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放的村庄/含着她的胸h

        

进去说话?

        

倪昆想了想,掀起珠帘,穿过月门,步入小室。

        

现在横亘在他与长乐公主之间的,只剩一重纱帐。

        

透过纱帐,已能隐约看清公主殿下的红裙黑发、雪玉肌肤。

        

“再近些。”

        

纱帐后,绣榻上,长乐公主再次发出召唤,声线慵懒,略带笑意,又藏着丝丝紧张颤抖。

        

还要近?

        

几个意思?

        

倪昆心里直犯嘀咕。

        

不过他倪大教主行走江湖,讲究的就是一个艺高胆大、横行无忌。

        

不浪得飞起,算什么强者? 

        

你一个未出阁的公主都不怕,我又怕个什么?

        

咱才不像苏荔那般稳健慎重!

        

当下也不推脱,大大方方走过去,掀开纱帐,步入帐后。

        

于是长乐公主的状态,便再无遮蔽地被倪昆一览无遗。

        

公主殿下秀手支腮,双腿交叠,意态慵懒地侧卧着。

        

她似乎刚刚沐浴过,雪白肌肤透着动人红晕,披散肩头的乌黑顺发,亦泛着水润光泽。

        

她身上穿着一袭大红长裙。

        

襟领未曾系严实,透过那半敞的襟口,倪昆一眼瞥见,她内里似乎也处于一种纯真天然的状态,直教倪昆感慨,心怀天下者,果然胸襟宽广,深不可量。

        

红裙下摆有开衩,当她摆出这侧卧之姿时,裙摆自然从她腿上岔开滑落。

        

于是她那修长笔直、曲线玲珑的雪白小腿,以及那玲珑精致、盈盈一握的纤纤秀足,皆坦坦荡荡展露在倪昆面前。

        

这是一位熟透的美人,正处于最为美好的年华,好似一枚饱满多汁的甜美蜜桃,浑身上下每寸部位,都在散发着极致魅力。

        

饶是倪昆见多识广、阅历丰富,此时此刻,亦不禁心头一跳,腾起一股想要放肆逞威的魔念。

        

长乐公主见倪昆目光灼灼,将自己从头到脚细细打量,唇角不禁微微翘起,纤指轻绕着腮边一缕秀发,以慵懒动听的声线问道:

        

“倪昆,本宫好看么?”

        

倪昆双眼微眯,轻声道:

        

“公主殿下,你这样……很危险。”

        

公主秀眉一挑:“危险?”

        

“不错。”倪昆淡淡道:“你现在这样子,就好像一只鲜嫩可口的小白羊,主动跳到了饥肠辘辘的猛虎嘴边。你这是在挑衅猛虎的克制力。”

        

长乐公主唇角笑意更浓,本藏着丝丝羞涩的眼神,亦变得满是挑衅:

        

“倘若本宫并不需要猛虎克制呢?”

        

“那猛虎自会让公主殿下知道,什么叫做羊入虎口……”

        

“是么?可本宫乃是神凰,不怕猛虎哦。”

        

“真的不怕?”

        

倪昆剑眉一扬,上前一步,径直在榻沿坐下,毫不客气地一把捞起长乐公主修长小腿,抓住她晶莹剔透、柔若无骨的玲珑玉足,轻轻一握。

        

长乐公主顿时娇躯一颤,琼鼻中漏出一声难以自抑的轻哼,明媚大气的俏脸一下变得通红。

        

倪昆在她玉足上这轻轻一握,可不是随手为之,五指的落点、力度都有讲究。

        

他可是研究过“天地阴阳交征大欢喜赋”的男人!

        

若他愿意,举手投足,都有令女子拜服的威能。

        

长乐公主便被他这一手,弄得失神了一刹,回过神来,才微微气喘着说道:

        

“倪昆你……先放手,本宫有话要和你说……”

        

说话时,她那只被倪昆握在掌中的玉足,秀气的足尖情不自禁地蜷舒着。

        

那好似无瑕美玉雕琢的五颗趾甲,在灯盏下熠熠生辉,竟散发出一种奇异的粉红光泽。

        

只是“先放手”么?

        

倪昆无声一笑,暂且松开手掌,悠然道:

        

“公主殿下想和我说什么?”

        

见倪昆松手,公主殿下忙将腿脚自他手中缩回,倏地起身,跪坐榻上,整理裙摆,用宽大裙摆遮住腿脚,这才嗔恼地白了倪昆一眼,说道:

        

“你这魔头,当真胆大妄为,未得本宫谕旨,你便敢……总之本宫要杀你的头!”

        

倪昆轻笑一声:

        

“这话公主在石佛寺中,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吓不倒我的。”

        

“你!”

        

公主殿下又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这才轻哼着抿了抿樱唇,说道:

        

“记得我在神墓回归空间,与你说过,我有皇家秘法,可令我从零开始,修为突飞猛进吧?”

        

“嗯。”倪昆缓缓颔首:“所以公主殿下召唤我来,是要与我商量修行之事?”

        

“不是找你商量。”长乐公主凤眸生波,一瞥倪昆:“我要你……助我修行。”

        

“助你修行?”倪昆眼神变得有些古怪:“如何助你修行?”

        

长乐公主半夜召唤,又叫秘卫把门,还洗白白香喷喷,穿成这样,躺在榻上,召他近身说话……

        

倪昆又不是傻瓜,对于长乐公主那“皇家秘法”的根脚,差不多已经心下了然。

        

果然是馋我身子!

        

不过……

        

哪怕以倪昆两世为人的阅历、眼界,公主殿下也是他生平仅见的美人。无论身材、相貌,都极合他审美。

        

此前在石佛寺中,抱她突围时,肌肤相触、胸腹交叠之下,他也曾心猿意马过,甚至在公主挑衅之下,相当放肆地打了公主翘臀,至此刻犹记得那动人弹感。

        

要说他对公主无感,那未免也太假正经了。

        

长乐公主垂下眼睑,轻声道:

        

“我有秘法,可将我体内某种……特殊力量,化为修为,令我修为突飞猛进……

        

“这种秘法,在炼气士时代,本无需旁人辅助,自行修炼转化即可。

        

“但是如今,灵机断绝,独自修行已行不通,必须得有人辅助。并且……”

        

她抬眼看向倪昆,眸中波光闪闪,眼神不觉已变得火热:

        

“并且助我修行之人,体魄必须无比强横,要能承受我体内那种特殊力量……

        

“若体魄稍逊,则辅助修行之人,秘法一经运转,必会瞬间暴毙……”

        

倪昆轻笑一声:

        

“想来我的体魄,正适合辅助殿下修行。”

        

不是自夸,倪昆觉得自己的体魄,在同境界中,绝对担得起“天下无双”这四个字。

        

甚至就连境界比自己更高的,如真气境中期的吴落石,单论体魄,都远不如自己强横。

        

长乐公主看中自己的体魄,选择他帮助修行,也算是极有眼光了。

        

“倪昆你的体魄,乃我生平所见至强。”

        

长乐公主凝视倪昆,声线略微发颤地说道:

        

“皇家秘卫,乃是武圣中的佼佼者,体魄之强,已堪称非人。但她们若不借助神兵之力,同样不可能禁受得起那吴落石‘灭灵血雾’的消磨。

        

“八年前,我曾随皇兄远征北疆,也见过北方蛮族一些觉醒了妖魔乃至古神血脉的猛士,可也从未见过像你一样,能徒手硬接大力神张威四百八十斤殒钢重锤,甚至徒手击碎‘天音灵铁盾’的强者。

        

“在本宫看来,倪昆你的体魄,绝对天下无双,定能承受我那特殊力量。

        

“而助我修行,对你也有莫大好处。经我特殊力量洗炼,你的体魄亦能变得更强。”

        

倪昆笑了笑:

        

“我怎样都好,只要能帮到公主殿下,我乐意效劳。说起来,可有什么方法测试一二?我虽自信,但事关公主殿下修行,还是须得保证万无一失。”

        

“此乃正理。”长乐公主轻轻点头,俯身趴到床头,自绣榻床头暗格之中,取出一枚银针,“倪昆,你把手伸出来。”

        

倪昆将手伸出,笑道:

        

“殿下,这银针怕是破不了我的皮。”

        

然而长乐公主并没有拿银针刺他。

        

反是刺破她自己的指尖,于春笋般修长雪白的指尖,挤出一滴仿佛红宝石的殷红鲜血。

        

小小的一滴鲜血刚一渗出,倪昆便觉整个室内的温度骤然升高,像是同时烧起了多个大火炉,顿时心中一凛,看向长乐公主的眼神,不禁多了几分审视之意。

        

这时,长乐公主将指尖那滴殷红血珠,挤到倪昆手背之上。

        

血珠甫一落上手背,倪昆便觉到手背一阵滚烫。

        

即使以他如今的体魄,也有一种尚是凡人之身时,被滴上滚烫开水的灼痛感。

        

要知道,那韩惊涛将“附骨毒火”扔到他背上,他也只是觉得稍微有点热而已,半点痛楚都未曾感受。

        

但是现在,血珠滴到手背上,他不仅手背被灼得生痛,那刀枪不入、毒火难伤、血雾难侵的手背皮肤,甚至还隐隐出现了一丝烫伤的红痕。

        

“如此高温……看来,我之前对长乐公主的猜测,还是稍嫌保守了。”

        

倪昆此前就有猜测,长乐公主当有保命底牌。

        

这底牌连公主家令周延都不知晓,但两位皇家秘卫应该知道。所以她们才会对公主被掳之事,并不如何慌乱。

        

而在凤凰山上,石佛寺塔林,见到公主之后,公主的表现亦进一步映证了倪昆的想法。

        

她不仅不曾慌乱,甚至能免疫病郎中那连苏荔都无法抵抗的咳嗽疫毒,还能在师琪的迷雾幻境中,一眼找到师琪位置,进入神墓试炼之后,也始终保有底气。

        

倪昆本以为,长乐公主身上带着某件皇家秘藏的,犹有余威的强大秘宝。

        

但是现在看来,他那时的猜测,只怕过于保守,并没有猜中实质。

        

“‘体内’的特殊力量么?”

        

倪昆并没有掩饰自己的震动,看着长乐公主,心中暗道:

        

“除了神凰血脉,哪还有如此滚烫,连我都能烫痛烫伤的鲜血?”

        

这还只是鲜血,并未化为神凰之火。

        

以这区区一滴指尖鲜血的高温,倘若神凰火真的爆燃席卷,他倪大教主只怕也顶不住。

        

长乐公主低头观察着倪昆手背皮肤,在血珠滚动之下的反应,像是感受到了倪昆审视的目光,轻声说道:

        

“既选了你……助我修行,那么有些秘密,我也不能再瞒着你。话说回来,瞒也没意义,将来神墓任务中,真到性命攸关之时,我的秘密,迟早会暴露。”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凝视倪昆,缓缓说道:

        

“我其实……觉醒了神凰血脉。”

        

果然!

        

如此灼人的鲜血,果然是神凰血!

        

长乐公主看着倪昆的眼睛,娓娓述说:

        

“关于神凰血脉,想来你也听过许多传说,当知道在炼气之道断绝之后,神凰血脉固然还是威压天下的最强血脉,可代价也是异常高昂。

        

“炼气士时代,神凰血脉施展神凰火时,可以用真气作薪柴,纵焚天煮海,所耗也不过只是真气、法力而已。

        

“可是如今,没有真气、法力可作薪柴,神凰血脉觉醒者,便只能以自身元气精神为薪柴。施展神凰火时,每动用一次,都会大损本源。

        

“我皇兄……毕生只大规模施展三次神凰火,便已油尽灯枯。

        

“皇兄三十一岁最后一次施展神凰火,三十二岁便苍老如八十老翁,牙齿松脱、皮肤干瘪,腰背佝偻,耳背眼花。三十九岁驾崩时,九尺身量的汉子,体重只剩不到六十斤……

        

“虽神凰血脉觉醒者,即使毕生不施展一次神凰火,也罕有活过七十的。但倪昆你可知,神凰血脉觉醒者,若不用火,那么直至寿尽而终前,都能青春长驻,不显衰老?”

        

听到这里,倪昆轻轻一点头,感慨道:

        

“如此说来,神凰火的代价,确实太高昂了。难怪公主殿下一直未曾轻易动用。”

        

长乐公主自嘲一笑,幽幽道:

        

“我非畏死。若危及江山社稷、天下百姓,我也愿如皇兄一般舍却此身。我只是不想变得……像我皇兄那样,不到四十,便已垂垂老朽……那样的话,我情愿早些去死。”

        

倪昆微笑道:

        

“女子珍惜青春,乃是常情,公主无需惭愧。”

        

顿了顿,又好奇问道:

        

“按照大周帝位继承规则,既公主殿下觉醒了神凰血脉,那公主便该为女皇。为何……”

        

长乐公主道:

        

“我的秘密,可以告诉你,因为既要请你助我修行,以后我们还要一起再进神墓。可是天子之事……倪昆,允许我保留一些秘密好吗?”

        

公主殿下素来威仪强势,即使偶尔流露羞态,之后也会立刻挑衅找补,鲜有眼下这等软语相求的样子,倪昆心里舒坦,便从善如流地一颔首,笑道:

        

“也罢,天子之事,我便不问了。”

        

长乐公主轻轻舒了口气,嫣然道:

        

“我所说的皇家秘法,便是以神凰焰力,淬炼体魄,若百炼成钢一般,使我炼体境界能突飞猛进。你助我修行,也能得到神凰焰力的淬炼……只是神凰焰力太过凶猛,体魄不够强横,便会瞬间化为焦炭。不过现在看来……”

        

她垂首看着倪昆手背,见他手背皮肤在血珠滚动下,只略现红痕,不禁开怀一笑:

        

“我果然没有看错,倪昆你受得住神凰焰力。”

        

只是血中自带的神凰焰力,并非真正燃烧起来的神凰神火,从现在的测试结果看来,倪昆体魄足堪承受。

        

“既如此,我愿公主一臂之力。”

        

倪昆笑道。

        

既然自己适合,且有好处,倪昆当然乐意助力公主。

        

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无需“冥凰破界丹”,便直接打破天地桎梏,修出真气呢。

        

“好……”

        

长乐公主轻声说着,将方才被银针刺破的指尖,放到倪昆手背那滴血珠上,那滴血珠又神奇地被她收了回去,转眼就不剩一丝血渍。

        

收回血珠,长乐公主又自床头暗格取出一只卷轴,递给倪昆,以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

        

“这便是那门秘法……我已研读一二,但我毕竟不通修行,而你年纪轻轻便同境无敌,天赋、悟性当也是举世无双……你且看看,之后修行之时,恐怕需由你来主导。”

        

语气虽镇定,但她眼里还是有一丝藏不住的羞意。

        

倪昆也不推脱,接过卷轴,展开一看,见果然如他所料,这门皇家秘法,正是一门双修之术。

        

“出京赈灾带双修秘法?唔……果然从一开始,就在馋我身子了么?”

        

倪昆若有所思地瞧了瞧正眼观鼻、鼻观心,努力作若无其事状的长乐公主,仔细阅读起来。

        

很快,他脑中“不朽金身”的符文便大放光明,将这门功法收录进去,化为一枚小号金色符文,悬浮在不朽金身符文之下,与天地阴阳交征大欢喜赋、雪河剑法所化的符文并列。

        

之后,天地阴阳交征大欢喜赋的符文,像是受到了某种吸引,向着那门皇家秘法所化的符文靠去,很快两者便互相融合,化为一门新的双修之术,名为“先天阴阳悟真大道赋”。

        

看上去非常正经。

        

倪昆合上卷轴,闭目感悟,那新形成的“先天阴阳悟真大道赋”符文闪烁之下,种种知识浮过眼前,诸般感悟齐上心头。

        

正自融会贯通时。

        

长乐公主不时抬眼瞧他,俏脸愈发晶莹红润,眼神越发火热妩媚。

        

尤其想到秘法卷轴中,那种种知识时,长乐公主只觉身子隐隐发热,双腿也情不自禁地紧紧并拢。

        

这时,倪昆忽地睁开双眼,目光灼灼地看向公主。

        

长乐公主连忙避开他视线,低声说道:

        

“悟得如何?”

        

倪昆微微一笑:

        

“殿下放心,一切尽在我掌握。”

        

公主殿下面红耳赤,声线发颤,指尖都在微微发抖:

        

“这么快?倪昆你悟性还真是……”

        

倪昆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的悟性,天下第一。总之我们可以开始修行了。”

        

说着,大手按上公主肩头,轻轻一拨,公主衣襟滑落,露出香肩雪臂,以及内里一片纯真天然。

0

更多精彩