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亲h女/乳妾(H)

      

“或许吧,这个燕王真是令人猜不透的家伙,谁也不清楚他调动军队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假的可能是真的,真的也可能是假的。”卢瑟摊摊手。

        

布鲁克的话没错,列装了新火枪的燕王军队打势族军队,毫无疑问等于他们拿火枪火炮欺负只会刀剑的土著。

        

有时候,数量决定不了胜负。

        

接着他道:“无论如何,必须加强巴城周围的防御,在关键道路建立壕沟防线,抵御燕王军队的进逼。”

        

“我认为王榭的计策未尝不是个办法,何必一直被动防守,或许可以尝试夺回金陵,活捉燕王,再断了这只王府亲军的退路,如此,便一劳永逸了。”谢端突然说道,目光有些疯狂。

        

“谢兄,朕知道你自丢失金陵之后痛心不已,不过我们守城尚且敌不过燕王,又何况去攻城,还是按部就班为妙。”梁开道。

        

“可金陵顶多有三万王府亲军,剩下的三万分布在苏城和松城,三十万大军拿不下,难道六十万大军也拿不下吗?”谢端道,“再者,若是进攻金陵,西进的王府亲军必然回撤,巴城也就安全了。”

        

“这……”梁开闻言,摸了摸下巴,目光望向卢瑟和布鲁克。

        

谢端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卢瑟和布鲁克对视一眼,卢瑟道:“这正是我下面要说的,当初我们决定诱敌深入,再夺取金陵,斩断其粮道,再将王府亲军歼灭,现在这只王府亲军不正是送上门了吗?”

        

顿了下,他继续道:“不过燕王狡诈,进攻金陵的时候,一旦情况不对,便应立刻撤退,绝对不能恋战。” 

        

谢端闻言一喜,“我们愿令麾下将士为前锋。”

        

梁开的目光在卢瑟和谢端身上游弋了下。

        

沉吟一会儿,他道:“我以为,当注意燕王的动向,如果他离开金陵,这便绝对是个阴谋,这仗就不要打了,如果燕王一直在金陵城逗留,这次他们便是真的要打巴州。”

        

对他而言,燕王或许狡猾,但绝不会以身犯险。

        

众人闻言,俱都点了点头。

        

布鲁克道,“既然如此,便令吴国军队在湘州西建立壕沟防线,令王韩谢三家兵马顺流而下,抵达浙州,再北上进攻金陵。”

        

吴国的水师当下有半数在昌城。

        

他们沿着来时的水路向浙州而去即可。

        

“若能再借二十万兵,或许成功几率更大。”谢端道。

        

当下昌城驻扎的是从金陵附近撤回的兵马,一共四十万。

        

而在湘州和巴州驻扎着吴国的八十万大军。

        

深沟高垒防备区区六万燕王兵马,根本无需这么多兵力。

        

何况南梁和南平国随时能派出军队支援巴州。

        

“那就再调拨二十万。”卢瑟说道。

        

这也是他们绝望中的一次反击了。

        

他们已经被燕王逼的退无可退。

        

既然燕王打上门来,他们便想尽一切办法击败他。

        

定下了这件事,布鲁克为了缓解沉重的气氛,说道,“现在,你们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拖延战争,我们的火枪火炮不久就会到,若是能熬到本土不列颠陆军的到来,便是反攻的时候了。”

        

“请布鲁克大使安心,我们一定能熬过去。”梁开斩钉截铁。

        

他之所以同意王榭的建议,也是出于这个目的。

        

攻打金陵是一场冒险,但也可能是胜利的开端。

        

当然,也正如他说的,如果形势不对,便立刻撤退,最终也不会损失多少。

        

这样的事,何乐而不为。

        

下午的时候,各道命令从巴城传出。

        

湘州的军队以及昌城的军队先后开始调动。

        

当然,这一切自然瞒不过四院的眼睛。

        

情报不断抵达金陵。

        

“殿下,这招果然好使,势族军队动了。”常威笑道。

        

势族们只怕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这次根本不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让迁徙的百姓归乡。

        

不管他们如何应对,只要他们的军队动了,便中计了。

        

“接下来就得看四院和第三军了。”赵煦正在喝茶,不由笑了笑。

        

大颂的沿海州百姓大多被裹挟西去。

        

其中主要是三个州的百姓,一个是浙州,也就是浙江,一个是海州,也就是福建,还有一个金州,也就是广州。

        

浙州和海州的百姓主要被迁往了江州,因为江州与这两州接壤。

        

金州主要被迁往了湘州和交州,也就是广西,也是因与这两州接壤。

        

四院和第三军去的地方也就是这三个州。

        

“不过江州的势族军队似乎准备交工金陵城,殿下……”

        

“本王就呆在这,哪也不去。”不等常威说完,赵煦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本王这次就来个以身犯险,让他们大胆来金陵。”

        

“殿下,这可不是玩笑。”常威急了。

        

在势族看来,金陵附近或许有六万王府亲军。

        

但实际上金陵附近只有三万王府亲军。

        

金陵城只有两万人。

        

剩下的一万人分布在苏城和松城。

        

若被大军围城,还是十分危险的。

        

“不必再说,秦式步枪交给你们可不是拿来当烧火棍的,大不了战时,也将苏城和松城的士兵也调往金陵。”赵煦继续道。

        

他很清楚,自己一走,金陵城的价值便少了许多。

        

他就要当块肉引狼。

        

因为这次的计划关系重大。

        

一旦百姓回来,势族是再也休想把他们裹走了。

        

如此,势族们便失去了兵源,也失去了许多劳力,实力大损。

        

他也避免了江南遭受更大的破坏。

0

更多精彩

含着h趴_禁脔(H)

2021年10月14日 小羽 0

       “或许吧,这个燕王真是令人猜不透的家伙,谁也不清楚他调动军队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假的可能是真的,真的也可能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