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双处高H/abo尿失禁

       

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一个半月。

        

这一天风和日丽,蔚蓝如洗,蒋泉带着王晋坐在他母亲的玉辇中,快速向前飞去。

        

二人凭栏远眺,抬起酒杯哈哈大笑,只觉得风光无限,当为此行饮上一杯。

        

喝罢这杯美酒,蒋泉非常自得的说:“哥哥你真是小弟的良师益友,见到哥哥之前,都说我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现在的我,摇身一变成为金霜城少东家,手底下好多兄弟和小商贾指望我活着,感觉羽翼越来越丰满!这金霜城都快装不下咱们了。”

        

陈星河大笑:“哈哈哈,雏鸟亮翅,这才哪儿到哪儿?咱们兄弟联手,未来这片大陆都要踏在脚下。”

        

“壮哉!就喜欢哥哥这种指点江山劲头!”

        

听到这话,王晋一脸感动,说道:“世上知己难求,要是在别人面前说这种话,会以为我把牛皮吹到天上去了,可是我知道泉弟你和哥哥一样,怀着愤世嫉俗不与人同之心,真正愿意为了某个目标而付出!所以这片天地在未来某个时刻,终究会落入我们掌中,此为大勇气。”

        

“哥哥的目标就是我蒋泉的目标,一切都在酒里。”蒋泉那个激动呀!他正是按照这位哥哥的指点,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手中握有的优势已经翻天覆地,半年之间不知道成长了多少倍。

        

二人再次豪饮,陈星河又开始给这小子画大饼。

        

这不是利用,而是看这小子不务正业,给他找点事情做。如果这小子真干成了,有一丝希望撬动大势,反正吹牛又不犯法。

        

“泉弟是不是自满了?觉得世事不过如此?金霜城都可玩弄于鼓掌之间,天下间再无事情能难倒你蒋泉?如果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

        

“还请哥哥指教。”蒋泉正襟危坐,他这辈子不服别人,就服眼前这位带他看世界的兄长。

        

陈星河的大饼这就来了:“格局呀老弟!你在金霜城有大人护着,自然无往而不利!有任何事情都兜得住!在其他城市就未必了!不过天下间有句话,叫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每座城市都有一批纨绔子弟!你可以去降服他们,引领他们,以同等模式进行贯穿,然后将城狐社鼠整合到一起,组成帮会。无论找人找物还是收集消息,这就是一张大网,直到你将权势覆盖到整个大陆,到时候天南海北之物皆由你调度!随手一指,无数宗门竞折腰,那才不枉来世间走上一遭。”

        

“啊!”蒋泉如遭雷击,眼神中全是痴迷,陈星河感叹:“这小子进入状态真快。”

        

愣了良久,蒋泉抱住王晋大哭:“哥哥就是我的指路明灯,我蒋泉今日始知来到这世间应该为何而活,为何而奋斗,这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等法会之后我这就赶去其他城市做布置。”

        

陈星河暗自检讨:“我不会忽悠得过头了吧?算了,继续忽悠吧!天南海北一顿侃,你蒋泉能找到人生目标就好!”

        

“泉弟,你还有欠缺,那就是修为!咱们修士,到头来还要在修炼上下苦功,首先炼体功法你一定要有所涉猎,法器你是不缺的,不过你应该拥有灵器甚至法宝。以前你母亲传给你的功法就算了,务必找到与自己最契合功法!月蛾宗有一处魔芋洞天,想办法去里面悟道。”

        

“魔芋洞天?那里岂是我能去的地方?”蒋泉瞪大眼睛。

        

“怎么不能?这等小事都做不好,还如何实现未来的远大目标。”

        

陈星河当场棒喝:“你赚那么多灵石干什么?留着发毛吗?用出去,没有路子就用大把灵石铺平道路,一旦你能成功结丹,至少寿命延续数百年。筑基修士有几个能活到寿终正寝的?况且你还不是筑基后期。时日一久,跟着你混的修士会觉得不牢靠。相反,如果你结丹,情况将完全不同。”

        

蒋泉用力扇自己嘴巴,感叹道:“今日我算是知道,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了,哥哥实乃金玉良言!以前别人督促我修炼,都是为了修炼而修炼,为了延寿而延寿,与哥哥所说相差十万八千里!这才是修炼的意义所在,解释得如此清楚,这样我才能砥砺前行。”

        

没办法,这小子就吃这一套,陈星河算是看出来了,蒋泉今日之后必定改头换面,再也不用别人督促修炼了。

        

“记住,能用灵石解决的事情,能用灵石铺平的道路,都算不上关卡!真正成事之前要舍得往自己身上砸钱!往死里砸,拿百万上品灵石当一块灵石那么用,金丹期算个球,如果不是结婴太多关隘不好跨越,我会说结婴算个球。”

        

“霸气!豪气!此生就应该这般霸气豪气。”蒋泉那股子心气算是被调动起来,感觉全身充满力量,当即就向陈星河请教修炼中的难题。

        

陈星河绝不藏私,一五一十和他说个清楚,并且结合夏无畏和王晋的记忆,将月蛾宗功法和日蛾宗功法逐一拿出来类比,再讲解佛门功法,魔道功法等等。

        

蒋泉得了这般传授,视野一下子大增,对他的好处不言而喻。

        

玉辇飞了三天,他在亢奋中学了三天,已经拟定一条发展道路,要将他母亲的关系完全发动起来,为他夯实基础得以向上。

        

法会多在佛门举办,期间要作法事,理佛事,开斋会,讲法要。为讲佛说法以及供佛施僧等活动而举办。

        

月蛾宗算不得佛门,不过很多女修发誓终身不嫁,不知道从何时建起第一座庵堂,于是寺庙就像杂草一样冒出来,时至今日形成一片广大寺庙群,称作集安寺!

        

这次法会改在集安寺广场上举行。

        

表面上看此次法会属于一次例行联谊,可以讲经慕道,也可以私底下做生意,总之是给大家行个方便,大开方便之门,然而时至今日已经掩盖不住汹涌暗潮。

        

“金霜城蒋公子到。”玉辇缓缓下落,蒋泉与之前相比气质大变,再不显摆自己兜里有多少灵石,这些灵石在他眼里成了最俗气的东西,这次他的任务是取得一次悟道机会,如果母亲关系硬,多拿几次对他更有好处。

        

陈星河站在蒋泉身后环视,心头“咯噔”一声,暗道:“想神不知鬼不觉离开此地太难了。”

0

更多精彩

欲乱h/绣榻春风

2021年10月30日 小羽 0

         卢吟香心事重重的回了叶府,如果说女儿嫁给安王已经是不幸,那么要是叶润初被撸了官职,那就真的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