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攀(校园)/撞开宫口灌尿h

     

“是你?”

        

叶琯禾眼眉微挑,看向莫求:

        

“倒是走眼了。”

        

身为修行者,灵窍大开,她自然记得不久前遇到的这位路人。

        

尤其是那条老狗,让人记忆深刻。

        

但与当时气息如风中残烛的情况相比,此时的莫求,身上的精气就如一座燃烧的火炉。

        

只是靠近,都给人一种灼烧感。

        

好充沛的气血!

        

叶琯禾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心头大动:

        

“竟然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小心。”叶宛夕较为稳重,皱眉开口: 

        

“不要大意。”

        

虽然刚才两人分心他顾,没怎么注意周围情况,但别人逼近这等距离,也很不寻常。

        

心中,下意识生出警兆。

        

“知道。”

        

叶琯禾嘴角微翘:

        

“一个凡人,气血强悍又能如何?”

        

说话间,她素手轻挥,合欢帕当空一旋,几十道光线激射而出,瞬间笼罩偌大庭院。

        

阵法!

        

此阵威能不大,仅能困敌。

        

遇到炼气后期修士,自可一剑破之,但对付灵窍未开的凡人,却能让人彻底迷失其中。

        

但在这里……

        

浊气充塞天地,灵机蒙昧不显。

        

但凡有志道途的修行者,都不会逗留,就算有高人出没,也离群索居,不会行于官道。

        

所以两女根本不会去想,来人的实力会有多强。

        

最多是有些底蕴的先天武者而已。

        

“我的了!”

        

娇喝一声,叶琯禾娇躯腾空,飞掠靠近,同时目泛迷离之光,悄然把莫求罩在其中。

        

惑心法目!

        

以欲念为引,情丝为线,透过双目影响他人。

        

此门法术乃两女自以为宗门长辈手中习得,可轻易引动他人心头欲火,彻底迷失理智。

        

常人与之对视,即使心性坚定,也会心潮起伏,气血翻腾,脑海里诸多美人竞相浮现。

        

制住人,叶琯禾五指撮刀,朝前轻轻一划。

        

下一刻,就该是眼前之人皮肉裂开,新鲜而又浓郁的气血宣泄而出,供她吞噬炼化。

        

        

“咔嚓……”

        

叶琯禾神情一愣,呆呆看着自己断折的手臂,眼泛迷茫。

        

怎么会?

        

刚才发生了什么?

        

“合欢宗。”

        

清风吹拂,让莫求发丝舞动,在身后飘飞,显出其下冰冷幽寂又如潜藏火山的双眼:

        

“看样子,你很喜欢吃人?”

        

伸手,扣住女子头颅,五指缓缓发力。

        

“咔嚓……”

        

鲜血脑浆,沿着指缝渗出。

        

而叶琯禾体内的法力,却如彻底消失不见一般,任她拼命催动,也不起丝毫的反应。

        

“住手!”

        

后方,叶宛夕面容大变,口中急喝之际,一抹闪烁着五彩迷离之光的飞剑就已刺来。

        

飞剑直刺莫求眼球。

        

“叮……”

        

一丝不易察觉的火星,出现在眼眶之中。

        

那经由真火锤炼无坚不摧的飞剑,与柔软的眼球一撞,竟自行崩解,散做无数碎片。

        

“彭!”

        

莫求掌中,头颅猛然爆开。

        

原本娇俏妩媚的面颊,瞬间支离分解。

        

恐怖的吸力凭空浮现,好似掠夺天地之意,把掌中尸体尽数包裹,一点点吞噬干净。

        

夺天诀!

        

这是一门极其霸道且恐怖的法门,能吞噬他人一切,化为滋养自己的资粮。

        

乃天庭斗部天兵修行之法,可以战养战,杀敌越多实力越强,乃至成为斗战之神灵。

        

莫求所得玉阙金章上的夺天诀并非完整版本,且还未完全感悟,但对付一个小小炼气修士,自是轻而易举。

        

功法运转,掠夺一切,随即依照养兵法运转,融入未成型的神兵之中。

        

以夺天诀为基,壮大修为蕴养神兵,这应该就是斗部之所以被称之为斗部的原因。

        

眨眼功夫。

        

一个大活人已然消失不见。

        

“不!”

        

叶宛夕惊怒大吼。

        

虽然合欢宗弟子几无良善之辈,两女也是满手沾满血腥,但她们之前的情义却非作假。

        

几十年朝夕相处,早已姐妹同心。

        

此即眼见妹妹身死,尸骨无存不说,怕就连神魂都没能逃脱,

        

心生悲怒之际,她素手猛挥,祭出从师门长辈手中苦苦求来用以保命的玄阴神雷。

        

娇躯则被灵光卷动,朝后暴退。

        

虽然心中悲痛,她也未曾失去理智,知道能一手捏死妹妹,肉身硬抗法器之人自己绝非对手。

        

逃走,以期他日报仇,才是正理。

        

“轰!”

        

玄阴神雷当空爆开。

        

足可轰杀炼气后期修士的雷光疯狂扩张,肆意咆哮,瞬间就要把此地庄园尽数毁灭。

        

卢老爷子双眼圆睁,心知不妙,却面泛悲凉。

        

他就连逃,都不能!

        

“嗡……”

        

灵光一颤,随即朝内收缩。

        

原本应该已经爆开的神雷再次恢复原样,被莫求轻轻捏在指尖,屈指朝着叶宛夕轻叹。

        

“唰!”

        

神雷化作一抹流光,径自滑入叶宛夕咽喉,直入肚腹。

        

呃……

        

叶宛夕神色一僵,美眸尽显惊慌。

        

下一瞬。

        

“轰!”

        

娇美的躯体,瞬间四分五裂。

        

一缕残魂在雷光下还欲挣扎,转瞬就被一股如同云雾般的吸力吞噬,彻底消失不见。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

        

旁边的卢老爷子还未回神,战况就已结束,两位他心中的‘上仙’,则全都尸骨无存。

        

“噗通!”

        

卢老爷子不愧历经世事沉浮,善于见风使舵,见状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连连叩首: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小老儿是被迫的,卢家所做的一切都是被合欢宗妖道逼的。”

        

莫求面无表情侧首看来,闷声开口:

        

“三十年前,来过附近的炼尸修士,是谁?”

        

卢老爷子心头一颤,就如听到了圣意一般,心中想都未想,记忆里的一切就自行浮现,道:

        

“三十年前,坐镇此地的合欢宗上仙还是官仙子,她有一位好友,据说来自‘天尸宗’。”

        

“此人修行功法,需要借助大量尸体,所以当时附近出现了不少盗尸人,也曾发生尸疫。”

        

“对了!”

        

想起一事,他急急道:

        

“当时那人与血煞宗一位上仙起了争执,其中又有仙岛修士散修参与,动静不小。”

        

“甚至导致几个城镇,彻底荒废。”

        

“……”

        

莫求闭眼,长吐一口浊气:

        

“那人现在在哪里?”

        

“怎么才能找到他?”

        

“角星城附近的尸体,是不是他做的?”

0

更多精彩

欲浪媚妇/傻柱子

2021年10月30日 小羽 0

         剧组所在的地方,温度已经零下十几度了,外面冰天雪地,他脚上穿着黑色的皮靴,身上穿的是剧组里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