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乱h/绣榻春风

        

卢吟香心事重重的回了叶府,如果说女儿嫁给安王已经是不幸,那么要是叶润初被撸了官职,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叶家不能没有人在朝做官,就算是官职再低,有人和没人始终是不同的,乐成还这么小,没有叶润初的庇佑,以后该怎么办?

        

“乐仪,叶秋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娘是真的想不到任何办法了。”

        

“不如再去求求爹?”叶乐仪此时的笑比哭还难看。

        

“你还不了解你爹吗?让你爹冒着得罪安王甚至还要抗旨的风险,他是万万不会的。”

        

“可是女儿如果嫁给安王这辈子就真的毁了。”

        

“娘相信你。”卢吟香定定的看着她,“乐仪,你自小就聪明,娘相信你能拴住安王的心,即便拴不住,早日诞下一个世子,即便安王再花心也威胁不到你。”

        

叶乐仪眼神怔怔的:“娘,你不想救女儿了吗?”

        

卢吟香低头,笑容勉强:“娘怎么会不想救你,娘这是没办法了。”

        

“娘是被叶秋刚才的话给吓到了吧,娘是怕爹出事,所以要女儿尽快笼络住安王是吗?”叶乐仪脑子一下子灵光了起来。

        

然后就特别生气:“娘,你将女儿当成了什么?是不是为了乐成,我也是可以牺牲的?娘,连你对女儿的疼爱都是假的吗?女儿在你心中到底算什么?” 

        

卢吟香也很崩溃:“娘也不想推你如火坑,可现在娘有什么办法?娘不过一个后宅妇人,连面圣都没资格,怎么为你去抗旨?娘就是去跪求安王,安王就会抗旨不娶你吗?乐仪,事已至此,待你嫁给安王之后,笼络住安王的心这才是最好的出路,你明白吗?”

        

“可是他大我那么多……”叶乐仪只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她正直青春,不是没有幻想过未来的夫婿,她幻想中的人可以是风度翩翩的读书人,也可以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怎么能是一个和她爹年纪一样大还花心的人呢?

        

对方有权有势又怎么样,只要和他待在同样的空间内,她就觉得恶心。

        

“乐仪,你听娘说,夫妻不一定要是恩爱的,娘也以为和你爹的婚姻是两情相悦,可到头来才发现你爹从来没付出过真心,娘现在才明白过来,情爱是这世界上最傻的东西,不要也罢,能让我们在这世上立足活的顺畅的只有权势和财宝。”卢吟香的话里透露着绝情。

        

“嫌弃安王不要紧,到时娘多给你陪嫁几个婢女,让她们去伺候安王,如此你还能得个贤惠大方的美名,只是有一点,无论再不情愿,你都得为安王生一个世子,有了儿子,你这辈子才能无忧。”

        

“可是只要想到与他在一起,女儿就心烦。”

        

“忍忍就过去了,总比将来无儿无女,被他厌弃,然后被其他女人和庶子欺负来得强,今后的日子还长的很,咱们后院女人的后半辈子,靠的不是丈夫,而是儿子,明白吗?”卢吟香语重心长的说。

        

“真的要嫁吗?”虽是问句,叶乐仪却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

        

“必须得嫁,刚才叶秋的话你也听到了,她亲娘的死与你爹脱不了干系,要是哪天她与你爹算起账来,你爹吃不了兜着走,到时你就是想嫁安王都没资格嫁了,至少嫁给安王,你嫁过去就王妃,总比嫁给平民百姓来的好吧!”

        

想起叶秋所说的没吃没喝还挨冻的日子,叶乐仪打了一个寒颤,不,她绝对不要过那样的生活。

        

如此想着,叶乐仪对嫁给安王的排斥就少了许多,她也开始忍耐着查看自己的嫁妆,既然一定要嫁,那就要风风光光的嫁,不能让人瞧不起。

        

赐婚的日期在三月二十六,一大早她就起床梳洗打扮了,等待着安王的到来。

        

然而吉时一到,等来的不是安王,却是王府派来的太监,安王这么做倒是没错,因为身为王爷,本就不必亲自迎亲,但是一般为了显示对王妃的尊敬,大多数宗亲都会亲迎,而且他前两次迎娶王妃都去了,这次不来,难免就显得有些厚此薄彼。

        

叶乐仪告诉自己,自己不是安王最先属意的人,安王心里有气也是应该,忍忍就好了。

        

然而到了拜堂的时候,安王依旧没有出现,只有一只由太监抱着的大公鸡,隔着盖头她都能听见别人的议论与嘲笑声。

        

此时叶乐仪脸上的笑容已经快维持不住了,比她大这么多,安王就不能稍稍体谅一下吗?如此给她难堪,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行走?

        

叶乐仪告诉自己不要生气,毕竟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不是吗?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可是她今晚坐了一夜,始终都没能等到安王来揭她的红盖头,直到第二天妾室们来敬茶,她才知道昨天他们大婚之日,安王竟然纳了一个青楼女子,整晚都在与那女子嬉乐。

        

“王妃不要生气,忘了夫人之前是怎么交待的吗?在安王没有对王妃软下心思之前,什么都要忍着。”嬷嬷小声的劝道。

        

“可是他都这么欺负我了,昨天是我们的大婚之日,他竟然还纳了一个青楼女子,大婚当晚不来我这去她那里,是在向大家说明我连一个青楼女子都不如吗?”叶乐仪气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不会的,大家只会说安王糊涂,王妃咱们大度一些,忍一时风平浪静,那青楼女子不算什么,后院这些待了多年的妾室才是需要王妃您费心的,她们嘲笑她们的,咱们暂且忍耐,说不准哪天王爷就心存愧疚了,到那时才是王妃您扬眉吐气的时候,这个王府,还是安王做主,只有拿下安王,才是正事。”嬷嬷苦口婆心的劝说。

        

叶乐仪咬牙切齿:“好,我忍。”

        

前来敬茶的妾室并不多,连后院的一半都不到,而且有很多态度还不怎么恭敬,然而出乎大家的预料,叶乐仪并没有大发雷霆,而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喝了她们敬的茶之后就让她们离开了,也不说立规矩的事。

        

这让大家啧啧称奇,不过才刚嫁进来就受到王爷的冷落,想必也只能如此吧,一个五品小官之女,不足为惧,还是个没及笄的小丫头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