侮辱糟蹋h/乱亲h女

        

主要是一直以来的印象所致。

        

废柴,幼稚……

        

然而他仔细想了一下之后,又猛然间意识到自己错了。

        

方常一掌击退方灵,打的方灵跌倒在地。

        

这实力,根本就不废柴啊。

        

“说起来,这事也该让你们知道。”宋轶不指望他奇葩爷爷能说。

        

当下,把爷爷装病,还有装病的目的说了出来。

        

方家在临海城地位尊崇。

        

一方面是打出来的荣耀,一门三杰都战死。

        

一方面是实力奠定的地位。 

        

临海城的武馆势力,方家直接经营,或者弟子另立门户,占了一半以上。

        

各大武馆都有亲传。

        

哪怕只是普通学徒,在武馆学了武功之后,都会感恩戴德。

        

所以,方家也就成了野心家们最爱拉拢的对象。

        

多年以前,现在的副城主就在方家武馆学习——那时候的毕然已经不需要到武馆学习了。

        

所以就有了半个师门的“名分”。

        

“毕然那小子想借老子的势,老子就偏偏不让他如意,老子这伤,没三五年好不了。”方便面又拉上被子,哼哼唧唧的躺下了。

        

“你要是很病了,方家武馆就完了。”方常忍不住打击他。

        

“哼!”方便面转个身,背对方常。

        

“毕然野心勃勃,想要独霸临海城,外面都把咱们当成他的势力啊。”方轶说道。

        

“要我说,咱们不仅不要给毕然下绊子,还得推他一把。”方常冷笑。

        

“什么意思?”方轶不明所以。

        

“反正他早晚都得造反,还不如让他赶紧的,然后咱们联合刚才那个城主,除掉他,把毕家杀个鸡犬不留。”

        

方常一想到那个老管家假笑的脸,就觉得如芒在背。

        

“呸,你懂个屁!”

        

方老头好不容易逮到吐槽的机会,坐起来嘲讽道:“新的兽潮即将来临,临海城危机重重,如果真的爆发大战,还拿什么抵挡兽潮。”

        

方轶叹道:“是啊,毕然是以势逼人,逼着大家让他做城主。”

        

“这人真无耻。”方常骂道。

        

“哼,兽潮过了之后再和他算账,他不是以老子的弟子自居吗,到时候老子一定要清理门户。”

        

方便面骂骂咧咧。

        

方常这就没办法了。

        

毕然当了二十年的副城主,势力其实比城主还要强。

        

城主只是占了大义的名分。

        

双方一旦开战,临海城的力量去掉三五成都是轻的。

        

面对兽潮,全力都未必能敌。

        

减了三五成的话,那临海城是必灭无疑了。

        

“我就是装的,你们都别担心了。”方便面中气十足的说道:“都好好去练武,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兽潮必然爆发……”

        

“老头,为什么不是十年一次呢?”

        

方常好奇的问,整数多好,固定时间,一般里都是这么写的。

        

“你是不是个傻的,人家妖兽为什么要配合你十年来一次,十五年不行吗,八年不行吗,哼……”

        

“那妖兽为什么不灭了人类?”

        

方常又不是原主,偶尔装一下就行了,没必要和方便面这样的大佬针锋相对。

        

他一直都很好奇这事。

        

“常常,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妖兽为什么不灭了人类。”方轶听得莫名其妙。

        

方筝也觉得她弟疯了。

        

倒是方便面神情恍惚,盯着他这个孙子看了又看。

        

“不错啊,你小子竟然有这份见识。”

        

“这明摆的事情吗,妖兽是突然出现的,哪就那么轻易的势均力敌了。”方常对这个世界的平衡状态感到费解。

        

两边力量根本不对等。

        

迷雾又废掉了人类最强力的手段,

        

还人类经过苦苦发展,终于守住了最后的防线。

        

这不是扯吗?

        

“你们两个先走吧,方常留下来,咱们爷俩唠唠。”方便面挥挥手。

        

方轶和方筝只好离开。

        

他们走出房门后,还没走远。

        

就听到方便面的怒吼,还有噼里啪啦的殴打声。

        

“你一天到晚都瞎想什么呢。”

        

“你有什么资格质疑人类生存的权力。”

        

“你都还没走呢,就开始想着跑了。”

        

“不知道天高地厚。”

        

“早晚害死你自己。”

        

而方常被打的惨叫连连,他根本就躲不开方便面那一双手。

        

轻功没用。

        

内功也没用。

        

降龙十八掌拍过去,如同石沉大海。

        

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打了一会,方便面才把方常丢到地上,他自己又爬上床,倚在床头哼哼唧唧。

        

方常坐在地上,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发型。

        

艹,这老头打他的时候真是一点也不留手。

        

因为练习轻功摔得鼻青脸肿,才刚刚用内功修复完好,现在估计更严重了。

        

过了一会。

        

方常又问:“老头,你进去过迷雾吗?”

        

方便面躺在床上,仰头望着天花板,叹道:“你是不是怀疑你父亲进了迷雾?”

        

方常点点头:“没错。”

        

方便面说道:“你这么想倒也没错,我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

        

方常精神一震:“那意思就是迷雾可以进去了?”

        

他总觉得迷雾不简单。

        

然而,方便面却摇了摇头。

        

“不少人都试过,我在七年前也进去过几次,里面没有天,没有地,只是迷雾,你走着走着,就回到了原点。”

        

“没有地的话,你踩在什么地方?”方常疑惑。

        

“谁告诉你迷雾就一定是轻飘飘的?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迷雾里面也是一样。”方便面解释说道。

        

“你在迷雾里待了多久?”

        

“时间有长有短,最长的一次也不过半个时辰,”方便面说道:“我也怀疑过你父亲迷失在迷雾里面了,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迷雾里有妖兽吗?”方常问。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在里面全力纵跃,顷刻间就能狂奔数十里,半个时辰已经能够覆盖几百个临海城的土地,可我什么都没看到。”

        

方便面对孙子没什么隐瞒。

        

难得有个孙子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

        

两人又聊了一会。

        

方常也认识到,这个世界确实不简单,但也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浮于表面。

        

“毕然会相信你受伤了吗?”

        

临走之前,方常提出了一个问题。

        

“当然,他亲眼看见我受的伤,也是他亲自送我回来的,他比谁都相信。”

        

方便面很自信。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