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疯狂索爱/bl肉多细致1v1

      

董明清梦受到打扰,心情那叫一个郁闷,不过,看着吴修为一脸无辜的样子,也没办法发脾气,谁让那家伙没怎么见过下雪,少见多怪呢!

        

看着昏暗的窗外,感受到吹来的冷风,动都没动说道,“现在几点了?”

        

“四点刚过!”吴修为立时回答,待说完之后,也意识到他的举动有些不妥,略显歉意道,“没想到刚来北方就遇到了下雪,怪我太激动了,不该把你弄醒,要不……,你继续睡?”

        

睡个鬼啊!

        

董明睡眠质量很高,每天不超过六点就会起床,却从来不会贪睡,更不会睡回笼觉,他没有这个习惯!

        

稍稍醒了醒盹,一骨碌坐了起来,他再次看向昏暗的窗外,突然“啪”地一声打开了床头灯,受光线的刺激,他与吴修为同时闭上了眼。

        

缓了片刻,慢慢适应,董明却发现对面的吴修为居然带有血丝,形成了一对大大熊猫眼,才讶然说道,“你几点就醒了,没睡好吗?”

        

“一夜没怎么睡……,两点还没睡着,刚刚又不知道怎么醒了,”吴修为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一脸郁闷,随即,却又立即变得兴奋,“醒后发现了下雪,北方的雪……,很多吗?”

        

床头的灯光照得不远,但足够董明看到有雪飘到了屋内。

        

看着雪花不禁一阵出神,东莱下雪了……,不知道齐山是不是也下了,他不禁想到了老爸老妈,爷爷奶奶,还有妹子董梅。

        

天冷了,不知道老爸每周回家几趟,也不知道爷爷的咳嗽是否好些。

        

还有,不知道大婶有没有再次惹老妈生气,董梅也初二了,在齐山三中……,还好吧?

        

也只有奶奶,从来不怎么生气,无论遇到什么,总是笑眯眯的,让人心安。

        

东莱,离老家更近了,但是想回去一趟,并不比蜀都方便多少,倒是有直达康宁的火车,却也需要花费十四个小时。

        

“喂,董明,发什么呆啊,问你话呢。”吴修为催问道。

        

“你不睡觉拉我垫背,好意思吗?”董明瞪了吴修为一眼,同时,思绪从遥远的家乡回归,他伸了伸懒腰,又用手使劲揉了揉脸,“下雪在北方比较常见,但也不是特别频繁,每年少的时候一两场,有的时候能多几场……,我也说不上来,总之,你刚到东莱就遇到了雪,也算难得。”

        

“说明我的运气不错,董明,咱们出去看看行吗?我想去踏雪!”吴修为兴奋道。

        

“快歇歇吧,现在才是初冬,这场雪不可能有多大,甚至很可能落地就化,地面跟下过雨差不多,什么都看不到!”董明白了吴修为一眼说道。

        

“那么,明天我晨跑的时候,用不用穿毛裤?”吴修为再次问道。

        

“只要不嫌沉,随便!”

        

“不会冷吗?”

        

“早说过了,跑步没事!”

        

董明说罢,却好半天没听到吴修为的反应,扭脸看去,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睡着了,轻轻替倒霉的室友盖好被子,自己倒是没有半分睡意。

        

他苦笑着翻出一本小说,慢慢地阅读起来。

        

早上,吴修为却没去跑步,因为喊不醒,董明是一个人去的。

        

东莱的早晨,比蜀都低了十几度,况且现在还下着小雪,他走出体育馆的刹那,冷得一个激灵。

        

雪下得不是很密,落地即化,并不影响跑步。

        

讲老实话,早上跑步,会感到有些沉重,董明的第一圈是慢跑,只为唤醒身上各处肌肉,待到第二圈后,速度才慢慢加快。

        

他今天出来得相对较早,也很快发现了同道中人,这么早跑步的并不算多,有一队的,也有二队的,他见到了沈醉蓝,然后发现了那永春,随后,两人同跑。

        

董明正常地跑完了二十五圈,那永春也一直跟随,停下后,那永春才有些气喘道,“你每天都跑这么多?”

        

“习惯了,而且,早上跑万米的不只我一个。”董明不以为意道。

        

“我也跑过万米,但白天在训练中会有些辛苦,后来索性只跑三千,你确定这么跑……,不会对训练造成影响?”

        

“说了只是习惯问题,反正我自己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如果你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增进体能,建议循序渐进,问题应该不大。”

        

“你说的我都知道,唉,最近是有些懒了,可能你还不知道,前次咱俩的比赛,我坚持到最后是多么的艰难,险些就要崩溃,再打下去的话,必败无疑!”那永春唏嘘道。

        

知道你的体力已经不济,可是,那时比赛已经结束了!

        

董明不愿过多谈及此事,因为即使胜了,也是胜之不武,毕竟他相当于开了外挂,因此,讪讪笑道,“那就等待下一次比赛,我们再次一较高下!”

        

“董明,我知道你的体能不错,但仍然相当好奇,为什么你打连场,还能拥有那么充沛的体力,讲老实话,我并不认为每天万米晨跑,就让人拥有那种变态的体能,是不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能说出来听听吗?”

        

那永春的话直指核心,董明听到后,好悬没被惊得掉了下巴,是啊,他与那永春之战,打的是连场,可是那场比赛那永春的体能都险些崩溃,但他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这哪里是一个球员正常应有的表现?

        

世上不缺有心人啊!

        

那永春可以发现蹊跷,其他人呢,卫教练不能发现吗?

        

想及此处,董明是越发心惊,难道,是自己太高调了!

        

他暗暗叹息,脸露苦笑,虚言说道,“可能是你想多了,其实,当时我也在勉力支撑,只是没有被你发现而已,如果比赛继续的话,恐怕最先崩溃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是这样吗?那永春一脸狐疑。

        

东莱羽毛球训练基地的硬件设施不及蜀都基地,不仅场地数量相对较少,力量训练场同样无法同时满足两只球队使用。

        

球队只得采用分时段训练方式,上午由一队使用力量训练场,下午换成二队,球场同理,每周进行一次轮换。

        

来到东莱基地,国青二队03与04期球员,训练却不再像以前那样被隔开。

        

“原来以为孙笑凡是凭借着长得还算好看,实力也算出色,所以人缘儿才比较好,现在终于知道,她不仅为人洒脱乐于助人,还简直就是助理教练,训练的时候比谁都忙。”安晏笑嘻嘻道。

        

“这样的人我们队里也有啊,比如安晏你自己,还比如马小雅,你们在队里很受欢迎……,不是,安晏,你不会是看上孙笑凡了吧?但我想劝你收收心,即使你没注意到,也应该听说过,有好几位孙笑凡的同期队员,都在有意无意地接近她呢,如果你也一头扎进去,恐怕将要树敌无数了,你……,不想给自己拉一堆仇恨吧?”祝国力咧嘴笑道。

        

“我知道张成跟孙笑凡走得很近,没准儿他们早已经在一起了!”吴修为补刀。

        

“你们那是胡扯,我只是看孙笑凡比较顺眼,哪有动过那些心思!再说了,她对待每个人都相当友好,没听说跟谁特别亲近,还有啊,她跟张成也是没有影子的事儿,吴修为你不要乱说!”安晏脸色涨红,矢口否认,不过,神情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

        

安晏确实准备借机接近孙笑凡,当然不希望遇到张成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因为他知道,张成,实在太优秀了!

        

张成,便是04期队员的高手,与项子星实力相当,队内赛两人大战一场,最后惜败。

        

“听修为这么一说,我到是想起来一件事情,在昨天结束训练的时候,见到张成和孙笑凡几个人一起出去,据说是去了海边儿,原来还觉得有点奇怪,大冷天的,海边有啥好去,现在看来嘛,哼哼,安晏,你要是真想对孙笑凡下手,得抓紧时间了!”祝国力调笑。

        

“咳咳,说起来张成,实力却有些让人看不明白,我们也能看到他平时训练,没发现有多强,但是,却能与项子星分庭抗礼!”见到几个家伙揪住自己不放,安晏干咳两声,转移话题说道。

        

“其实,张成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只是在训练中不明显罢了,并且他还有左手持拍的优势,我们这些右手球员与他们比赛,多少会感到一点不习惯,哪怕进行这方面的训练也不行,可以算是先天优势吧!”祝国力很给面子,没有继续挤兑安晏。

        

“新队员中,左手球员太多了,那天数了一下,居然共有四位,而我们只有钱昇一位左手球员。”吴修为皱眉说道。

        

“你算漏了一个,陈青也是左手球员!”董明提醒道。

        

陈青,哏儿都球员,左手持拍,但是,前段时期因跟腱在训练中出现断裂,手术后在家休养,据说转年三月份才能归队。

        

同时,她也是两次队内赛没有参加的球员,目前没有排名,因她来自羽毛球二类地区,许多人会把她看作最末一名。

        

“还真是,唉,那个多灾多难的胖丫头,不知道这次伤好之后,还能不能继续参加训练!”吴修为唏嘘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