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性妾_含着她的胸h

   

当然在笑闹过后,沈常乐还是赶紧把服务员叫了回来换了一桌子的菜,恶趣味归恶趣味,不过光盘行动还是要的,毕竟浪费可耻嘛。

        

不过即使是这样,郭桃儿的脸上依旧是漆黑一片,很明显此时桃儿的内心已经不是在滴血了,而是在哗啦啦啦的流血。

        

海螺、皇冠鲍鱼栗子鸡、清炒蝦仁、一人一只的波士顿龙虾、烤鸭、醋椒鲤鱼、九转大肠、法式鸡排、黑松露肝、锅塌三鲜、鲍鱼捞饭、海参汤一顿中西合璧的硬菜,直接将价格干到了大几千的价位。

        

毫无疑问除了郭桃儿外,沈常乐的点菜专业程度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好评。

        

饭桌上郭奇临捧着一只波士顿龙虾吃的分外过瘾,不由自主的感慨道:“别说这东西还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啊,贵还是有贵的道理的是真好吃啊。”

        

于千笑了笑道:“其实相对来说这价格还可以了,津都的物价还是比京都低了不少,这波龙要是放在京都,起码价格还得多要你个一两百。”

        

“那这么说常乐哥你赚了啊!”郭奇临冲着沈常乐道。

        

“这个赚字怎么讲啊?”沈常乐略有些不解道。

        

郭奇临笑道:“你傻啊常乐哥,你现在是九队队长了,那能跟以前当队员的时候一样吗?最起码一个星期演出结束,不得请队员们下馆子海吃一顿交流交流感情吗?下馆子不得你这个当队长的掏钱吗?”

        

“再加上杂七杂八的各种节日,主要演员的生日庆祝,有事没事想一起喝顿酒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你掏钱啊。” 

        

“这………………”沈常乐呆愣在原地,只感觉嘴里吃着鲍鱼一下子也没有那么香了。

        

“话说干爹,这部分日常交际是不是也算工作的一部分,公司能不能帮忙报销啊?”

        

郭桃儿气笑道:“你觉得可能吗?你刚才点菜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我是你干爹了。”

        

郭奇临也是哈哈笑道:“我搭档阎鹤香不是队长吗,我听他聊天时候说,基本上他每个月零花钱基本上百分之八十都用在吃饭上了,不过常乐哥你还可以,毕竟现在还没有结婚,而且你在外边的出场费已经很高了。”

        

“嘿还真是,大林子不说我都快忘了这茬了,你小子现在收入估计除了你师父和郭桃儿,应该是我们这一桌里边赚钱最多的吧?就这还每天舔着一张脸压榨我们这些老前辈的养老金。”

        

候三爷经过郭奇临的提醒仿佛也是一下子才反应过来,看着沈常乐打趣道。

        

沈常乐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嗨,这不是从小没见过大钱节省惯了嘛。”

        

于千开口给自己的徒弟证明道:“你别说这小子有时候还真的是节省,有一次他开着我的路虎,我们一起去冀省看朋友去,结果这小子就因为心疼那十块钱过路费,硬生生绕远路给我多开了三十多公里,而且走土路的时候有东西还把我车胎给扎了。”

        

“好家伙那不算补胎的钱,光油费也多花了不少啊。”候三爷笑道。

        

沈常乐略有些不好意思道:“嗨没办法改不掉了,我现在也是,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几百块的进口水果买上眼睛也不眨一下,付账的时候要个袋子收我五毛钱我都得犹豫半天。”

        

郭桃儿点了点头难得正经的说道“其实常乐这样的状态其实挺好的,这说明你的思想和你的行为上还是足够的接地气,这点对于喜剧工作者其实是特别重要的。”

        

“你看以前的笑星,很多喜剧片导演为什么现在不能逗人笑了,其实很大原因就是他们不坐地铁了,当你的生活模式已经不能贴进大众的时候,你就没办法一针见血的戳中大众的笑点了。”

        

“也没有那么夸张吧,比方说您和我师父,候三爷和师爷说的相声不也能逗大家乐吗?”沈常乐不禁反问道。

        

郭桃儿笑了笑道:“我们现在说的相声,那都是有以前老祖宗留下的瑰宝托着的。”

        

“以前我能写出来,看见城管快来了,抓起一把羊肉串吃不给钱我轻轻松松的,但是你现在让我创作这样的新包袱也不灵了。”

        

“因为我没有那苦日子吃了,而且别管是徳芸社的大面上,还是着手开始捧你们这一辈的徒弟,这些都需要我在前面盯着,出门就是坐车,下车就是赶通告,下班就是赶紧回家歇着。”

        

“说实话,我现在就是有心跟上现在这个社会的进度去接接地气,也未必能够理解了,更何况我根本就没有那个时间了。”

        

“呵呵要不我这几年不怎么爱说姜土申了,你们不是有句话叫做,勇士终有一天会成为恶龙嘛,我现在开始有点点理解姜土申了。”

        

候三爷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爱徒不禁欣慰道:“桃儿这就说明你苦过甜过后真正成熟了,你一路坎坷走来,势必嫉恶如仇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世间万般人本就不是非黑即白,坏人分很多种,好人也分很多种,毁誉参半的人那就更多了,彼之英雄,吾之贼寇。”

        

“当有一天时代变了,徳芸社真正拥有了相声界的绝对话语权后,突然某天有个叫于桃儿的相声新秀,跳出来说相声不是这么演的时候,要讲科学,要讲公式,要讲雅的时候。”

        

“别管对错,你如果能对他们多一点包容,那就说明你吸取了前人的教训了。”

        

郭桃儿笑道:“这个我觉得我还是能做到的,我不会打压任何同行和各种千奇百怪的理念,自会有大批眼神雪亮的观众和市场会证明究竟谁对谁错的。”

        

石富寛喝了一口茶如此说道:“姜土申所在的那个环境就是那样,能把相声搬上大雅之堂,那是侯宝霖、马济等相声前辈用尽一生心血,背负骂名做到的,他的思想局限在这里边说实话也是没办法的事。”

        

“就好像一位在沙漠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是永远不可能理解会拿有人会拿这么珍贵的水源泡澡的。”

        

作为老一辈相声演员的候三爷和石富寛,毫无疑问更加清楚主流相声界狗屁倒灶的事和一堆臭鱼烂虾,但是同样他们也同样能够理解,真正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究竟会是怎么样的窘境。

        

沈常乐在一旁听着沉默不语,不过心里同样有了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或许这正是因为如此这般,前世郭桃儿、于千以及徳芸社的立场,才会在后来的几年时间里,和主流的关系逐渐得到缓和了吧。

        

“那这么说…………会不会干爹以前相声包袱里要当的曲协主席,有一天真的会落在他身上呢???”

        

“啧啧啧…………画面太美无法想象。”沈常乐摇了摇头,试图将郭桃儿穿着一身小西服或者中山装,不怒自威对着台下众人讲话的领导形象从脑海里面赶紧甩出去。

        

郭桃儿看着自己的儿子和沈常乐,情不自禁感慨了一声道:“唉不知不觉我跟千哥也都老了啊,后面相声不管怎么发展,其实我也守不了多少年了。”

        

“最后还是要看他们这些年轻人,能将这个相声鼓捣出什么新奇的东西来,诶对了说起你们来,今天东方卫视的编导,还突然把电话打给王海了,王海具体怎么样个话你跟他说吧。”

        

王海点了点头看着沈常乐说道:“其实东方卫视他们也就是刚决定好了开始筹备,说是那个综艺《笑傲江湖》之后,他们准备再开一个别开生面的喜剧竞技类节目,想要邀请你去参加,还说具体的东西导演他跟你聊过,跟你一说就明白了。”

        

沈常乐眉头狂跳,心中瞬间激动了起来赶紧追问道:“海哥您说的就是负责《笑傲江湖》的那个东方卫视总导演吗”?

        

“对是的,郭哥不是在《笑傲江湖》当了一季的评委吗,我跟他们的总导演电话沟通过,就是这个人。”王海点了点头确定道。

        

“我滴个乖乖,他们动作还挺快的啊…………不过既然是刚刚决定下来准备筹办,那距离嘉宾签约,一切准备就绪还是有一段时间的。”沈常乐听到王海的回答,心中也是当即肯定,这应该就是《欢乐喜剧人》没跑了。

        

“我当时听王海说完还好奇呢,怎么你又跟电视台合作开了一个新综艺节目吗???”郭桃儿有些好奇道。

        

对于徳芸社的其它相声演员在娱乐圈的活动,郭桃儿其实是把关比较严格的。

        

例如岳云朋刚火起来的时候,那时候跟沈常乐也是一样,邀请满天飞,电影客串、综艺嘉宾、甚至还有邀请合作唱歌的,也不知道那帮货到底是不是疯了…………

        

但是真正经过郭桃儿的把关抵到岳云朋手里面的邀请,其实一年也就是三四个。

        

这倒不是因为郭桃儿担心火了的徒弟在外面赚钱,主要原因一来是徳芸社的徒弟普遍文化程度…………比较低,怕他们没经历什么世面在水深的娱乐圈吃亏。

        

二来也是有相声演员本质本职工作的考虑,别管是哪一行的演员,其实都是非常忌讳荧幕上曝光过多的。

        

别管是电影还是综艺的方面,人家只在乎你当前的形象值不值得花钱,消费你的形象能够为我带来多少的曝光和经济效益。

        

一个两个还好说,如果一但短时间内多了起来,那么一开始可能是人气提升,随之紧接着就是大气观众的审美疲劳,路人缘下降。

        

这点上小沈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年最火的时候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结果呢哐哐哐烂电影一部接着一部造,什么《三枪拍案》《大笑江湖》《不差钱》电影版演了一个遍后,直接一首《凉凉》凉的透透的了。

        

不过在沈常乐的问题上,郭桃儿因为放心的缘故,所以其实是非常放养的,参加什么综艺,客串什么电影之类的自己想去就去了。

        

而结果沈常乐也证明了郭桃儿的信赖,沈常乐别管是参演的电影、综艺节目虽然少但各个都是精品,不仅是用恰当的曝光提升了自己的人气,而且还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

        

这次难得沈常乐又有了一个新动静,还是喜剧的综艺节目,郭桃儿自然是十分的感兴趣。

        

沈常乐摆了摆手笑道:“说起来这节目还真的和我有一些关系,当年我去沪都玩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和东方卫视的总导演聊过一阵子,说起过喜剧综艺节目前景可期之类的事情,可能因为那个事情给了他们一些信心吧。”

        

“你说了什么啊常乐哥???”郭奇临也是开口问道。

        

沈常乐道:“多的记不起来了,最重要的一句应该是…………今后的娱乐圈,得喜剧者得天下。”

        

郭奇临:“………………”

        

众人:“………………”

        

“这话…………有点大了吧???那总导演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就被你忽悠的开了一个节目???”候三爷长大了嘴不可置信道。

        

沈常乐满头黑线道:“不是三爷您可不能凭白无故污人清白啊,怎么就是我忽悠的了,这话呀您再放几年看看,您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了。”

        

候三爷撇了撇嘴巴道:“还对不对?喜剧工作者再怎么火,那能有现在小鲜肉火吗???你看看那娱乐圈的小鲜肉,随便卖个萌底下粉丝就疯的要吃人一样。”

        

“哈哈哈三爷您别忘了这不就是一个小鲜肉吗?喜剧小鲜肉双管齐下嘛!”师父于千哈哈笑道。

        

“嘿你要这么说我还真没办法反驳哈哈哈!!!”候三爷一听于千这话也是笑道。

        

沈常乐连连苦笑道:“嗨什么小鲜肉不小鲜肉啊,小鲜肉再怎么值钱,那也就是几年的事,一来是青春饭,二来是更新换代的太快今天爱小奶狗明天爱大狼狗的。”

        

“喜剧演员就不一样了,社会压力大,年轻人都渴望解压开心,喜剧演员可不靠脸吃饭啊,那只要保持作品过硬,那是能火一辈子滴!”

0

更多精彩

乳荡肉奶小说_春野小神农

2021年10月14日 小羽 0

成德军东与横海军接邻,而石敬瑭身为李嗣源麾下亲信,经调度为南侵魏朝做战备,距离镇州又是最为邻近的一路军旅,所以他能及时西奔赴驰援。而随着石敬瑭所统领的后唐援军骤 […]

2021年10月14日 小羽 0

         “或许吧,这个燕王真是令人猜不透的家伙,谁也不清楚他调动军队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假的可能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