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翁荡熄月月/检查奶头h

剧组所在的地方,温度已经零下十几度了,外面冰天雪地,他脚上穿着黑色的皮靴,身上穿的是剧组里提供的军装以及军大氅保暖,他高,身材挺直,这个穿着,简直帅炸天。

        

因为他正在忙着看今天拍的镜头,所以手机是支在旁边的架子上,陆垚垚得以看到他的穿着,本来还在哭唧唧觉得自己事业瓶颈期,再也拍不出好角色了,一看他,立即花痴上,忘了苦恼。

        

她的灵感又来了,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顾阮东久没听到她的答复,所以把手机从架子上拿下来,离近点看她。

        

与他在户外的冰天雪地不同,她在温暖的房间里,穿着柔软的睡衣,刚洗完澡,敷完面膜,整个人都是粉粉的。

        

他嗓子有点痒,声音也沉了几分,又问

        

:“怎么了,什么瓶颈期?”

        

陆垚垚花痴地笑:“看到哥哥就没瓶颈期了。

        

        

顾阮东依然安慰道:“你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一直忙工作,一部接着一部拍,不停输出,所以觉得疲惫,遇到瓶颈期是正常的。

        

这几个月好好休息,等遇到好角色再考虑,不要着急。

        

        

末了,又添加了一句:“毕竟我家垚垚现在是实力派演员,不走流量路线。

        

        

“哥哥还知道什么叫流量路线呢?”

        

“我跟你同辈。

        

”他强调了一下。

        

“谁让你每天都老气横秋的。

        

”陆垚垚笑的不行,以后再也不叫他老男人了,人家真的不老。

        

“老

        

气横秋?”

        

“不,不是老气横秋,是成熟老练?”

        

“成熟老练?你指哪方面?”又开始不正经了。

        

“各方面。

        

        

说完,她马上关了视频,他不在身边,不想跟他瞎撩,一会彼此都难受。

        

顾阮东不在家,助理来陪她,在走廊那边的客房睡着。

        

第二天,助理一早起来,给她准备好早餐去叫她时,发现房间没人,家里也没人。

        

急忙拿出手机想给她打电话,结果看到她发来信息:“我去西北呆两天。

        

        

时间是昨晚12点左右发的。

        

助理好慌,顾少昨天下午才去,她至于一个晚上都忍不了吗?

        

而且,她到底知不知道顾少拍摄电影的地方有多偏有多冷?

        

急忙给她打电话,打了一声就接了。

        

陆垚垚刚下飞机,就被出口处冷冽的寒风吹得直打哆嗦。

        

昨晚挂了视频之后,她想起去年自己在京郊的剧组,他忽然来探班的场景,她也突发奇想,想给他一个惊喜,然后就让司机送她去机场了,正好有一个夜里的航班。

        

森洲和西北这个小城市的温差有20多度,她一时兴起的主意,连一件稍厚点的羽绒服都没带,只有身上穿的长款呢子大衣,大衣里边的裙子又是光腿!

        

冲动了,冲动了,冲动是魔鬼!

        

她瑟瑟发抖接到助理的电话,想哭!

        

助理也心疼:“要么,你现在直接飞回来?”“不要,来都来了。

        

而且去剧组的车,我也约

        

好了,一会儿上车应该就好了吧?”

        

助理继续劝:“垚垚,你知道,如果冻伤了,可是要截肢的。

        

你要真不想回来,去机场的店里买条保暖裤和羽绒服穿上。

        

        

一生爱美,臭美的陆垚垚,第一次败在了天气上。

        

因为真的太冷了,她整个人被冻得僵住,在司机来之前,她只好去旁边的店里买衣服,顺便取暖。

        

就这店里的衣服也太难看,都是妈妈级别的服装,纵使她身材再好,气质再好,一穿上,也秒变大妈。

        

后来干脆破罐子破摔了,还买了一条花色围巾,从头围到脖子,嗯,保暖是其次,主要是不想让人认出她来,实在太丢人了。

        

为了爱情,她付出太多了。

        

从机场到那个拍摄的小县城,需要三个小时的车程,为了给顾阮东惊喜,所以她一直没告诉他她来了。

        

一路上,天气都是灰蒙蒙的,风也很大,越野车颠簸得特别厉害,越往县城的方向走,天气逐渐变得恶劣起来,下起了大雪,路上打滑得厉害,司机开得很慢。

        

陆垚垚现在才开始后悔起来,缩在车的后座盯着窗外鹅毛大雪,以后再也不能干这事了,跟她上回跑进火场找脚链是一样的傻,她怎么就不长记性呢?心里暗骂着自己,又不敢跟顾阮东联系,只会害怕白担心而已。

        

本来只需要开三个小时,结果开了5个小时才隐约看到远处的县城建筑。

        

车经过一个弯道时,忽然一

        

个颠簸,啪嗒一声,灭火了。

        

司机一边骂着脏话,一边又开火,但是轰隆隆几声响,车彻底灭火不动了。

        

陆垚垚欲哭无泪:“车坏了?”

        

“不知道啥问题,启动不了了。

        

”司机也气的不行,这冰天雪地的,谁愿意被困在路上。

        

“那怎么办?”

        

“我们先走回县城再说吧。

        

”司机看了眼不远处的县城回答到。

        

也只能这么办了。

        

陆垚垚要感谢早晨在机场买的保暖裤和羽绒服,否则现在无法想象。

        

雪很大,每踩一脚下去,都到她小腿的位置,走得很艰辛。

        

好在司机大哥是个好人,在前面带路,耐心等她。

        

县城看着很近,但是走起来,好像到不了头,雪下得很大,她头上的围巾也都布满了雪,然后靠近头发的部分有点融化成了水,头皮被冻得发麻,小腿部分的保暖裤也湿了,冰凉彻骨。

        

走了半个小时,她情绪终于崩溃了,忍不住开始哭,拿出手机想给顾阮东打电话,现在只想见到他,控制不住任性起来。

        

结果,因为温度太低,手机竟然自动死机了。

        

只好问司机大哥要电话,司机从口袋里掏出电话一看,没电了。

        

她怎么那么惨!

        

哭出来的眼泪夹着雪,把脸冻得生疼,生疼,她甚至觉得自己今天要命丧于此了。

        

又勉强走了十几分钟,离县城又近了一步,但是她冻得直哆嗦,脸也惨白了,身体在失温的边缘。

        

就在这时,看到前边有一行

        

人朝这边快速走来,都是穿着军服,为首的那位,身高突出,最为挺拔,不是顾阮东还能是谁?

        

看到他,刚才已经憋回去的眼泪又冒出来了,委屈得不行,虽然知道自己没脸委屈,是自己自作自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