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强h_被一只蛇做了

      

次日上午,乔梁来到办公室后将蔡铭海叫了过来。

        

蔡铭海到来后,道,“县长,您找我。

        

        

“老蔡,咱们必须加快脚步呐。

        

”乔梁示意蔡铭海坐下,一脸凝重地说道。

        

“县长,您的意思是……”蔡铭海一时有些不明白。

        

乔梁道,“老蔡,市里的调查组已经换了新组长,你知道吧?”

        

“嗯,我知道,昨天晚上我看到市里的文件了。

        

”蔡铭海点点头,道,“新上任的组长是市里的楚副市长,楚副市长是市班子的成员,市里让他担任调查组组长,说明市里对这事是愈发重视了。

        

        

“没错,一方面说明市里对这事更重视,另一方面,这反倒是对咱们不利了。

        

”乔梁咂咂嘴,若有深意道,“楚副市长这个人,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蔡铭海闻言下意识点着头,他对楚恒不了解,这会也不好回答什么,不过蔡铭海从乔梁的脸色当中,隐隐感觉乔梁对楚恒这个人似乎十分忌惮。

        

这时乔梁又问道,“老蔡,县医院之前那个离职的医生找到了吗?”

        

“找到了,昨晚刚查到下落,原来他应聘到市医院去了,现在在市医院工作,刚刚来的时候,我已经派人前往市里找他问话。

        

”蔡铭海回答道。

        

“好,找到这个人就好,看能不能从他嘴里问出什么。

        

”乔梁满意点头,“关于邵泉跳楼一案,我总感觉内有隐情,或许从这个医生身上会查出一些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

        

        

“嗯,拭目以待吧。

        

”蔡铭海点头道。

        

乔梁沉思片刻再次道,“总之,现在你们的速度一定要快,如果一时半会从那个医生嘴里问不出什么,采取点手段也未尝不可,必要的时候,可以先将他扣起来。

        

        

乔梁的话让蔡铭海一愣,今天和乔梁这一会的短暂对话里,蔡铭海明显感到了乔梁急切的心情,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乔梁说‘要快’,似乎乔梁在担心什么。

        

“县长,您是有什么担心吗?”蔡铭海忍不住问道。

        

“咋说呢,现在由楚副市长担任调查组组长,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乔梁眉头紧锁,这时候,乔梁其实是很后悔将文远搞掉的,文远不走,楚恒就不会来,他这次委实是走了一步烂棋,但话说回来,这个结果谁也预料不到,毕竟没有人能预见未来。

        

蔡铭海体会不到乔梁的心情,不过乔梁如此吩咐,蔡铭海无疑会照做,道,“县长您放心,这事我会处理好。

        

        

两人又聊了一会,乔梁让蔡铭海去忙工作,自己也继续批阅文件。

        

没过多久,乔梁接到了蔡铭海的电话,“县长,那名医生又失踪了。

        

        

“失踪了?”乔梁一愣,“怎么会失踪呢,你不是说他应聘到市医院去工作了吗?”

        

“是没错,但我们的人在市医院里没找着他的身影,询问了一下医院的工作人员,说是早上还看到他来上班,不知道啥时候突然就不见了,打他的电话也没人接。

        

”蔡铭海答道。

        

“那就再找找,既然早上他还来上班,不可能平白无故就失踪了。

        

”乔梁皱眉。

        

“嗯,我让下面的人继续找,实在不行,就请市局的人协助。

        

”蔡铭海说道。

        

听到蔡铭海的回答,乔梁点点头,“行,这事你自己拿主意,有什么消息及时跟我汇报。

        

        

两人通完电话,乔梁放下手机寻思了一下这事,也没再多想,继续投入到工作中。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乔梁接到了调查组的通知,到县宾馆开会。

        

接到通知,乔梁没有多耽搁,立刻下楼,走到楼下,碰到了同样要前往县宾馆的叶心仪。

        

看到乔梁,叶心仪走过来问道,“调查组又有什么事?”

        

“谁知道呢,反正咱们的义务就是配合好调查组的工作,人家让咱们干嘛咱们就干嘛呗。

        

”乔梁道。

        

“楚市长刚接手调查组的工作,或许这次就是先跟我们开个碰头会吧。

        

”叶心仪说着自己的猜测。

        

“也许吧。

        

”乔梁笑笑,“走吧,去了就知道。

        

        

两人上车前往县宾馆,到了县宾馆的小会议室,其他县领导也陆续到来,人到齐后,楚恒便宣布会议开始。

        

会议由楚恒这个调查组组长亲自主持,说了几句场面话后,楚恒便直奔主题,道,“文远的事,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目前文远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和处理,市里让我接任调查组组长一职,我深感责任重大,不敢有半分懈怠,昨天下午,骆书记和我谈话完后,我便赶到了松北,昨晚,我和调查组的人开了个内部会议,对于目前的情况和调查进度,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楚恒说着微微一顿,瞄了乔梁一眼,很快收回目光,道,“前些天文远也和咱们县里的班子一起开了个会,听说会上起了争执?”

        

说完这话,楚恒的目光重新又看向乔梁。

        

听楚恒主动提到这茬,乔梁心头一凛,本来不想主动开腔的他,见楚恒注视着他,只好开口道,“楚市长,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我和文组长因为县水利局局长跳楼一事起了争执,眼下这事还没有明确的定论。

        

        

“嗯,我跟调查组的人了解了一下当时会议的情况,和你说的差不多。

        

”楚恒笑了笑,“乔县长,你的质疑是对的,我们干工作,就要有敢于怀疑一切的精神嘛,尤其是人命关天的事,我们更不能草率,必须慎之又慎,何况邵泉跳楼一事,可能真的存在一些蹊跷,所以我们更要深入调查,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以更严谨的态度去下结论……”

        

大家都看着楚恒。

        

“说到这,我和诸位再通报一个情况,因为邵泉是关于这次水库坍塌事故的一个关键人物,所以邵泉的死必须明明白白搞清楚,经得起考验,而原先给邵泉诊断抑郁症的县医院的一位医生,前些天突然辞职,这是很可疑的一件事。

        

”楚恒轻敲了敲桌子,环视了在场的人一圈,道,“早上,在调查组的协调下,市局大力配合,目前已经将这位离职的医生控制起来,接下来,将会由市局的同志和我们调查组的人一起配合,对此事展开审讯,一旦发现任何疑点,都会深挖彻查。

        

        

听到楚恒的话,乔梁一下呆住,靠,楚恒的动作也太迅速了吧,这么快就将那个医生给控制起来了?难怪上午县局的人去市医院扑了个空,原来人已经被调查组和市局的人控制起来,他们的动作终究是慢了半拍!

        

果然,楚恒一来,就展现出了雷霆霹雳的手段,行动迅速又果决。

        

乔梁想着心事,就听楚恒道,“乔县长,关于邵泉的事,你还有异议吗?”

        

“没有。

        

”乔梁摇了摇头。

        

“嗯,没有就好,有问题我们就解决问题,有异议我们就解决异议,确保大家的思想都统一起来,步调一致,只有这样,大家才能拧成一股绳,一起把事情办好,要知道,省市领导可都是对这起事故十分重视的,上面正等着这起事故的调查结果,我们这时候必须要有紧迫感,同时要以高度的责任感去挖掘真相,给公众一个交代。

        

”楚恒道。

        

听到楚恒的话,与会的人都暗暗点头,楚恒这番话说得很好,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即便是乔梁,这会也不得不承认楚恒的水平甩了文远几条街,一番讲话,颇有点高屋建瓴,让人不得不服。

        

楚恒接着又道,“关于邵泉死亡一事,咱们另案调查,因此,不影响对松北水库坍塌事故的责任鉴定处理,而调查组工作人员也已经在前期做了大量的调查走访工作,目前已经有了一个较为统一的意见,松北水库的坍塌事故,主要责任人就是邵泉,在水库发生坍塌事故前一天,水库也发生了塌方事件,但邵泉并没有按规定向分管领导唐副县长汇报,导致县里未能及时对水库坍塌风险作出预判,从而导致了这起严重的伤亡事故。

        

        

听到楚恒的话,乔梁嘴角抽了一下,这和之前文远试图将帽子扣到邵泉头上的意图简直是没啥两样,但楚恒的做法却是比文远高明了许多,让人无话可说。

        

犹豫片刻,乔梁开口道,“楚市长,关于这个责任认定,是否等邵泉跳楼一案有了结果再下定论?”

        

楚恒道:“乔县长,你这样想就不对了,如果邵泉死亡一事迟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那我们调查组的工作岂不是也得一直拖着?我们总不能因为邵泉跳楼自杀一事,就耽误了整个调查组的工作吧?再说了,邵泉跳楼自杀的案子,已经由调查组和市局的人另案处理,跟咱们对事故的调查和鉴定没有影响。

        

        

楚恒这话再次将乔梁堵得哑口无言,乔梁抬头看了楚恒一眼,见楚恒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乔梁心头一跳,隐隐感觉楚恒的两道目光宛若利剑一般。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