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灌满(h)_男男粗肉v文

宁真真轻轻摇头,神色坚定。

        

即使后悔,现在也不会改变主意。

        

妙音神尼叹一口气:“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罢了,你实在不愿,那我也不勉强了。”

        

宁真真舒一口气。

        

妙音神尼道:“南监察司成立之后,绿衣外司暂时还不会受影响,我估计也不过三五年时间,趁着这段时间尽快立些功劳升上品级,待以后绿衣外司没落,想办法调你去别处吧,……真不明白你的心思,明明有一条康庄大道,偏偏不去走。”

        

“师祖见谅。”

        

“唉——”妙音神尼摇头:“我只是出出主意,具体怎么做,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只是觉得这么好的机会不该错过。”

        

她对端王楚海有救命之恩。

        

所以端王即使不报恩情,总要顾念几分情面照顾一下宁真真。

        

而且现在加入南监察司确实是好机会。

        

都知道前期艰苦,后面摘桃子更舒服,可皇上是何等精明之人,出过死力气与摘桃子的怎能一样?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

        

一味的耍小聪明是不成的。

        

可惜,自己的话真真这丫头听不进去,毕竟还是年轻,看得穿当下的人心却看不穿人心的变化。

        

宁真真也知道妙音神尼所想。

        

却是不以为然。

        

指望皇帝顾念旧情,这是最不可靠的。

        

最大的可能是即使立下了汗马功劳,最终还是被抛弃,实在没有必要跟皇帝讲人情。

        

皇帝这个物种,就不能以常理来看。

        

师祖是因为与皇上相处时间久,而且身为供奉,皇上一直尊敬有加,所以被蒙上了双眼,忘了伴君如伴虎的原则。

        

“对了,关于你说的战争之事,我细细查了查,确实有这个迹像,很隐秘,不注意很难发现,估计朝中寥寥几个人知晓,在暗中做准备吧。”

        

“对谁?”

        

“应该是大永。”

        

“大永国君新立,根基不稳,确实是极好的时机。”宁真真轻轻点头。

        

妙音神尼道:“这件事你心里有数就好,既不要传出去,也别做什么,皇上的消息比你想象的更灵通。”

        

“是。”宁真真点头。

        

“我去啦。”

        

“师祖,喝盏茶再走吧。”

        

“年纪大了,喝了茶睡不着觉,走了。”妙音神尼摆摆手飘飘而去。

        

她刚走,法空出现。

        

宁真真叹一口气。

        

法空笑道:“儿大不由娘,与长辈的观念不同也是常有之事,我与师祖每次都要起纷争。”

        

宁真真摇头:“总觉得过意不去。”

        

法空失笑:“这可不是你应该有的吧,慧心通明哪里去了。”

        

“不一样的。”宁真真道:“师祖最喜欢我,最宠爱我,把我当成最亲近的人。”

        

“我与师祖倒不同,因为师父的缘故,师祖是不怎么待见我的,所以也习惯了顶撞他。”

        

两人坐到石桌旁,法空转开话题,安抚了几句。

        

宁真真毕竟是女人,即使有慧心通明,也难改多愁善感的天性。

        

——

        

法空盘膝坐在自己床榻上。

        

月光如水,洒落在他身上。

        

他手掌托着一颗湛蓝的舍利。

        

月光照在舍利上,舍利之中氤氲有雾,雾中有点点星芒若隐若现,凝视之际,好像有漩涡要把自己吸进去。

        

他一直在仔细观察,从得到之后,已经拿出来观察了数次,没急着贴上眉心。

        

这舍利给他的感觉很怪。

        

既没有危险感,也没有别的异样,好像是一颗似的舍利一般。

        

但他知道李莺不至于糊弄自己。

        

所以是这颗舍利本身玄妙,气息全部收敛不外溢,不让人感应出来,所谓神物自晦。

        

他想了想。

        

终于慢慢贴近眉心。

        

“轰隆!”如雷鸣在耳边惊起。

        

他头脑一片空白,思维仿佛停滞。

        

片刻后,他进入了龙云大师的人生经历之中。

        

——

        

悠悠醒来时,他发现晨曦已露,已然是一夜过去。

        

双眼闪过奕奕神采。

        

龙云大师的意气风发影响着他,很快便褪去,恢复了心湖的平静无波。

        

大宗师境界,在千年之前的秘传中名为通神境。

        

通神九阶,第一阶明心,这一关不必多说。

        

第二阶抱气的修炼与自己想象的截然不同。

        

对于大宗师境而言,明心境只是刚刚入门,可往往入了门之后就停住。

        

就像一个初练武之人,练入门得了内气之后就不再往前练了,何等的奇怪。

        

偏偏现在的武学界便是如此,大宗师之上的修炼之法几乎绝传,即使三大宗这般宗门。

        

一千年前,龙云大师的武学传承,却是直通九阶。

        

第二阶抱气之法,是神气相依相化之法。

        

这神气相依相化之诀精妙绝伦,如果没有心法,依照本能来练,不可能练成。

        

法空觉得如果自己摸索这套心法,可能需要上百年甚至数百年才行。

        

数百年的时间慢慢摸索,甚至与别人联手一起研究,最终能摸索出来可能也没这般精细。

        

如此精微奥妙的心法为何最终都失传了呢?

        

可惜这些记忆之珠里没有这个记忆。

        

他很快抛开这些,开始细细揣摩这抱气之法。

        

这一步需要精细操作,精神不够便动辄有性命之危,很多人挡在了这一步。

        

龙云大师乃是鼎鼎有名的天才,心高气傲,原本以为能走到第九步。

        

可惜,他最终停留在第二步,修炼的时候一个不慎,走火入魔而亡。

        

而他与当时的魔尊却是朋友,于是舍利便交由魔尊所保管,一直留传到如今。

        

法空摇摇头。

        

这一步需要强横的精神力量,如果提前修炼了虚空胎息经的话,可能就不会走火入魔。

        

自己练这一步是得天独厚,应该不需要太久就能练到。

        

到时候,便可以傲视同侪,站在大多数大宗师的头上,跻身真正的顶尖高手之列。

        

——

        

第二天清晨,法空一行人来到观云楼,看到李莺如往常一般已经坐在桌边。

        

看到法空,李莺合什一礼,微笑不语。

        

法空也合什还礼,没有开口说话。

        

坐下之后,便听到周围人们议论纷纷。

        

“端王爷这一次抖起来啦,南监察司的司正啊。”

        

“怎么会是端王爷呢,还以为是信王爷呐,难道这个位子不该是给信王爷的?”

        

“信王得罪人太多了呗。”

        

“也是,朝廷众臣恨不得把他削了官,怎么可能把这个肥差交给他。”

        

“这也太不公平了。”

        

“端王爷能胜任这司正之位?我看悬呐,南监察司啊,要把所有武林高手都一网打尽,那可真是功德无量。”

        

“就是就是,该管管他们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都觉得这是大快人意的好事,那些武林高手们太放肆,动不动就作奸犯科,寻常老百姓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算人。

        

即使有神武府与绿衣风捕震慑,还是有很多犯事的,没练武功的老百姓毫无反抗之力。

        

这种不安全感让他们对武林高手们没什么好感。

        

法空若有所思。

        

成立南监察司是有违武林人心,令整个武林抵制,却顺应了民心民意。

        

这是一个武学昌盛的世界。

        

但也并不意味着人人都是武林高手,就像一个科学昌盛的世界,人人都上过学,却并非个个都是硕生博士。

        

大多数人都练过武,真正能登堂入室成为宗师的也不少,可对比庞大的人口基数还是少的。

        

就像在繁华大都市处处皆是硕生博士,在小镇小城市则少见,这里也是一样。

        

神京这里,高手如云。

        

可放眼整个大乾,就没有那么多宗师了。

        

顺应民心,逆反武林宗门之心。

        

皇上成立南监察司是为了顺应民心?

        

还是为了战争?

        

“听说南监察司衙门设在南城门处,已经开衙了。”

        

“等吃过饭去开开眼,看看南监察司衙门是什么模样。”

        

“算了吧,监察司衙门能不去还是别去。”

        

“对对对……”

        

吃过饭后,法空一行人回到金刚寺外院,随即徐青萝所化的法空与林飞扬又出了外院,慢慢的在朱雀大道上溜达,好像是饭后消食一般。

        

法空已然出现在坤山圣教总坛三里处的山峰。

        

站在山巅的一块石头上,心眼所见,坤山圣教总坛陷入了厮杀之中,乱成一锅粥。

        

法空的注意落在几个老者身上,还有圣女身上。

        

可他发现一个奇异现象,竟然没有见到圣女,唯有九大长老在。

        

同时,他还发现总坛外潜伏着两拨人。

        

一拨是钦天监的孙碧芫与吕乐天,正躲在一座山洞里。

        

山洞被巨石封住,仅仅露出两个小孔,两人正在山洞里盯着小孔往外看。

        

另一拨却是四个老内侍。

        

这四个禁宫老内侍皆鹤发童颜,宛如寿星,浑身气息皆无。

        

他们静静站在坤山圣教总坛对面的山峰上,一动不动,仿佛与山峰融为一体,所站位置恰是法空曾站立之处。

        

而孙碧芫与吕乐天所在也是这座山峰。

        

法空若有所思。

        

看来不仅仅是自己知道坤山圣教总坛要内乱,钦天监也看到了,禁宫也看到了。

        

都有洞察天机的高手。

        

前者是钦天监,自不必说。

        

后者则有钦天监的老监主,或者是皇帝策划的这一次内乱,也自然知道时机。

        

法空摸了摸下颌。

        

他们这么盯着,自己却不方便行事了。

        

他心思转动,一闪出现在四个禁宫老内侍所在山峰,随即再一闪,出现在孙碧芫吕乐天所在山洞外,再一闪,消失无踪。

        

正在凝视山谷的四个老内侍脸色微变,随即身形蹿动,两道紫光射出,来到了孙碧芫与吕乐天所在山洞外。

        

他们双眼微阖,随即陡然睁开眼,电光迸射。

        

孙碧芫有小乾坤秘界,很难发觉,吕乐天却没练成这个,没能瞒过他们。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