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性放纵好紧&大哥的硬糖po

回到村里,江小川的心情相当的好。

        

解决了一桩麻烦。

        

此时看着正在院子里玩的江小河,他想到现在农忙结束了。老师应该也回去教课了啊。

        

“小河,你这是不是要上课了?”

        

江小河听到他的话,尴尬的笑了笑:“哥,我也不知道啊。之前没说啥时候上课。”

        

听到弟弟的话,他想到最近偷粮食的事情。

        

现在外面不太平啊。还是在家里学吧。

        

不过他还是一脸严肃的说道:“没开学就给我看后面的书。等去了省城里,到时候别跟不上。”

        

江小河听到他的话,轻“哦”了一声。

        

转身跑去看书去了。现在哥哥的话就是圣旨。

        

旁边的秦潇看着一脸的羡慕。 

        

江小川见状,想了一下,对着秦潇说道:“秦潇,我还一直没问过你,你上过学没?”

        

听到他的话,秦潇点了点头。说道“上到2年级就没上了。家里出了点事,后来爷爷说世道太乱了,上学耽误我学手艺。就不让我学了”

        

江小川闻言一阵腹诽。

        

这老头看着挺精明的,怎么做起蠢事来。

        

他们有城里户口。虽然秦潇是个女孩但也不能不上学啊。

        

而且秦老头这人肯定也不会缺钱。

        

他随口说了一句:“学手艺哪里有上学重要。”

        

秦潇闻言脸色黯了一下,说道:“爷爷说他年纪大了,万一哪天走了。自己没有自保的手段不行。”

        

听到秦潇的话,他愣了一下,想问他不是爹还在吗?

        

不过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

        

“那你想不想上学。”

        

秦潇闻言眼睛一亮说道:“想。”

        

“那为啥之前小河看书的时候你不看。”

        

秦潇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人教我。”

        

江小川闻言,笑着说道:“那行,你拿书自己看去。要是有不懂的就来问我。”

        

秦潇疑惑的问道,“你不是不认识字吗?”

        

江小川脑袋一黑,尴尬的说道:“小河上学的书我学了,后来自己慢慢学的。”

        

听到江小川的话,她不相信的轻哦一声。

        

随后开心的跑去屋子里,拿着江小河的书开始看了起来。

        

见两人在看书,他便走出了院子。

        

出了门口,他哈了口白气。

        

现在已经是秋冬了。天气已经转冷,和往年相比只是缺一场雪而已。

        

路口处,江定忠正在板车上固定着什么。旁边站在十来个人。

        

江小川发现是两袋大豆,就好奇了。

        

这公粮已经交过了。还拉大豆出去干嘛。

        

于是他便问道:“江叔,你们这是去干嘛啊。”

        

江定忠听到他的话便说道:“哦,村里现在快没有油了。去榨点油回来,顺便弄点豆饼回来吃。”

        

“豆饼?”

        

想了一下他便明白,江定忠说的豆饼估计是榨油的时候剩下的豆渣了。

        

那不是饲料吗?

        

不过他也想去看看,到时候找个机会,看能不能榨点油。

        

“江叔,要不带我一起去呗。我去看看。”

        

听到他的话,江定忠不在意的说道;“随便你,你要是想去,就跟着去呗。路上小心点。”

        

听到他的话,想到最近外面的情况。江小川心里明白。

        

而且他看到跟着的十来个人里,有村里的民兵,有几个还带有家伙的。。

        

江定忠呼喝一声,几人便开始缓缓出发。

        

路程其实一点也不远,毕竟过了河就到了公社。只是需要绕路而已。

        

车子缓缓的前行。

        

“哎哟喂。”

        

突然前方,出现一道身影,看样子像一个老太太。

        

此时老太太穿着单薄的衣服,正坐在那里捂着自己的脚。看样子像是崴脚了。

        

江定忠见状正要上前。

        

“等一下。”

        

江小川顿时一喝。

        

他想到前世的一些传闻,一些实在找不到吃的人们,专门蹲点路过的人,先用一个人做诱饵。趁着人们不防备,搬起粮食就跑。

        

随后意念散开。

        

果然,在附近的草丛里趴着几个人。

        

江定忠狐疑的看着江小川。问道:“怎么回事?”

        

江小川对着趴着人的地方努努嘴。

        

江定忠毕竟当过兵,下意识的就明白江小川的意思。

        

心里想到。“不会吧。”

        

不过他还是对着几人招了招手。众人见状赶忙拿起的手里的家伙。

        

也没有动弹,毕竟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估计是见没有机会了。等了好一会,只见草丛里慢慢爬起来几个人。

        

全都是一脸的枯槁。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几人随后拉起了老太太,没有说话便离开了。

        

江定忠看着几人。比较面生,应该不是附近的人。

        

随后他看向了江小川,说道:“小川,你怎么知道草丛里藏着人”

        

我看到的啊。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

        

随后便说道;“江叔,你也知道,这两天我往城里跑。听闻的。”

        

江定忠闻言心里一震,“难道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江小川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江定忠沉默了一会,随后指挥着众人继续前往公社。

        

路上江小川对着江定忠说了一句。

        

“江叔,你不知道,江台村现在已经很好了。其它地方日子不太好过啊。”

        

“我也是去城里,听别人说的。”

        

江定忠闻言一震。埋头继续赶路。

        

江小川见状也就不再说什么。

        

一行人很快便来到榨油坊。

        

此时已经有人在那里榨油,对方正是孙台村的孙正林。

        

“老江,来榨油啊。”

        

江定忠从之前的思绪中恢复了过来。笑着说道;“是啊,村里没油了,你这榨多少啊。”

        

孙正林轻轻叹了口气,说道:“150斤黄豆。这是村里仅剩下的了。明年年初的时候,估计要买豆种了。”

        

江定忠闻言轻轻点头。说道:“我们也是200斤,不过我们留了一点。”

        

孙正林听到他的话,说道;“那你到时候可得给我留一点豆种啊。”

        

听到他的话,江定忠说道,“放心,如果够用的话,就给你留点。”

        

江小川则是在旁边打量着这个榨油的作坊。

        

院子里是一个棚子。人还真不少,有七八个人。

        

棚子底下一个大锅,看样子像是石头的。

        

下方一个青年正在烧着柴火,上方一个黝黑的老头,正在拿着超大的锅铲,正在翻炒着一堆黄豆。

        

旁边一个石磨那里,一头驴正缓缓的围着磨在转动。

        

而旁边一个大的蒸笼上在缓缓地冒着热气。

        

最惹眼的就是那个压饼的机器。不过也是人工旋转的。

        

只见一头驴,正在缓缓的转动着,随后油饼里便缓缓的渗出一些油状物。

        

此时,里面一位师傅从里面出来。看着江定忠送来的黄豆。

        

笑着对着江定忠说道:“老江,估计附近只有你和老孙两个榨油最多了。其它的都是弄个几十斤来,那能出多少油啊。”

        

现在的黄豆出油率很低,100斤最多也就能榨出来十几斤的豆油。

        

江定忠叹了口气,说道:“没办法,今年太干了。希望明年会好点吧。”

        

对方闻言捶了一下他,:“你就是乌鸦嘴,怎么可能干那么久。”

        

江定忠想想也是。便笑了笑。

        

江小川在旁边听到他们的对话,轻轻摇了摇头。

        

看了一会感觉也没那么麻烦,不过自己也没有这些设备。

        

“小川,走了。”江定忠呼喊着正在看榨油的江小川。

        

“江叔,不要等油出来吗?”

        

江定忠听到他的话,笑到“怎么可能这么快,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出来。慢点的话,要后天。”

        

江小川听到他的话轻轻哦了一声,便跟着江定忠回去了。

0

更多精彩

野外np强j_摄政王×皇帝

2021年10月30日 小羽 0

      在宁沉央的每日催促下,一个月后门派通通设立出来,挑选了强实力的掌门,剩下的就是培养各门派高手了。  &nb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