光火石间仿佛被什么东西贯穿,瞬间清醒了过来。

        

这几天来一直隐约记不起来的事情,终于有了答案。

        

钩山秘境!!

        

她忘记的就是钩山秘境!

        

她当然听说过。

        

金羡鱼心脏砰砰直跳。

        

钩山秘境,在《长生乐》原著中足可称得上一个重要的剧情节点。

        

只不过,金羡鱼实在不明白玉龙瑶怎么会邀请她结伴去钩山。要知道,原著里,陪同他去往钩山的是谢扶危。

        

原著设定钩山秘境有着解开玉家先祖封印所不可或缺的材料。玉龙瑶亲赴秘境,为的就是这项神器。

        

《长生乐》原著也未辜负狗血文的基本设定。这一路上,顺风顺水,却在拿到神器璇光镜之后出了点儿岔子。

        

这秘境进易难出,想要离开只有两种方法。一是以璇光镜为钥匙打开一条通道,二是以活人血祭。

        

而玉龙瑶这个故作情深,自私自利的屑,果不其然选择了活人血祭这一个选项。

        

身为主角的谢扶危虽侥幸未死,却还是被他坑得不轻。

        

至于后来的追夫火葬场则不必多加赘述,钩山秘境说白了也不过是他们二人爱恨纠葛里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秘境足够隐蔽,本不该是她能接触到的,玉龙瑶奇道:“看来你也听说过?”

        

金羡鱼抬起眼,想了想,半真半假地回道:“略有耳闻,曾听李真人提起。”

        

果然,祭出李龙虎,玉龙瑶不说话了。

        

毕竟钩山秘境和封印关联甚大,就连玉龙瑶也会怕李龙虎干涉他的事业。

        

其实金羡鱼也曾经传信给天星漏玉氏,匿名举报玉龙瑶和那位玉家先祖关系密切,可惜如她所料,“举报信”石沉大海。

        

玉龙瑶又问:“那你可要与我同行?”

        

金羡鱼没立即回答,她先是在心里问了问系统,有没有对付钩山秘境那血祭大阵的办法。

        

有倒是有,只是要以1000魅力值的高价进行兑换,这个价格比之前系统提出过的各种假死方法实在良心太多。

        

金羡鱼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了下来,这才转向玉龙瑶道:“也好。”

        

“其实我很好奇。”玉龙瑶原本一动不动等她考虑,此时忽然笑了笑道,“我总觉得小鱼儿你身上有许多秘密。”

        

下一秒说出口的话,让金羡鱼出了一身的冷汗,“为何你的目光总是不自觉地看向半空?”

        

金羡鱼一怔,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系统!!

        

她面上微不可察的僵硬,内心却在疯狂地震。

        

玉龙瑶他察觉到了系统!

        

她故作镇静漠然地问:“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的意思。”

        

雁过留痕。

        

哪怕再谨慎的人,行事总会多多少少留下些痕迹。更遑论玉龙瑶心思敏捷,本就善于察言观色。

        

“或许是我的错觉也说不定。”玉龙瑶不置可否地抬手碰了碰系统面板存在的地方。

        

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但金羡鱼看着他的手穿过系统面板,一颗心却紧张得近乎痉挛。

        

一直以来,系统都类似于她的“安全屋”,可如今玉龙瑶却出现在了她安全屋外,好比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贞子,打破了次元的限制。

        

这让金羡鱼感到一阵强烈的危机感,她不得不垂下眼,尽量掩饰内心高涨的杀欲。

        

玉龙瑶微微一笑,收袖道:“你可还有其他事?若没有,我们这便出发?”

        

他们的神识联系日益淡泊,金羡鱼并不确定这是不是玉龙瑶要将她留在身边的谋划,但这并不妨碍她利用钩山反客为主,趁机脱身。

        

第二天,他们二人退了房,离开驼巘岭,转道北进。

        

钩山地处西北绵延的雪山之间,此地朔风呼啸,风雪大作。

        

二人都是修士,脚程极快,仅三日,就到附近一处山脚小店里歇脚。

        

她二人联袂,在玉龙瑶坐镇的情况下,这一路上自然也如原著般顺风顺遂。

        

玉龙瑶有一把剑,由天外陨星炼成,他的剑法来自天星漏玉氏的逍遥剑法,但他很少用剑。大多数时候都选择以乾坤八卦阵法,绕开秘境里潜藏的危机。

        

到不得不出手的时候,就与金羡鱼合作。

        

金羡鱼其实一直在等着他出手,她想多了解他的功法深浅,

        

那把陨星剑由他使出来,无声无息,无影无形,变化莫测,似乎与山川万物融为一体。

        

金羡鱼心里一沉,知道他已经进入了合道的境界,玉龙瑶的实力又强悍了不少。

        

难道是替那位玉家先祖办事的好处?不,倒不如说,玉龙瑶这种二五仔属性的人,愿意尽心尽力替人办事简直不科学。

        

“你在看什么?”玉龙瑶微讶问,他脚步一缓,等她跟上。

        

“没什么。”金羡鱼摇摇头,奋力一跃,与他一同跃上钩山的峭壁。

        

“我觉得我们真的应该在一起。”玉龙瑶随口般淡淡道,“你看,我们这一路上配合有多默契?”

        

这话不假,金羡鱼一愣,方才意识到这百年来的怨侣生活至少带来这一项正面影响。

        

这一路上,往往玉龙瑶一个眼神她便知道要做什么,而她还没开口,玉龙瑶亦会提前帮她扫平障碍,他们不适合做夫妻,做夫妻他们是一对怨侣,做伙伴或许是配合最默契的搭档。

        

一如原著剧情,玉龙瑶如愿取得了自己想要的璇光镜,他们现在正在找出去的路。

        

钩山远远望去白雪皑皑,如飞龙横卧,冰川高约万丈,在晴光下亦觉寒气逼人。

        

此时,两道身影在雪峰间倏忽来去,如鸟翔不定,殊为好看。

        

这峭壁间也生着些怪鸟,陨星剑的剑光,如流星一闪而过,不可捉摸,无影无踪,无声无息。

        

飞星点点,星光忽而云集,忽而又迸裂散作漫天。怪鸟在剑光下纷纷坠地。

        

白昼流星这一幕太过优美动人,竟然给人以白驹过隙,逝者如斯夫的怅然。

        

当然金羡鱼知道,这也是合道的一种表现,功法越深,与这四时万物、时与空的联系也就越紧密。

        

金羡鱼在观察玉龙瑶的时候,玉龙瑶也在留意她。

        

悬崖峭壁,她如履平地,而面不改色。迭险层出不穷,她的身法习自于白苹香,当真如好风借力,飘然若仙。任凭山巅寒风如何紧急,上身摇摆如荷,下盘却像是稳扎于冰川之上。

        

她比之前更为坚定。

        

有信念的人,眼神是明净明亮的,悬崖百丈,她不露惧色。

        

或许假以时日,她的确能成为让他头疼的对手。

        

二人一起沉默下来,默默地在积玉堆琼的万仞雪山间穿行半晌。

        

玉龙瑶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

        

他脚步一顿,缓缓落在一道山谷中:“找到了。”

        

金羡鱼跟着他落下来,被眼前美景所摄,忍不住睁大眼,“咦”了一声。

        

冰雪在此地融成长河,河水潺潺,浇灌着两岸的土地,碧草如茵山花烂漫。

        

远处圣洁的雪山,和此地的水草,用文青的说法而言,足可洗涤内心。

        

如果还在上大学,她说不定已经愉快地拉着室友拍拍拍,很可惜金羡鱼如今没那个心思,她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傻不拉几的废宅女大学生,她甚至开始冷静地谋划杀人。

        

河谷尽头伫立着一道石门。

        

这石门苔藓横生,残破不堪,石门上的血祭大阵已经被磨损得斑驳不清。

        

玉龙瑶上前几步,曲起手指,敲了敲石门,正上方有个凹陷,大小正好和璇光镜一模一样。

        

取得璇光镜之后,玉龙瑶就将镜子交由她保管。金羡鱼不为这信任而感到高兴,小恩小惠代表不了什么,人在压力前的选择才能深刻地揭示人物的性格。

        

是以她血祭,还是放弃唾手可得的璇光镜?

        

金羡鱼放轻了呼吸,静静地等着玉龙瑶的答案。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