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出奶汁了h/暴蛇的吻痕

       

江堤上。

        

莫景瑶握着被挂断的手机,她愣了愣,情绪有点低落,也没心思回拨了。

        

一个人朝着莫家方向行走着……

        

庭云这个样子,她该怎么办呢?

        

自己只是拿他当朋友,一个很好的朋友,值得信赖的朋友,从来没想过要跟他谈恋爱呀。

        

要让她考虑,又不听她的考虑结果,这什么跟什么嘛!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莫景瑶还真有点不知该怎么处理。

        

可是庭云对她的喜欢,与对她的执念,她都看在眼里,内心觉得好沉重。

        

这一晚。

        

莫景瑶注定要失眠,因为沈逸挂了电话。 

        

晚上十一点,开导了段思思一天的她,其实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很累了。

        

握着手机,莫景瑶盯着沈逸的电话号码,忍不住又在想,他下午找她有什么事吗?

        

听到庭云的声音就挂了,他……是生气了吗?

        

同样的夜晚。

        

沈逸别墅灯火通明。

        

他也没有睡,刚洗了澡,握着手机站在窗前,望着窗外天边挂着的一轮明月。

        

俊逸的面容有些清淡,宁静高远。

        

刚才上了两个小时网课,也算是温故而知新。

        

他总是这样,觉得人生短暂,日复一复地填充自己。

        

但是只要闲下来,他又总是不禁想起了那个丫头,她不是拒绝庭云了吗?

        

怎么又跟他在一起?

        

从那些话来看,庭云还在表白!

        

这令沈逸无形中有了一种压迫感,他没有再思考,拿起手机直接拨打莫景瑶的电话!

        

也没管现在是几点。

        

对于他来讲,有一点失去理智。

        

莫家楼上某卧室里,就在莫景瑶鼓起勇气,终于准备打电话给沈逸时,握在掌心的手机徒地响起!

        

把她给吓了一大跳,连魂都差点吓没了!

        

‘沈医生’三个字跳出来,莫景瑶没有多想,接通后小心翼翼将手机贴在耳边,“喂。”

        

“睡了吗?”沈逸温柔的声音传来。

        

“还没呢。”莫景瑶挺高兴,她调皮地回了一句,“睡了怎么接电话呀?”

        

在床沿坐下来,她感觉自己心跳莫名加速。

        

“嗯。”其实沈逸也不知道要跟她说什么,他沉默了几秒,可能脑袋也有点断片。

        

“你那朋友还好吗?”过了一会儿,沈逸问。

        

莫景瑶思绪一拉,这通电话是来自医生的慰问?

        

所以并没有别的意思?

        

“她大概是想通了吧,我陪了她一天,状态还不错。”莫景瑶如实汇报,“大道理小道理说了一箩筐,对了,她让我请你吃饭,谢谢你救了她一命。”

        

“举手之劳而已。”沈逸从不放在心上。

        

短暂的沉默让两人都觉得心里别扭。

        

就在莫景瑶觉得挺尴尬时,沈逸问她,“你今天的更新写完了吗?”

        

“今天没写,有些存稿,我打算出去玩几天,沉淀一下心情。”

        

“带电脑去吧?”

        

“那肯定的呀。”莫景瑶忽然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了,很想跟他说说话,却又好像找不到话题。

        

“那,早点睡吧。”沈逸准备挂电话了。

        

“好,你也是。”

        

通话结束了,莫景瑶轻舒一口气。

        

没一会儿,微信响起,她打开信息一看。

        

沈逸给她发了两个字晚安。

        

而在莫景瑶的眼里,这两个字充满了暧昧,她从不轻易跟人说晚安。

        

因为晚安的全拼是,是‘我爱你爱你’的首拼。

        

唇角轻扬,她头脑一热,把‘’回了过去。

0

更多精彩

强开小嫩苞h_攵女合集小说

2021年10月30日 小羽 0

看着那头盔上那闪着诡异红光的三只电子眼,看着吕西安顶着他那颗畸形的大脑袋在天空放晴后突然出现,伊万诺夫不由微微一怔。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