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厨房h_攵女深情

       

“吩咐下去。”

        

“给湖岛居民每人发一斤肉,半斤酒,我要众人与我同喜!”

        

下了七星台。

        

张恒叫来小月,笑吟吟的吩咐道。

        

“师兄,喜从何来?”

        

小月满是疑问。

        

张恒回答:“祖师垂怜,赐我仙药,强我身躯,壮我法力,如何不喜?”

        

小月似懂非懂,仰头向天上看去。

        

“别看了,祖师们已经移驾了。”

        

张恒一边回应,一边又叮嘱道:“向各大教区发送电报,让各地选取身强力壮,尚未婚配的诚恳信徒,回头将人数呈报与我,我有大用。”

        

“是,师兄。”

        

小月恭敬退下。

        

等到小月走后,张恒又看了眼手上的火枣。

        

陶师真诰传,运象二篇,曰:玉醴金浆,交梨火枣,此为腾飞之药,服之可具飞天之能。【不知道飞天是什么的,可以搜一下敦煌飞天图】

        

飞天啊!

        

张恒虽然学遍三山,会三十六种神通之法,但是有些神通之法只是记下,以他的法力根本用不出来。

        

再者,他接触到的道家小神通中,也没有飞天法流传,现在吃一枚火枣,便能具备飞天之能,让他一时间也有些恍惚。

        

吞!

        

吞咽葡萄一样,花生米大小的火枣,被他一口就吞了下去。

        

紧接着,便是一阵轻飘飘的感觉,好似自己无限轻,只要愿意,随时可以乘风而去。

        

“飞天!”

        

想做就做。

        

张恒右脚在地上一踏,整个人冲天而起。

        

“好大的风!”

        

张恒有种坐飞机买挂票,被挂在飞机外的既视感。

        

在这种速度下,狂风吹的张恒两颊生疼,估摸着,怎么也有800m/s的速度了,也就是每小时将近3000公里。

        

“悬空!”

        

张恒止住飞行,看着脚下大地。

        

不行了,有点恐高,看不了这个。

        

“落地!”

        

止住飞行,落在地上。

        

脚踏大地的瞬间,张恒只觉得浑身一重,与飞天时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居然恐高!”张恒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我坐飞机,玩玻璃栈道,也不显得特别害怕啊!”

        

飞的时候还好,往脚下一看,张恒就有些收不住了。

        

真是怪了。

        

传说中的仙人高来高去,难道他们就不恐高吗?

        

还是说,他用的方法不对,飞天法,就是要比踏云法看着恐怖些。

        

“可能真是方法问题。”

        

张恒回想一下。

        

仙人以踏云法腾云驾雾,脚下是一朵云彩。

        

往下看,先看到的是祥云,就好似站在大楼上看外面的世界一样,心里是有安全感的。

        

飞天法不同,没有祥云,向下看直接就是地面。

        

人从高处往下看,会有生理恐惧。

        

这是本能,因为人本就是陆地生物,想要克服这种本能,只有像跳伞爱好者一样,进行一系列的强化训练,才能让大脑产生安全意识。

        

“真是见鬼了,我居然恐高!”

        

张恒左右看看,发现没人后松了口气。

        

他可是未来仙人,要是让人知道他恐高,以后还怎么出去混。

        

哗啦啦…

        

张恒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划水声。

        

“嗯?”

        

张恒猛的回头看去。

        

入眼,湖边旁正有一名双十年华,用衣服挡着身躯的少女,满面惊容的看着他。

        

“福生无量天尊!”

        

张恒连忙将视线移开,非礼勿视。

        

“张医师…”

        

稍许。

        

少女穿好衣服,羞答答的上了岸。

        

张恒定睛一看,只见少女一脸娇羞,胸前两个玫瑰色的葡萄点,在月色下分外的引人注目。

        

“是诗儿啊!”

        

张恒认出来人是谁了。

        

萧凡的红颜知己,四方城内某个药商的女儿,林诗儿。

        

说起来也是造化弄人,萧凡这一死,他的几个红颜知己可就惨了。

        

尤其是这个林诗儿和那个姜雪,前者为了跟萧凡走,已经跟家里吵翻了,后者则是刚怀上萧凡的孩子。

        

萧凡死了,她们两个各有难处,根本没办法像其他人一样拍拍屁股就走,转身就嫁了别人。

        

是的。

        

萧凡死后,他的后宫团就散伙了。

        

之前有个叫芸儿的,可可爱爱,身材不高,跟了湖对面那个镇上的一名小郎中。

        

据说,芸儿就是对面镇上的人,没遇到萧凡之前,跟那个小郎中是青梅竹马。

        

后来遇到受伤的萧凡,收留了他,并在萧凡的养伤期间,被其邪魅一笑所征服,稀里糊涂成就了好事。

        

本来按照既定剧本,芸儿就算当不了大房,三妻四妾中的三妻之位也是少不了的。

        

可惜凡事没有如果,要怪只怪萧凡命不长。

        

他这一死,芸儿就被家里寻走了。

        

张恒上次听到她的时候,是半个月前,嫁给小郎中时。

        

而且不是正妻,是以妾的身份嫁过去的,毕竟她被人坏过身子,哪能有好人家以正妻之位娶她,捞到一个妾室就算不错了。

        

“张医师,我能求你件事么。”

        

林诗儿低着头,弱弱的说道。

        

“什么事?”

        

林诗儿也是有故事的人。

        

张恒几天没见她了,还以为她回家去了。

        

现在看,居然还在岛上,也不知道是回家了又被赶了出来,还是压根就没敢回去。

        

“是这样的。”

        

林诗儿微微抬头。

        

张恒发现她比以前清瘦了许多,脸上带着一种林黛玉一般的病态的美:“有个叫周同的御鬼者,以前凡哥在的时候,他就很窥视我的美色,只是有凡哥,他不敢妄动。”

        

“现在凡哥走了,他三番五次言语轻薄于我,两天前喝了点酒,还想,还想…”

        

后面的话,林诗儿没好意思说下去,抽泣道:“后来是顾会长赶来,才将他呵斥走,如今我晚上都不敢熟睡,生怕睡得太死,被他给占了去。”

        

额…

        

张恒对周同有点印象。

        

周同代号腐朽鬼,拥有让人、鬼、或者物体腐朽的能力。

        

长的嘛,又矮又胖,一言难尽。

        

身高还不到90厘米,张恒虽然没见过真正的武大郎长什么样,但是想来,跟周同相比,武大郎也是个威武的俊后生。

        

“你是想让我将周同调走吧?”

        

张恒稍一寻思,并未拒绝:“回头我跟顾会长说说,摇光州那边缺人,正好让他过去打个下手。”

        

说完,张恒又道:“凡子已经走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这边也该早做打算才对,你人长的漂亮,又刚刚死了男人,正所谓寡妇门前多是非,你…”

        

不等说完,林诗儿便幽幽的开口道:“张医师,我没跟凡哥成亲,不是寡妇。”

        

“道理都一样。”

        

在张恒看来,林诗儿跟了萧凡三年,虽然说起来是没嫁给萧凡,但是这种没嫁,跟嫁了能有多少区别。

        

要知道,很多夫妻在一起都过不了三年。

        

除了没生孩子,没举办结婚宴,林诗儿其实跟未亡人一般无二。

        

“张医师,其实我也想过…”

        

林诗儿有些害羞:“我看张景端,张道长人就不错,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哈?

        

张恒心中万马奔腾,只有一个想法:“张景端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张景端可不就是很不错,不夸张的说,此子有真仙之资。

        

问题是,你能看上他,他能看上你吗?

        

龙虎山少天师啊!

        

这要是在古代,那可是要受封公侯的人,你想嫁他,你凭什么啊。

        

“我听说,张景端道长已经有妻子了。”

        

林诗儿普通且自信,娇滴滴的说道:“我愿意嫁给他做妾。”

        

“回头我提一嘴吧,成不成看天意。”张恒已经彻底无语了,直言道:“天晚了,夜里凉,你快点回去吧。”

        

“谢谢张医师。”

        

林诗儿三步一回头的走了。

        

等走远了,张恒回头发现,树枝上挂着一件绣着鸳鸯戏水的白月色肚兜。

        

“凡子才走多久?”看这肚兜上的鸳鸯,张恒叹息道:“也是个不省心的。”

        

很多小说中,主角享尽齐人之福,跟推土机一样,后宫无数。

        

但是说起来,人跟人之间是一样的,男人馋嘴,女人难道就不馋?

        

女人那张小嘴,可比男人馋多了,想想都流口水呢。

        

很多小说主角,妻妾成群,红颜知己无数。

        

细思,恐怕背后里的故事更多吧?

        

一本小说,两百万字。

        

前后十几个女主角,都能再写三百万字的番外了,也不知道那些主角回忆起来,有没有离时狭,才通人,今已豁然开朗的疑惑。

0

更多精彩

双向强制/病娇有车慎入

2021年10月15日 小羽 0

昭华和莫凡两人没有因为自己压制了文泰就掉以轻心,他们都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来自己的攻击对文泰是无效的,甚至连打伤它都没做到,它的身体是确确实实的主宰,文泰强大的 […]

翁止熄痒/新房客po

2021年10月15日 小羽 0

         昭华和莫凡两人没有因为自己压制了文泰就掉以轻心,他们都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来自己的攻击对文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