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苞待宠&熟睡侵犯h

        

“别那么冲动,也别那么沮丧,歇会儿再说……”

        

宁夏不急,一点也不急。

        

极乐星君这种级别的魔头,若是三两下就降伏了,他自己都不信。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极乐星君的痛苦和激动的情绪,如潮水一般褪去,求生的欲望不可避免地拼命滋长。

        

穷尽半生辛苦,修到结丹中境,极乐星君怎么可能甘愿赴死。

        

何况,宁夏的态度摆在这里,即便他对宁夏下了毒手,这家伙竟还不动手,分明是还想利用自己。

        

看清了这一点,极乐星君怎么可能放弃求活。

        

时间又过去半柱香,极乐星君终于按捺不住,沉声道,“事情明摆着的,老夫不可能受你挟制,你到底要老夫帮你做什么,直说就是。

        

老夫帮你做好,你解开老夫禁制,将来常来常往,未尝不能做个朋友。行,你就说话,不行,老夫性命在此,你取走便是。”

        

宁夏微微一笑,“阿乐,看来你还是没想明白,不然,你犯不着抖这个机灵。”

        

话音方落,宁夏催动禁制。 

        

极乐星君再度瘫在地上,剧烈扭曲起来。

        

为了彻底收服极乐星君,宁夏可是花了大量的公款,才求来这只幽冥蚕蛊。

        

这只幽冥蚕蛊乃是蛊师炼化,即插即用,甚是方便,即便没凝练出蛊纹的宁夏,使用起来,也甚是简便。

        

极乐星君在地上扭了好一阵,宁夏停止了施法,极乐星君瘫在地上,已经没了动静儿。

        

地上竟现出小滩的渍水,极乐星君的身体从外观上看,竟缩小了一圈。

        

幽冥蚕蛊的痛苦,宁夏知道,百鬼噬心,千刀刮骨,已非语言可以描述。

        

也就是遇上极乐星君这样神识强大的了,换了旁人,早就痛死过去了。

        

歇了一阵儿,拥有强大修复能力的极乐星君又恢复了气力,死死盯着宁夏,眼神中只剩了冰冷和绝望。

        

宁夏继续火上浇油,“阿乐,若是想死,你其实可以自我了断,用不着我动手。”

        

这句话一出,极乐星君终于破防。

        

他口口声声让宁夏取他性命,不过是以退为进。

        

这会儿,宁夏让他自我了断,他哪里下得了手。

        

沉默十余息,极乐星君嗡声道,“我想知道我中的何蛊?”

        

宁夏将幽冥蚕蛊打入他体内时,极乐星君正沉浸在剧痛之中,根本无暇观察。

        

“幽冥蚕蛊,这回你我都能踏实了,不是?”

        

宁夏此话,绝对是肺腑之言。

        

命血,可以钳制张彻之流,彼辈修为一般,一旦命血禁制发作,只有送命一途。

        

而对上极乐星君这样的老魔,命血只能令其衰弱,神识禁制,彼辈只要完成对宁夏的速杀,让宁夏不能催动神识禁制,最终结果,只是留了一个残存神识,在识海中。

        

只要将来神识再度进阶,要去掉这隐患也不难。

        

而此刻,极乐星君一听到“幽冥蚕蛊”的大名,一颗心彻底碎了。

        

幽冥蚕蛊入体,就意味着他彻底没了挣扎的余地。

        

此蛊奇毒,即便控制人不施法,每三个月,此蛊之毒也会发作一次。

        

无解的是,只要控制人身死,幽冥蚕蛊立时会狂暴反噬宿主,宿主只能惨死。

        

最最让人可怖的是,幽冥蚕蛊带来的剧痛,完全无法缓解,即便结丹离体,气血凝固,也不能阻止这种剧痛的发生。

        

“你之前所言,说一旦达成目标,就放我自由,此话还作不作数?”

        

极乐星君死心了,不再想那些腾云驾雾的美事,开始直面惨淡的人生。

        

宁夏笑道,“这样的问题才算务实嘛,我说了,我对你的性命不感兴趣,咱们之间,其实可以是一种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

        

我对你的承诺,一定奏效。现在,咱们可以谈正事儿了。说吧,阿乐,我要怎么罚你?”

        

极乐星君心里咯噔一下,沉声道,“道友何必玩笑,我都这样了,还不是随道友摆弄。”

        

宁夏摇头,“此言大谬。我说了,我们是合作关系,不是奴役关系。有功必赏,有过也必罚,不然岂不乱了体统。

        

你大胆谋杀于我,这个罪过,你说怎么补偿。若对这个我都没反应,老兄你下回再来一次,我又当如何?”

        

极乐星君想死,沉声道,“我说了,道友想怎样都行,老夫没有异议。”

        

他至今都想不明白,宁夏是怎么从他布的死局中逃脱的。

        

若说宁夏有奇宝防住了二品奇符的符威,可那得是怎样的至宝。

        

且当时的地上明明还有血迹,足以证明,二品奇符的符威是作用到了宁夏身上。

        

想破脑袋,极乐星君也不能想明白,他唯一确信的是,他是落入了一个绝顶的邪魔手中。

        

宁夏道,“这样吧,你我既然达成了合作关系,过往烟云,就让他淡去。为了达成现在的关系,宁某耗费实在太多,你老兄也不能一点力不出。

        

这知幽冥蚕蛊乃是我花两千中品引灵丹购入,这笔开销,从你这儿出吧。也算是你为咱们现在达成此种合作关系,所作的努力。”

        

“噗”极乐星君喷出一口老血。

        

太生气了,天下竟有如此的无耻之徒。

        

这不是杀自己,还踏马让自己花钱买杀自己的刀么?

        

“老兄,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宁夏关切备至。

        

极乐星君深吸一口气,默念三声“我不生气”,“两千中品引灵丹,老夫真的拿不出来,但老夫真有厚礼送上。”

        

他真怕了宁夏,也看明白了,这魔头分明是想连石头都能榨出油来的主。

        

即便真出了血,也还是挡不住此獠的苛求。

        

不如主动一些,先避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厚礼?你且说说。”

        

宁夏沉声道。

        

极乐星君道,“前番道友交待的事儿,我已经探听清楚了?”

        

“不是探听清楚,是早就清楚吧。”

        

宁夏打断他道。

        

他脑子没坏,怎会相信极乐星君真去探听,毕竟,这家伙已经布下杀局来灭自己。

        

既然奔着弄死自己去的,又岂会多此一举的帮自己办事。

        

他点破这一点,就是让极乐星君清楚,他眼中不揉沙子。

0

更多精彩

野外np强j_摄政王×皇帝

2021年10月30日 小羽 0

      在宁沉央的每日催促下,一个月后门派通通设立出来,挑选了强实力的掌门,剩下的就是培养各门派高手了。  &nb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