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对一交换/浪妇猛男

   

夜色正在褪去,如清水荡漾,层层叠叠的宫殿渐渐浮出水面。

        

楚昭没能闯入水面。

        

在他们接近的时候,前方的宫城内有密密麻麻地箭雨飞来。

        

“退后!”

        

还好就算在宫城奔驰,龙威军也列阵,将楚昭护在正中,倒是齐公公眼看宫门在望,激动冲向前,差点被箭雨射穿。

        

齐公公低头看着脚边插在砖缝隙颤巍巍地箭羽,又是恼火,又是惊惧。

        

恼火是皇城这边的禁卫不认识也罢,毕竟他很多年不出来,只在内宫里,内宫里的禁卫怎么会不认识他?

        

惊惧则是因为这毫不留情羽箭,陛下出事了吧?

        

“我是齐宣,齐公公。”他再次扬声喊,“快去禀告陛下,奴婢回来了——”

        

对面的宫门毫无反应。

        

但他知道,如果他再敢上前,那些羽箭还是会飞过来,先前他也是喊着名字冲过来的。 

        

没有用。

        

那些禁卫就算认识他,没有命令也不会给他开门。

        

齐公公一步步后退,喊出自己的名字没用,也不能喊小殿下来了,紧闭的宫门内,就算陛下健在,谁知道藏着多少心思诡异。

        

他现在只能期望禁卫们去报给皇帝听,期望皇帝知道他回来了意味着什么,毕竟他是陛下派去服侍照看小殿下的。

        

他们不再上前,宫门内也再没有羽箭射来,也没有人出来与他们厮杀。

        

“我是明白谢家公子说的什么意思了。”齐公公无奈说,再看身边的楚昭,“那就等等吧。”

        

反正现在皇城门那边没有危险了。

        

等?

        

楚昭看着前方的宫门,马儿来回踱步。

        

“齐公公,宫门卫不识你,除了听令陛下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她说,“掌握内宫的是别人。”

        

掌握内容的是别人?贵妃三皇子的人吗!

        

那这里不能停留了!

        

内宫里的人也知道他是服侍小殿下的,待消息报进去,必然要迎来一场屠杀。

        

就说了是冒险!现在掉头——

        

齐公公还没说话,就见那女孩儿一催马向前而去。

        

“邓大人——”她大声喊,“邓大人,我是楚昭——”

        

邓大人?

        

齐公公愕然,邓大人是指的谁?他倒是知道一个叫邓弈的,也给陛下举荐过,但这小吏怎能掌控内宫?

        

……

        

……

        

内宫门墙相比于皇城没有那么高厚。

        

邓弈就在宫门后的值殿内,女孩儿的声音从青色的雾气中飘来。

        

禁卫也在这时进来请示:“太傅,来人唤太傅您,该如何处置?”

        

邓弈下令不管接近内宫的是什么人,来号称护驾的,来询问陛下平安否一概只要接近就杀无赦。

        

至于那个齐公公,是陛下身边的太监又如何?

        

三皇子还是皇帝的亲儿子,赵贵妃还是皇帝的枕边人呢。

        

不过,来人却不喊要见陛下了,而是喊邓大人,自报家门也不是皇亲国戚仆从,而是一个从未出现在宫廷里的女孩儿名字。

        

这不是预想的情况,禁卫们只能来请示了。

        

楚昭?

        

邓弈抬眼看向高高的宫墙,有些惊讶,他知道这座皇城会有很多人会来,但没想到第一个到来的竟然是这个女孩儿。

        

他又笑了笑,散去了惊讶,也不奇怪,能让中山王和谢氏都要结交的楚岺,自然不是真的泛泛之辈。

        

“他们人不少,不是乌合之众。”禁卫继续说,“行进有规矩,实力不可小觑。”

        

而且气息陌生,不是他们熟悉的行伍之气。

        

陌生让人恐惧。

        

邓弈道:“别怕。”他放下文卷站起来,“我去看看。”

        

…….

        

…….

        

内宫城门楼上,出现一个人影,他挥了挥衣袖,似乎将天青色的水雾散开。

        

虽然不是冬天,虽然没有穿着黑黝黝镶金边的裘衣,身边也没有随从铁甲金剑乌压压,但楚昭一眼就认出来了。

        

她又见到邓太傅了。

        

邓太傅穿着红的发黑的官袍,身边也没有跟着禁卫,一人矗立宫城门上,宛如孤鹤。

        

如同那一世一样,他果然又当了太傅了。

        

而且,掌控着这个内宫城。

        

“邓大人。”楚昭大声喊,绽开笑容,“邓大人,我是楚昭。”

        

站在城门楼上,隔着蒙蒙青色,邓弈已经能看清那女孩儿,就算看不清,他也认得。

        

他点点头:“楚小姐。”

        

他神情声音平静,就好像是在路上见到了一般打招呼,没有丝毫的惊讶也没有欢喜。

        

楚昭的笑有些讪讪,是,他们其实不熟,熟也是因为押送,看到邓弈当了太傅,她高兴什么啊。

        

邓弈如同命运中当了太傅,那他下一步就要恭迎萧珣当太子了。

        

“邓大人。”楚昭忙道,按住身前孩童的肩头,“我把小殿下带了。”

        

这一世小殿下还在,太子还有后,陛下不需要过继萧珣当太子了。

        

邓弈俯瞰,看到楚昭身前的孩童,他神情依旧,没有激动,也没有质疑。

        

“小殿下跟楚小姐在一起,那真是太好了。”他说,“那就请楚小姐继续保护好小殿下,这里不安全,楚小姐先带小殿下离开吧。”

        

什么?

        

竟然——

        

楚昭一怔,意外,又似乎没什么意外。

        

齐公公很震惊,原本看到邓弈出现,他比楚昭还欢喜,这小子比他想象中还厉害,他之所以在皇帝面前提携邓弈,是觉得此人可用,至于怎么用,还没想好呢。

        

没想到出了这种事。

        

混乱中邓弈就脱颖而出了。

        

这大概就叫时也命也吧。

        

不管怎样,邓弈肯定知道是谁给了他这个时命,当初太子经过,朱公公意图趁机教训邓弈时,是他开口拦住了,当时邓弈也明白,还给他施礼道谢。

        

太好了,邓弈看到小殿下,看到他,一定知道怎么做!

        

但现在这是什么?

        

邓弈看着小殿下竟然无动于衷,还要赶走?

        

“邓弈!”他上前喝道,“你疯了,这是小殿下!”

        

邓弈看着他:“齐公公,你在就更好了,有你照看小殿下,陛下更放心。”

        

齐公公浸淫皇城已久,此时此刻哪里还不明白。

        

他的脸煞白。

        

陛下或许平安,但这内宫城果然换了主人。

        

邓弈!

        

他是谁的人?

        

贵妃?

        

再听邓弈跟齐公公的话,楚昭的心忽悠悠沉下来,她明白了,看来此时此刻的邓弈已经选定了萧珣做太子了。

        

当时在路上,她还盯着邓弈和中山王说话,大概那个时候,邓弈和中山王已经是故交了吧。

        

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偏偏是他来追查她,偏偏是中山王伸手拦住她。

        

楚昭看着这座内宫门,近在咫尺,她不能走进去。

        

她将身前的孩童揽紧,从萧珣手里救下了这个孩子,也依旧不能阻挡萧珣当皇帝的命运吗?

        

“楚小姐,走——”齐公公咬牙低声喊,恨恨看了眼城门楼上矗立的人。

        

其实能不能走还不一定呢。

        

邓弈既然不肯让小殿下见陛下,难道真肯放过太子遗孤?斩草除根才是最安全。

        

或许,他没能力打,守城容易,对战不易,那就趁着邓弈现在有心无力,快逃吧。

        

只要活着,总有希望。

        

城门楼上的邓弈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笑了笑,先一步转身告辞。

        

他要走了。

        

他就这样走了。

        

不能让他走!

        

“邓弈!”楚昭大喊一声,“你欠我一顿饭呢!”

        

欠一顿饭?

        

齐公公愕然,这时候说什么呢?欠一顿饭怎么了?欠两顿三顿饭又能怎样?

        

城门楼上转身迈步的邓弈,停下脚。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王亚平中国首位出舱的女航天员

2021年10月14日 小羽 0

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行任务新闻发布会今天下午召开。据报道,此次任务将是空间站阶段的第二次载人飞行,神十三航天员将在太空生活6个月。中国女航天员将首次进驻中国空间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