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啃咬花蒂np/翁熄止痒小说

        

余茂春离开了天堂岛,按照属下传音的方向急速赶了过去。

        

这家伙没有任何迟疑,在他看来叶不凡之所以千方百计地拖住自己,就是说对方没有能够与自己相匹敌的高手。

        

只要自己以足够快的速度赶过去,必然能将那些炉鼎全部抓住。

        

至于叶不凡,对方没有海图也逃不出这片海域,早晚会落到自己的手里。

        

以他渡劫后期的修为,速度快的惊人,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便赶到了之前那座小岛。

        

当他双脚落地之时,顿时神色一变。

        

在场的一百多个炉鼎一个都没走,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自己。

        

而最让他吃惊的还是正中心的那个人,赫然是叶不凡。

        

“你……你怎么会如此之快?”

        

余茂春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对方怎么可能比自己先到达这里?

        

叶不凡微微一笑:“余帮主,我可是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他和道身心神相通,天堂岛内发生的事情也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你……之前那个不是你?”

        

余茂春也是老奸巨猾的老江湖,立即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自己先后见了两个叶不凡,而这其中必然有一个是假的。

        

“是不是根本就无所谓。”

        

叶不凡说道,“之前咱们谈的内容还有效,我再最后给你个机会,交出海图饶你一命。”

        

“哈哈哈,小子你以为装神弄鬼就能吓住老夫吗?”

        

余茂春已经将岛上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虽然心中也为文素素等人的提升震惊不已,但对方修为最高的终究只有渡劫中期。

        

而到了渡劫期这个等级之后,虽然只差了一个小等级,但实力却是从天上差到地下。

        

也正因如此,虽然他只有一人,但心中却是万分的笃定,没有任何恐惧。

        

“姓叶的我告诉你,老夫要杀你如杀鸡,她们谁也护不了你。”

        

余茂春并没有急着动手,“老夫看你是个人才,杀了有些可惜,就给你个机会。

        

只要你愿意到我这边,老夫可以让你做副帮主。”

        

他这番话自然不是白说的,而是有着自己的盘算。

        

如今海沙帮实力大损,必须尽快的扩充实力才行。

        

而叶不凡不管通过什么手段,能够如此短的时间内让这么多人提升一个大等级,这种实力简直是恐怖。

        

一旦将对方招拢在自己的旗下,以后的海沙帮想不强大都不行,必然会成为妖冥海当中最强大的实力。

        

叶不凡瞥了瞥嘴,满脸的嫌弃:“我堂堂正正的医仙又岂会与你这种人渣同流合污,不要说什么狗屁副帮主,就是让我做你的爹都不行。”

        

“小子,你找死!”

        

余茂春着实被激怒了,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发,整个人腾空而起,伸手便向叶不凡抓了过来。

        

在他眼中对方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只要抓到自己手里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文素素等人站在旁边,手中握着宝剑,早已经严阵以待。

        

眼见着余茂春扑了过来,她们就准备动手,却被叶不凡抬手给制止住了。

        

随后只见他抬脚在地上轻轻一跺,只听轰隆一声一道耀眼的光芒从四周升腾而起,瞬间化作一个巨大的光罩,将整个小岛全部覆盖。

        

余茂春原本杀气腾腾气势滔天,可是刚刚飞到一半,突然感觉天地间的灵气竟然瞬间凝固了,他再也无法吸取半分。

        

与此同时,体内的真元似乎也中了封印,再也无法运转。

        

“这……”

        

一个修真者既不能运转体内的真元,又无法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

        

余茂春顿时惊慌失措,可随便他用尽了各种办法,依旧无法调转真元。

        

随之而来的就是无法控制身体,从半空径直掉落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这……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余茂春满脸的慌乱,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自信和嚣张。

        

能够调转真元他是渡劫后期的强者,可一旦失去这一切就失去了最后的依仗,和普通人又有什么区别。

        

一边说着他一边想尽各种办法,可丹田依旧是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反应。

        

“别白费力气了,没用的。”

        

叶不凡乐呵呵的走了过来,“怎么样?我这封元阵的感觉还不错吧?”

        

他之前布下的正是九级阵法封元阵,性质和天圣州公平道场的上古遗留阵法差不太多。

        

只不过那是个残阵效果有限,而他这个则是完全能够压制修真者的真元。

        

“你……你……”

        

余茂春一时间语无伦次,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能封闭真元的阵法。

        

能够彻底治住自己这样一个渡劫后期的强者,至少也要九阶。

        

可是这座小岛他也非常熟悉,平日里荒无人烟人迹罕至,怎么可能会突然多出一个九阶阵法?

        

突然他心中一动,对方之所以要拖住自己之所以留在这里不走,应该就是利用这段时间在布阵。

        

可是,如此短的时间内布置出一座九阶大阵,这要什么样的阵法造诣?

        

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而且是严重低估,能够要自己命的那一种。

        

人家无论是心智计谋还是各种手段,都超乎自己的想象。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叶公子,老夫认栽,你之前说的条件我全都答应。

        

放了我这一次,以后咱们互不相干,而且老夫愿意把海图交出来。”

        

“你也说了,那是之前的条件。”

        

叶不凡脸上露出一抹戏谑,“余帮主,我刚刚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可惜你没有把握住。

        

机会不是总有的,如今连你都是我的阶下囚,还有什么资格谈条件?”

        

叶不凡说完伸手一招,余茂春手上的储物戒指便落到了自己的手里。

        

“你……”

        

余茂春满心的不甘,但现在他哪里还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叶不凡不再理会他,神识直接扫进了储物戒指,随后神色顿时一变。

        

这老家伙不愧是做打家劫舍的黑道生意,积累了这么多财富,里面足足有上千万的上品灵石。

        

而且宝贝不光这些,还有各种炼器材料各种灵草,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看来这次真的是发财了,这老东西应该是谁都信不过,将所有宝贝都随身携带。

        

不过想想也正常,又有什么地方比一个渡劫期强者的储物戒指更安全,只是谁也没想到最终落到了自己的手里。

        

叶不凡兴奋地清点着储物戒指里面的财物,突然神情一滞,目光落在了一条小船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