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h挺弄&王爷的精壶h

        

一周的学习, 只让默默变强的进度条向前推移了一格。

        

从百分之三十一到了百分之三十二。

        

周加西那边已经一周时间没有联系陶萄了,陶萄冥冥之中感觉到自己差的是一个时机。

        

陶萄在这之后,抽空去了公司一趟, 和周虹说了自己的打算,然后也接下了新的广告。

        

这是一个珠宝公司的广告,推广费高达两千万。

        

陶萄听了费用都觉得财大气粗。

        

只不过这一次的推广和以往都有所不同。

        

负责人明确要求——要求陶萄亲自拍摄和剪辑这次的推广视频, 并且能够达到在大屏幕上播放的效果。

        

周虹也感到有些惊讶。

        

一般像这种很大的推广, 就和之前zrkl的广告一样, 一般都会有自己的广告团队和拍摄师,他们基本不会把摄影的机会交给个人,更何况是自媒体的网红。

        

然而在周虹询问的时候, 负责人的态度却很坚定,就好像发现了商机似的,他道:【我们希望这次的宣传全部交给葡萄, 包括概念的设计、包装,希望葡萄小姐能别出心裁,我们的设计总监专门交代的!】 

        

周虹:【如果做出来不满意……】

        

负责人:【您作为葡萄的经纪人,应该对她的能力比较清楚吧】负责人:【我们专门观察过她的作品, 一旦是较为正式的宣传,没有一例败笔, 基本上都可以称作典范式的广告了】

        

负责人:【希望你和葡萄商量一下,让她能接下这个推广!万分感谢】

        

这个消息传到公司领导层们的耳朵里, 如同一个巨石投入平静的湖面。

        

这个……和公司业务外包几乎没有区别吧。

        

哪怕陶萄指定片子里还有别人出镜。

        

陶萄加了负责人的微信。

        

负责人顺手把他们设计总监的微信给了陶萄。

        

陶萄第一次被这么客气地对待,她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 忽然耳边冷不丁地传来了系统的声音。

        

“默默变强任务完成度+1, 目前任务点33/100,通过在网络上运用自己学到的编导知识, 成功地获得了资本方的认可!目前宿主已经拥有独立设计的能力和名声啦!请宿主再接再厉!河的彼岸是成功!山的尽头是光明!”

        

虽说很久没有提到0745的声音了,但是0745喜欢引用鸡汤的属性没有改变。

        

意思是说,她成功用她的剪辑和拍摄能力吸引了投资方的眼光么?

        

【从你给锦荣衣阁拍摄的时候我就关注你了。】

        

【最近你给你朋友拍的视频也特别厉害】

        

【我很喜欢你的拍摄风格,而且你每次发出来的东西都会大火,我希望你这次也能帮帮我们】

        

【真的感激不尽】

        

设计总监的语气当中透着几分恳求,这应当不是陶萄的错觉。

        

可她觉得,他这种做法始终有些草率,于是她问:【你不怕我搞砸吗?因为我只是一个人】

        

设计总监回答:【说实话,我怕,但是我没有从你拍摄的作品中找到例外,所以我相信我们公司也不会是例外】

        

陶萄:【这样太盲目了】

        

设计总监:【对,但是我们是很诚心的】

        

陶萄想了很久,最后回了一个字:【好】

        

*

        

她签了合同之后,接下来的半个月都是在网上销声匿迹。

        

直到某一天,陶萄在网上发了一张带着珍珠耳环的特写图,并且艾特了源室珠宝。

        

这张图里,女孩的耳廓是粉色的,小巧而精致,鬓边发色乌黑,带着某种羞涩而含蓄的意味。

        

对比鲜明,没有滤镜。

        

珍珠耳环华贵温柔,非常引人注目。

        

许久没有见到陶萄但听陶萄的话,一直保持着乖巧状态的粉丝们再次骚动起来了。

        

这是一个前奏。

        

又过了两天,选在黄金时间晚上九点,陶萄在某音、微博、b站同时更新了一条视频。

        

这条视频出来,才是重头戏。

        

这次的视频陶萄拍摄的时间不长,构思的过程也并不复杂。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完成的。

        

然而陶萄把刚刚剪好的片子发给总监和负责人之后,第一遍便得到了全票通过。

        

这过程顺利得让陶萄开始沉思自己是不是该再整理一下。

        

之所以会拖将近两周,是因为陶萄去他们门店挑选最新运送过来的产品,还花了一段时间。

        

关于珠宝的产品展示这方面,陶萄了解得不多,她又花了些时间,了解了这个品牌创立的原因,找了很多珠宝广告的案例。

        

最后根据这个品牌的特点,陶萄先在纸上写了拍摄的脚本。

        

拍摄的过程中,她让周虹帮她雇佣了两个临时的有摄影功底的助手,只是过程并不顺利,最后陶萄不得已联系了许涔。

        

她依旧是在室外取景。

        

自从上次从h市的山里回来,陶萄对于自然景观和幽静的色泽有种特殊的喜爱。

        

“许老师,好久不见,又得拜托您帮忙了。”

        

陶萄见面的第一句就是这个。

        

许涔佯装生气:“那你也没带点见面礼么?”许涔依旧是一副清俊的模样,开玩笑好像也带着股天生的距离感。

        

“没有没有,我带了啊。”

        

说着,陶萄就拿出了一个木盒子。

        

许涔望了陶萄一样,眼神里露出几分迟疑——“这是什么?”

        

“我开玩笑的,你不用真的给我。”

        

“您看看就知道了。”

        

打开小木盒,里面是一个——青花瓷的小马像。

        

精致漂亮,花纹很特别,颜色也格外好玩,许涔见到的第一眼,眼睛便亮了亮。

        

他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看起来很是喜欢,便也没有再提不要的事。

        

“这是我在h市去瓷镇找一个老师傅烧的。”

        

当然,去瓷镇的原因原本是为了胭脂铺产品的包装,得到这个是顺路。

        

陶萄想到许涔的品味,便把这个东西带过来了。

        

这个东西在陶萄看来很顺眼,把玩起来也非常顺手。

        

瓷白的胎体,上面青色的纹路真的是雨过天青之色,小马憨态可鞠,刚好两手可握,表面平滑而适合把玩。

        

“谢谢。”

        

“我书房刚好缺一个摆件。”

        

“许老师,等会儿拍摄,我给您提一个要求。”“嗯。”

        

“按照……我的指挥来。”陶萄朝许涔眨了一下眼睛,露出了点狡黠的意思。

        

许涔:“……”

        

“所以说我充当三脚架的角色么。”

        

“可以吗?”

        

女孩问得很认真。

        

许涔想告诉她,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想找他帮忙拍摄的人就已经愿意花一笔在学生眼里的天价来求他出手了,从没人敢对他提出让他充当三脚架的要求。

        

然而看了一眼被他重新放到盒子里的憨态可鞠的小马,又看了一眼正带着点期待目光望着她的陶萄。

        

许涔忽然觉得——有时候人的确是很容易被收买的。

        

不需要极高的价钱,也不需要贵重的礼品,一句非常诚恳的老师,加上符合他心意的小物品,就已经足够让他妥协。

        

最重要的是——面前的女孩把这一切都做得很自然,好像她天生就会收买人心似的。

        

他点了点头。

        

“也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