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h虐_精y喂大H

        

梦。

        

无比新奇的梦。

        

相对于在迪尔纳诺世界上诞生的生命体来说,这是一个充满神奇色彩的梦境。

        

走步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映入眼帘的是一栋栋高楼大厦。

        

钢铁制成的四轮车辆在宽敞的道路上往来驰骋。

        

身着华而不实古怪衣装的行人们有说有笑相互攀谈。

        

位于一层的各式店铺中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服务生们敞开大门,热切的招揽起生意。

        

这是一个富庶而和平的世界。

        

一只裹着麻布纱巾身披灰色的防风斗篷的狗头人站在街角处。

        

它的腰间还别着九把窄刃长刀。

        

乌拉维奇四下眺望,那彷徨的神色与周遭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嘀嘀嘀!

        

从路过的小轿车里传来刺耳的喇叭声。

        

四兄弟吓了一跳,反射性的将狗爪按在刀柄上……

        

对它们来说,这是一个美丽而陌生的环境,处处充满了危险。

        

迈开步伐小心翼翼向前方走去,乌拉维奇来到街道前方的岔路口。

        

忽然间,它的身体不受控制,自行拐向了某栋贴满白色瓷砖的三层建筑。

        

乌拉维奇心中明白,这是阿朱的‘记忆剧本’启动了。

        

走进名为小铭体检中心的自动玻璃门,进入到大厅当中。

        

看着在各个科室前排成长蛇队伍的人们,乌拉维奇有些不知所措。

        

两个世界文明的演化方向相差很大,实在搞不懂这些人类在做什么。

        

“先生有提前预约体检吗?”

        

一名全身白衣白鞋白帽子的人类小姑娘走到乌拉维奇身边,绽放出青春洋溢的职业笑容。

        

虽然这里是地星的环境,小姑娘此时却操着一口流利的雷汀斯大陆通用语。

        

“体检汪?”

        

乌拉维奇迟疑了下,点点头继续说道:“预约过了汪。”

        

虽然不懂要体检什么,但这里是通过阿朱的记忆而制造出的幻境,跟着剧本就好。

        

“好的,说下您的姓名和电话。”白衣小姑娘微笑问道。

        

“乌拉……”

        

乌拉维奇迟疑了一下,又改口道:“我叫阿朱汪。”

        

至于手机号什么没有回答,毕竟它连手机是什么都不清楚。

        

白衣小姑娘听完点点头,立刻跑回前台那边拿回一张长方形的卡片递给它。

        

“给您,168健康证套餐。”

        

“……”

        

接过卡牌扫视了一番,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全然看不懂的文字。

        

随后,乌拉维奇便在另一位漂亮的‘白衣天使’小姐姐指引下,分别去做了肺部透析、内科体查、肝肾功能彩超……

        

当进行血常规时,由于实习护士手滑,重新扎了两次才抽好血。

        

乌拉维奇心中庆幸,看来这就是阿朱所经历过的‘贯穿身心’的体验了。

        

不亏是从小生活在和平世界中的普通人,没遇到过什么严重的劫难。

        

真是让狗羡慕阿……

        

看向爪上的卡片,此刻仅剩下了最后一项,肛拭子*。

        

乌拉维奇想了想,决定在附近转悠两圈再继续前往。

        

难得有机会看到异世界的风情,它想多体验一会。

        

半个小时候之后,乌拉维奇略有不舍的走进了肛肠检验科的大门。

        

“巴提洛夫汪?”

        

视野中首次出现了熟悉的面孔。

        

老骆驼披着白大冠人立而起,前蹄上还带着橡胶手套。

        

“呼哼哼……”

        

巴提洛夫举起一根长长的玻璃棒子,示意乌拉维奇转身撅臀脱裤子。

        

脱裤子?

        

乌拉维奇狗眉蹙起,对这个失礼的要求有些不满。

        

不过最终还是决定入乡随俗,因为它心里明白在这记忆环境中反抗是没有意义的。

        

脱下灰色斗篷放到一边,四只品种不一的大狗如叠罗汉似的堆在一起。

        

它们各自脱下裤子,歪着头回头观望。

        

“……”

        

巴提洛夫见状沉默了片刻,随后从身旁的器皿中又抽出三根玻璃棒。

        

噗噗噗噗!

        

四根玻璃棒飞射而出,精准而温柔的捅进了四狗的屁股里……

        

“汪汪汪!”

        

乌尔瞪大狗眼,这种出乎意料的状况让他乌黑的眼眸一瞬间陷入了浑浊。

        

“呜汪?”

        

拉普多发出悲鸣,感觉生理和心理上同时遭受了屈辱。

        

“呜…呜…汪汪汪!”

        

维克托面目狰狞,转头对着巴提洛夫发出恼怒的吠叫。

        

“嗷?!嗷嗷嗷~~~”

        

最下方的哈奇神色木讷,眼珠子左右晃动,狗嘴颤抖间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一阵眩晕感过后,视野逐渐恢复清晰,众人陆续从幻象中清醒过来。

        

徐扉揉了揉屁股,万万没想到阿朱的记忆幻境竟然是健康证体检?

        

好吧,确实也算是贯穿身心了。

        

肛拭子这玩意多多少少会让人感到身心受挫。

        

和徐扉的想法差不多,苍远行、上官日天、付哲星三人除了有些不爽之外没有产生多大的情绪波动。

        

苍自然不用说了,本来就生活在现代都市。

        

上官日天曾经应聘外卖骑手,付哲星在来异世界前为了陪同巴巴裘斯当过环卫工人。

        

所以这两位龙虎山的修士同样体验过健康证的体检内容。

        

然而其他人的观念就不一样了,迪尔纳诺世界相对地星来说要保守许多。

        

被桶屁股这种事,何止自尊受挫,简直是奇耻大辱……

        

无比强烈的战意从原本温柔可爱的轮椅少女身上升腾而出,让徐扉付哲星等人心中一惊。

        

抬起白皙的小手,颤抖的对准阿朱所在的方向。

        

“#%¥$&^*|&………”

        

星娅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嘴唇闭合间吐露出晦涩而复杂的咒文。

        

“四阶复合魔法,水龙卷!”徐扉咧嘴的同时迅速向后跳去。

        

呼!

        

空气中气流涌动水雾快速汇集,然后以阿朱所在的地方为中心快速成长为一股裹挟着水流的小型龙卷风。

        

“唉???”

        

脑袋还未完全清醒的阿朱直接被卷上天空。

        

“变态!”

        

星娅眼泪婆娑,啐骂了一句之后转身以90KM/公里的时速驱使轮椅跑到断崖边面壁去了。

        

砰!

        

从人形大坑中颤巍巍的爬了出来,阿朱拍了拍脑袋。

        

毫无预兆的吃了一记中级魔法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可这还不算完,当他刚刚站稳身形就看见狗爪、拳头、触手,如雨点般朝自己砸了下来。

        

“哎呦我去!干啥揍我,你们疯了吗?”

        

阿朱抱着脑袋四处逃窜。暮拉尔,乌拉维奇四兄弟以及糍粑怪,怒气冲冲的紧追其后。

        

“啊!我的确要疯了!你个混蛋,有过这种屈辱经历为什么不早说!”

        

“啥、啥玩意就屈辱?桶菊花不比被枪桶个血窟窿强多了?!”

        

“在下宁可被枪桶,也不愿意被桶屁股汪!”

        

“再说干啥赖我啊!都是教官整的幻觉好不好?!”

        

“没办法兄弟,咱们打不过教官,只好揍你了!”

        

“鄙人未来很可能进化为女性,女性是很在乎名节的生物。”

0

更多精彩

双向强制/病娇有车慎入

2021年10月15日 小羽 0

昭华和莫凡两人没有因为自己压制了文泰就掉以轻心,他们都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来自己的攻击对文泰是无效的,甚至连打伤它都没做到,它的身体是确确实实的主宰,文泰强大的 […]

翁止熄痒/新房客po

2021年10月15日 小羽 0

         昭华和莫凡两人没有因为自己压制了文泰就掉以轻心,他们都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来自己的攻击对文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