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喂精长大h/含她的柔软

“黎明之城……”

        

苏乐还陷在那片美到不可方物的星海之中无法自拔,

        

七酱拍了一下他的头,苏乐才愣愣的回过神来。

        

“这,这为什么可以……”

        

苏乐指着外面的夜空喃喃自语道。

        

苏怡笑了一下,知道苏乐想问什么。

        

“你是想问,为什么这里可以看到夜空吧?”

        

苏乐痴痴点头。

        

“黑潮爆发之后全球都被黑潮遮盖,但是有三个点的黑潮最薄弱。”苏怡笑道:

        

“一个是南极的极点还有和他相对应的北极极点,除此之外的第三个地点就是我们所处的巴芬岛了。”

        

苏乐“噢”了一声,把自己从漫天的星河中拔出来,道:“那为什么这三个地方的黑潮最薄弱?”

        

苏怡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本来这三个地方的黑潮就很薄弱,再加上这几十年的流逝,巴芬岛的黑潮已经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

        

苏乐忍着身上的疲惫和酸痛,吃力的从床上爬起来。

        

他身上穿着一件很薄的灰色保暖内衣,因为有衣服所以苏怡也不避讳。

        

苏乐走到衣架旁边取下一套衣服。

        

他的伴手盒里也有衣服,但是没有战斗服,当时羊城的战斗服已经全被打烂了,普通的衣服在这里应该是没法御寒的。

        

在苏乐的记忆里,巴芬岛的位置应该在北美洲的最北边,已经属于北极圈了,这里的温度一定很低,昏迷了六个月,那现在应该是十二月,十二月的巴芬岛,不穿御寒服非得被冻死不可。

        

裂能者也不是水火不侵的,以前不怕冷是因为战斗服的存在,战斗服可以调节衣服的温度,所以感受不到寒冷。

        

他拿起那套银色的紧身服,打开腹部的拉链,这是一套连体服,苏怡穿的也是这种。

        

“这是给我的吗?”苏乐转向苏怡问道。

        

苏怡微笑点头,伸手示意苏乐试一下。

        

苏乐打开拉链穿上衣服,大小刚合适,看来在苏乐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他们还是做了很多功课的,起码对苏乐的身材是有一个了解的。

        

这套衣服很舒服,穿在身上瞬间有种温暖的感觉,看来在温度设计方面大家都是大差不差的,这也不是什么高级技术,是可以传播共享的。

        

穿好衣服的苏乐跺了跺脚,太久不下地,现在猛然跺脚还有点腿麻。

        

“多活动活动,刚恢复都是这样。”苏怡笑道,她说罢打开了房门,一阵刺骨的冷风从外面吹进来刺激的苏乐猛然打了一个激灵!

        

虽然身上感觉不到寒冷,但是脸上又没有防护。

        

外面的天空很黑,看上去现在应该是在午夜。

        

“现在几点?”苏乐问道。

        

“早上十点半。”苏怡笑道。

        

“十点半?”苏乐惊讶的看着现在的环境,天空漆黑的如同羊城的午夜,漫天的星河星罗棋布,你跟我说这是早上十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刚才让苏乐沉醉的极光已经消失了,现在能看到的只有那一片璀璨的星河。

        

“现在是十二月份,咱们处于北极圈内,是有极夜的,你没听说过吗?”苏怡笑道。

        

极夜!

        

好陌生的名词啊!

        

苏乐当然听说过极夜,但也只是在以前的地理课本上听到过,他从未见过。

        

他知道有些国家地区是有极夜的,只是刚才没反应过来。

        

看着苏乐惊讶感叹的样子,苏怡微笑一下道:“我们出去走走?”

        

苏乐回过神来欣然点头。

        

他也有很多东西要问。

        

走出大门,周围虽然漆黑,但是到处都亮着灯,就好像晚上十一点的夜市一般热闹。

        

黎明之城没有绕城下城之分,所有人都住在地面上,这里的建筑看上去一片雪白,处处透露着一股中世纪欧洲风格,可能是当地人的一种建筑习惯,他们好像就喜欢住这种尖尖的房子。

        

但其实只有苏乐住的附近那些建筑的风格是这样,走远一些后其实建筑都挺现代化的,和南烬的绕城也没什么区别,到处的高楼大厦,远看也能看到一排排低矮的民房,只不过是把绕城和下城结合了一下,更加偏向于几十年前的那种城市,越往中心越繁华。

        

苏乐并不是在类似于接待所或者酒店这样的地方休息,出来之后才发现自己住在一个类似于民居一样的地方,装修风格偏欧式,非常简约,独门独栋上下两层楼只有自己一个人住。

        

走出大门后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一些苏乐叫不上来名字的植物,在这冰天雪地里依旧开的很茂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品种的原因,绿油油的让人欣喜,肥大的叶片上还挂着不少雪花,给这冰天雪地里增添了不少活力。

        

他所在的位置是整个黎明之城的最中心,这里就像梦幻中的雪国一般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银白,地面上的积雪很深,每一脚下去都能到脚腕,发出那种令人牙齿发酸的“咯吱咯吱”声,虽然难听但也颇有几分情调。

        

自从苏乐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就没有再见过雪景,上辈子倒是常见,这辈子因为穹顶的缘故南烬的城里是没有雪的。

        

走出大门,路上没什么人,偶尔有一个也会转头看向苏乐,眼中浮现出好奇的神色。

        

一个典型的西方面孔,个子很高的白人,穿着银色的紧身雪地服,和苏乐苏怡的是一个款式。

        

目光好奇中带着友好。

        

但他也没有过多逗留,只是微笑着和苏怡点了下头便离开了这里。

        

“这里是黎明之城的政治中心,住在这里的人基本都是黎明之城的高层,所以人比较少。”苏怡解释道。

        

“那个人……”苏乐看着刚才走过去的那个人,犹豫一下道:“他认识我?”

        

“切!”七酱此时在苏乐的肩膀上发出一声不屑的嘲讽道:“你怎么觉得自己的面子那么大?”

        

苏怡此时笑道:“也是也不是,他是商务处的一名官员,知道我带回来了一个人所以比较惊讶,其实黎明之城有很多年没有外人了。”

        

“没有外人?黎明之城现在有多少人?”苏乐问道。

        

“一共也就两百多万吧,和南烬的那些大城市动辄上千万人口的城市没法比,很多都是灾变发生的时候从北美各地逃来的难民,其实巴芬岛这个地方原本是没什么人的,我的祖爷爷原本是伊魁特市警局的局长,在灾变时期接收难民抵抗,后来被选举成第一届的黎明之城的城主,他制定的第一个计划就是生育计划,不然的话现在的黎明之城可能连一百万人口都没有。”苏怡笑着介绍道。

        

“之后各地的情况趋于稳定,因为巴芬岛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各个城市对于人口流动的限制措施,即便是有人想来黎明之城也很难,毕竟这里还是太偏僻了,所以我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新人来了!”

        

苏乐听了之后缓缓点头,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冰凉的冷气,道:“黎明之城没有穹顶吗?”

        

“当然有,这是必要的!不然怎么防御异种?”

        

“可是那雪和极光……”

        

苏怡笑道:“因为黎明之城的黑潮已经很稀薄了,甚至到了近乎没有的状态,所以我们的穹顶平时都是不打开的,只有在有危险的时候才会启动穹顶。”

        

苏乐“噢”了一声,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街口,街上停着许多样式看起来很怪的银色小车,很像苏乐上辈子见过的雪地车,有大有小,大的能并排坐两个人,小的就和大一点的摩托车没什么区别。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这些雪地车上都没有履带和轮胎。

        

“这是什么车?”苏乐指着面前一辆雪地车问道。

        

“雪地车啊,没见过吗?”

        

“可是,为什么没有履带和轮胎?”

        

苏怡听罢睁大眼睛看着他道:“都什么年代了还轮胎啊,现在2102年了!”

        

苏乐:“……”

        

苏乐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难受,脸也有些冷。

        

眼睛看雪看的时间长了总会这样,他转头道:“找个地方坐坐吧,我有些话想问你。”

0

更多精彩

乳荡肉奶小说_春野小神农

2021年10月14日 小羽 0

成德军东与横海军接邻,而石敬瑭身为李嗣源麾下亲信,经调度为南侵魏朝做战备,距离镇州又是最为邻近的一路军旅,所以他能及时西奔赴驰援。而随着石敬瑭所统领的后唐援军骤 […]

2021年10月14日 小羽 0

         “或许吧,这个燕王真是令人猜不透的家伙,谁也不清楚他调动军队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假的可能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