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浓汤po年下&少妇乱公

        

几乎同时。

        

一阵怒吼陡然回荡在正一堂之中:“大胆!”

        

轰!

        

一道身影自那破碎的太师椅之上爆射而出,一个闪身间便是朝着萧逸疾驰而来,宛若透明的身影一掌拍落。

        

直奔萧逸天灵盖而去。

        

这是要将他一击灭杀!

        

“啊……”

        

叶莺歌惊呼一声,下意识闭上双眼。

        

小麟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别担心!”

        

下一秒。

        

本应是在这突如其来一掌之下陨落的萧逸,却是陡然抬起一手,那手掌只是隔着虚空一挡。

        

咚!

        

惊雷般的闷响声震耳欲聋。

        

那突如其来的手掌,却也是猛地一滞,随后骤然后退出去。

        

登登登!

        

地面之上留下一连串的脚印。

        

直到这时……

        

那道透明身影才是逐渐显化出来。

        

这是一个身着白衣,须发皆是苍白如雪的中年男子,连那瞳孔都是一片茫茫白色。

        

若不是那眼眸之中不断有着精芒吞吐而出,只怕任何人看到他,都以为这是一个瞎子。

        

可萧逸却丝毫没有轻视面前这人。

        

这一双眼睛并非普通的眼睛,而是一双剑眼,以剑凝练为双眼。此人是剑道中的顶尖高手。

        

而且此人剑走偏锋。

        

浑身上下。

        

须发为剑。

        

双眸为剑。

        

一身骨,都是剑……

        

称之为剑人都不为过!

        

“没想到这世间竟真有如此嗜剑痴剑之人……”

        

萧逸平静的开口,只有对剑道痴迷到极致,才会将自己的整个身体变成这个样子吧!

        

“嗯?你竟然能够看出本座的根底?”

        

洪连眯起双眼,那一双苍白如雪的眼眸中,隐隐有着剑影穿梭。

        

当真如萧逸所推测那般,这是一双剑眼。

        

“如此嗜剑之人,在正一堂中却摆放着一柄战刀,实在令人不解……”萧逸指了指他身后的那柄滴血战刀,说道。

        

洪连淡淡道:“那是城主的兵刃,并非本座的!”

        

“原来如此!”

        

萧逸点点头,一身的轻松,丝毫不见是落入陷阱的紧张和忐忑,“你这正一堂布置的还算不错!”

        

“足可以给你当葬身之地了吧?”洪连也是问道。

        

“还不够!”

        

萧逸摇摇头。

        

二人虽是第一次见面,却更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正在聊着家长里短

        

洪连好奇问道:“还缺什么?你是一个值得本座重视的人,若不是本座欠了王剑锋一个人情,今天也就饶了你。不过可惜,本座已经答应他,会取你性命,不会让你踏出正一堂半步!”

        

萧逸道:“这里缺少了一点生气!”

        

“生气?”

        

洪连一愣,不解问道,“一处葬身之地,为何还要有生气?”

        

萧逸身子微微前倾,声音也是逐渐变得低沉:“你杀戮他多,更是将自身祭炼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剑人模样,若是将你葬在这里却没有一点生气,岂不是哪怕过上几百上千年,也见不得坟头草飘扬吗?”

        

“……”

        

洪连一时无语。

        

飘尼玛的坟头草哦!

        

你到底有没有一点陷入险境的觉悟?

        

明明掌控主动权的是我好吧?

        

洪连深吸口气,沉声道:“你还真够狂妄的……不过,能够在你这般年纪,拥有如此实力,换成任何人只怕都只会比你更加狂妄。”

        

“多谢夸奖!”

        

萧逸咧嘴一笑,随后正色道,“你不是我的对手,看在你为无恙天界征战界域战场多年的份上,立刻退下,将王少杰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否则,今日我便掀翻了你的正一堂!”

        

“哈哈哈……”

0

更多精彩

性妾H_翁熄合h

2021年10月14日 小羽 0

按照王烈的描述,龚长张死的时候,江羽就在他身边,毒爆爆炸出的齑粉,哪怕江羽再厉害也不可能完整的躲过。     &nbsp […]

乖乖的怀孕h/尿交全文

2021年10月14日 小羽 0

布尔格村是座阴沉的村子,它的外面有一圈用原木组成的坚固围墙,仿佛荒野中存在着某种可怕的威胁。从围墙顶部垂下了许多根漆黑的锁链,而每根锁链末端都吊着一个黑色的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