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脔高H_蛇攻人守

       

可郗超想要问一句,皇室不害怕么?

        

大司马和谢家的关系,其实也不算差。

        

也就是和谢家家主谢奕过命之交而已。

        

一旦大司马发起狠,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杀入建康府,那么其余的世家可能会被洗牌,但是谢家十有八九还是谢家。

        

但皇室呢?

        

大司马可不是好相与的。

        

司马昱咬了咬牙,缓缓说道:

        

“侍中所言不差,大司马为国之栋梁,不易轻动。”

        

听闻此话,郗超不由得皱了皱眉,不管这是因为司马昱和谢安之间的互信足够高,还是因为司马昱的胆量比较大,不相信大司马可能会觉得受到了朝廷的怀疑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至少现在郗超没有办法再把条件向前推一推了。

        

不过好在大司马让自己前来的时候开出的最低条件,也就如此了。

        

只能算是侥幸完成了最低的任务要求。 

        

这让郗超不由得看了一眼谢安,显然司马昱对谢安的信任要比想象之中的高,而这也就意味着,只要给朝廷以足够的时间,那么在谢安的规划统筹下,江左真的有可能会一点点回复元气,甚至重新组建起来一支足够强大的军队。

        

没有军队的痛,既然谢安已经体会到了,那么就必然将会采取一些措施。

        

假以时日,大司马想要完成其梦想,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这让郗超暗暗盘算,是不是有些事情要加快,哪怕这样有可能过早暴露出来大司马的野心。

        

但其实大司马想要做什么,大概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

        

这一场博弈的棋手,已然就位。

        

当然······郗超忍不住把目光投向舆图,这棋盘上大概不只有两个棋手,还有一个棋手正盘踞关中和虎视两淮,只是不知道他又打算什么时候入局?

        

一旦他入局,又要给整个两淮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突兀之间,郗超察觉到不只是一道目光落在了舆图上。

        

谢安好像也在看着舆图。

        

他是不是同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无论是谢安,还是杜英,都是郗超为桓温制定的争霸道路上突然出现并且不知道其有多少斤两的对手。

        

从目前杜英已经展露出来的实力来看,他绝对会是大司马的劲敌。

        

而谢安呢?

        

这个之前从来没有在朝堂上待过的人,又会带着朝廷这艘大船,开往何方?

        

“具体的安排,可以和侍中在之后多加详谈。”司马昱缓缓说道,在这件事上他显然已经不愿意多做纠缠,能够得到这个结果已经让他很欣慰。

        

甚至可以说,这正是司马昱一开始就想要实现的目标。

        

两淮若是只落在谢家的手中,显然也不行,大司马还有关中的加入以及战乱的开始,将会给朝廷更多拉拢一方、打压另一方的机会。

        

王谢世家控制朝堂、架空皇帝的想法也不是什么秘密,大司马有野心,杜仲渊十有八九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能指望着一个和朝廷几乎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在千里之外能够效忠朝廷,因此不管杜英再怎么说自己是忠臣,那也是说给天下百姓看的,朝廷当权者要是信了,那就是傻子。

        

很不幸,司马昱大概是皇室几代人来比较清醒而且有手腕的那个。

        

不过谢安和桓温等人也从来没有把皇室的力量放在眼里,因为不管司马昱不管怎么挣扎,都改变不了他,或者说整个皇室成为傀儡的最终趋势和结局。

        

除非有一个真正的忠臣,异军突起、横扫千军,然后再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一切都交还给朝廷。

        

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司马昱大概自己也清楚。

        

因此司马昱所奉行的,显然就是一个“拖”字,这天下的乱局,自然是越乱越好,朝廷说不定真的能够集结有识之士,从中寻觅到机会。

        

至于让谢安和郗超去讨论这件事,在司马昱看来,和狗咬狗大概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至少王谢世家这条狗,现在还是会为朝廷考虑的。

        

谢安微微一笑:

        

“还请大王放心,郗主簿,且随我一并前往侧厢如何?”

        

郗超也是对着司马昱一拱手,看也不看其余任何人,径直颔首应诺。

        

这让在场众人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愤怒和无奈的神色,但是人家手中真的有兵刃,有权柄,所以就算看不起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这些人脸上的细微表情,都落在了司马昱的眼底。

        

这位皇室的掌权者,嘴角也不由得微微翘起。

        

既然有了愤怒和不满,那么就可以拉拢和利用。至少朝堂上这些世家之间,绝对不是完全齐心协力的,有人对大司马的崛起很是惶恐,也有人认为无所谓,那么属于自己的机会,可不就暗藏在其中么?

        

谢安引着郗超向外走去,当路过门口的时候,谢安脚步一顿,看向坐在那里的郗昙:

        

“郗中丞,既然是侄子过来了,等会儿索性便一起宴请一下郗主簿吧,中丞意下如何?”

        

原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郗昙顿时怔住了。

        

我侄子来了是不假,可是如果现在给他机会的话,他大概会想要把投靠关中并且充当关中喉舌的我直接给办了。

        

因此郗昙第一反应就是干脆利落的拒绝。

        

他的手已经很顺滑的落在了肚子上,虽然突然肚子疼有点儿刻意,但是谁都不好拆穿他。

        

郗超却好像明白了什么,郑重对着郗昙一拱手:

        

“小侄去建康府久矣,建康风物、亲友故旧,都有生疏,恳请叔父一并赴宴,正好可以和叔父回忆一下过往趣事,叔父以为如何?”

        

两个人同时开口了,原本还捂着肚子的郗昙,想了想,觉得这两个家伙大概不会是一条心的,既然如此,那他们达成了一致,应该不是想要直接害了我的性命,大概是可以走一遭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